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利安,簡稱阿利,和哥哥戴洛是亞那的手下,平常會跟著亞那或是冰炎往妖師的領地跑,阿利有位交往很久的情人休狄,一樣是亞那的手下,兄長戴洛的情人是凡斯的手下哈維恩,偶爾阿利會替兄長送一些東西給哈維恩。


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而認識了漾漾和千冬歲這兩位紅牌,以及青樓當中其他可愛的孩子們,鄰家大哥哥個性的阿利很受到青樓的女子歡迎,跟漾漾的感情也很好,好到會讓休狄吃醋的狀態。

冰炎自然也不是很喜歡漾漾太過接近自己以外的男子,對於阿利雖然沒有什麼意見,但是看見自己的情人老是接近自己以外的男子冰炎自然會不高興,雖然冰炎知道阿利會保持距離還是會不高興。

「亞、亞、亞,你看,這是阿利哥哥送我的點心,我們一起吃吧!」漾漾開心的告訴冰炎。

「嗯!一起吃。」冰炎聽見又是阿利送點心給漾漾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阿利到底在想什麼?是最近又和休狄吵架了?』冰炎實在不懂阿利為什麼最近老是接近漾漾,是否要讓休狄吃醋還是怎樣他一點也不清楚。

「沾到了。」冰炎用親吻的方式把漾漾沾到醬料的地方給吃掉。

「唔…亞怎麼用這種方式啦!」漾漾低下頭害羞不已。

「呵呵。」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以及看見漾漾可愛的樣子微笑。

「唔…」聽見冰炎的笑聲讓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

冰炎滿意的看著漾漾的表情,那白皙的臉上出現紅透透的顏色真的很好看,不枉費自己刻意這樣逗弄漾漾,讓漾漾不知所措,漾漾雖然會感到不好意思,但卻不會反抗冰炎。

冰炎對於自家戀人的性子可是非常的清楚,不過冰炎比較擔心休狄把自家戀人當成是情敵,最近阿利太過於接近漾漾,讓其他人很擔心那位高傲的休狄會做出什麼事情,休狄的臭脾氣可是道上的人都很清楚。

「阿利最近很常送東西來給我們家漾漾,哈維恩說你最近很常來樓裡。」凡斯看見阿利把東西送給自己後說著。

「呵呵!這裡大家都很好相處,來這裡很放鬆,因此才和家主大人自告奮勇。」阿利笑笑的說出這句話。

「小心過於出入會讓戀人誤會、生氣,吵架別牽拖到人家身上喔!」凡斯知道阿利的心思,語重心長的勸著

「他被逼婚了,儘管奇歐跟我們狩人一樣是個小幫派,但是卻很注重傳宗接代的事情…」阿利說到這裡有些嘆氣。

「是嗎?這件事要是不處理好,可是會造成兩人的疙瘩,看我和亞那就知道。」凡斯是過來人,很清楚這件事不處理好會傷到兩人。

「嗯…」阿利僵硬的點點頭。

「說到這,最近都沒看莉莉亞那孩子出現呢!」凡斯想起最近很少看見莉莉亞。

莉莉亞是少數不住在青樓裡的青樓人員,在青樓工作的人不一定全部都住在青樓裡,絕大多數都有屬於自己的家,他們是從其他小幫派那裏挑選過來的孩子們,因此不太會在樓裡過夜。

當然有些人會常住在樓裡,好讓自己隨時隨地可以幫忙,鳳雪初樓是妖師的地盤,卻不屬於任何幫派管轄,進進出出的人非常的複雜,卻從沒有出過事情,簡單的原因就是管理非常的嚴格,小幫派的家主很放心自家的孩子在這裡工作。

絕大多數的孩子可以選擇自己的工作,一般是選擇陪在藝妓身邊的侍女較多,要不就是藝妓的專屬化妝師,再來就是自己下海來當藝妓,賣藝不賣身,或是賣藝賣身都有可能,一切由他們自己選擇。

賣藝不賣身的藝妓是不會拍賣初夜,如果有遇到欣賞他們的客人會考慮訂下旦那條約,賣藝賣身的藝妓就會被拍賣初夜,初夜當晚就會訂下旦那條約,就算是會賣身的藝妓,終究只接一個客人,就是買下他初夜的客人。

即使訂下旦那條約的藝妓還是要上台表演給大家看,自然也要陪酒尋歡作樂,卻不會輕易的和人家發生關係,這是這裡的規定,也就是為什麼大家都很願意把孩子送來工作,鳳雪初樓可是出了名的保護員工的青樓。

「阿斯利安,你最近是什麼意思?老是往青樓裡面跑,還跟紅牌有說有笑的。」休狄氣的質問阿利。

「我去找漾漾有什麼問題,漾漾那個孩子很可愛,脾氣又好,至少不會兇人。」阿利不是很高興的看著休狄。

「你這傢伙!本少爺最近被家族的人煩到不行,你卻還要給我添亂。」休狄已經氣到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什麼都以自己為主,你想過我了嗎?家族的命令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不想傻傻痴痴的等著你。」阿利接近崩潰的邊緣。

「父親大人、父親大人…他總算同意…讓莉莉亞繼承家主位子…」休狄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鬆自己的口風。

