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玥他們開車去抓主嫌,前幾天他們抓到的傢伙供稱是某位西亞的人指使他們做這件事,然得到情報說這個主嫌就在他們所在的城市範圍內,因此不管怎樣他們都會抓到這個傢伙。

想要在這個不受到任何管轄的範圍內犯罪,就要有膽承受他們給予的酷刑,這就是Atlantis特殊機動組,任何國家的法律在這個城市當中都不適用,如果國家要請求協助還需要派出大官來跟他們交涉,就知道他們的面子有多大。

Atlantis特殊機動組不受到任何的法律限制,他們隱身在某個國家當中,那個城市由Atlantis特殊機動組管理,只要在他們管理的城市當中犯案,一定會受到很嚴重的懲罰,同時他們也會接受各國的委託案件。

「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從這個城市當中逃脫的?在我的嚴密監控下不可能有這件事發生。」千冬歲盯著電腦螢幕說出這句話來。

「我也很疑惑,我們要去抓人這件事根本就是保密到家,他到底是如何得知的。」漾漾對於這件事也感到很疑惑。

「是說玥姊去抓一位搶劫的主嫌?」千冬歲想起剛剛沒看見冥玥他們一起過來開會。

「嗯!那個人準備發動經濟恐怖行動,老姐和然表哥接下那個任務,現在準備去抓主嫌。」漾漾把一邊分析一邊記錄下來。

「看樣子要同情那位主嫌了,不要被玥姊修理的很慘就好。」千冬歲曾經跟冥躍出過一次任務,知道冥玥的厲害。

「也是,老姐她肯定不會手下留情。」漾漾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姐姐的厲害,冥玥可是在組織中有『魔女』的稱呼。

漾漾和千冬歲比較費解為什麼冰炎和夏碎要去抓的犯人可以從他們手上溜走,在這個城市當中,你要是外人的話都會受到嚴密的監視,當然本地人也是,就是為了防止犯罪的事情發生。

能夠避開這樣的監視的人一定是很厲害的傢伙,一般人對於自己被監視根本就不清楚,維安機制一定會在事情發生後啟動,秘密啟動總是會讓很多人不曉得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同時他們Atlantis特殊機動組也可以秘密解決事情。

除非同樣是這個組織出去的人,要不就是受過一定的訓練,否則不可能這樣輕易的逃脫出他們的手掌心,漾漾和千冬歲猜測這個人一定受過嚴密的訓練,絕對不是一個很好對付的對手。

「憑這傢伙也想搞經濟恐怖行動,我沒看走眼吧!?」冥玥把主嫌丟到車子裡後說。

「妳沒看走眼,資料上的確說他是主嫌。」然對於冥玥的語氣並不是那樣在意。

「可是這傢伙怎麼看都不像,不會又是個誘餌吧?」冥玥用一種懷疑的語氣說。

「不會是誘餌,這傢伙頭腦很好,只是不善用武力,所以才容易被我們抓到。」辛西亞微笑的說著。

「是嗎?隨便啦!回去總部了。」冥玥聽見辛西亞說的話也懶得說什麼。

然聽見這句話只是笑笑的,他們三個把主嫌抓到後就回去總部,準備好好審問這位主嫌,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然後再依據他所犯行的國家法律來制裁他。

Atlantis特殊機動組是沒有什麼制裁的法律,除非是在他們的地盤上犯法,那樣的話看是他們要趕盡殺絕還是怎樣處理都可以,因為他們不受到任何的約束,自然由他們管轄的地方就看他們自己處理。

冰炎和夏碎大概知道從他們手中逃走的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管理者傘,也是冰炎的師父把他們叫過去,告訴他們那個犯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同時也跟亞那、凡斯、安地爾一起開視訊會議。

他們商討到底要怎樣抓到這個犯人,畢竟很多國家都委託他們一定要抓到這位犯人,尤其是美國這個國家,傘知道CSI的人員已經盡量在分析所有的跡證,就是希望早點找到這個傢伙。

「這個傢伙有受到軍隊的專業訓練,聽說有曾經被網羅過組織中,所以熟悉我們的作業。」傘說出這句話。

「難道是那個傢伙?」凡斯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沒錯!是那個傢伙。」傘聽見凡斯的疑問點頭。

「那個傢伙是?」好寶寶夏碎問了這麼一句話。

「那傢伙叫做耶呂,和比申是同一個時期畢業的傢伙,因為軍事能力非常不錯,所以被網羅到組織當中。」亞那解釋給夏碎聽。

「但是不知名的原因叛逃出組織,組織下了絕對的追殺令,一定要把這個傢伙給逮捕歸案。」安地爾後面補充說明。

「該死的棘手人物,怪不得畢業前夕黎沚會那樣說。」冰炎想起自己一位指導老師說的話。

「不管怎樣都要逮捕他,用什麼方法都要,不擇手段一定要讓他歸案。」傘下達這個命令。

亞那、安地爾、凡斯、冰炎、夏碎都很清楚傘下達這個命令是什麼意思,代表對這個人發出絕對追殺令,這個通緝令是絕對格殺勿論,不管這個傢伙的生死,只要看見就是要解決他。

不能留這個人在世上,要是繼續下去各國的秩序一定會大亂,恐怖攻擊一定會變多,恐怖份子會因為他而猖獗,身為Atlantis特殊機動組有義務要把這個傢伙給解決。

在實驗室的漾漾和千冬歲接到了消息,馬上把耶呂的資料給調出來,發現到有很多地方吻合,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不免信心大增,卻也知道這個傢伙不是那麼好抓到,要引他掉入陷阱需要一番心力。

