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開始查起安地爾給予自己的檔案,大家一邊觀看檔案一邊幫忙千冬歲分析,當然還有一邊討論這件案子到底要怎樣處理才好,CSI鑑識組的人員也一邊把手頭上的證據重新檢查一次,就是希望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比申身為這次的負責人,知道這件案子比起以往的案子來說是非常重要,能夠讓組織中的三位前輩追查到現在,表示說這件案子真的不比以往,困難度絕對比以往還要來的高。

「這傢伙駭入的地方都是西方各國的機密電腦,取得的資料不可小看。」千冬歲把所有的資料整理好後說。

「他們策劃的恐怖攻擊不僅僅只是用炸彈炸了某個地方,連經濟體系也差點弄崩潰。」安因曾經和凡斯等人追捕過這個犯人。

「是說賽塔那裏有更完備的資料才對,賽塔和前輩們搭檔很久過。」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

「我去問過賽塔了,賽塔給我權限調閱資料,每個現場他們都去分析過,找出許多的相關人士,不過…」安因把賽塔給予權限的事情告知其他人。

「卻從未抓住過他?」漾漾大概猜到安因的話。

「嗯。」安因聽見漾漾的話點頭。

「聽前輩說,接近他的臥底人員每個下場都很淒慘。」萊恩默默的說出這句話。

「該死的軍火商。」冰炎一臉不屑的樣子讓大家知道他很火大。

他們跟國際刑警、FBI、CIA中情局合作過很多次,卻依舊沒有抓到他,可見這傢伙逃跑的功力是多麼的厲害,在通緝名單上是榜上有名,CSI不知道化驗多少次相關的證物,每次就差臨門一腳就可以逮到他。

到最後每個人只能飲恨而歸,冰炎和夏碎這次空手而歸感到很火大,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可以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逃脫,怎麼說他們可是記錄的保持者,沒有任何犯人可以從他們手中逃掉,那傢伙是第一個。

「難道要下套嗎?」安因對於這個想法不是很贊成。

「嗯…」比申開始思考起來。

「還是不要的好,很多前輩被發現後的下場都很淒慘。」戴洛對於這個想法不是很同意。

「安地爾他們的確是不建議我們用這個方式,那傢伙不管是對夥伴、枕邊人或是對手都很殘忍,要是不小心的話,我方會損失很多菁英份子。」比申思考過後說出這句話來。

「CSI的探員們,你們有什麼發現。」比申皺著眉頭問漾漾和千冬歲。

「他所留下的足跡和DNA可以顯示他曾經跟其他人會面過,雖然他的身分已經查出來了,但是…」漾漾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匯報給比申。

「但是那傢伙這次會面誰,我們並沒有查到,那個人非常的神祕,沒有留下任何的訊息。」千冬歲接下漾漾要說的話。

比申聽見這句話開始思考,這位軍火商每次碰面的人大多都是恐怖份子,要不就是讓人深惡痛絕的重大罪犯,這次竟然會查不到是誰,看樣子有可能是恐怖份子的首腦。

最近聽說中東有個恐怖組織很神祕,那麼首腦更是神祕,到現在還沒有知道到底是誰,美國那裏已經委託他們要查出來到底是誰,這次安地爾、凡斯、亞那會出任務也是因為委託的關係。

冰炎知道亞那是因為委託的關係而出任務,沒想到這次的任務竟然會和亞那接手的任務有關係,想到這裡冰炎就頭皮發麻,亞那他們接手的任務等級可以說是非常的高,從沒有人可以打破他們三人的神話。

亞那、凡斯、安地爾可說是組織中最恐怖的三人組,雖然對外宣稱他們是5.0特警的菁英份子,但是他們真正分別隸屬於NCIS、CSI、5.0特警,他們可是默契最好的搭檔之一,誰叫他們認識很久。

只是安地爾有取得CSI和5.0特警的探員身分,有時候會幫忙CSI駭入人家的電腦中調查,根本就是組織裡的駭客高手,連千冬歲都沒有那樣的技術,但為人卻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被大家歸類為變態。

「如果兩件任務真的重疊在一起,那就要和安地爾他們商量一下了。」比申對於這件事非常的頭痛。

「是否要和傘大人、扇大人、鏡大人他們商量?」安因溫和的說出這句話。

「不用跟那老太婆商量,父親他們遲早會知道,與其這樣不如直接和父親他們說。」冰炎想到只要去和扇子回報,自己肯定又會被她耍著玩。

「好吧!那會議就開到這,我會去和安地爾他們聯絡。」比申聽見冰炎說的話只有嘆氣的份。

大家聽見比申說的話後陸續離開會議室,比申開始頭痛要怎樣去處理這件事,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困難,史無前例的把菁英份子都集合起來,甚至是驚動上層的人。

漾漾在會議結束後回到實驗室,繼續埋首在實驗分析當中,看看能用什麼方法找到那未知身分的人,冰炎和夏碎則是去和其他外勤人員商討事情,千冬歲看見漾漾回到實驗室當中的樣子也跟著一起過去幫忙,動手把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做好。

千冬歲知道漾漾希望可以快點抓到這個人,保衛其他人的安危,只要是牽動到國際的事情可是會讓所有人的神經都開始緊繃起來,漾漾埋首在實驗室當中也是不無道理,畢竟恐怖份子可是不可以小看的。

