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香是佐助他的陽光,他最不能失去的陽光,自從小時候狐狸自動送上給黑貓,看來他們果然就像是月亮與太陽一樣永遠不能分開,光與影從不分開,直到永遠,沒有光就沒有影子的存在,就像是沒有太陽就沒有月亮的存在。

佐助一定會好好的保護鳴香就是這個原因,如果沒有鳴香的存在,他就不會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他一定會跟著鳴香離開這個世界的,會發光的發光體照耀了大家的黑暗,也照耀了他的黑暗,驅逐他的黑暗。

鳴香的天真與善良感染了許多人,讓大家都自願跟在鳴香的身邊,鳴香的一切是那樣的特別,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鳴香是那樣的特別,只知道鳴香是那樣的可愛,鳴香的天真和善良是大家有目共睹。

可以看見鳴香的笑容就好像自己是被治癒過,鳴香是天真可愛的小格格,是大家呵護倍至的掌上明珠,有鳴香的存在就一定會有笑聲的存在,鳴香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孩子,鳴香只肯在佐助的身邊停歇,佐助才可以帶給鳴香最好的安全感,此外就真的沒有人可以讓鳴香感到安心,歸功佐助以前總是待在鳴香身邊的關係。

尋找了多少年佐助這才明瞭自己一回首後發現到,原來自己喜歡的人就在自己的身邊,那個人卻是自己一直都沒有發現到的人,她就是鳴香,今生約好要一起看七夕,約好要一起到民間的祭典去好好的玩玩。

很多很多事情都已經約好,佐助知道現在都要一一的實現才可以,鳴香是他唯一的寶貝,不管怎樣都要好好保護的寶貝,鳴香才可以征服他這個人,除了鳴香他就誰都不要。

鳴香的一切是佐助這個人的最愛,一輩子約好的事情佐助一定都會做到的,只要可以看見鳴香的笑容,佐助都一定會做到那些事情的,然而思念的情緒不是那樣容易放下的,才下了眉頭卻上了心頭,佐助和鳴香都要好好的克服這樣的感覺。

佐助在卡卡西的調教之下已經順利的成為很厲害的將軍,紫雪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替鳴香高興,不管怎麼說佐助的能力真的必須要達到大家的期待才可以,鳴香可是大家最心愛的小公主,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嫁給佐助呢?

佐助一定要受到很多的訓練才可以,卡卡西也不會這樣輕易的就把自己最疼愛的小妹嫁給佐助的,佐助當然也知道他們這些人的意思,鳴香不管怎樣說都是大家寶貝的孩子,也是自己今生約定好的妻子,佐助一定會把鳴香給娶回家。

佐助現在正在專心的想要怎樣去對付盜賊,當奸詐的盜賊遇上佐助也只有死路一條,佐助現在的心思完全是在盜賊的身上,因此每每在處理盜賊的事情的時候總是會有認真的情形出現。

鳴香當然不會去打擾佐助,在宮中她也很努力的學習自己應該要學習的事情,兩人總是會懷抱思念對方的心情而度過一個無眠的夜晚,他們總是會克制自己想要思念對方的心情,告訴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的事情給做好。

鳴香已經在準備嫁妝等東西,就等佐助到最後榮耀返回後,她就可以風風光光的嫁給佐助,只是鳴香真的很害怕佐助不想要她,那份恐懼和不安總是會被鳴香刻意壓在心底,但是隨時有爆發的跡象。

「小鳴。」紫雪輕輕的叫著自己的妹妹。

「姊姊。」鳴香看見紫雪的來到很高興。

「我可愛的小鳴,妳在煩惱什麼呢?」紫雪早已經看見鳴香的煩惱。

「我害怕佐助不要我。」鳴香靠在自己姊姊的懷裡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佐助不會不要小鳴的,佐助一定會達到自己想要的功勳的。」紫雪真的很相信佐助。

