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是個很冷漠的人,冰炎卻從傘的表情中看見他疼愛漾漾、寵愛漾漾,那種溢於言表的感情是自己從未看過的,原來自己最愛的人還可以讓冰山融化,只能說漾漾的魅力真的不可以小看。

冰炎相信這次的事情在無殿的出手幫忙下很快就可以得以解決,冥玥只是覺得太過便宜那個傢伙,不過冥玥也相信扇不會輕易的放過那傢伙,畢竟千冬歲送來的情報說那傢伙得罪太多的人。

「這次事情有無殿出手相助,非常感謝!」冥玥很感謝無殿三主出手幫忙。

「只是順手而已,小丫頭,下次事情妳可要自己處理。」扇好心的提醒冥玥。

「我會的。」冥玥自然不會把事情留太久。

「師父,我和褚先告退了。」冰炎打算帶漾漾先離開。

「嗯!回去小心些。」傘好意的提醒他們。

漾漾和冰炎回去冰牙,冥玥則是回去妖師當中,漾漾和冰炎一路上有說有笑,冰炎知道無殿出手這次的事情可以輕易的就解決,至少他們不需要擔心太多,冰炎可不想事情的發展是那樣不可收拾。

對於漾漾,冰炎是那樣小心翼翼的呵護,要是發生事情的話,可是會讓他們寧靜的幸福受到破壞,冰炎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冰炎比別人都清楚自己要什麼,為了這份幸福,冰炎說什麼都不會讓漾漾出事。

「結果到最後還是請無殿出手。」凡斯對於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意見。

「嘛…事情解決了就好。」亞那默默的喝了一口茶。

「還是凡斯家的孩子有本事,把那傢伙做的事情全都查出來。」安地爾對於凡斯培養的孩子很贊同。

「千冬歲本來就是習慣收集情報的孩子,我不過是培養他們的專長罷了。」凡斯冷冷的說出這句話。

「既然事情都解決了,那我們也該回家了。」亞那笑笑的說出這句話。

「慢走,不送。」安地爾笑笑的看著他們離去。

亞那開心的和凡斯一起回去,凡斯看見亞那開心的樣子沒說什麼,反正事情處理好就好,至少現在他們可以安心的過日子,其實亞那和凡斯不是不知道燄谷的目的是什麼,只是他們不想要去碰那些事情,沒想到最後還是碰了。

凡斯退出江湖有些時間,有些事情都不過問,除非太過嚴重的事情,否則基本上很少可以看見凡斯出馬,亞那的話還是會出手處理那些事務,近來也漸漸的把事務交給自己的孩子,不去多管那些事情。

安地爾的話可以說是看好戲的心態,很少會去主動碰江湖的事情,他們早已經成為江湖上傳說的三大隱士,對於江湖的事情他們都很少去過問,除非有求於他們才會出馬。

「舅舅。」漾漾看見凡斯他們回來的樣子非常高興。

「今天去了無殿?」凡斯笑笑的對自家孩子問。

「嗯!去見了亞的師父。」漾漾很坦然的告訴凡斯。

「這樣呀!」凡斯摸摸漾漾的頭。

「父親、爹爹,歡迎回來。」冰炎看見兩位父親進入家門後點頭。

「我回來啦!肚子好餓喔!」亞那像個孩子一般的說出這句話。

「飯菜都已經備好了,就等父親和爹爹你們回來呢!」雪夜笑笑的告訴亞那。

亞那聽見這句話很開心,他們一家子開心的坐下來吃晚餐,難得一家子可以聚在一起吃晚餐,亞那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時間,凡斯自然也不例外,畢竟他們很少會有機會大家一起吃飯。

每個人都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會聚在一起的機會也不多,因此能夠在晚上一起吃晚餐,對他們而言是非常幸福的事情,漾漾很喜歡跟大家一起吃晚餐,只要有時間冰炎一定要叫大家回來吃晚餐。

傘、鏡、扇看著千冬歲提供給他們的資料,對於燄谷的家主的所作所為皺眉頭,看樣子不管怎樣都不可以給他好過,做出太多人神共憤的事情,這下子不給予一個懲戒是不行的。

「嘖!這傢伙到底是幹了多少壞事,罄竹難書呀!」扇看到手上的資料非常的無奈。

「基本上他所做的事情都已經違反當初訂的條約。」鏡看見情報後不是很開心。

「只能處以極刑。」傘吐出這句話來。

傘的這句話告知了燄谷家主的未來,這件事他們只能這樣決定,誰叫違反江湖規則的人是不能存在這條道上,一旦踏入這裡就要遵守他們所立下的規範,不然是無法在這裡立足的。

燄谷算是外來的幫派,跟冰牙結盟後勢力慢慢大了起來,當初會和冰牙聯姻就是因為燄谷自己的勢力並不大的關係,因此才會刻意去和冰牙聯姻,用自己最不喜歡的女兒跟冰牙聯姻。

亞那當時真的很清楚燄谷到底想要做什麼,只是自己卻無力阻止,誰叫長老們把自己的勢力給架空,直到亞那拿回自己的勢力後把所有的長老一一的剷除殆盡,那時候的亞那非常的恐怖。

