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老是對休狄學長那樣客氣,明明那傢伙什麼都不知道。」冰炎對於漾漾總是被其他人欺負感到不是很高興。

「又沒有什麼關係,而且只有少數人知道我有雙袍的身分,休狄學長不知道就算了。」漾漾對此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阿利學長那裏…你有底了?」冰炎深呼吸後轉移話題。

「大概有底了,應該是耶呂的情婦,瀨琳。」漾漾的表情馬上變嚴肅。

「嗯…」冰炎開始思考這跟自己所接手的案子有和關連。

「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關連,就算耶呂很倚重瀨琳好了,但我分析過阿利學長他們的案件,發現是瀨琳自己下手,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是有人指使。」漾漾把自己所觀察到的事情跟冰炎說。

冰炎聽見漾漾的分析後開始思考,回想自己對案情的了解,這次突然接手耶呂的案子是自家父親他們三個被調去美國出任務,因為美國有一艘航空母艦要過去日本海域幫忙。

沒想到因為某些關係任務期限延長,造成船上的士兵們開始心浮氣躁的,後來有一名隨行人員在船上出事,不得不調動他們三人過去調查,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而且士兵們也莫名其妙被檢驗出有吸毒的症狀。

這樣棘手的問題美國不得不請求幫忙,組織才會挑選亞那、凡斯、安地爾過去調查,最主要是凡斯和安地爾有醫療人員的身分,可以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樣,他們也很快就查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出任務的期間只好把耶呂的案子交給冰炎和夏碎去處理,打算回來後再一起和冰炎、夏碎處理這個任務,冰炎知道亞那他們任務已經完成,正在回來的路上,到時候可以和他們一起商討到底要怎樣處理耶呂的任務。

「漾漾,九瀾說希望你和冰炎以及阿利他們一起下去,他有事情要跟你們說。」六羅接到自家兄長的電話後告訴他們。

「好。」漾漾點頭表示知道。

衛禹和洛維正在調查一起走私槍械的案件,那個軍火商來無影去無蹤,是個捉摸不定的人,長期有在跟耶呂接觸,聽說很多大宗的生意都是和耶呂接手,這點洛維已經告知冰炎,畢竟洛維長期和亞那他們合作,自從冰炎接手後都會告知。

衛禹用分析技術想要找那個人的下落,這個叫景羅天的軍火商真的不好抓,洛維曾經抓到他一次過,只是後來找不到證據的關係被釋放出來,現在卻和耶呂扯上關係讓他們很頭痛。

「大叔,你說這次走私的數量會有多少?」衛禹問自己的搭檔也是情人。

「一定比我們想像中的多。」洛維對此感到頗無奈。

當他們正在思考的時候聽見西瑞的大吼聲,西瑞是唯一一個沒有考上袍級卻可以出外勤任務的傢伙,本身擁有紫袍的實力,生性卻懶得去考那些讓他覺得有束縛感的袍級考試,是九瀾和六羅的么弟。

「老子為什麼要去處理這種小案件?打印槍的案件一點也不過癮。」西瑞對雷多大吼。

「這也沒有辦法,上面就把這件任務分發給我去處理,說我對這次的案件比較有經驗。」雷多對於情人又是自己的搭檔對自己大吼只能乖乖認栽。

「你這個愛笑神經病,不是跟你說了嗎?不要老是接這種小任務,你把老子放在哪裡了!!!」西瑞只差沒有手刃眼前的傢伙。

「對不起嘛!西瑞瑞,你這次就原諒我嘛!」雷多知道這次的任務在西瑞眼中根本就是個小CASE。

「西瑞,這次的任務不簡單喔!因為偷走我們打印槍技術的人是位高手呢!」不愧是身為兄長的伊多,可以好言相勸自家老弟的戀人。

「真的嗎?你沒說謊。」西瑞對於這件事不是很相信。

「是真的,我們追蹤他很久,可是卻一直找不到他,我相信西瑞一定可以找到。」伊多溫和的微笑。

「老子一定把那傢伙給找出來痛打一頓。」西瑞豪氣干雲的說出這句話。

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搖頭,這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洛維和衛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然後繼續研究他們的案件,如果他們打算和冰炎、夏碎、亞那、凡斯、安地爾合作的話,就要研究出來到底要怎樣解決。

證據顯示景羅天和耶呂是同類人,對自己的部下心狠手辣,要是被發現是臥底的傢伙肯定會被殺死,對敵人更是不會留情,要抓到陰險狡猾的傢伙可是需要很大的耐心。

「阿利你們送來的那幾具屍體有些異狀,跟前陣子送來的屍體有很大的相關性,所以把你們一起叫過來。」九瀾一邊看著瓶子裡的器官一邊跟他們說。

「把我們叫過來就為了看你欣賞器官。」冰炎看見九瀾的態度有些不是很高興。

「呵呵!當然不是,只是這個器官的滿意程度讓我挺想收藏的。」九瀾一臉陰森的笑容讓人避之惟恐不及。

「九瀾學長,還是請你說重點。」漾漾無奈的說出這句話。

九瀾聽見漾漾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把他們帶到屍體旁邊去,打算去跟他們解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都知道九瀾有收集器官的喜好,才會來這裡當法醫,只是往往會看器官看到入迷,九瀾稱之為『欣賞』。

