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看凡斯跳舞的樣子。」亞那突然說出這句話。

「怎麼會想看我跳舞的樣子。」一時之間凡斯還不知道亞那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

「因為想到凡斯很久沒有跳舞了,而且凡斯跳舞的樣子非常漂亮。」亞那很喜歡看凡斯跳舞的樣子。

「是嗎?那今晚就跳給你看,很久沒跳了,不知道會不會生疏。」凡斯決定滿足愛人的要求。

亞那聽見凡斯這樣說開心的笑了起來,他相信凡斯跳起舞來還是很美麗,就如同自己當年看見他的樣子一般,亞那最喜歡看凡斯跳舞的樣子,那樣的凡斯非常的美麗迷人,會讓人痴迷不已。

當晚凡斯真的跳給亞那看,凡斯跳起舞來真的非常漂亮,而且可以媚惑所有人,亞那看見凡斯跳舞的樣子非常高興,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凡斯身上,凡斯看見亞那痴迷的樣子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

當年的紅牌讓所有人都醉心於他,美麗的樣子讓所有人都訝異,即使過了那麼久凡斯的舞步還是那麼美麗,讓自己醉心不已的舞步,亞那看的入迷,一直到凡斯停止跳舞後才回神過來。

「又看的入迷了。」凡斯看見亞那入迷的樣子說。

「你跳的很好看,自然會看的入迷。」亞那把凡斯拉到自己的懷裡。

「真是,貧嘴。」凡斯聽見這句話臉上浮現美麗的紅暈。

「漾漾得到你的真傳,讓小亞也如此的醉心不已。」亞那親吻凡斯。

「我們的舞步有媚惑人心的存在。」凡斯回應亞那的吻。

今晚好像當年的一切回到此時,亞那細細的親吻凡斯,凡斯並未拒絕亞那,就如同當年他們在一起的樣子,凡斯任由亞那抱著自己親吻自己,而自己也會回應亞那的吻。

當年的他們曾經山盟海誓說要在一起,可是卻因為冰牙和燄谷的利益糾紛而分開,那時的亞那變成人人懼怕的幫派老大,這點凡斯感到很心疼,畢竟在凡斯的眼裡亞那是那樣的天真爛漫,總是會讓自己生氣不已的傢伙。

凡斯從沒想到亞那會因為這件事變得這麼狠心,做事情開始不擇手段,心狠手辣的樣子不像是自己認識的亞那,凡斯終究沒想到亞那會有這樣大的改變,但是亞那面對自己卻還是那樣天真爛漫。

「你果然還是天真爛漫比較好。」凡斯對亞那這樣說。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覺得我不夠狠心?」亞那聽見這句話有些好奇。

「因為…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樣的你。」凡斯露出漂亮的笑容。

「在你面前我永遠都是那個天真無邪的亞那。」亞那知道自己在凡斯面前不會改變。

「我相信你。」這點凡斯狠清楚。

「我愛你。」亞那輕輕的在凡斯的耳邊說。

「我也是,我也愛你。」凡斯回應亞那對自己說的話。

深愛的人永遠不會改變,只有在自己的面前不會改變,那樣子的亞那只有凡斯一個人可以看見,那個只有在凡斯的眼中不會改變的亞那,那是凡斯最愛的亞那,是走入凡斯內心當中的那個人。

亞那知道很多、很多事情早已經回不到從前,現在他們和好後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為了和對方在一起他們用盡許多方式與手段,就是要解決人多嘴雜的現象,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他們把握這樣的幸福。

幸福得來不易讓他們總是會想盡辦法想要握住,不希望幸福又在自己的手上輕易的流失,少了對方他們就等於少了另外一半的靈魂,因此他們會牽起彼此的手走過餘下的人生,讓這份幸福一直持續下去。

「永遠待在我身邊,好嗎?凡斯。」亞那的語氣隱藏不住恐懼。

「當然會永遠的待在你身邊。」凡斯輕輕的捧起亞那的臉頰,誓言般的親吻他。

亞那得到凡斯的保證露出笑容,他所愛的人會永遠的待在自己的身邊,少了他就少了另一半的羽翼,亞那可不會輕易的再次放開凡斯的手,會永遠好好的牽著他的手走過這一輩子。

現在他們有兒有女,加上一位可愛的媳婦,這樣的家庭生活他們別無所求,過往的事情就讓他們忘記,不要重蹈覆轍就好,『長相守,到白頭』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願望,也是他們最想要實現的願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此生他們早已經把心交給了對方,當年的一切箇中滋味不足以為外人道,失去過後才知道珍惜,失而復得的一切讓他們更加珍惜這一切。

