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是這家醫院最有名的外科醫生,為人冷漠不語,就是這樣的氣質吸引許多的女性,冰炎對於那些女性採取的態度就是不理睬,感覺上就像是似乎對所有事情都沒有任何的在意,直到那天。

那天,因為車禍的關係來了一位病人,那位病人並不特殊,就像個路人甲一般的存在,冰炎替他動手術過後,就跟一般的醫生一樣,盡自己的職責,除此之外不打算跟這位病人有多餘的交集。

漾漾沒想到自己醒來的時候會在醫院,原來自己真的大難不死,對於自己的運氣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說,明明家裡的人千交代萬交代自己要小心一點,自己還跟他們保證說沒有問題,卻在搬出家門的第一天出車禍。

『真是糟糕,要是給老媽、老姐她們知道的話,我肯定會被剝皮的。』漾漾躺在床上無奈的想著。

「太好了,你醒了呀!」喵喵看見漾漾醒過來後很高興。

「謝謝關心,我睡了多久?」漾漾覺得自己全身酸痛。

「你已經睡了三天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叫米可蕥,你可以叫我喵喵。」喵喵開心的介紹自己,不忘檢查漾漾的身體。

「妳好,我叫褚冥漾,我想妳已經知道了。」漾漾對此感到不好意思。

「我可以叫你漾漾嗎?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請多指教」喵喵發現到漾漾很親切。

「可以,請多指教。」漾漾點頭。

漾漾沒想到自己出車禍後進入醫院還可以交到好朋友,自己或許是因禍得幅,不過想到要怎樣跟家裡的人交代就感到頭痛,畢竟自己出事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漾漾想著乾脆一點拜託是醫生的凡斯。

在漾漾的眼中凡斯是面惡心善的長輩,不過要是自己出車禍的事情被他知道,肯定會被打一頓,誰叫自己是凡斯親自教導的學生,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是一個很大的祕密。

「漾漾,這幾天是跑到哪裡去了?怎麼聯絡不上你。」接通電話後漾漾聽見凡斯著急的問自己。

「我出車禍了,有好心人幫我報警送醫。」漾漾決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下場會很慘。

「送到哪家醫院?東西警察有送到你的手上…」一連串的問題讓漾漾不知道要怎樣回答才好。

「有,我現在是用手機打給舅舅您呀!我不知道是哪家醫院,不過看起來好像是舅舅您工作的醫院。」漾漾怯生生的把話給說完。

「我查一下,你給我乖乖的等。」凡斯的語氣不容拒絕。

「是…」漾漾欲哭無淚的等著凡斯的下文。

凡斯查到漾漾是住在自己工作的醫院沒錯,同時主治醫生還是自己的養子,想到這裡凡斯就頭大,亞那肯定是不會罷休,凡斯決定隱藏這件事,讓冰炎和漾漾自己去決定他們感情。

凡斯知道漾漾有股魔力,說不定可以打開冰炎的心,那個孩子在別人眼中是那樣的完美,可是卻總是冷漠的對待別人,就像是當年的自己一般,或許接觸到漾漾後會有改善,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漾漾通過電話後,冰炎出現在漾漾的病房,漾漾這才抬頭注意到自己的主治醫生是那樣的漂亮,讓他不禁看呆了,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皺眉,看樣子又是一個看自己的臉蛋看到呆掉的病人。

不一會,漾漾發現到這樣盯著人家看是不禮貌的行為,馬上收回視線,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臉頰微微的紅潤了起來,冰炎看見漾漾害羞的樣子覺得很有趣,想著自己或許找到樂趣也說不定。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我叫冰炎。」冰炎自我介紹起來。

「你好,我叫褚冥漾。」漾漾禮貌性的回答他。

『好漂亮的人…』漾漾盯著冰炎不放。

「沒有人對你說過,盯著人家看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皺眉。

「對不起。」漾漾聽見這句話馬上收回眼神道歉。

「真是的,以後我就叫你褚,有什麼問題可以請教我。」冰炎不耐煩的說著。

「好…」『這個人好兇…』漾漾一邊回答一邊想著。

冰炎覺得漾漾真是有趣的人,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讓自己一覽無遺,讓自己不禁有些小小的惡趣味,不過看見漾漾的想法讓冰炎很想打他,誰叫漾漾的表情就像是在批評自己一樣,冰炎覺得要是漾漾不是病患自己一定會動手打他。

