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平和祁威俊聊了一下之後就繼續去工作,畢竟工作上的事情可不能落下太多,要是落下太多的話肯定上面會有人抱怨,避免這樣的情況他們兩人乖乖的專心工作,也免到時候被其他同事罵。

張啟彥拿到祁威俊的檢查報告之後不知道要多說什麼,看樣子自己知道不該知道的秘密,要不是醫院本來就是他們家開的,自己有權力可以知道員工的身體狀況,不然的話自己是拿不到祁威俊的檢查資料。

他也知道這樣的方式在醫病關係來說不是一件很道德的事情,但是他還是想要知道祁威俊的身體狀況,清楚的確認後自己才可以決定是否要繼續下去,免得要是把人追到手才知道人家有隱疾,馬上就撒手人寰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說是這樣說,這不過就只是張啟彥的藉口罷了,他知道不管祁威俊是怎樣或是有什麼疾病,自己都會想要把人給追到手,就算他的生命所剩無幾自己也會陪在他身邊,不過這些都是廢話。

實際上的情形是,祁威俊很健康,不過有一個小秘密,那個小秘密不巧被張啟彥給知曉,知道這個秘密張啟彥不知道要說什麼,或許內心當中有種興奮的感覺,似乎是知道他們兩人未來可以擁有自己的孩子,擁有他們血緣關係的孩子。

「看你笑的那個高興的樣子,是有什麼好事嗎?」劉敬仁看見張啟彥微笑的樣子覺得很奇怪。

「沒什麼事情,只是知道一個秘密罷了。」張啟彥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劉敬仁。

「是嗎?我想你就算知道秘密也不會罷手。」劉敬仁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幹嘛要罷手呢!就算他無法陪伴我長久,我還是要把他追到手,不過,他的身體很健康,我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張啟彥很清楚祁威俊的身體狀況。

「你啊!一旦認定就不會放手,這是你的個性,不知道該說是你的缺點還是優點。」劉敬仁對於自家上司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就當作是我的優點。」張啟彥的好心情可以維持很久。

劉敬仁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然後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張啟彥的事情就由他自己去煩惱,其他的事情自己不需要去想那麼多,畢竟那是張啟彥自己的感情問題,不是他的。

不過看張啟彥開心成那樣,劉敬仁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張啟彥笑的那樣開心,即使很久以前他有看過這麼幾次,可是自從張啟彥的父母過世後就不曾看過他露出這樣的笑容。

能夠再次看見他這樣的笑容,劉敬仁覺得自己真的要好好的感謝祁威俊,他真的帶給張啟彥快樂,自家好友兼上司可以把這傢伙拐到手的話,他肯定會給予他們一個很大的祝福。

經歷過太多事情的他們總是需要一點點的小安慰,祁威俊的出現一定是張啟彥最大的安慰,肯定是他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一個人,這麼重要的人他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才可以。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祁威俊在午休時間趴在桌上自言自語。

張啟彥準備要去吃飯的時候看見祁威俊趴在桌上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要是現在自己約他的話肯定會曝光自己的身分,因此自己不能開口約心愛的人一起去吃飯,看見他在煩惱的樣子也不能多問。

祁威俊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肚子,他不知道要該說些什麼,或許當初也是因為自己的性向關係,讓他一點也不想要拿掉肚子裡器官,或許就某些方面來說自己也真的很想要和所愛的人擁有自己的孩子。

只不過自己的第一任情人是個女人,根本不需要去想那麼多,現在出來賺錢自然也有存到一些錢,可是祁威俊就是沒想過要拿掉那些女性器官,或許在他的內心當中盼望著一個不討厭自己的人出現。

只是這樣簡單的盼望到底會不會達成,連祁威俊自己本人都說不清楚,就算那個人沒有出現自己也可以好好的過一生,根本不需要擔心那麼多,或多或少他的內心當中還是會盼望這個人會出現。

『真可惜不能約他一起出去吃飯,不然還真的很想約約他。』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只好自己走出去買飯。

苦惱一陣子的祁威俊乖乖的吃起今日的午餐,他知道要是再不吃的話午休時間就要過去,之後中途也沒有時間可以讓自己好好的吃東西,因此他只好打起精神來乖乖的吃起午餐。

打算把自己剛剛在煩惱的事情拋諸腦後,畢竟有太多的事情要去想,現在自己去煩惱這些事情也沒用,醫院也不可能輕易的把自己的個人資訊給透露出去,要是給其他人知曉,這家醫院就不用立足。

祁威俊打起精神後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畢,迅速的解決自己的餐點,然後把手邊的工作給做完,他知道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讓他會想要準時下班回家,晚餐時間也沒有人約,剛好可以把自己關在家裡。

張啟彥煩惱今天是否要約人一起去吃晚餐,但是看見祁威俊煩惱的樣子自己也不好開口約人,他知道做完身體檢查後祁威俊的心情會很不好,自己不該這樣不識相去約人。

況且真要約的話張啟彥還真不知道要用什麼名義約人出來吃飯,而且他最想要看見的是祁威俊的笑容,要是今天約出來吃飯看見他一臉苦瓜臉的樣子可就不好玩,即使自己想要送飯過去,對方也不見得會接受。