「果然是那個傢伙,那時候就在猜想是不是他了。」千冬歲看見資料後說。

「這下子比申組長要傷腦筋了,她對於耶呂一向沒有好感的說。」漾漾可是很清楚這次負責專案的人會有什麼感覺。

「大概會抓狂吧!」千冬歲也猜想的到上司的想法。

「只能祈禱不會有事情發生就好。」漾漾說出如此無奈的話語出來。

比申收到消息後差點沒把辦公室給掀了,耶呂那個傢伙一向沒有給比申好臉色看,比申也很討厭那個傢伙,沒想到一連串的事件竟然是因為他而引發的,說什麼比申都要抓到他。

比申發誓自己要是沒有抓到他就枉為Atlantis特殊機動組的組長,當年這個傢伙惹出許多事情來,以為消失一陣子就會沒事,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比申當然會氣不過了。

「可惡!竟然是耶呂那個傢伙!!」比申氣到把桌子給掀了。

「比申組長…」丹恩看見這樣的情形都不敢進入比申的辦公室把報告拿給她。

「哎呀!看樣子組長這次真的很生氣,尤其是知道犯人後更生氣。」庚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說。

「沒辦法嘛!誰讓耶呂是比申組長的死對頭。」喵喵可是記得很清楚每次有關也呂的案子比申都會很生氣。

「丹恩小弟,等組長發洩過後你在進去吧!」庚好心的拍拍丹恩的肩膀。

「好…」丹恩有些無奈的回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比申每次遇到耶呂的事情就會這樣,聽說比申和耶呂曾經有交往過,但是耶呂卻利用比申得到某些情報,氣的比申大罵耶呂是個混帳東西,自從他們分手後,比申對於這個不是好東西的傢伙特別敏感。

要是有關他的案件比申一定會特別注意,如果觸怒到她的雷點,比申一定會在辦公室當中大發雷霆,揚言一定要耶呂好看,讓耶呂知道自己的厲害,這次這件事大家都料到比申有這樣的情形發生,不敢靠近她的辦公室。

即使是小菜鳥也不敢接近她的辦公室,都要等到比申發火過後才會接近,要是在比申火大的時候進入她的辦公室,多半都會被她當作是出氣筒,以前有不知名的小菜鳥進去過,結果下場很淒慘。

此後大家學到教訓,絕對不在比申發火的時候進入她的辦公室,同時大家感念那位小菜鳥身先士卒,為了任務報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只能說那位小菜鳥太倒楣了,剛好遇到比申發火的時候。

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替那位小菜鳥默哀一下,同時也讓大家知道比申在發火的時候是絕對不可以靠近,否則下場會很淒慘,因此大家看到比申發火的時候都會默默的退開。

「組長還是老樣子,遇到耶呂的事情就發火。」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組長遇上耶呂的事情就會暴走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習慣就好。」庚像個大姊姊般的說著。

「哼!管他那麼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冰炎冷著臉說出這些話。

冰炎非常不爽耶呂逃脫這件事,口氣自然不是很好,沒有像比申那樣暴走就已經不錯了,夏碎看見自家搭檔這樣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拍拍他的肩膀什麼話也沒說,這件事讓他們慘遭滑鐵盧是不爭的事實。

現在他們只能夠用補救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抓到耶呂,不僅僅是為了雪恥,也是因為不想要讓耶呂再繼續害人,從來沒有人可以從他們的手下逃脫,沒想到耶呂竟然輕易的就脫逃成功,冰炎自然會不高興。

漾漾和千冬歲把東西給整理完畢,當他們把事情都處理好的時候,冰炎和夏碎已經在門外等他們,同時冰炎和夏碎已經把剛剛商討的事情回報給比申知道,比申點頭同意讓他們用不擇手段的方式去抓耶呂。

漾漾把資料調出來後很仔細的分析DNA或是一些微量的跡證,就是希望可以早點抓到耶呂,耶呂雖然從他們手上逃脫,卻不是什麼細心的人,總是會到處留下痕跡,看見這樣的情形CSI的鑑識人員反而很開心。

表示說他們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抓到耶呂,只要他們把分析的事情做好交給外勤人員,外勤人員一定可以很快就抓到耶呂,他們不會再次輕易的讓耶呂逃脫,一定會把那傢伙逮捕歸案。

「褚,你辛苦了。」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不會,可以幫助亞我很高興。」漾漾覺得自己可以幫助冰炎是很好的事情。

「歲,謝謝你。」夏碎把千冬歲抱在懷裡。

「不會,我會盡量讓哥輕鬆點。」千冬歲多麼希望兄長可以輕鬆一點。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