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洗過後冰炎帶著漾漾去餐廳吃飯,亞那和凡斯以及雪夜、雷等著他們一起享用早餐,哈維恩早早就把大家喜歡吃的早餐端上桌,希望他們可以早點享用餐點,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和漾漾馬上入座。

坐下來看見是自己喜歡吃的早餐漾漾很開心,冰炎反而意興闌珊,似乎什麼事情都不想要做的樣子,畢竟今天早上用了很大的自制力在控制自己,他沒料到漾漾竟然會這樣做。

亞那看見兒子臉色不好的樣子本想多問,但是凡斯沒有開口自己也不好多問,他們大概也清楚冰炎是什麼原因會這樣,現在的漾漾在某些方面來說是很吸引人的年紀,卻又是什麼事情都不能動手做的年紀。

「小亞,你還好嗎?臉色看起來很不好。」亞那多少還是很擔心自己的兒子。

「我沒事,父親。」冰炎打算吃過早餐之後就帶漾漾回家。

「沒事就好,快點把早餐給吃了。」凡斯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兒子。

「好。」冰炎開始乖乖地啃起早餐來。

吃過早餐之後冰炎帶著漾漾回家去,回到家後漾漾開心的抱著自己的寵物傲濫,每次回本家都不能帶自己的寵物回去讓他很不開心,冰炎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所以會準備食物給傲濫吃。

亞那和凡斯不討厭傲濫,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傲濫會讓哈維恩抓狂,久了他們也盡量不帶傲濫回去,連帶冰炎養的寵物也放在冰牙讓其他人照顧,哈維恩只要看到寵物就會抓狂。

偶爾冰炎也會帶著漾漾回去冰牙看自己的寵物,那時候就會把傲濫帶在身邊,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也很歡迎他們回去冰牙看看,讓漾漾跟自己的姊姊冥玥以及表哥然培養感情。

「褚,過幾天要不要回去冰牙看看?」冰炎用魔法把東西收拾好之後問自己的寶貝孩子。

「好。」漾漾現在沒有那麼怕冥玥。

「去冰牙可以帶傲濫過去,哈維恩不在那裡,我也要回去看看瑟若芬和阿法帝斯。」冰炎知道漾漾的顧忌。

「嗯!可以帶傲濫出門。」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露出好看的笑容。

只要可以帶傲濫出門漾漾會很開心,自己的寵物本來就要跟在自己的身邊,冰炎看見寶貝孩子的微笑也沒多說什麼,只要他開心自己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去想太多,現在自己只想要和他好好的相處,等待他長大。

過幾年等漾漾十五歲過後冰炎可能會確認對方的心意,然後用魔女的禮俗讓兩人正式成為靈魂伴侶,這樣的話他就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寶貝孩子被人搶走,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其他人宣布自己和他的新身分。

雖然還要再等三年的時間,冰炎也甘之如飴,他只想要和自己心愛的孩子過生活,漾漾的身世自己也不打算太過探討,或許就像亞那和凡斯說的那樣,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就算沒有真相大白也無所謂。

消失以久的人們在這麼多年的時間都未曾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凡斯也逐漸不去抱持希望,對他來說失去雖然很痛苦,可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撫養那三個孩子長大,教育他們成為很好的魔女,其他的事情就別多想。

「真難得你會帶漾漾回來冰牙。」冥玥看見冰炎帶著漾漾過來冰牙感到很訝異。

「我有點事情想要請教伯父們,所以才過來冰牙。」對於冥玥這個孩子冰炎不知道要怎樣說。

「姐姐,你就不要和亞哥哥針鋒相對。」漾漾知道冥玥對冰炎有一種很奇怪的敵意在。

「哼!吵死了,褚漾漾。」冥玥捏捏漾漾的臉頰。

不管經過多少年冥玥還是很喜歡欺負漾漾,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對於他們姊弟兩人打鬧不太會去阻止,自從冥玥知道冰炎是漾漾的靈魂伴侶之後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她知道漾漾很喜歡冰炎,而對方相對的也看得出來很喜歡漾漾,自己根本無法分開他們兩人,就像自己遇到靈魂伴侶之後也不想要和他分開,冥玥只能讓自己的弟弟去喜歡冰炎。

冰炎摸摸自己的寵物,然後什麼話都沒有說,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知道冰炎帶著漾漾回來,他們的伴侶麥斯和深馬上去找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也沒多說什麼,反而是去找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

對於兩位伯父冰炎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安靜地坐在他們的面前,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看著眼前的孩子微笑,看樣子亞那和凡斯已經勸過他,讓他不再那樣堅持去找真相。