「真可惜今天不能和他一起吃飯。」張啟彥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後說出這句話。

「總裁大人,您有說什麼嗎?」司機似乎有聽到張啟彥說一些話。

「沒說什麼,我們去會場。」張啟彥又恢復以往的樣子。

張啟彥趁著有些空檔傳了一封訊息給祁威俊,只是不知道對方是否會看,就算想要知道自己也無法知曉,現在的他要去會場主持一個典禮,結束後大概已經是晚餐時間,來不及看對方下班。

如果可以張啟彥還真想要把人帶回家去,雖然在還沒有兩情相悅之前他是不會出手,但如果帶回家的話或許可以藉著一些氣氛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可看見祁威俊心情不好的樣子只能放棄。

誰知道自己剛剛的邀約發出去對方是否會答應自己,就算對方答應自己張啟彥也不可能貿然出手,儘管現在自己真的很興奮,卻不能做出任何的動作出來,要是真的做出來肯定會被對方給討厭。

收到訊息的祁威俊看見內容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今天自己的心情一整天都在忐忑不安當中,如果可以見到張啟彥或許自己的心情會好很多,因此晚餐的邀約他還是決定答應下來。

「似乎不答應也不是,答應也不是,可是說不定看到他心情會很好。」祁威俊小小聲的自言自語。

「小威啊!你還好嗎?」藍平看見祁威俊盯著手機發呆的樣子問。

「我還好,沒事!」祁威俊匆忙回覆訊息之後放下手機繼續工作。

「不要太過勉強啊!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話,就提早回家休息。」藍平多少也會擔心身邊的同事。

「我真的沒事,可以把事情做完再離開。」祁威俊知道藍平是擔心自己。

「嗯,沒事就好。」聽見祁威俊這樣說藍平也不刻意去勉強他。

收到回覆的張啟彥很開心,沒想到祁威俊會答應自己的邀約,他決定活動結束之後來去公司帶他回家,這樣他們可以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吃飯,而且第二天有個酒會,自己可以拉著他一起去。

為了讓祁威俊心情好起來,張啟彥已經不顧自己的身分是否會曝光這件事來去接自己心愛的人,他知道現在的祁威俊只是單純的需要人陪伴,自己也不用刻意多問他什麼。

準時下班的祁威俊沒想到張啟彥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同時這時候他才知道對方是自己公司的總裁,只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看見這樣的情形張啟彥笑笑的把人拉到車子裡面。

祁威俊慶幸自己是準時下班,加上有提早五分鐘離開辦公室,所以現在公司的門口人不多,基本上沒有其他同事,不然的話自己真的會羞愧不已,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的看著他。

「幹嘛不一開始就跟我說你是誰,要這樣隱瞞那麼久?」祁威俊看見這樣的情形對此感到很無奈。

「如果我一開始就說我是誰,你會讓我接近嗎?」張啟彥一臉無辜的看著祁威俊。

「我……」聽見張啟彥說的話祁威俊啞口無言。

「呵呵!走吧!我帶你去高級餐廳吃飯。」張啟彥指示司機說要開到哪一家餐廳。

「晚餐過後記得送我回家。」祁威俊沒好氣的說著,然後很認真的看著張啟彥。

「好。」張啟彥當然不會多說什麼。

雖然知曉對方的身分祁威俊依舊不討厭張啟彥,他只是沒想到對方是自己的老闆,其他的事情沒有想那麼多,加上公司又沒有禁止辦公室戀愛,自己和張啟彥一點也不需要擔心那麼多。

而且公司是張啟彥管理的,他想要怎樣就怎樣,自己也沒辦法多說什麼,加上對方不會拿總裁的身分逼迫自己,讓祁威俊知道張啟彥是個很好的人,和他在一起不需要擔心那麼多。

來到高級餐廳用餐差點讓祁威俊適應不過來,打小到現在他從未在高級餐廳用餐過,沒想到現在自己要交往的人是個商場上的大人物,或多或少一定會來到這種餐廳吃飯。

看見祁威俊不適應的樣子張啟彥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兩人是在包廂中吃飯,對方要怎樣用餐根本不需要管那麼多,沒有人看見他們兩人要怎樣用餐,就算引起非議又怎樣。

「放輕鬆,我們在包廂中用餐,沒人會看見的。」張啟彥要對方放輕鬆來。

「你要我放開點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放開點,想要放輕鬆但是這裡的氣氛又不容易讓我放輕鬆。」祁威俊苦笑的看著張啟彥。

「這裡只有我們兩人,根本不需要那樣拘謹。」張啟彥笑笑地看著祁威俊,伸出手來安撫他。

「你怎麼老是把我當成是小孩子一樣在照顧啊!」祁威俊看見放在自己手上的手不知道要說什麼。

「呵呵!我哪有啊!是你自己表現的就像是才剛畢業的大學生。」張啟彥很喜歡和祁威俊開玩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