「伯父同意讓莉莉亞接任?奇歐不是一向不讓女孩子接任的嗎?」阿利聽見這句話有些楞住。

有些小幫派是不會讓女孩子接任家主的位子,但冰牙、妖師、鬼族不乏有女性接任管理過,無殿就更不用說了,三位家主中有兩位是女性,只是有些小幫派還是墨守成規不讓女性來接任家主的位子,奇歐就是一例。

有些擁有傳統觀念的幫派是認為女性是依靠男人而存在,因此不太願意讓家主的位子讓女性擔任,當然道上還是有些是女性自己成立的幫派,兇狠程度不輸給男性,有些還會讓人聞之喪膽。

「莉莉亞說服父親大人了,她所愛的人萊恩同意入贅,那個小子還有一位弟弟可以繼承史凱爾的家主之位,所以不用擔心。」休狄靜下心來告訴阿利。

「太好了、太好了,休狄遵守約定要當我的新娘,我好高興喔!」阿利非常高興的抱住休狄。

休狄聽見這句話就知道年少的戀人鑽牛角尖很久,故意用老是去找漾漾這個理由來掩飾自己很煩躁的心情,既然是情都說開了,他們兩人的問題也就解決了,未來他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戴洛看見這樣的情形就放心許多,總算自己可以去找哈維恩了,最近阿利把去青樓的工作攬下,害自己都無法見到自家情人,這點可是讓戴洛哀怨很久,這下子不需要擔心這件事情。

「這下子放心許多了,那麼休狄要補償我好幾天沒見到你的份。」阿利用陽光般的微笑告訴休狄。

「本…本少爺才不要。」休狄可是很有警覺性的,這下子自己可能會被拖上床去滾床單。

「不可以拒絕喔!」阿利把休狄壓倒在地上。

「該死的,你給本少爺放開。」休狄做出最後的掙扎。

大家聽見休狄叫喊的聲音就知道那裏現在是不可以過去的禁地,阿利可不會好心的讓自家戀人的聲音大方的放送給大家聽,而且臉紅心跳的聲音大家也不想聽見,那是屬於他們私人的時間,閒人勿近。

戴洛開心的去找哈維恩,自家弟弟的感情事情已經解決了,他這位做哥哥的人就可以去找自家最愛的人,不需要繼續替自家弟弟煩惱,而且阿利也不會跟自己搶要去青樓的這項工作。

冰炎確定阿利不會再來騷擾自家的戀人後感到很開心,冰炎深深的覺得要是下次還有這樣的情形發生自己一定會滅了那些人,夏碎看見冰炎生氣的樣子只是微笑,自家好友只有在扯上漾漾的時候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漾漾真幸福,冰炎殿下真的很疼愛他。」千冬歲有所感慨的說到。

「歲不幸福嗎?我也很疼愛歲喔!」夏碎把自家戀人抱在懷裡說著。

「嗯!我可以得到夏碎先生的疼愛真的很幸福。」千冬歲很高興夏碎是那樣疼愛他。

「不是說了不要加上敬語嗎?這樣我可是會生氣喔!」夏碎稍微露出不是很高興的臉色。

「對不起,一時習慣就…」千冬歲低下頭來道歉。

「沒關係,歲下次記得就好。」夏碎親吻千冬歲的臉蛋。

夏碎看見千冬歲反省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千冬歲是個很注重禮儀的孩子,總是會不小心加上敬稱,往往讓夏碎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過於禮貌會讓自己覺得和千冬歲有些疏離,但是千冬歲卻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很堅持。

夏碎知道自己是用笑容隔絕所有的人,能夠看見自己的真面目大概除了冰炎之外就是千冬歲,夏碎不希望和千冬歲太過於疏離,千冬歲可是他最喜歡的人,和自己最愛的人有種疏離感可是很不好受。

千冬歲努力學習在夏碎的面前不要用敬稱,只要自己用敬稱夏碎就會皺眉,千冬歲不喜歡看夏碎皺眉,那樣子的夏碎一點也不好看,因此千冬歲逼自己絕會不要跟夏碎用敬稱對話。

「歲,今天有特別想要去哪裡嗎?」夏碎輕輕的牽起千冬歲的手。

「我沒有想去哪裡,夏碎有想要去哪裡嗎?」千冬歲叫夏碎的名字時有點小小的不習慣。

「呵!這個嘛!我沒有特別想要去哪裡。」夏碎覺得可以和千冬歲在一起就好。

「嗯…」千冬歲聽見這個答案不知道要說什麼。

夏碎看見千冬歲的表情只是笑笑的,兩人都覺得和對方在一起就很好,沒有特別想要去的地方,夏碎牽起千冬歲的手準備去街上走走,偶爾兩個人一起培養感情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

冰炎和漾漾會用自己的方式培養感情,有時候夏碎很羨慕冰炎和漾漾他們兩人,他們是那樣沒有隔閡的相處著,自己和千冬歲多少還是有些生疏,儘管他們總是很努力的想要拉近和對方的距離。

千冬歲面對夏碎總是會害羞不已,有時候很不習慣夏碎那樣調戲自己,看見千冬歲害羞的樣子夏碎很開心,戀人在自己的眼中是那樣的可愛,自己能夠擁有這位可愛的戀人夏碎真的很高興。

夏碎和千冬歲開心的在街上走著,千冬歲的手總是緊握夏碎不放開,突然夏碎覺得自己好期待千冬歲長大後的樣子,那時候自己一定可以完全擁有千冬歲這個孩子,到時候他們不會像現在這樣生疏。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