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決定先問問雪子的意見,如果她和鼬鼠都有要成婚的意見,等到事情解決之後他們兩人就可以成婚,畢竟這樣可以減少許多想要來提親的人,況且他們最小的妹妹也已經十歲,當然也可以順便成婚。

這幾年宇智波家的兄弟對待雪子和鳴人非常的好,只要他們可以繼續對自己的寶貝妹妹們好,狐和其他人不會有太多的意見,經歷過那件事情後他們知道很多事情已經在改變。

現在只要好好解決眼前的事情就可以,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解決,週圍鄰國的事情以及在邊境猖獗的盜賊,這些事情不解決也不行,所以不管怎樣狐都會好好的先處理這些事情。

「小雪,妳有打算要結婚嗎?」當天晚上狐馬上去問自己的妹妹。

「嗯,有啊!大哥你怎麼這樣問?」雪子看見兄長過來感到很好奇。

「我想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妳和小鼬結婚,這樣的話提親的人會變少,妳也可以清淨一些。」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是沒意見,但是當前的事情還是要先解決才可以。」雪子覺得先解決眼前的事情比較重要。

「這我知道,事情解決後妳就和鼬成婚,小鳴那邊也一樣。」狐馬上下了這個決定。

「好。」雪子對此不太會有意見,對於兄長們要怎樣安排她就怎樣做。

聽見雪子的意見狐微笑不多說什麼,看樣子需要好好的和自己最小的小妹談談,不過狐可以保證佐助和鳴人不會去反對自己的意見,畢竟要解決大家想要聯姻這件事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兩位公主給嫁出去。

等到大哥狐離開之後雪子打開今天的飛鴿傳書,看見鼬和卡卡西的報告什麼話都沒有多說,現在她只希望事情可以順利解決,自己多少有些想念鼬,當年的事情雪子雖然有點小小的疙瘩在,隨著時間過去自己和鼬已經慢慢化解這些尷尬。

由於鳴人是家族裡面最小的孩子,沒有被賦予任何的工作,所以她是所有孩子們裡面最輕鬆的,這點是大家的攻勢也沒有忌妒或是抱怨,佐助會陪在她的身邊保護她。

當狐來到小妹的房間的時候看見佐助和鳴人聊天的樣子微笑,看見這樣的情形狐相信佐助會保護好鳴人,如果可以把鳴人嫁給佐助是真的不需要太過擔心,他相信佐助肯定會保護好、愛護好鳴人。

「大哥!」鳴人發現到狐來到自己的房間很開心。

「嘿!我可愛的小鳴。」狐擁抱自己最愛的小妹。

「大哥怎麼會來?你不忙嗎?」鳴人很清楚自己的大哥是很忙碌的人。

「我有事情和妳跟佐助商量。」狐拍拍自己寶貝妹妹的頭。

「請問有什麼事情需要和我們商量?」佐助對此感到很好奇。

「我想跟你們商量你們的婚姻大事。」狐開門見山的說著。

聽見狐說的話佐助和鳴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對於狐說的話感到很訝異,佐助當然知道聖上的意思,生在皇家的鳴人當然也清楚自家大哥說的意思,所以對他說的話很訝異。

現在他們兩人才十歲,落落大方的鳴人早已經有很多人追,那些人不是被白打走就是被佐助給趕走,兄長們也婉拒很多各國的使臣,光是這些事情就讓他們感到很煩躁。

佐助不確定狐是要把鳴人許配給自己還是怎樣,他是真的很喜歡鳴人這位公主,只是不確定自己的身分是否可以配上這位可愛的公主,佐助也沒有提出自己喜歡她的原因讓他們兩人聯姻。

狐當然知道佐助的心思,也很清楚鳴人是多麼的喜歡他,如果拆散他們兩人的話肯定會引起反彈,現在需要好好的和他們說清楚才可以,不然佐助和鳴人會誤會自己的意思。

「鳴人,妳願意嫁給佐助嗎?願意的話我繪賜婚。」狐微笑的問著自己最寶貝的妹妹。

「我願意。」鳴人是真的很喜歡佐助。

「陛下。」佐助聽見這句話差點跪下來謝恩。

「佐助,我把我最寶貝的妹妹交給你,你可要好好照顧她。」狐很認真的告訴佐助。

「我會的,謝陛下。」佐助當然會好好的照顧自己最愛的人。

「大哥最好了,我最愛你了。」鳴人開心的說著。

「等事情解決之後,我會讓你們成婚,和雪子、鼬他們一起。」狐摸摸鳴人的頭告訴她。

「好。」鳴人露出開心的笑容。

狐離去之後佐助和鳴人很開心的抱在一起,佐助很開心可以和鳴人在一起,等到事情解決之後他們會正式成婚,至於之後要不要搬離皇宮就要看其他人的意思,佐助會好好的對待鳴人。