漾漾想要找出那未知身分的人千冬歲很清楚,要是那個人真的是恐怖份子的首領,這下子又有很多地方的安全令人擔憂,一定要儘快找出那個人,讓他知道特殊機動組的人是不好惹得。

「千冬歲,你說這次的案件會不會太困難了一點。」漾漾一邊動手分析一邊問千冬歲。

「的確是有難度,相對的解決後會有很大的成就感。」千冬歲對於漾漾的問題只有這個回答。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漾漾聽見這句話苦笑。

「漾漾,我看我們還是乖乖的分析吧!」千冬歲看見好友苦笑的樣子馬上轉移話題。

漾漾聽見千冬歲故意轉移話題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安靜的處理自己的事情,他們要快點查出這個人的身分,不然的話可是會發性一些讓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到時候要收拾可就很麻煩了。

比申最終還是決定通知亞那、凡斯、安地爾他們三人,亞那收到訊息後開心的和凡斯討論,瞬間被凡斯痛揍一頓,似乎是要他安靜下來不要吵,安地爾則是痞痞的笑容,感覺上在打什麼主意一般。

漾漾和千冬歲得知已經通知亞那他們,多多少少有些不好的預感,果然這兩件案子就跟他們想的一樣兜攏在一起,這下子他們又不知道要話幾天的時間埋首在實驗室當中,而且凡斯是出了名的嚴格,想到這裡漾漾打了一個冷顫。

「讓舅舅知道了…肯定會死的很慘…」漾漾默默的吐出這句話來。

「的確…凡斯前輩很嚴格。」千冬歲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冰炎和夏碎得知後不知道要說什麼,冰炎知道父親雖然是個天然呆,但是能力不可以小看,自己長期在父親的訓練之下,知道亞那的脾氣和性子是怎樣,更清楚亞那和凡斯是多麼嚴格的人。

夏碎很少跟亞那他們共事過,曾經有因為任務的關係而跟安地爾共事過,知道安地爾是怎樣性子的人,不過感覺上在某些方面也是挺恐怖的,只要不要惹安地爾生氣的話其他就還好,安地爾生氣起來真的讓人不忍說。

「如果要跟父親他們共事,肯定會被教訓的很慘。」冰炎想到這裡就頭痛。

「所以人們才說不要和家裡的人一起工作。」夏碎很清楚凡斯是出了名的嚴格。

冰炎只要想到要和自家父親一起工作就頭痛,有時候要收拾自家父親帶來的麻煩,想到這裡冰炎就很頭痛,畢竟亞那有時候真的會不顧後果往前衝,冰炎總是要收拾善後。

漾漾覺得可以和凡斯一起工作很好,漾漾已經習慣凡斯的個性,嚴格說起來凡斯還不太會教訓漾漾,漾漾總是可以把凡斯交代好的工作處理好,漾漾是凡斯培養出來的孩子,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聽說這次漾漾他們負責的案件跟伯伯他們追的案件有關。」然一邊監視目標一邊和冥玥討論。

「要和舅舅合作是嗎?聽說那三位可是像鬼一樣,合作起來可是會很淒慘的。」冥玥聽過很多人抱怨。

「嘛!反正我們處理好該做的事情就好。」然發現到自己追緝的目標出現了,準備和冥玥一起去抓人。

「也是。」冥玥和然一起下車去追目標。

強悍的冥玥在組織中有『魔女』的稱呼,和表哥白陵然搭檔,他們的後勤人員是然的女友辛西亞,他們三人的績效不輸給其他人,有時候還會贏過冰炎和夏碎他們,或是其他的組別。

褚冥玥在Atlantis特殊機動組當中非常的有人氣,是組織中的大美女,為人冷豔,對於那些追求者總是不放在眼裡,跟冰炎自小就爭鋒相對,連然和漾漾都阻止不了他們。

「沒想到搶劫的傢伙是這麼的肉腳,還以為那些恐怖份子會雇用比較好的人。」冥玥給敵人踹了一腳,對方哀痛不已。

「小玥,不要太過分了,前陣子搶劫的傢伙們都死光了,我們還需要他來跟我們說到底是誰指使的。」然笑笑的告訴自己的表妹。

「分析組的傢伙們不是說找到的那批黃金不是真正的金子?是用鎢替代的嗎?」冥玥把嫌犯丟到車裡。

「沒錯,辛西亞說已經查出來掉包的地方,把這傢伙送回組織裡後我們就去直搗黃龍。」然把剛剛女友告訴自己的話轉告給冥玥知道。

冥玥聽見後只是點頭,她現在只想好好的出氣,為了這件事他們差點遇上瓶頸,沒想到搞出經濟恐怖主義的人非常有頭腦,讓他們傷腦筋許久,她可不想這件事和漾漾他們沒抓到的人扯上關係。

基於保密原則,這次的案件解決後大家都會把秘密埋在心底,崩壞經濟體系是非常好的恐怖攻擊,他們不管怎樣都要防止這樣的攻擊,因此案件解決過後都不能說出去,這是他們Atlantis特殊機動組該有的規矩。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