「嗯!姊姊說的一定沒錯。」鳴香高興的對自己的姊姊說。

在邊疆的佐助已經把盜賊都處理完畢了,當然卡卡西也有準時的回覆信件給鼬,當鼬接到信件後就準備要給佐助一個功勳,只是好巧不巧的在這個時候佐助撿到一位女孩子。

要趕著回京城的關係佐助只好把那位女子也給帶上,此時音之國的信差帶來皇帝大蛇丸的口喻,音之國的公主不見人影,希望火之國可以幫忙找回來,鼬接到消息後就去和妻子紫雪商量這件事情。

紫雪知道那位女孩叫做香憐,是大蛇丸和自來也的養女,紫雪有種感覺就是自己的妹妹的情路會有很多麻煩,櫻格格喜歡佐助,香憐也喜歡佐助,這下子要剷除的東西還真多。

「真是糟糕,我又不能得罪大蛇丸老師和自來也老師,可是我就是不想要讓小鳴這樣痛苦。」紫雪擔心的說出這件事情來。

「我知道妳的意思,看樣子事情會變得很麻煩。」鼬也很擔心這件事情。

鳴香趁著有時間的時候出宮一趟,她想要去找一位好朋友,那位好朋友是犬塚家的二千金雨牙,犬塚家的小孩一直都和皇室的小孩有所來往,鳴香和雨牙是非常好的朋友,鹿兒、井野、丁次都知道鳴香要去找雨牙。

鳴香也有告訴自己的姊姊紫雪說她要去哪裡,雖然身邊沒有佐助跟著但是還是有幾位貼身的侍衛官跟在身邊,鳴香一點也不介意讓這些侍衛官跟在自己的身邊,不管怎麼說貴為格格的人是不可以出事情,要是出事情的話一定會很慘,加上鳴香的身分又特別的敏感,是鳳雪皇后的親妹妹。

「來人了,去通報二小姐,鳴格格來找二小姐。」犬塚家的壯丁大喊。

「二小姐、二小姐~」女僕打開主子的房門。

「什麼事情呀?」雨牙不懂為什麼女僕要這樣慌慌張張的。

「鳴格格來府拜訪您。」女僕說出原因。

「啊!小鳴來了,我要趕快出去。」雨牙一溜煙的馬上不見人影。

鳴香乖乖的在大廳當中等待雨牙的到來,雨牙看見鳴香的到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撲上去鳴香的身上抱鳴香,鳴香感受到雨牙的重量馬上就知道這個人是誰,兩個人馬上就開始閒話家常,雨牙很高興鳴香這時候的到來,最近她被母親下達禁令不准出門去。

鳴香知道這件事情後大概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雨牙八成是最近玩過頭才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鳴香笑笑的跟雨牙在一起說話,還好自己有來到雨牙的身邊,要不然鳴香覺得雨牙應該會禁不住禁令而出門。

爪看見鳴香的到來只是笑笑,她對於這樣的事情並不擔心,最近她已經收到通知說鳴香要準備嫁人的事情,想到這裡爪就不知道要說什麼,自己看到大的孩子已經到了要嫁人的年紀,這樣的心情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爪可是和四代皇帝在一起很久的功臣,四代皇帝暴斃身亡後留下的功臣很多,鼬也非常善待這些功臣,大部分做事情都遵照他們的意見,這些功臣也會適時的提出自己的意見來給鼬知曉。

告訴鼬哪裡應該要做的好才行,紫雪當然也會告訴自己的丈夫應該要怎樣做,畢竟他們都是四代皇帝時期留下來的好人才,紫雪從小就跟在自己的父親身邊學習,受到父親的陶冶學會很多的治國之道。

