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木卡卡西是犬神,犬神一族是旗木就像是貓妖一族是宇智波為大宗,犬神一族的還有犬塚,犬神一族是犬塚和旗木為大宗,卡卡西是旗木一族的人,守護一方的犬神不像是九尾狐的稻荷神社那麼顯眼,但也是人們膜拜的神明。

海野伊魯卡是村莊裡面的教師,聽說他的祖先是有關海豚方面的人,不過歷經這麼久的時間海野家的人早已經忘卻這一切,伊魯卡也是以平常人的身分在村子裡面生活。

如往常般伊魯卡抱著一束花來到神社膜拜,卡卡西在屋頂上看著底下的人正在做什麼,聆聽著他訴說的心聲,有一瞬間看見他溫和的笑容打到他的內心中,卡卡西有種感覺伊魯卡是自己生命中那個最重要的人。

「伊魯卡老師。」村子裡的孩子可是很喜歡伊魯卡。

「海野伊魯卡嗎?」混有狼神血統的卡卡西注意到伊魯卡後就像是鎖定獵物一般的看著他。

「嗯?」伊魯卡像是感受到什麼一般的抬頭看。

「伊魯卡老師怎麼了嗎?那邊沒有東西啊!」其中一個孩子看見伊魯卡抬頭看天空的樣子很疑惑。

「沒事。」沒看到什麼的伊魯卡伸出手安撫孩子們。

回到家的伊魯卡開始煮起今天的晚餐,當他把東西全部弄好的時候聽見院子裡有聲響,他走過去查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看見一隻狗待在院子裡的樣子微笑,銀白色的狗真的很少見,讓他不禁喜愛上這隻狗。

而且他覺得眼前的狗很像是一隻狼,儘管如此伊魯卡還是想要撫摸這隻狗,被眼前的人撫摸著讓卡卡西覺得很舒服,伊魯卡把這隻狗領進屋子裡,拿出一點食物給這隻漂亮的狗吃,然後他也坐下來一起吃著晚餐。

吃過晚餐收拾好一切之後,伊魯卡撫摸這隻狗,他決定明天問問村子裏面的人,看看是誰家失蹤的狗狗,如果是沒人養的話自己可以考慮收編,這些小小心思不小心讓卡卡西聽見,讓他有機會可以陪在這個人的身邊。

「你真漂亮,不知道是誰家養的狗。」伊魯卡蹲下來撫摸卡卡西。

趁著這個家會卡卡西拼命和伊魯卡撒嬌,然後偷偷咬了他的手腕標記,讓所有人知道伊魯卡是自己的人,這個獵物誰也不許跟自己搶,只是這些事情當事者並不清楚,只當眼前的狗在和自己嬉戲。

夜晚睡覺的時候伊魯卡沒有戒心的把卡卡西留在自己的身邊,趁著伊魯卡熟睡的時候卡卡西恢復成人型,偷偷的坐在床邊看著伊魯卡的睡臉,不知不覺卡卡西看到入迷,差點在對方醒來的時候被拆穿。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正在看自己的樣子伊魯卡睡眼惺忪的醒來,卻看見睡在自己身邊的大狗,他微笑地撫摸這隻可愛的大狗,覺得剛剛的視線根本就是自己的錯覺,然後繼續躺下去睡覺。

『好險!剛剛差一點被拆穿。』卡卡西趴在地板上時想著。

「嗯?是錯覺嗎?剛剛覺得有人盯著我看。」伊魯卡醒來之後覺得很奇怪。

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大狗伊魯卡摸摸他的頭,然後下床去拿水喝,卡卡西很享受對方的撫摸,自己一眼瞬間見到的人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自己應該要把握在一起。

不過自己一點也不擔心伊魯卡會被拐走,卡卡西可是有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在,那個印記不管伊魯卡離開遠卡卡西都可以感受的到,這讓卡卡西知道自己要好好的把握才可以,要把伊魯卡拐到身邊才可以。

喝完水後伊魯卡看見這隻可愛狗直挺挺地坐在一邊等著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這樣被吸引著然後擁抱這隻狗,然後開始撫摸這隻可愛的狗,然後才默默地爬回床上睡覺。