他們看見怵目驚心的屍體的時候差點沒有想要吐,漾漾本身領有醫師資格所以看見後覺得還好,冰炎和阿利以及休狄、夏碎都皺起眉頭,沒想到死狀會比他們想像的還要淒慘。

儘管阿利和休狄在現場已經看過屍體的慘狀,但是在這裡還是不忍皺眉起來,想到這次經手的案件讓他們頭痛不已就讓他們無法睡好,偏偏又看見這樣驚悚的畫面,自然會感到很不舒服。

「這次的手法跟瀨琳殺人的手法如出一轍,雖然我不確定是不是耶呂指使的,但是阿利你們帶回來的屍體都是耶呂的死敵。」九瀾把自己查到的事情告訴他們。

「我還以為這兩件任務沒有相關性,想說是瀨琳自己動手的說…」漾漾聽見九瀾說的話皺眉。

「呵呵!漾漾小朋友,我只說是耶呂的死敵,並沒有說一定是耶呂指使瀨琳去殺人。」九瀾笑笑的說著。

「少在那裡玩文字遊戲了,快點說明到底是怎麼回事?」冰炎不耐煩的說著。

「呵呵!冰炎,你還是一如以往一樣沒耐性。」九瀾開始說明到底是怎麼回事。

每個人仔細的聽九瀾的分析報告,聽到之後覺得的確是很像前幾次的案件,由於瀨琳和耶呂一樣總是神出鬼沒,讓人無法抓到他,這點讓大家非常傷腦筋,沒想到沉寂多時她又出來犯案。

而且這群人都是耶呂的死敵,耶呂對待自己的敵人從不心軟,逮到機會一定會好好的伺候他們,瀨琳會殺了他們也是很正常,不過他們想不透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來殺人。

耶呂雖然生性狡猾、陰險,做事卻很有原則,只要還有利益關係的敵人他並不會殺掉,除非遇到對方暗算他,當然耶呂不會主動自己動手殺人,大多都會由身邊的人代勞。

由於曾經待過組織,所以熟知運作方式,自然會極力避免被找到證據,然而據他們的調查,這次瀨琳動手殺掉的死敵有很多都和耶呂多少有些利益關係,以耶呂的個性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殺掉那些人。

「總覺得有些事情不太對勁。」漾漾聽完九瀾的解說後說。

「的確,一點也不像是我們熟知的耶呂。」阿利分析過所有的事情後說。

「這種低賤的傢伙早點抓到才好,本少爺一定要炸了他。」休狄可是炸彈高手,嫉惡如仇的個性讓大家傷腦筋。

「這件事我會通知比申組長以及殊那律恩組長。」冰炎聽見九瀾的分析後覺得事情非常的嚴重,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嚴重。

「這件事我已經跟萊斯利亞組長說過,他會去通知其他兩位組長,剩下的屍體解剖完畢後我會再通知你們。」九瀾面對事情還是非常的嚴肅。

冰炎聽見後點頭,決定請示三位組長是否要合併開會,只要是有關耶呂的案件全部集中在一起處理,據自己所知道的是,洛維處理的案件和耶呂有關,景羅天是耶呂長期合作的軍火商,其他的就不得而知。

比申、萊斯利亞、殊那律恩知道後感到很頭痛,比申更是皺著眉頭看著所有的案件,這下子棘手的程度比他們想像的還要來的多,同時他們也請示過扇、鏡、傘他們三位,下達的命令就是解決這些隱患。

傘已經下達耶呂不論死活都要抓到,如果沒有抓到耶呂,天下大亂、世界大戰會開啟,畢竟耶呂策劃過好幾次國家對國家的戰爭,中東地區總是無法平靜下來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的關係。

「該死的耶呂,一定要這樣對我們嗎?」比申惡狠狠的說出這句話。

「當年放過他果然是一大錯誤。」萊斯利亞早在當年就察覺到耶呂一定會帶來很大的麻煩,沒想到還真的發生了。

「既然不能改變過去,不如想辦法解決這棘手的案件。」殊那律恩只是簡單的說出這句話。

他們幾個當年是和耶呂同梯進入Atlantis特殊機動組,後來合作久了發現到耶呂的個性實在是很糟糕,想說未來他一定不會是很好的人,沒想到最後竟然會發生叛變這件事。

耶呂沉寂在黑暗之中壯大自己的勢力,當他們發現到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之後就開始一連串的你追我跑的動作,耶呂根本就把他們當成白痴在耍,顯示自己有多麼聰明,他們是笨蛋一般。

比申因為這件事非常生氣,這麼多年過去還對於這件事過不去,萊斯利亞和殊那律恩並未多說什麼,只是盡全力想盡辦法要來逮捕那個傢伙,一次又一次派出菁英去處理,卻讓大多數人原有去無回。

「嘖!這個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冰炎摸不清楚耶呂的個性感到很火大。

「耶呂畢竟是組織當中資深的前輩,即使是組長他們或是舅舅他們都還沒辦法摸清他的個性,何況是我們。」漾漾苦笑的說著。

「這我知道,案件像是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讓人煩躁。」冰炎對此感到很無奈。

「的確是讓人感到煩躁,只能打起精神來解決了。」漾漾臉上充滿無奈的表情。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