「結果還是麻煩到無殿。」凡斯緩緩的嘆氣。

「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我們無法處置。」亞那知道凡斯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情。

「嗯!」凡斯沒多說什麼。

「別想太多,不會有事的。」亞那握住凡斯的手。

凡斯知道亞那是在安慰自己,當初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他們現在的生活很不錯,不該老是沉浸在那些討厭的回憶當中,現在的他們真的很幸福,不需要太過擔心,這樣的幸福他們會好好的把握住。

亞那知道自己當初到底傷了凡斯多深,為了彌補凡斯,亞那用盡所有的方式去彌補,就是希望自己最愛的人不要去想太多,凡斯看見亞那總是在彌補自己的樣子苦笑,怎麼說凡斯一點也不希望亞那受到那麼大的委屈。

後來他們決定忘掉過去,和對方一起過生活,一起好好的過生活,當初的一切早已經不復存在,不需要去想那麼多,只需要好好的和對方在一起生活就可以,對於他們而言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亞,那件事情交給無殿處理就好了嗎?」漾漾有些不放心的問冰炎。

「交給無殿處理就好,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把自己心愛的人抱在懷裡。

「亞的師父跟亞好像。」漾漾把今天見到的感想跟冰炎說。

「有嗎?哪裡像了。」冰炎對於這點非常的不解。

「氣質,氣質很像。」漾漾笑笑的對冰炎說。

「呵呵!是嗎?」冰炎親吻漾漾。

冰炎知道自己和傘很相似,氣質上面真的很像,往往自己站在傘的身邊總是會被人誤會為傘的兒子,自己的面容和父親很像,個性卻一點也不像,這點冰炎很清楚,畢竟自己從小就被傘和凡斯影響,自然不像自己的父親。

漾漾對於冰炎很像凡斯和傘這件事沒有太大的感覺,對於漾漾而言冰炎就是冰炎,是他最愛的人,其他就什麼都不是,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是多麼快樂的事情,這點漾漾很清楚,他現在就很幸福。

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真的很幸福,漾漾很高興自己可以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冰炎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心情會很好,希望可以每天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這樣他心情每天都會很好。

「今天要跳舞給我看嗎?」冰炎微笑的問漾漾。

「好啊!好久沒有跳舞給亞看了。」漾漾開心的對冰炎說。

「的確是很久沒有看見你跳舞了。」冰炎很喜歡看漾漾跳舞的樣子,跳舞的漾漾非常的美麗迷人。

「所以今晚我就跳給你一個人看。」漾漾很樂意獻出自己的舞步給冰炎看,只要是獻給自己最愛的人,漾漾就很樂意。

冰炎聽見這句話微笑,他很期待今天晚上漾漾會跳什麼舞步給自己看,他所愛的人總是能夠給自己一個驚奇,能夠擁有漾漾是自己此生最幸福的事情,冰炎相信這樣的幸福不會有人會破壞。

漾漾美麗的舞姿現在只有自己可以看見,冰炎不會讓任何人看見漾漾跳舞的樣子,誰叫漾漾跳舞的樣子非常漂亮,看見的人都會想要擁有漾漾,冰炎才不容許任何人這樣做。

冰炎看見漾漾翩翩起舞的樣子不禁動容,如痴如醉的看著漾漾跳舞的樣子,美麗的樣子讓人聯想到精靈,只有自己可以見到的精靈,誰都不可以把自己的精靈給搶走,冰炎會保護好這個精靈。

漾漾看見冰炎痴迷的樣子微笑,冰炎不是第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來,每次看見自己跳舞冰炎總是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漾漾知道這是自己舞姿迷惑住冰炎,讓冰炎看到自己是那樣歡心。

「亞又看著如痴如醉了。」漾漾跳完舞過後撲到冰炎的懷裡。

「誰叫你的舞步真的會讓人痴迷。」冰炎回神過來後對漾漾這樣說。

「表示說我的功力很夠。」漾漾笑笑的說著。

「當然,你可是我專屬的精靈。」冰炎親吻漾漾。

冰炎輕輕的扯開漾漾的衣服,漾漾知道冰炎做出這樣的動作到底是什麼意思,自然不會反抗冰炎,漾漾很清楚冰炎是不會傷害自己,而且是捨不得傷害自己,誰叫冰炎是自己最愛的人。

情慾的世界令人著迷,像冰炎這樣冷淡的男子也不免會著迷,漾漾早已經陷入情慾的世界當中,在冰炎有意無意的挑逗之下已經進入那樣的世界中,身體渴望著冰炎的一切,讓冰炎感到很開心。

月娘嬌羞的躲入雲中,不願看見他們兩人交纏的身影,此時也無人敢靠近冰炎的房間,以免自己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這時候要是打擾到冰炎的好興致,冰炎一定會找那個人算帳,這點是所有下人都清楚,因此沒人敢靠近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