「伊魯卡老師,早安。」村子裡面的孩子們很有禮貌的和伊魯卡打招呼。

「早安。」伊魯卡微笑的看著這樣孩子們。

「伊魯卡老師,這是你家的狗嗎?」某個孩子看見伊魯卡帶著卡卡西的樣子問。

「不是呢!是昨天突然跑來我家,我還想問問是誰家的狗。」伊魯卡對於這件事情很傷腦筋。

問過所有村子裡的人後發現這隻狗是沒有人的,伊魯卡很順勢的就把他收編下來,然後和以往一樣拿束花去神社膜拜,卡卡西很乖的坐在他身邊,仔細的聆聽心愛的人的願望。

收編之後伊魯卡把卡卡西打理得很好,大家看見後知道伊魯卡很用心的在照顧這隻可愛的狗,畢竟只有一個人的他自然會好好的照顧這隻陪伴自己的狗兒,讓自己的心靈有個寄託。

某天伊魯卡出外買東西,趁此機會卡卡西恢復成人型的樣子開始巡視這個人的家,發現有種孤單寂寞的情感,似乎希望有個人可以陪伴自己,卡卡西開始煮起一些餐點等伊魯卡回來。

「我回來了。」伊魯卡進入家門的時候看見卡卡西正在煮東西。

「汪!」看見伊魯卡的時候卡卡西瞬間恢復成狗的樣子。

「你是犬神嗎?還是犬妖?」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開口問。

「犬神,你每次去祭拜神社的犬神。」卡卡西恢復成人型的樣子回答伊魯卡。

對於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伊魯卡不知道要怎麼說,卡卡西拉起他的手很有耐心的告訴他自己的一切,這中間他先把火源給關掉,好聲好氣的說著讓伊魯卡可以了解自己的一切,卡卡西很想要留在他的身邊。

聽著卡卡西的解釋伊魯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習慣性的伸出手摸摸他的頭,既然對方選擇自己,那他也願意和他過日子,伊魯卡很喜歡有卡卡西陪在自己身邊的感覺。

得到伊魯卡的同意卡卡西很開心,犬科的本性讓他撲倒自己最愛的人,差點沒有直接舔起來,伊魯卡摸摸卡卡西的頭安撫他,然後繼續煮晚餐,剛剛卡卡西做到一半伊魯卡可需全部做完才可以。

「伊魯卡,搬到神社,好嗎?」吃著晚餐的卡卡西問著。

「嗯?好!」伊魯卡露出好看的笑容。

明明不太近人情的卡卡西在伊魯卡的面前幾乎像個小孩子一樣,成為犬神的神使和伴侶是伊魯卡沒有想到過的事情,卡卡西會選擇自己他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儘管如此自己還是很開心可以和他在一起。

搬到神社之後伊魯卡可是把神社上上下下全部打掃乾淨,偶爾卡卡西喜歡用本來的樣子和他撒嬌,村子裡的小孩子來找伊魯卡的時候就會看見卡卡西趴在他的肚子上睡覺。

這麼可愛的犬神讓伊魯卡很喜歡,每天有時間都會幫他順毛,然後看著村子裡的孩子們嬉鬧,偶爾也會跟其他的神明打交道,一樣是在附近的九尾狐板間會過來拜訪他們,和他們一起聊聊天。

「沒想到卡卡西你竟然會和伊魯卡締結契約。」看見伊魯卡手上的牙印板間這樣說著。

「我喜歡他,他是我命中注定的人。」卡卡西看著伊魯卡正在和村子裡的孩子聊天的樣子微笑。

「能夠找到一生中最重要的命中注定的人是很幸福的事情。」板間看見自己的妻子緩緩走來的樣子揮手。

「我現在總算知道帶土當初說的意思,遇到伊魯卡後我才知道。」卡卡西想起很久以前帶土和水門告訴他的話。

送走客人們後卡卡西把伊魯卡抱在懷裡,感受著對方慢慢的幫自己梳頭髮,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安心,有伊魯卡陪伴自己卡卡西感到很開心,沒多久卡卡西又恢復成本來的樣子窩在伊魯卡的肚子上休息。

桌上攤著村子裡孩子們的功課,孩子們所繳交的功課伊魯卡會好好的仔細批改,然後撫摸趴在自己肚子上的卡卡西,人類成為神明或是妖怪的伴侶並不少見,他們會和人類伴侶締結契約,讓自己的伴侶可以永久陪在自己身邊。

在戰爭中失去一切的伊魯卡早已經不再是那樣的青澀,能夠成為卡卡西的伴侶他很開心,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現在這個世道會互相包容一切,自然不擔心以後見到其他人會怎樣。

日復一日卡卡西和伊魯卡過著這樣簡單的日子,村子裡面有些改變卻也沒有改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有犬神和九尾狐會庇護這個村莊,村子裡的人開心的生活著,不愁吃不愁穿,在這裡安居樂業的生活下去。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