在森林的盡頭有一棟房子,那裡住著一位魔女和他的孩子,魔女家的孩子是有次魔女在外面撿到的孩子,看見拋棄在外面的嬰兒魔女不忍心的放著讓動物帶走,所以乾脆撿回來養大。

孩子一天、一天長大,對於養大自己的魔女孩子總是覺得他很冒失,冰炎老是覺得身為魔女的漾漾很冒失,常常需要自己好好的看著,少了自己的話不知道這位魔女到底要怎麼活。

當年冰炎被拋棄在漾漾的家門口前,看見這樣的情形身為魔女的漾漾很心疼,所以把冰炎收養下來,後來發現到他身上的名字,才知道他是混血兒,即使如此漾漾還是把冰炎收養下來。

「褚,你到底在幹嘛,今天歐蘿妲要來收貨,這點你沒忘記吧!」冰炎打開監護人房間的門。

「那些魔藥我已經弄好,放在地下室的桌子上,你等下拿給歐蘿妲。」漾漾看見冰炎闖進自己的房間的樣子苦笑。

「好。」冰炎聽見監護人說的話馬上去處理這些事情。

「冰炎都這麼大了……」漾漾看見已經差不多十歲冰炎的背影不知道要說什麼。

撿回來的時候還是嬰兒,沒想到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長壽的魔女對於時間的流逝沒有太大的感覺,他發現身邊有個孩子反而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冰炎是魔女和人類的混血兒,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拋棄在自己的屋子前。

雖然漾漾有拜託人脈找過冰炎的族人,只是十年過去沒有任何的通知,對此漾漾已經不抱希望,反正自己族裡的人都很清楚自己和冰炎一起生活,偶爾冥玥過來還會逗弄冰炎。

凡斯看著冰炎總覺得很像自己的好友,但是也沒刻意多說什麼,如果真的有緣大家還是會見面,冰炎也不會去過問自己的家人或是父母親在哪裡,他很喜歡和漾漾一起生活。

「好想睡。」漾漾爬上床繼續睡覺。

把魔藥交給商人歐蘿妲之後,冰炎又去漾漾的房間,敲敲門發現沒有反應,烏鷲和米納斯安靜地待在自己的窩裡,打開門才發現漾漾躺在床上睡覺,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脫下鞋子也跟著他一起睡覺。

等到漾漾醒來之後發現冰炎睡在自己的懷裡而親吻他的額頭,輕輕的下床弄他們的餐點吃,不小心又睡著後睡到中午過後,看見時鐘上的時間漾漾苦笑,看樣子這幾天真的很累,才會不小心睡那麼晚。

聞到香味後冰炎才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到自己身邊的人已經起床,留有餘溫的床讓他一點也不想要下床,可是自己的肚子已經開始餓了起來,的確是開始要去吃飯。

「醒了,吃飯吧!」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

「好。」冰炎乖乖的坐下來準備吃飯。

「今天不好意思麻煩颯彌亞幫忙,這些東西給你吃。」漾漾把冰炎喜歡吃的餐點放在他的面前。

「褚你老是冒冒失失的,這些事情我可以處理好,你不用擔心。」冰炎對於自己的監護人總是很冒失的樣子很傷腦筋。

「我哪有很冒失,小亞怎麼可以這樣說。」漾漾覺得自家孩子一點也不可愛。

「哪裡不冒失,上次誰差點炸到大釜裡面去。」冰炎悶悶地看著漾漾。

聽見冰炎說自己的黑歷史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開始默默的吃起自己的餐點,漾漾真心的覺得自己當初還沒收養冰炎的時候才沒有這樣冒失,肯定是冰炎來到家裡後他才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只是他不想要和冰炎爭辯,那些事情本來就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從小到大自己都被家人認為是個很冒失的人,冰炎長大後幫忙自己讓漾漾很感激,凡斯深深的覺得有冰炎在漾漾身邊就不需要太過擔心。

有眼睛的人看得出來冰炎很喜歡漾漾,十年之間的朝夕相處,從嬰兒時期照顧到現在,冰炎會很喜歡漾漾是很正常的事情,加上他又很依賴自己的監護人,這點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褚。」冰炎看見漾漾正在專心的看書的樣子想要和他撒嬌。

「怎麼了?冰炎。」漾漾知道冰炎這時候應該會去外頭照顧草藥。

「我照顧好草藥了。」冰炎只是這樣告訴漾漾。

「嗯,好。」漾漾把書本放下來起身去看看院子裡的草藥。

確定冰炎已經把草藥照顧好之後,漾漾開始調製魔藥,這時候冰炎就會在旁邊處理一些事情,看著漾漾專心調藥水的樣子只要小心不讓他炸了大釜就好,雖然漾漾很少會炸了大釜。

把所有的材料整理好,漾漾開始一一照著順序把藥材放入大釜裡面,然後默默的倒入一些水進去,然後生火開始煮了起來,把東西整理好之後冰炎在一旁看書,等待漾漾把藥水弄好。

除了魔藥以外還有一些煉金術的東西,漾漾配合的商人是歐蘿妲,只要有需要漾漾就會接單,平常時間他大多窩在自己的小屋裡面,偶爾需要出席聚會的時候就會帶著冰炎一起去。

「褚,今天有聚會嗎?」冰炎看見漾漾把魔藥弄好之後說出這句話。

「沒有聚會,可是要出去買東西。」漾漾微笑的告訴冰炎。

「好。」冰炎會開始準備要出門的事宜。

漾漾深深的覺得冰炎太過懂事,有時候太過成熟的冰炎讓漾漾不知道要怎樣去和他相處,不過還是可以發現他很黏自己,希望可以和自己在一起,或許哪天他們可以找到屬於他們兩人的生活模式,對此不需要擔心太多。

