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自家弟弟的可愛程度爆表這件事,夏碎很少會跟人說起,唯一會說的人只有冰炎,他們兩人總是會拿自己的戀情或是和情人之間相處的情形來比較,自然就會聽對方說自家戀人有多麼可愛的事情。

漾漾和千冬歲對此很不以為然,只是有時候他們兩人太過分的話,漾漾和千冬歲也是會生氣,畢竟他們不喜歡這樣被比較,讓他們感覺非常的有壓力,因此冰炎和夏碎通常都會私下比較,不讓漾漾和千冬歲知道。

冰炎和夏碎既是搭檔也是競爭對手,他們什麼事情都可以競爭,甚至連戀情的進度都可以拿來競爭,讓其他人不知道要說什麼,畢竟兩人都不是那種會甘心居於下風的人,自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亞,不要鬧了。」漾漾一直被冰炎給吃豆腐而感到很不舒服。

「囉嗦!」冰炎就是故意不放手。

「亞,你這樣我很難吃飯啦!」漾漾真的很想大叫打人。

「哼!我餵你吃不就得了。」冰炎理所當然的說出這句話。

「我不要,你等下一定給我亂來。」漾漾很有自知之明。

「嘖!」聽見這句話冰炎很不情願的放手。

大家看見他們放閃光的樣子默默的拿起墨鏡戴上,冰炎總是會故意在大家面前展現恩愛的樣子,一來是想要驅逐蒼蠅,二來是要讓夏碎知道自己和漾漾的感情是多麼的好。

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妨多讓,總是會故意和千冬歲玩在一起,恩愛的樣子讓大家看了很傷腦筋,又默默的戴上墨鏡看著他們,冰炎和夏碎總是會故意放閃光給大家看。

千冬歲對於兄長的動作非常的無奈,看見其他人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自己就感到不好意思,漾漾更是已經躲在冰炎的懷裡,不想要看見喵喵等人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樣子。

「千冬歲和漾漾好幸福,夏碎前輩和冰炎前輩對他們真好。」喵喵看見這樣的情形羨慕的說。

「喵喵…」千冬歲和漾漾聽見喵喵說的話有些不知所措。

「褚,你親愛的朋友都說我對你很好,你說呢?」冰炎惡意在漾漾的耳邊問。

「不要在我耳邊說啦!你對我很好啦!」漾漾因為冰炎的動作而臉紅不已。

「呵呵!小歲是我最寶貝的人,當然要對他好囉!」夏碎揚起一抹溫和的微笑,刺痛大家的眼睛。

「哥…」千冬歲聽見這句話害羞不已。

喵喵看見這樣的情形露出微笑,對於兩位友人這樣的幸福自己真的很開心,萊恩和莉莉亞也不妨多讓,恩愛的樣子也讓人羨慕不已,喵喵看見自家友人們幸福的樣子覺得自己是否應該要去找個伴侶。

庚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機動組的哪位探員不知道冰炎和夏碎非常寵愛他們的情人,甚至有時候寵的不像話,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都會避之惟恐不及,不然墨鏡都不知道要換幾副了。

冰炎和漾漾本身就是青梅竹馬,雙方的家長也都認識,漾漾的舅舅、冰炎的另外一位父親,凡斯,就是漾漾母親那一邊的親戚,和冰炎的父親亞那從學生時代起就認識,算是青梅竹馬,兩家人可以說是世交。

冰炎第一次見到漾漾就認定為自己的另外一半,由於兩家人很要好的關係所以打算把他們送做堆,冰炎是亞那已經過世的妻子所生的孩子,卻不影響冰炎和凡斯的感情。

「褚。」冰炎輕輕的喚著漾漾。

「嗯?」漾漾把注意力從蛋糕那裏移開,轉頭看著冰炎。

「給你。」冰炎把當湯匙遞到漾漾的面前。

「啊…」漾漾張開口就把冰炎給自己的食物給吃掉。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自己給予的食物漾漾總是會吃乾淨,當然冰炎遞給漾漾吃的東西都是自己不太喜歡吃的,漾漾不怎麼挑食都會接受下來,冰炎很滿意漾漾會幫自己解決。

夏碎和千冬歲是兄弟,不過沒有血緣關係,奇妙的是他們沒有血緣關係卻長得很像,千冬歲的母親名義上是雪野家的二夫人,也就是夏碎的父親再婚的妻子,不過千冬歲的母親在還沒有嫁入雪野家就已經懷有身孕。

後來生下千冬歲,夏碎的父親接納千冬歲為自己親生的孩子,由於夏碎的母親很早就過世,夏碎基本上是由千冬歲的母親所帶大的,對於千冬歲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這件事,是後來夏碎長大後聽父親跟自己說才知道。

夏碎的父親很疼千冬歲,一點也看不出來千冬歲不是他的孩子,加上自己因為母親早逝的關係而從母姓,千冬歲理所當然的成為雪野家的下一任繼承者,對於兩人相愛的事情並無太大的阻礙。

