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小櫻對佐助的愛慕並不是真的喜歡,不過就只是想要奪取鳴香的地位罷了,想到這裡紫雪不禁擔心當初把小櫻帶壞的人到底是誰,是誰灌輸給小櫻這樣的觀念,紫雪已經請綱手要好好的教導小櫻,紫雪可是很想要把小櫻給嫁出去。

怎麼說鄰國的請求還是要顧及,況且小櫻嫁過去也是有好事情的,在利益方面上面絕對不會有問題,只要可以漁翁得利的事情紫雪怎麼可能不會去做,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就已經心裡面有底,紫雪可是很擅長算計一些事情,可以把人遠離也可以得到鄰國的幫助,這個算盤紫雪打的很精。

「新郎、新娘進入廳堂。」紅娘大喊。

佐助攙扶鳴香來到廳堂,紫雪和鼬已經坐定位,他們等著佐助和鳴香要拜堂,有的時候婚禮繁瑣的程度讓大家感到厭煩,卻又是在祝福新人可以永浴愛河,佐助小心翼翼的和鳴香來到鼬和紫雪的面前,開始準備要拜堂。

紫雪看見這樣的情形似乎想起當出自己結婚時的樣子,現在早已經人事以非,四代皇帝過世的時候鳴香才幾歲,後來是由紫雪帶大,看見鳴香能夠高興的出嫁,這是紫雪最高興的事情,至少現在對自己的父母親已經有了交代,紫雪很高興事情有這樣的結局。

佐助很開心自己可以娶到鳴香,可以看見鳴香開心的樣子佐助就很高興,不管怎麼說鳴香都是他的妻子,陪伴在鳴香身邊這麼多年,佐助自然很清楚鳴香大概會想什麼事情,能夠和鳴香在一起佐助真的很高興。

也希望自己可以永遠的和鳴香在一起,只要鳴香開心他什麼事情都可以辦到,如果鳴香想要常常回皇宮佐助也會陪伴鳴香回去,佐助最想要見到的就是鳴香的笑容,鳴香可以說是他這輩子唯一愛的女人,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都要好好的保護鳴香,這也是佐助唯一的心願。

「一拜天地~」紅娘大喊,佐助和鳴香拜天地。

「二拜高堂~」紅娘繼續告訴佐助和鳴香,佐助和鳴香拜自己的哥哥姊姊。

「夫妻交拜~」紅娘喊出最後的程序,佐助和鳴香兩人雙方點頭。

「送入洞房!」佐助把鳴香送入洞房去。

佐助和鳴香進入房間後,鳴香必須乖乖的在房間裡等待佐助應付客人後掀開頭巾,鳴香慢慢的等待佐助做這件事情,鳴香很高興自己可以嫁給佐助,怎麼說佐助都是她的最愛,當初第一眼見到佐助就非常的喜歡佐助,現在自己就是佐助的妻子。

鳴香感到很高興,失去父母親是無可避免的事情,有一個這樣好的愛人來愛她,鳴香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可以永遠和佐助在一起,鳴香感到特別的幸福,兩人擁有同等的愛情,他們一定會好好的經營他們自己的婚姻,不會帶給大家困擾。

「鳴香,讓妳久等。」佐助掀開頭巾。

「佐助,辛苦你。」鳴香微笑的對佐助說。

「謝謝妳今生願意嫁給我。」佐助親吻鳴香。

「我才要謝謝你願意娶我為妻。」鳴香很高興佐助是自己的丈夫。

他們喝下交杯酒的那一刻起他們兩人就已經是夫妻,佐助的愛意傳到鳴香的心中,他們的愛情早已開花結果,看見這樣的情形鳴香真的很高興,現在想想以前總是很喜歡和佐助在一起的感覺,是不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就已經喜歡上眼前的人。

那時候的自己沒有什麼玩伴可言,好不容易等到佐助來到自己的身邊,這樣的感覺突然變了美好起來,有了佐助的陪伴自己的生活不再是那樣單調無趣,佐助帶給自己有多麼快樂的回憶是鳴香一輩子也忘不了。

佐助很高興這位天使已經是屬於自己,可愛的天使會永遠的在自己的身邊,佐助會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這位天使。

鳴香的初夜是獻給佐助,佐助很高興自己可以得到鳴香的一切,鳴香是自己最喜歡的人,就算鳴香並不是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佐助,佐助也覺得這件事情無所謂,鳴香屬於自己就可以,這是佐助自己的想法。

能夠一生一世的和鳴香在一起佐助就會心滿意足,鳴香當然會很高興自己永遠的和佐助在一起,兩人的心願是那樣的相同,同時他們也很清楚自己一定只愛對方一個 人,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都不會放棄對方的,這份愛會永遠的存在他們兩人的心中,為此他們早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即使面對困難也不會害怕。

「早安,小鳴。」佐助微笑的跟鳴香說早安。

「早安,佐助。」鳴香笑笑的看著佐助。

「昨晚妳辛苦了。」佐助心疼鳴香。

「沒關係,這是必經的道路。」鳴香可是很清楚這件事情。

「嗯!我愛妳。」佐助說出自己想要說的話。

「我也愛你,佐助。」鳴香了解到佐助想要表達什麼話。

佐助仔細的摸摸鳴香的臉龐,佐助知道自己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看著鳴香的一切,鳴香是自己最愛的人,當初說好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的人,鳴香把自己帶到陽光下當中,讓自己不會被黑暗給吞噬。

這樣的天使佐助是不會放手,鳴香也很清楚佐助是不會為了一些小事情就放開自己,愛上佐助就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佐助很容易把自己囚禁在他的領域當中,當然鳴香一點也不會害怕這樣的佐助,這就代表佐助是那樣的愛她,會永遠的呵護她、保護她,只要自己不離開佐助的身邊就可以。

