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麼好的一個出色的兒婿斯卡曼德夫婦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拜託葛雷夫可以好好照顧紐特,其他的事情他們一點也不擔心,畢竟只要孩子們可以找到自己的伴侶他們才會放心許多。

「紐特,快點過來,我來幫你化妝。」莉塔馬上拉著好友的手進入新人房。

「好。」紐特乖乖的讓莉塔幫自己化妝。

西瑟斯不爽的看著葛雷夫,想要動手卻又無法動手,其他的事情已經交給家庭小精靈去處理,看見宴請的客人已經差不多陸續到了的時候,葛雷夫開始招待他們,儘管場外有奇獸卻也不受什麼干擾。

魁登斯和娜吉妮以及邦妮早早就來處理這些奇獸,他們可以適當的安撫好這些奇獸,讓這些奇獸可以不受到客人們的打擾,又可以乖乖地參加葛雷夫和紐特的婚禮,這樣的話才不會引起騷動。

梳妝打扮好的紐特穿著白西裝出來,葛雷夫站在證婚人前面等待他走過來,紐特被西瑟斯牽著手走過去,莉塔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笑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和愛人結為連理。

證婚人讓他們兩人宣誓自己的誓詞,葛雷夫和紐特分別說出自己的誓詞之後套上戒指親吻對方,這樣莊重的儀式讓他們知道自己會一輩子待在對方的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需要擔心太多。

「我很高興可以當你們兩人的證婚人,希望你們可以過得很好。」鄧不利多看著紐特和葛雷夫說著。

「我們會過得很好的,教授,請您不用擔心。」紐特微笑的看著自己最喜歡的教授。

「鄧不利多先生,請您別擔心,我會好好照顧紐特。」葛雷夫知道自己會好好照顧好自己身邊的人。

今天呆寶在魁登斯的協助之下擔任了伴郎給戒指的位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很開心,葛雷夫也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讚賞呆寶,得到讚賞的呆寶當然很開心,能夠幫到他們自然會很開心。

幾個喜歡貓科動物的小孩子在娜吉妮的協助之下和駒吾玩了起來,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他會想要舉辦奇獸的婚禮就是希望大家可以認知到奇獸不需要去害怕,只要你不傷害牠們,牠們也不會傷害你。

蒂娜和奎妮送了一份大禮給紐特,葛雷夫看見兩位下屬開心的樣子微笑,瑟菲拉娜也很開心可以參加自己好友的婚禮,順便來和英國魔法部見識一下,看看這位已經在魔國會擔任二十年的安全部部長會帶給英國魔法部什麼樣的威脅。

至於葛雷夫到底是怎麼得到這個工作的,沒有多少人知曉,連身為同事的西瑟斯也不太清楚,畢竟這是葛雷夫親自去和英國魔法部的部長談的事情,不過西瑟斯對此也不太感興趣。

「紐特,真開心你結婚了。」西瑟斯擁抱自己最愛的弟弟。

「我也很開心你結婚了,西瑟斯,對莉塔好一點。」紐特希望自己的好友可以過得很幸福。

「放心吧!我很愛莉塔,會對她很好的。」西瑟斯知道莉塔是個好女孩,也會是自己的好妻子。

「說到要做到。」紐特只是這樣告訴西瑟斯。

西瑟斯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自己的弟弟已經長大,看樣子紐特很在意自己是否可以對莉塔好一點,他不希望莉塔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受到任何的傷害,對紐特來說莉塔可是他這一生僅次於雅各以外最重要的朋友。

婚禮上的餐點紐特可是請雅各來打理,奎妮很開心可以和自己最愛的人一起打理紐特婚禮上的飲食,有自己好友的幫忙紐特真的不需要擔心太多,儘管參加的人大多都是巫師,他們也不會介意雅各這一個麻瓜在。

蒂娜開心的和自己認識到的好友莉塔一起聊天,娜吉妮偶爾會加入她們的談話,魁登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鄧不利多陪在兒子的身邊也感到這場婚禮是那樣的幸福。

相信哪天自家兒子的婚禮也會是這樣,到時候讓阿波佛來張羅,只是是否可以見到葛林戴華德那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畢竟現在這樣子也是很好,鄧不利多已經不打算去想那麼多。

「爸爸,你會想念父親嗎?」看見這樣的情形魁登斯擔心的問鄧不利多。

「現在他做的事情已經不是我想念不想念,我已經不想要去管那麼多。」鄧不利多苦笑的說著。

「如果以後父親可以來參加我和娜吉妮的婚禮就好。」魁登斯只是這樣說著。

「呵呵,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誰知道那傢伙會不會回頭呢!」鄧不利多不想要去猜想葛林戴華德的心思。

魁登斯聽見鄧不利多說的話也不打算說什麼,的確就像是鄧不利多說的一樣,以後的事情以後再想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今天就好好的享受一下,其他的事情以後再來煩惱。

看見賓客每個人賓至如歸的樣子葛雷夫和紐特很開心,今天的婚禮也在大家的祝福之下落幕,呆寶開心的和葛雷、紐特一起目送賓客離開,魁登斯看見娜吉妮依依不捨的離開呆寶的樣子苦笑。

西瑟斯可是給了葛雷夫幾個下馬威,可惜很快就被對方給破解,看見這樣的情形有特和莉塔只能搖頭,在某些事情上面西瑟斯真的很像小孩子,讓人無法多說什麼,只能任由他這樣做。