「小歲,多吃點,看你這麼瘦,我可是會心疼。」夏碎把食物放在千冬歲的面前。

「哥,我吃飽了啦!」千冬歲看見兄長又拿食物給自己很傷腦筋。

「不行喔!小歲要多吃點才可以。」夏碎用溫和的語氣對千冬歲說。

「好吧!」千冬歲只好乖乖的把食物給吃下肚子裡。

「我的小歲最乖了。」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高興。

「嗯。」千冬歲聽見兄長的稱讚露出微笑。

「呵呵!」夏碎很開心自家弟弟會聽自己說的話。

午餐時間過後大家又開始投入自己的領域當中,漾漾和千冬歲又繼續埋首在研究當中,就是希望可以分析出一些有用的證據,冰炎和夏碎則是和其他人商量到底要怎樣抓人才好。

漾漾他們不僅僅只有冰炎他們手上的案子要分析證據,也要幫其他人分析他們帶回來的證據才可以,畢竟除了冰炎他們的案子外,還有其他的案子要處理,實驗室的所有人都非常的忙碌。

伊多、雷多、雅多正在幫漾漾他們處理證據,最近被委託的案件有點多,讓他們多少有些吃不消的情況出現,只是大家並沒有抱怨,他們知道上面已經下達命令要追殺耶呂,以及耶呂身邊的合夥人。

除了這些事情外還要調查一些恐怖份子的行蹤,更要知道那些恐怖行動是否是耶呂所主導的,最近有一連串的恐怖行動讓他們頭痛,探員們在執行秘密任務的時候也格外小心,以免搭上自己的性命。

「最近工作好多呀!西瑞又瞞著我去接單人任務了…」雷多不免有些抱怨。

「哼!那個五彩毒菇有什麼好的,快點做事!」雅多聽見西瑞的名字就非常的不高興,故意遷怒雷多。

「西瑞是我的寶貝,雅多你不要侮辱他。」雷多聽見雅多遷怒自己很不高興。

「你這個笨蛋,就叫你不要跟那種人交往,你偏不聽,老是給我出任務受傷…」雅多開始數落雷多。

「好了,不要吵了。」伊多聽見他們吵架的樣子生氣的說。

「「是…」」雅多和雷多看見伊多生氣的樣子馬上閉嘴。

「雅多,西瑞是個很不錯的孩子,不要亂數落人家。」伊多聽見他們吵架的內容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對不起。」雅多乖乖的道歉。

雷多和西瑞是情人,打從他們交往以來雅多就不滿西瑞,雙方的家長因為某些緣故而認識,雷多和西瑞從小就打打鬧鬧,因此才會被貼上未婚夫妻這個標籤,當然他們兩個也沒什麼意見。

西瑞和雷多的感情說好也不好、說壞也不壞,他們之間總是在打打鬧鬧,只是擁有特殊心電感應的雅多和雷多會因為對方受傷而另外一方也受傷,雅多總是會因為雷多和西瑞打打鬧鬧的關係而受傷。

加上雷多的品味實在是有夠糟糕,對於西瑞那種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品味總是很贊同,讓雅多很無言也很討厭,偏偏自家雙胞胎弟弟卻那樣喜歡他,每次總是會為了這件事而吵架。

「嗯?雅多和雷多又吵架了?」漾漾進入他們的實驗室後發現氣氛不太對。

「是呀!又因為西瑞的事情而吵架。」伊多苦笑的看著漾漾。

「呵呵!果然又是老樣子,對了,伊多,分析報告出來了嗎?」漾漾一如以往一樣詢問進度。

「已經出來了,給,這是報告。」伊多把報告拿給漾漾。

「哇!連高跟鞋的品牌都查出來了,真不愧是葛蘭多三兄弟。」漾漾看到詳盡的報告後說。

「漾漾,你太抬舉我們了。」伊多對於這件事非常的謙虛。

漾漾聽見這句話只是笑笑的,葛蘭多三兄弟可是實驗室當中很出色的探員,偶爾雷多會和西瑞一起出任務,但是處理證據的速度不可小看,甚至有時候還會把報告弄的很詳盡,讓漾漾非常的訝異。

伊多他們處理事情的效率非常的好,讓漾漾訝異許久,漾漾並不會隨便稱讚人,但是對於伊多他們的效率和作法總是會稱讚許久,每次都會給予詳盡的資料讓他們可以成功的抓到犯人。

當然其他人做的好的時候漾漾和六羅也會稱讚他們,畢竟實驗室的探員們總是很辛苦,沒日沒夜的分析所有的證據,就是希望可以快點抓到犯人,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漾漾和六羅總是會用自己的方式鼓勵他們。

「葛蘭多他們的效率真不錯,報告也很詳盡。」凡斯拿到報告後說。

「舅舅,那這樣是瀨琳的機率有多高?」漾漾看見報告上面的數據問。

「看起來的確很像,應該是瀨琳親自動手,蟲骨模仿犯案…」凡斯只是這樣推敲。

「嗯…這樣我們還是沒有辦法抓到耶呂。」聽見這句話漾漾有些失望。

「不,蟲骨犯下的錯誤讓我們有機會抓到耶呂,只是現在時機未到。」凡斯知道要從哪裡下手會比較好。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