愛是很簡單的東西,有的時候會不小心把愛給扭曲,那樣子的愛已經不是愛,愛和恨是相同的東西,愛對方多深就會恨對方多深,這是必然的道理,愛終究是美好的東西,可以讓人看見光明的一切,可以帶領人走向美麗的未來。

自己不會去損害愛的本質,錯誤的愛會帶來錯誤的結果,兩人之間的愛總是需要辛勤耕耘,任何的一切都是需要這樣做,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會離開對方,回憶中就是佔了生活的大半部,人大半輩子追求的東西也是這一份愛,只有努力的好好的保存,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

佐助和鳴香的婚後生活真的很快樂,佐助不會刻意的去要求鳴香任何的事情,雖然佐助不太喜歡鳴香去學習武功方面的事情,佐助不會刻意的去阻止鳴香,那是鳴香的快樂來源之一,佐助喜歡看有笑容的鳴香。

那樣有笑容的鳴香才是自己最愛的鳴香,佐助喜歡的鳴香就是有笑容的鳴香,好不容易可以和鳴香生活在一起,佐助一定會想辦法好好的生活下去,佐助都給鳴香最好的生活,只要可以看見鳴香的笑容,佐助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在所不惜。

婚後的鳴香總是會安安靜靜的等待佐助回來,鳴香發現到現在的生活比在皇宮當中還要無奈,王府裡面根本就沒有熱鬧的感覺,僕人們幾乎都不是很愛說話的人,她這位王妃待在王府中真的感到不是很舒服。

有時候鳴香會提起筆來畫畫,或是出門去看看其他的朋友,佐助總是用盡心力的在工作,卻多少有些忽略到鳴香的不快樂,鳴香知道自己受到委屈可以去和自己的姊姊說。

鳴香不想要讓佐助感到為難,大部分的苦處都自己吞下來,儘管自己是多麼的不適應佐助不在的情形,鳴香還是這樣做,鹿兒和雨牙總是會三不五時的來串串門子,偶爾看看鳴香是否過的好,卻只見鳴香苦笑的看著她們。

「怎麼了?小鳴。」鹿兒擔心的問。

「王府裡面的生活一點快樂的感覺也沒有。」鳴香終究是說出自己的煩惱。

「果然是這樣,佐助最近忙得很,看樣子忽略小鳴。」雨牙知道鳴香有多麼的不快樂。

「我不能去麻煩佐助,這樣佐助一定會不高興的。」鳴香是很替人著想的孩子。

「就算是這樣,妳也要跟佐助說呀!這樣的小鳴我們可不想要看見。」鹿兒對此有些不滿。

「我…我…我很想你們。」鳴香說出自己的心願。

「小鳴…」雨牙擔心的看著鳴香。

佐助站在房門外聽見她們說的事情就不禁自責起來,最近自己的確很忙些,加上王府的人並不是都是外向的僕人,鳴香沒有把自小服侍自己的宮女白和貼身侍衛之一的再不斬帶來身邊,鳴香總是悶悶不樂。

平常在宮中白會陪伴鳴香做很多的事情,鳴香出嫁後白就調到別的地方去,再不斬跟在白的身邊,他們都不在鳴香的身邊,沒有任何的熟人讓鳴香多少會感到不安,王府中的人雖然都很喜歡王妃,卻沒有人膽敢去和王妃說話,懼怕佐助的權力,這樣多少讓鳴香感到不安。

「我去請姊姊把白和再不斬調回妳身邊好了。」鹿兒決定去做這件事情。

「可是…」鳴香知道白是很重要的宮女。

「又沒有關係,鳴格格還是要有人保護。」鹿兒可是胸有成竹。

「嗯!」鳴香微笑的看著鹿兒。

其實只要是鳴香的要求紫雪都會答應,鹿兒提起這件事情後紫雪當然是把鳴香身邊最親近的人都調到王府去給鳴香作伴,鳴香很高興自己的姊姊這樣做,看見自己親近身邊的人鳴香馬上恢復自己應該有的精神。

不然的話鳴香一定會非常的鬱悶,鳴香都很可愛的孩子,是需要有人陪伴在她的身邊,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就開心起來,至少現在他的王妃是快快樂樂的生活,就像是當初自己在皇宮當中看見的樣子。

佐助知道自己等忙完事情後一定要去好好的和鳴香道歉,因為他忽略鳴香太過久,總是要告訴鳴香自己到底在忙些什麼事情。

「小鳴,抱歉,最近事情太多,忽略妳。」佐助對鳴香道歉。

「沒關係,佐助總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鳴香微笑的對待佐助。

「小鳴,我先出去,王爺來陪妳。」白摸摸自己視為妹妹的鳴香。

「嗯!白姊姊晚安。」鳴香知道白想要回去陪伴再不斬。

「白是妳的貼身仕女,但是為什麼從不用敬稱稱呼妳?」佐助對此有些不解。

「白是父皇給我的伴讀,再不斬哥哥是母后給予我的守護侍衛,他們從不用敬稱稱呼我。」鳴香微笑的解釋。

「皇嫂也是囉!」佐助大概知道紫雪也是這樣。

「嗯!姊姊也有,不過姊姊從小就是舅舅帶大,伴讀的話好像就是姊夫的樣子。」鳴香想起一些小事情。

「嗯!」佐助現在了解到四代皇帝之前做的事情都是有計畫安排。

「而且有再不斬哥哥的話,我可以學習武功,偶爾我也可以去旗木王府請教卡卡。」鳴香笑的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