這幾年的相處讓他們知道自己很喜歡對方,如果離開對方的話肯定會覺得很不舒服,有佐助在身邊鳴人可以很安心的做自己的事情,一起和再不斬、白一起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

雖然他們兩人才只有十歲,生在皇家和貴族家的他們比別人還要成熟,自然知道結婚是什麼意思,佐助和鳴人一起長大,說是青梅竹馬也不為過,感情也真的很好,不需要太過擔心。

「妳很開心?」佐助看見鳴人開心的樣子微笑。

「嗯,我很開心可以和佐助在一起。」鳴人開心的看著佐助。

「我也很高興可以和妳在一起。」佐助主動親吻鳴人的額頭。

「嘿嘿。」鳴人是那樣的開心。

要入睡之前鳴人開心的告訴自己的貼身宮女白,每天晚上她都會和自己最喜歡的貼身宮女分享所有的事情,白知道今日狐過來有事情宣布,看樣子是要讓自己最寵愛的公主和她喜歡的人結婚。

白和再不斬這麼久的時間也早已經過的和夫妻般的生活,什麼時候要成婚就看上面什麼時候讓他們結婚,鳴人偶爾也會和其他兄長說說白和再不斬的事情,狐似乎打算讓他們和佐助、鳴人一起成婚。

白很樂意聽著鳴人跟自己分享這些事情,大大小小的事情她們兩人會分享,然後白會哄著自己的主人睡覺,鳴人喜歡她陪在自己的身邊,對她來說白就像姐姐一樣,是她的另外一位姐姐。

把鳴人哄睡之後白離開房間,再不斬看見這樣的情形去迎接自己最愛的人,牽著她的手一起回去他們的房間,佐助也待在自己的房間好好的休息,守衛的衛士會保護好他們。

「公主殿下已經有心愛的人,很快就會成婚。」白看著再不斬微笑的說。

「我們的公主殿下在不知不覺當中已經長大。」再不斬是看著鳴人長大的衛士。

「是啊!佐助肯定會對她很好。」白相信佐助會對鳴人很好。

「如果那小子沒有對公主殿下很好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修理他。」再不斬是不會放過佐助。

「我想到時候還輪不到我們,陛下他們一定會先處罰佐助。」白很清楚狐等人是怎樣寵愛鳴人。

「也是。」再不斬微笑的看著自己的愛人。

再不斬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鳴人是他們兩人看到大的孩子,佐助對鳴人的態度他們很清楚,看見這樣的情形多少會放心把鳴人交給他,要是佐助對她不好的話,很多人肯定會教訓佐助。

佐助很開心自己可以和鳴人在一起,而且聽見狐答應他們可以成婚這件事更是高興不已,這幾年和鳴人在一起後才知道這位可愛的公主是自己的真命天女,佐助知道她是自己最愛的人。

狐快馬加鞭的把一些信件送到卡卡西和鼬的手上,看見狐送來的信件卡卡西和鼬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自己的部分拿起來回到帳篷裡面看,這才發現自己和雪子可以成婚,在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之後就可以成婚。

把信上的內容看完之後鼬沒有多說什麼,看樣子是雪子沒有太大的意見,對於自己最愛的人沒有意見自己當然也沒有意見,這幾年的時間他們的感情雖然有增進,可有些事情過去就是過去,很難完全恢復。

「狐賜婚了?」卡卡西進入帳篷裡面後看見鼬的表情說。

「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是那樣開心。」鼬很清楚自己是真的很愛雪子。

「看樣子你們兩人的疙瘩還是沒有全部化解。」卡卡西拿了酒過來和鼬一起品嘗。

「也不能說沒有化解,只是覺得雪子肯定是沒有意見,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鼬很難得會和卡卡西吐出自己的心事。

「那孩子太早承擔責任,所以才會有這樣表現。」卡卡西給鼬一杯酒喝。

「看樣子我需要花很大的心力去解開她的心結。」鼬一口氣把酒給喝完。

卡卡西陪著鼬喝酒,聽著對方發發牢騷,這幾年看著他們兩人的相處卡卡西當然知道鼬和雪子卡在哪裡,只是這些事情他們無法幫忙,只能要他們兩人自己去解決這件事。

畢竟當年的事情雪子到現在還有忌諱,不是說她不愛鼬,只是她對於那件事情還沒有全部放下,儘管她很愛鼬,卻不敢踏出那一步,鼬只能耐心的等待雪子自己踏出那一步,慢慢的解決他們兩人的心結。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