「帕西,我很開心可以和你在一起。」紐特主動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我也是,紐特。」葛雷夫怎麼會不愛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

「我愛你,帕西。」紐特笑笑的說出這句話。

「我也愛你,紐特。」葛雷夫看見紐特的眼睛是那樣的動人。

親吻過後當然就是洞房花燭夜,兩人在床上交纏許久才睡下,本來在婚禮上幫忙的奇獸們也乖乖地回到自己的窩裡睡覺,呆寶開心的窩在紐特親手幫牠做的窩裡睡覺,似乎是會一夜好眠。

駒吾受到許多愛貓人士的喜歡,不過大家也清楚只有紐特有本事養駒吾,誰想要養的話肯定是需要傷腦筋,儘管是貓科動物駒吾還是中國的神獸,想要養需要一定的知識。

更不用說在日本人們害怕的河童,沒有一定的知識根本無法養,這也是為什麼紐特會覺得馬戲團的團主知道的這麼清楚,後來查到合夥人才知曉那個人有一定的奇獸飼育基礎,雖然不像是紐特那樣專精,但是還是有一定的基礎在。

把犯罪集團一網打盡之後紐特的內心當然是鬆了一口氣,現在救出來的奇獸們過得很好的生活,自己也不需要太過擔心,至於以後會不會有許多奇獸需要拯救誰也不知道,畢竟這是無法預料的事情。

「呆寶,吃早餐囉!」紐特在空中大喊小飛象的名字。

聽見自己的名字呆寶馬上飛下來,看見紐特馬上過去和他撒嬌,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很開心,摸摸呆寶的身軀後拿乾草給他吃,呆寶開心的吃著自己的早餐,葛雷夫從屋子裡出來看見這一幕微笑。

溫馴的小飛象受到虐待之後還會相信人讓紐特感到很開心,葛雷夫也替紐特感到很開心,畢竟對他們來說只要這些孩子們可以過得很好,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紐特可是衷心希望這些孩子們可以過得很好。

還有些婚假的葛雷夫和紐特待在莊園中照顧奇獸,偶爾開心的在院子裡聊天,又或者是在書房裡面寫書、看書,當然也有可能會在家裡的某個角落做某件愛做的事情。

這些讓葛雷夫和紐特感到很幸福,覺得有對方在身邊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調皮搗蛋的玻璃獸們自然會在家裡的每個角落搜刮牠們想要的東西,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很無奈,畢竟這是葛雷夫縱容牠們的情形。

「真是的,你太過縱容嗅嗅牠們,都讓牠們在家裡搗蛋。」紐特看到家裡被搞得天翻地覆的樣子苦笑。

「嗅嗅沒你想的那樣調皮,偶爾也是會很乖的。」葛雷夫用魔法把東西放回原本的位子上去。

被抓到的嗅嗅和其他的玻璃獸當然是要吐出自己搜刮到的財寶,這時候牠們會和葛雷夫談判,最後可以保留一半下來,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看樣子葛雷夫真的很寵愛玻璃獸們。

有的時候紐特幫玻璃獸們清理巢穴的時候會把葛雷夫的東西給挑出來,絕對不會有機會讓牠們再去搗亂,然後幫葛雷夫的飾品放回原位,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也沒多說什麼。

這樣調皮搗蛋的奇獸們讓紐特總是又愛又恨,對於玻璃獸他就是這樣的感覺,儘管如此他還是很疼愛自己的奇獸們,不會讓這些小寶貝受到任何的傷害,葛雷夫自然知道紐特的堅持,也會好好保護這些可愛的小奇獸。

「呆寶真的很喜歡和我們待在一起。」紐特難得讓呆寶進入屋子當中和他們在一起。

「和我們在一起呆寶很快樂,所以想要無時無刻待在我們身邊。」葛雷夫摸摸呆寶的身子安撫著。

「幸虧現在呆寶不是很大,不然以後就不能進入屋子裡。」紐特知道懷裡的小飛象還會在長大。

「這的確是一個很傷腦筋的問題,等到呆寶長大後真的就要長時間待在外面才可以。」葛雷夫怎麼會不知道呆寶會長大。

「可是養了這麼久,好像沒看見呆寶長大的樣子。」紐特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錯了

「好像是這樣,無所謂,沒長大也沒關係。」葛雷夫覺得這個問題並不大。

「也是。」紐特不打算去想那麼多。

「不管呆寶怎樣都是我們的孩子。」葛雷夫摸摸呆寶的耳朵。

和葛雷夫一起執行任務帶回來這麼可愛的奇獸,紐特真的很開心也很樂意收養牠,自己和葛雷夫用心的照顧牠,讓呆寶可以好好的成長,不需要去擔心太多的事情,小飛象就是要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長大。

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照顧這些奇獸,紐特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葛雷夫也覺得自己從正氣師的工作退下來之後,和心愛的人在英國一起生活是很美好的事情,而且自己也在英國魔法部中謀得一份正職,不需要去擔心太多。

未來不管紐特是要去抓奇獸還是要幫鄧不利多的忙,葛雷夫都會和他一起去,這樣自己可以保護好他,不需要在那邊提心吊膽的,相信未來他們肯定會過得很快樂,這點是不可否定的事實,當然呆寶也是一樣。(全文完)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