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多少會希望自家兄長可以輕鬆一點,每次看見夏碎臉上帶有一點點的黑眼圈就感到很心疼,夏碎不僅僅是千冬歲的兄長,他們還有更深一層的關係,那個是為禁忌的關係,戀人。

千冬歲會進入組織也是因為夏碎的關係,不像冰炎和漾漾本身就是青梅竹馬,他們一起讀書一起進入組織工作,雖然冰炎當初聽見漾漾進入組織工作的時候大感驚訝,沒想到漾漾會踏上自己的腳步。

然而夏碎在得知千冬歲跟自己一樣進入組織工作的時候很擔心,很怕千冬歲會有什麼危險,後來才知道千冬歲申請的是內勤人員,,這才讓夏碎稍微放心些,同時夏碎才坦承自己的感情,了解到自己是喜歡千冬歲,他愛上了自己的弟弟。

之後夏碎跟千冬歲表白自己的感情,千冬歲害羞的點頭說自己也喜歡他,他們就這樣走在一起,不管家族的壓力或是什麼困難,他們都堅定的走在一起,這是讓所有朋友值得欣慰的地方。

「褚,前陣子有幾具不明的遺體,要化驗分析的東西有送上來嗎?」冰炎回到家後想到這件事。

「好像有吧!我不是很清楚,那些案件不是我經手的,明天上班我再去問六羅學長好了。」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楞了一下。

「負責案件的人是誰?」冰炎以為那些案件的證據會交由漾漾經手。

「好像是阿利學長和休狄學長吧?」漾漾想了想說。

「嗯…」冰炎有種直覺那些屍體也和耶呂有關。

「如果還沒送到化驗室,會不會是九瀾學長還沒驗屍?」漾漾對此很有疑問。

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也很好奇,依照九瀾的個性,只要有新鮮的屍體送到他那裏,他不會不動手,除非那些屍體的死法是他不喜歡的死法,否則的話一定會動手解剖。

漾漾算是實驗室的領導負責人之一,要化驗的證據大多都要經過他的手,當然也有可能是送入實驗室卻還沒有跟他報備也有可能,冰炎知道漾漾明天一定會去問另外一位實驗室領導負責人六羅。

如果證據顯示跟耶呂有關,案件就要一起調查,為了要追捕耶呂動用了很多高階探員,不得不說耶呂真的是令人頭大的人物,把最高等的黑袍探員都調到這次的案件當中來。

袍級的顏色代表位階的高低,擁有雙袍級的人物少之又少,組織裡面沒有幾個人擁有雙袍級,除了凡斯、安地爾、九瀾、漾漾外沒有幾個人擁有,畢竟雙袍級是很難考上,尤其是你要精通兩樣技能才可以。

外勤人員可以用軍裝上的顏色區分,實驗室的人就是白色大掛上面有什麼顏色就是什麼等級的人,擁有雙袍級的人表示外勤和內勤都可以出任,選擇上面比較多,只是不好考罷了。

進入特殊機動組的人大多都是無袍,一定的年資後會升等,會有考核考試讓你升等,到時候就可以選擇內勤或是外勤,基本上考核等級越高,調到外勤的機會越高,大家才會這樣往上爬。

「你今天想吃什麼?」冰炎站在冰箱前面問漾漾。

「都可以,亞你要做什麼我都吃。」漾漾躺在沙發上懶洋洋的說著。

「那就吃炒飯,明天要去補貨了。」冰炎大聲對漾漾說。

「好。」漾漾喊了一聲表示自己有聽見冰炎說話。

他們住在特殊機動組分配給他們的房子中,Atlantis特殊機動組所在的城市很少有普通人,大多都是特殊機動組的成員,要說有普通人的話,那就是特殊機動組成員的家人。

這是一個機能很好的城市,讓大家可以適度的休息,整個城市的人都認識彼此,甚至不受到任何國家所管轄,這個城市就像是超大型社區一般,彼此之間互通有無,學校、超商等等人民生活必須的機能都有。

學校可以從幼稚園到研究所都有,出了社會還可以幫忙找到好工作,甚至可以直接進入特殊機動組當中工作,一般普通的市民也有受到良好的訓練,或者是從特殊機動組退休的人員。

他們經營小超商、超市等等人民生活的必須機能,他們不需要跟人家競爭,儼然就像是個小型國家一般,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以及很好的生活品質,自給自足的過生活。

「亞那叔叔說後院的菜可以採了,要不明天早點回來採收好了。」漾漾突然想起這件事。

「也可以,但肉類還是要去超市補貨。」冰炎知道後院是大家休閒娛樂的地方,也有種植一些蔬果。

「如果這次案件解決後,我想找個時間來休假,想要出國玩,亞,你說好不好?」漾漾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冰炎。

「好,也很久沒有出國玩了,可以邀請父親他們一起去。」冰炎倒是對這件事沒有什麼意見。

即使是自給自足的國家還是會跟其他國家交易,偶爾他們這些人也會在休假的時候出去其他國家走走,一家人來個家庭旅遊是個很不錯的選擇,大家來自四面八方,休假的時候也會想要回去自己的國家看看。