為了悍衛他們之間的愛情,亞那和凡斯掙扎許久,剷除了很多異己,沾滿鮮血的手早已經洗不乾淨,那些鮮血卻是他們愛情的見證,沈重的榮耀一肩扛,只為了悍衛他們之間的愛情。

「這輩子我都不要放開你,要是放開你的手,不知何時才可以牽回。」亞那深情的望著凡斯。

「嗯…」凡斯看見亞那深情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凡斯,答應我,和我一起生活,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亞那發現自己真的很需要凡斯。

「我不需要你照顧。」凡斯聽出來亞那的含意,卻硬是不給亞那答案。

「可是我需要你,這裡,需要你。」亞那執起凡斯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貼上自己的心臟所在之處,告訴凡斯他很需要他。

「笨蛋…」凡斯感受到亞那的意思,差點想要哭出來,心裡的悸動是騙不了人的,凡斯根本無法騙自己。

未來他們會朝夕不離相伴相依著,一塊走向生命的終點,在同一塊墓碑上刻上兩人的名字,生同寢,死同穴,世上還有什麼是比這更緊密的牽繫束縛,獨佔你,一生一世。

亞那很清楚自己的下半輩子凡斯會陪在自己的身邊,兩人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生生世世永遠在一起,下輩子他們還是會成為戀人,他們的孩子也會跟他們一樣找到屬於自己心愛的人。

「結髮同枕蓆,黃泉共為友。」亞那許下自己的諾言。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凡斯也許下自己的諾言。

「生同寢、死同穴,哪有比這更緊密的束縛。」亞那告訴凡斯。

「的確是這樣,這就代表著,獨佔你,一生一世。」凡斯主動親吻亞那。

亞那拿出自己藏之以久的戒指幫凡斯套上,表示說凡斯這輩子別想逃開自己的懷抱,對此凡斯卻沒有說什麼,他們已經不是少年時期的人,花前月下什麼的早已經不適合他們,亞那卻還說那樣肉麻的話,不忍說還是那樣心癢癢。

現在的他們不需要言語就能夠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也是他們對於對方的了解,歲月像是不曾在他們臉上刻劃痕跡一般,他們像是沒有老去一般,只是他們都知道自己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伙子。

他們現在已經是中年老男人,早過了花前月下你濃我濃的浪漫歲月,求婚什麼的也不需要太過隆長的浪漫話語,簡簡單單的告訴對方自己愛著對方,就這樣、就這麼簡單。

「我把凡斯給套牢了,這樣凡斯就不能離開我了。」亞那開心的說著。

「嗯!」凡斯聽見這句話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

「可以永遠和凡斯在一起,我真的非常的高興。」亞那真的很開心可以和凡斯在一起。

「我也很高興可以和你永遠的在一起。」凡斯知道自己只願意把心交付給眼前的男人。

這輩子自己只認定他為唯一,這份愛放在他心中這麼多年,總算可以好好的表達出來,當年的風風雨雨早已經過去,他們相信這輩子可以和對方終老,一輩子好好的在一起。

亞那當然很開心可以和凡斯永遠在一起,他等了那麼久的時刻總算到來,當初逼不得已結婚生子,亞那從未想過自己是否可以和凡斯在一起,好不容易可以和凡斯在一起,亞那自然會把握機會求得凡斯的原諒。

年少輕狂的日子已經過去,現在他們可以攜手一起度過之後的餘生,這對他們而言是最好的事情,他們不需要去想太多,能夠好好的和對方在一起已經是上天給予他們的恩賜。

「我想小亞一定會好好的對待漾漾,讓漾漾感到很幸福。」亞那相信自己的兒子一定會這麼做。

「他們不會步上我們的後塵,小亞一定會帶給漾漾幸福。」凡斯始終是這樣相信自己的孩子。

「也是,畢竟他們不是我們。」亞那笑笑的說著。

「相信很快我們就能有孫子了。」凡斯想起之前冰炎和自己商量的事情就微笑。

「也是。」亞那知道凡斯說的是什麼事。

「我累了。」凡斯靠在亞那的懷裡準備睡覺。

「晚安,我的愛。」亞那親吻凡斯的額頭。

「晚安。」凡斯挪了一個好位子後就沈沈睡去。

亞那看見凡斯的睡臉只是笑笑的,這輩子自己心愛的人會永遠的待在自己的身邊,他不會失去自己最愛的人,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保護好自己最愛的人,尋尋覓覓到最後,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

走過了這麼長久的時間,其實他們早已經放不開對方的手,不想要失去對方的心情是那樣的強烈,愛著對方的心情也是那樣的強烈,現在他們幸福的日子已經到來,未來他們會一直在一起。

亞那和凡斯把此生的一切都交給了對方,他們早已經把自己的那顆心交給了對方,他們愛著對方,願意和對方過一輩子,年少時的遺憾,現在開始彌補,擁有這次機會,他們會好好的把握住。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