把自己整理好之後漾漾換上外出的衣服,就牽著冰炎的手一起去市集買東西,一個月補貨一次的習慣在冰炎進入這個家後開始有的,不然漾漾幾乎說是足不出戶,像個宅男一樣。

冰炎喜歡牽著漾漾去買東西,他真的很喜歡自家監護人,他會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他,自己的身世漾漾早在自己懂事的時候就告訴自己,身為混血兒的他已經開始慢慢的學習很多魔法,同時也跟著漾漾調製魔藥。

「小亞,你有想要買的東西嗎?」漾漾挑選好自己的東西後問著冰炎。

「我想買幾本煉金術的書,可以嗎?」冰炎知道家裡的煉金術的書沒有很多。

「好啊!畢竟我的能力不在煉金術上,書籍的確不多。」漾漾知道冰炎自身的能力在哪裡。

「每次去和玥姐借都會被她笑。」冰炎想起自己和漾漾一起去本家的時候跟其他人相處的情形。

「我看舅舅就很喜歡你。」漾漾摸摸冰炎的頭。

「凡斯先生很厲害。」冰炎想要拍開漾漾摸自己頭的手。

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每次自己摸他的頭對方一定會有這樣的反應,看見這樣的反應漾漾覺得冰炎很可愛,這麼可愛的孩子讓自己真的很喜歡,冰炎老是口是心非,就是不想要和其他人有所牽扯。

明明很喜歡常常跟著千冬歲來的夏碎,但是冰炎總是對漾漾說夏碎不是自己的好朋友,這點讓漾漾真不知道要怎樣說他才好,冰炎和夏碎的感情真的很好,當然冰炎最喜歡的人還是漾漾。

冰炎知道自己對漾漾的感情不是那樣簡單,如果只是親情的話自己不會想要一直待在他身邊,或許是親情加上愛情的感情,這樣的感情比想像中還要複雜,只是不知道漾漾對冰炎的感情是否是這樣。

「怎麼了?」漾漾看見冰炎正在發呆的樣子問。

「褚,我喜歡你。」冰炎直接告訴漾漾。

「我也喜歡你,小亞。」漾漾微笑的告訴冰炎。

「我的喜歡和你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冰炎倔強的告訴漾漾。

「我想,是否一樣不需要這麼早去探討,你會永遠是我的家人。」漾漾知道冰炎是個很成熟的孩子。

「你每次都這樣,褚,好卑鄙。」冰炎氣呼呼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如果你的心情,在十年之後沒有改變的話,我就答應你。」漾漾把煉金術的書本拿給冰炎。

「好。」冰炎點頭不多說什麼。

漾漾親吻冰炎的臉頰,然後牽著他的手去買東西,他相信自己對冰炎也有一些不一樣的感情,只是這些感情對他訴說還太早,如果冰炎長大後真的沒有改變的話,自己肯定會答應他。

當他把冰炎撿回來沒多久後凡斯就有告訴他,冰炎可能是屬於冰牙族的魔女和人類的混血兒,雖然冰牙族和妖師族的魔女有往來,但是凡斯也不確定冰炎是否是那個孩子,他的老友的孩子。

畢竟亞那已經失蹤很久,族裡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亞那的兄弟都不太清楚他的下落,當年發生太多的事情,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人知曉,但是凡斯不反對漾漾收養冰炎。

「褚,這些材料夠嗎?」冰炎看見漾漾手上的材料有些疑問。

「好像不太夠,不過店家好像沒有存貨。」漾漾苦笑的看著冰炎。

漾漾把手上的東西收好之後就和冰炎繼續去下一個地方,草藥自己的院子有種植,只是還好長好的關係才會出門買,不過店家說最近有些缺貨,漾漾把東西買到斷貨後對店家感到很不好意思。

冰炎摸摸自己的包包,裡面有很多漾漾買給自己的煉金術的書,他會好好的閱讀這些書,幫忙自家監護人賺點外快,畢竟煉金術用的東西很廣泛,學習好的話可以拿來應用。

儘管冰炎是個混血兒可是學習能力卻比別人還要好,漾漾丟給他的知識他都吸收下來,偶爾回去妖師本家時,冰炎可以學習更多的東西,然和冥玥以及凡斯都會教導他。

「小亞是個很好的學生。」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

「褚,你才是很好的老師,所以我才可以學習的那麼好。」冰炎擁抱漾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