「爪阿姨好,鳴香來打擾了。」鳴香高興的和爪打招呼。

「都已經是待嫁的孩子,怎麼不好好的待在家裡呢?」爪摸摸鳴香的頭。

「因為很無聊,佐助不會很快就回來,想說來看看雨牙。」鳴香笑嘻嘻的解釋。

「這樣呀!小鳴真的是長大了呢!」爪看見鳴香的樣子說。

「謝謝爪阿姨。」鳴香微笑的說。

佐助處理完事情後加快速度的回到京城來,佐助現在很想要見到鳴香,自己那位可愛的小美人兒,自從把那位女子給撿回來後,佐助就沒有去理會過那個人一次,儘管那個傢伙是那樣的喜歡他也是一樣。

佐助就是那種不想要去理會鳴香以外的女人,佐助對鳴香的愛已經是刻骨銘心,不是那樣想像中可以輕易就淡化,那份愛早已深植在佐助的心中,鳴香是可以牽動佐助情緒的人。

櫻格格、香憐怎麼樣也牽動不了佐助的情緒,佐助的一切只有他自己可以掌控,這點佐助是清楚,同時佐助不會為了一位女人而去和自己最愛的人鬧翻,鳴香可就是他的一切,唯一的一切。

「佐助大人,已經到了京城,請問那位小姐要怎樣處置?」一位屬下問佐助。

「帶去宮中問皇兄,我可不想要惹麻煩。」佐助決定先去和鼬商量事情。

鼬正在書房裡面處理事情,紫雪也在一旁陪伴,佐助風火火的進入到書房裡面的時候,鼬抬起頭來看見自己的弟弟已經回到皇宮當中,順便把自己撿到的傢伙給帶回來,紫雪看見那位女孩的樣子就知道那個人是誰。

只是偷偷地吩咐下去要大蛇丸自己來接女兒回家,畢竟不管怎麼說紫雪是不會把要成為禍害的傢伙留在火之國,紫雪可不想要看見自己的妹妹傷心,那樣的話紫雪會 很頭痛也很生氣的,佐助看見紫雪的表情就已經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安靜的不去多問這件事情,那位女孩的事情鼬和紫雪會親自解決。

「先回去梳洗,小鳴現在正在犬塚王府當中。」紫雪淡淡的說出這句話來。

「是,屬下遵命。」佐助了解到紫雪的用意。

「來人,把音之國的公主帶去寢室休息,等待音之國的皇帝來接人。」鼬馬上命令下去。

「遵命!」香憐馬上就被帶下去。

佐助已經先行回到王府去梳洗,感覺上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回到這個家,佐助發現到自己開始想念鳴香的味道,鳴香的味道是他今生覺得最好聞到的味道之一,他已逝的母親身上的味道也是很好聞,現在的他比較喜歡陽光的味道。

那抹小陽光什麼時候會回到他的身邊,佐助已經開始在期待這件事情,回到自己最喜歡的地方佐助感覺到很安心,那種無可言喻的安心感覺是自己最喜歡的感覺,那份執著的愛意是佐助一直抓著不放的東西,畢竟今生的他只想要和那個小太陽依偎在一起。

鳴香回到宮中的時候發現到佐助已經回到宮中來了,看見這樣的情形鳴香直接撲到佐助的懷中,她好想念佐助,好想念、好想念佐助的一切,鳴香輕靠在佐助的懷裡,她知道佐助很喜歡她。

其實當小時候佐助吻過自己後,鳴香就問過姐姐,那時紫雪只告訴她自己很喜歡佐助,答案就是這麼簡單,以前剛跟佐助見面的時候,鳴香就對佐助有很深的好感。

希望可以一直跟佐助在一起,待在佐助的身邊很安心,也很有安全感,佐助是對她最好的人,她也很喜歡卡卡西和伊魯卡,但是對佐助的喜歡卻又跟他們不一樣,是愛戀的喜歡,名為愛的感情。

鳴香主動去吻佐助,佐助被這突如其來的吻給嚇到,隨即又恢復冷靜,難得他心中的小太陽送上門來,哪有不吃的道理呢!

皇宮中的僕人們看見這一幕馬上離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他們這些做僕人的人絕對不會因為想要看好戲就送上自己的生命,二王爺可是不好惹得角色,鳴格格也是位很害羞的格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