礙於現在漾漾是個傷患的關係,漾漾即使在腦殘冰炎也無法動手打他,只是用表版輕輕的敲打漾漾的頭,要他知道不要繼續去想那些沒營養的事情,自己可是會一時失手痛打他一頓。

當冰炎離開後,漾漾開始覺得自己的主治醫生真的很兇,讓自己有些不知所措,自家姐姐總是會對自己說,自己的心思很好猜測,相信眼前跟自家姐姐不相上下的人,一定看出自己在想什麼了。

『完蛋了,我腦部運動的事情一定都被醫生知道了…』漾漾哀怨的想著。

『這個醫生明明就長得很漂亮,可是好兇…難道說跟姐是同一類人嗎?嗚嗚,為什麼我又遇到這樣的人呢?跟舅舅還有老姐的氣勢好像,好恐怖。』漾漾內心不斷的哀號。

凡斯來到漾漾的病房看見漾漾正在思考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生動的表情變化讓凡斯清楚的知道漾漾大概在想些什麼,漾漾這個孩子是自己看到大的孩子,怎麼會不知道漾漾現在腦袋裡在想什麼。

看見漾漾思考的樣子實在不好打擾,但是如果不打斷漾漾的思考的話,漾漾肯定會往不好的方面想,到時候又會發生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笑話出來,想到這裡凡斯就頭痛。

「漾漾、漾漾。」凡斯叫自家侄子回神。

「…」漾漾繼續沉浸在思考當中。

「漾漾!」凡斯拿起板子敲了敲漾漾的頭。

「啊!舅舅!」漾漾回神後發現凡斯在自己的眼前整個嚇到。

「腦袋裡又在亂想什麼?」凡斯把椅子拉到病床附近。

「就…」漾漾乖乖的一五一十的坦白跟凡斯說,以免凡斯會痛打他一頓。

「這樣呀!別看冰炎冷冰冰的,他是一位好醫生,不過跟小玥一樣有點小小的惡趣味,你就擔待一下吧!」凡斯像是看好戲一般的說著。

「舅舅!哪有這樣的!為什麼我又淪為人家的玩具?」漾漾聽見這句話欲哭無淚的說著。

「沒有怎樣,誰叫你看起來好欺負。」凡斯笑笑的說著。

「嗚嗚~」漾漾無言的哭訴。

漾漾對於眼前的人不知道要說什麼,從小到大自己總是成為人家的玩具,每次、每次自己都只有被欺負的份,連長輩都很愛欺負他,尤其是凡斯,說什麼自己和他的情人很像,就不自覺的想要玩自己。

想到這裡漾漾就非常的哀怨,連凡斯的老朋友安地爾也很喜歡玩自己,凡斯的情人亞那倒是還好,自己還可以整整他沒話說,誰叫亞那比較單純,除了亞那外自己誰都整不到。

看見漾漾異常哀怨的樣子凡斯很想笑,多變的表情真的很好玩,多年來凡斯就是因為漾漾這樣可愛才玩不膩,只可惜這位侄子每次都會跟他們認真較勁,想到此就想要笑。

『呵呵!遇到一位有趣的病人。』冰炎回到辦公室後想著。

「冰炎,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你的心情很好。」夏碎不愧是冰炎多年的好友,一眼就看穿冰炎的心情很不錯。

「遇到一位有趣的病人,覺得挺好玩的。」冰炎老實的跟夏碎說。

「是嗎?」夏碎大概知道是哪位病人。

能夠讓冰炎接手的病人並不多,最近才來了一位病人,那位病人就是漾漾,聽喵喵說是位很可愛的孩子,夏碎有故意經過漾漾的病房,發現到那孩子的確是很可愛,臉上的表情有諸多的變化,怪不得冰炎說是個有趣的孩子。

腦袋裡想什麼臉上就會有什麼表情,真的是太好猜測,冰炎想到今天去巡視病房診斷漾漾的時候,想到漾漾的表情就想笑,果然是個很有趣的孩子,腦袋裡面盡是想一些沒營養的東西,從他的臉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你接手的那個孩子感覺上挺有趣的。」夏碎微笑的說著。

「的確是很有趣的孩子,腦殘的事情都寫在臉上。」冰炎簡潔有力的告訴夏碎。

「呵呵!真是可愛的孩子。」夏碎只有這個評價。

「看樣子以後的日子不會無聊了。」冰炎覺得未來的日子可有趣多了。

待在病房的漾漾突然打噴嚏,腦袋裡又在開始嘀咕想著是否有人在背後議論自己,想到這裡漾漾不禁想要哀怨,凡斯前腳剛走後腳就有人在議論自己,難道說自己真的那麼受歡迎嗎?才怪!大概是打算把自己當玩具耍才會議論自己。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