「怎麼突然回來了?」泰那羅恩微笑的問著冰炎。

「褚說不能帶傲濫回老家很不高興,所以才帶他回來走走。」冰炎簡單的回答大伯父的問題。

「哈維恩對寵物沒辦法,誰養寵物他都會抓狂。」殊那律恩有從深口中聽過這個問題。

「對,所以褚很為難。」冰炎想到這件事也感到很傷腦筋。

「看樣子亞那和凡斯已經勸過你了,你不再那樣的執著。」泰那羅恩喝了一口茶後說。

「嘛!深說過繼續執著也沒用,然和小玥到現在都沒想起那件事情。」殊那律恩撫摸懷裡的寵物貓。

「父親說爹爹都不去執著,也要我不要再那樣堅持。」冰炎摸摸自己的寵物。

「你執著也沒用,我用魔法看過然和小玥的身體,他們的記憶有被封印的跡象。」麥斯走過來他們的身邊。

「真相是否會大白我們也不清楚,至少他們會是很出色的魔女。」深拿了一盤食物過來和大家一起享用。

好不容易脫離冥玥和然的魔爪後,漾漾馬上跑到冰炎的身邊,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只是把漾漾抱在懷裡,這樣的動作就跟以前一樣,冥玥和然乖乖地走過來一起享用點心。

深可是會準備好吃的點心給漾漾吃,他不會讓漾漾失望,有點心吃漾漾就乖乖的坐在冰炎的懷裡吃,他們兩人的寵物待在他們的身邊,傲濫會收到主人給的點心,漾漾可是很喜歡和自己的寵物分享點心吃。

冰炎覺得要不是自己的寵物和漾漾的寵物是犬神、狼神的後代,肯定會被漾漾荼毒成很肥的寵物,對此冰炎感到很慶幸,不過傲濫真的很喜歡待在自己主人的身邊,很常玩在一起。

然和冥玥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漾漾就是喜歡餵食自己的寵物,似乎喜歡抱肉呼呼的寵物,冰炎會出手阻止他不要太過,畢竟現在自己的寵物也被寶貝孩子餵食。

「褚,不可以讓牠們吃太多。」冰炎看見漾漾又準備餵食的樣子馬上阻止他。

「好。」漾漾乖乖的把手上點心給吃完。

抱著自己最愛的寵物漾漾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倒在冰炎的懷裡睡覺,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麥斯和深很有深意的看著冰炎和漾漾的互動,然和冥玥一個微笑一個搖頭。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寶貝孩子昨天晚上太過興奮,所以根本沒有睡得很好,自己睡在他旁邊當然知道漾漾沒有睡得很好,只是可以來冰牙讓他很興奮,興奮過後肯定會想要休息。

冰炎打算待在冰牙幾天,相信漾漾肯定會很開心,這幾天讓寶貝孩子和然、冥玥多多互動,不過現在就讓他好好休息,晚點叫醒他一起享用晚餐,自己會好好的陪在他身邊。

自己和長輩們談論過後冰炎決定不再去深究,他只要漾漾過得很好就好,其他的事情也就不用想太多,世人想要隱藏的秘密也不會輕易的出現,或許就乾脆不多說也不探究。

「亞哥哥。」冥玥看見冰炎正在看書的樣子叫人。

「怎麼了?」冰炎放下書後看著冥玥。

「我聽舅舅他們說,你想要知道真相?」冥玥很認真的看著冰炎。

「我是想要知道,但是現在不想要探究。」冰炎只是這樣告訴冥玥。

「我被封印的記憶已經慢慢的在恢復,所以可以告訴亞哥哥你一些真相。」冥玥用很認真的眼神告訴冰炎。

「妳想說再說,我相信褚以後會問起,要不要告訴他由妳決定。」冰炎伸出手摸摸冥玥的頭。

掙扎許久之後冥玥還是告訴冰炎自己想起的事情,對此冰炎沒有多說什麼,冥玥跟自己的描述和自己想像的一樣,他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很認真地看著冥玥,然也過來補充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

對於這些事情冰炎相信眼前的兩個孩子不會騙自己,不過即使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也不會去調查,更不會告訴自己的寶貝孩子這些事情的真相,他已經打定主意不打算告訴漾漾。

然和冥玥很清楚冰炎即使知道也不會告訴漾漾真相,雖然他們兩人有很多事情沒有想起,但已經足夠拼湊真相的一切,凡斯知道之後也沒多說什麼,他們決定放下這些事情,不去報仇或是做某些事情。

畢竟真相真的和他們猜測的差不多,褚項和白玲慈夫婦果然是真的遇害死亡,已經忘記很多事情的漾漾早已想不起很多事情,所以冰炎、凡斯等人一致決定不去告訴他。

「這些事情不要告訴褚,沒必要告訴他。」冰炎只是這樣告訴然和冥玥。

「好。」冥玥當然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自己的弟弟。

「不要去想太多,這些事情我也不能決定。」冰炎會好好地安撫冥玥。

「嗯。」冥玥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冰炎會把這些事情告訴凡斯,他相信凡斯會想辦法處理這些事情,有些事情需要經過長輩們討論,討論過後他們會做出一些決定,然和冥玥是想要透過冰炎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其他人。

不是說然和冥玥不敢把這些事情告訴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只是不知道要怎樣開口才好,有冰炎幫忙的話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相信大家知曉之後會做出一些事情,他們不需要太過擔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