福利好、薪水高的這裡,總是會讓大家有適當的休息時間,最主要是不希望自己的探員們過勞死,希望他們可以適度的好好休息,充實自己的戰力,以免到時候出勤有意外發生。

「家族旅遊嗎?爸媽他們一定會很高興。」漾漾可以想見自家父母親的笑容。

「父親也會很高興,他喜歡人多,尤其是我們兩家一起家族旅遊的時候。」冰炎可是知道亞那的個性。

「是呀…」漾漾知道亞那的個性很喜歡熱鬧,所以很喜歡兩家人一起去旅遊。

「到時候我會跟父親、阿姨還有玥姐他們說一聲。」冰炎已經開始計畫這些事情,打算任務結束後好好的玩一玩。

「嗯,我很期待呢!」漾漾揚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呵呵。」冰炎看見漾漾的笑容覺得自己很幸福。

經過一個晚上的適當休息後,冰炎和漾漾來到總部當中,漾漾進入實驗室準備分析證物,順便去詢問六羅說阿斯利安他們處理的任務的證物是否送到實驗室中,冰炎則是去詢問阿利他們之前執行的案件。

冰炎知道阿利他們執行的案件尚未破案,因為到現在一直找不到兇手,犯罪的手法異常的相似,卻依舊無法找到是誰犯下這麼多起的案件,當然他們不管用什麼方式來找兇手都找不到。

甚至請數理專家幫他們分析說兇手下次出沒的地點也是一樣,他們卻從未埋伏到兇手過,休狄為了這件事大發脾氣好幾次,連阿利都勸說不了自己的搭檔,只能任由他發脾氣。

「六羅學長,亞他在問說前陣子阿利學長他們處理的任務的證據有送上來嗎?」漾漾看見六羅後馬上問。

「有,因為最近有點忙,忘了知會你一聲,DNA的分析已經出爐了,其他的還在努力中。」六羅把DNA的報告交給漾漾。

「哇!這次分析的也太多了吧!人種以及有什麼病症都分析出來了,還真是透徹。」漾漾看見報告後說。

「呵呵!表示我們的DNA分析組人員很厲害。」六羅聽見這句話笑笑的說著,語氣裡訴說著驕傲。

「也是呢!質譜儀氣那裡還沒有出爐嗎?」漾漾疑惑的問著。

「還沒聽他們說,我再去催催看,漾漾你幫我把報告拿給阿利他們。」六羅溫和的笑著說。

「好,沒問題。」漾漾自然會接手幫忙。

「嗯!感謝。」六羅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漾漾把報告拿到阿利他們那裏,現在阿利和冰炎等人應該是在行動中心分析兩次的任務,漾漾知道手上這份報告對他們來說會非常有利,至少已經可以猜測出兇手大約的輪廓。

冰炎發現到阿利他們所執行的任務跟自己的任務沒有什麼太大的相關性,就算有相關的話可能只是單純是耶呂的手下也有可能,但是這些卻都不能表示說耶呂到底是不是幕後的主使者。

瀨琳聽說是一個美艷的殺手,耶呂的手下之一,似乎好像也是耶呂的情婦之一,漾漾看著DNA的分析報告,覺得阿利他們所負責的案子有可能是她做的,只是現在苦無證據無法將她逮捕歸案。

「DNA分析報告出來了,阿利學長的案件兇手可能是瀨淋。」漾漾把DNA報告交給阿利。

「謝謝你,漾漾。」聽見漾漾的話阿利馬上有底了。

「哼!竟然是你這傢伙先說出來。」休狄用眼神從頭到尾打量漾漾一番。

「休狄學長,不要太過分了。」冰炎看見休狄打量漾漾的眼神非常的不高興。

「休狄,就跟你說不要小看漾漾他們了,你還這樣。」阿利無奈的說出這句話。

「哼!」聽見阿利說的話休狄只是哼了哼就沒說什麼。

「沒關係啦!休狄學長的個性就是這樣。」漾漾怎麼會不了解休狄的個性,畢竟休狄是少數幾個直接考上外勤人員的人。

「嘖!」聽見漾漾說的話冰炎皺起眉頭看著他。

漾漾只是安撫冰炎的情緒,被休狄那樣說自己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反正休狄是個高傲的人,要讓他認同自己本來就要花些時間,內勤人員本來就總是會被高效率的外勤人員給看不起。

冰炎是認為沒有實驗室的人幫忙,根本不可能抓到兇手,休狄這樣看不起自己喜歡的人,他當然會不高興,不過漾漾不在意這件事,自己就不能多說什麼,畢竟漾漾不喜歡身邊的人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跟其他人吵架。

阿利對實驗室的人很佩服,他們都是從基層做起的人,不像休狄一開始就考上黑袍從事外勤人員的工作,能夠有這樣實力的人並不多,休狄算是少數幾個,因此也必較看不起內勤的實驗室人員,阿利對此非常的頭痛。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