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情比自己想像中還要麻煩的時候,只要是人都會感到很煩躁,即使是菁英份子的冰炎也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沉住氣等待亞那他們回來,目前手上的證據不多,很難解開所有的謎底。

萊恩和莉莉亞這個組別收到一個線人給予的資訊,說有人利用偷來的高級車弄自殺炸彈攻擊,幕後的主使者到底是誰不知道,又是一個恐怖組織設下的陷阱,奴樂麗正在協助他們調查,千冬歲支援他們。

只要是這種不知名的案件他們都會接手,千冬歲輔助他們可以讓他們儘快找到主使者,甚至最後他們還可以用對方的計畫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這就是他們Atlantis特殊機動組的厲害。

「漾漾,調查的進度怎樣?」凡斯一回來就匆匆忙忙的問漾漾。

「這是所有的證據。」漾漾把所有相關的證據都拿給凡斯看。

「果然有耶呂的作風,不過…」眼尖的凡斯發現裡面多少有些不太對勁的事情。

「舅舅,是怎麼了嗎?」漾漾看見凡斯的表情不對覺得很奇怪。

「招開會議,有些事情要說。」凡斯簡單明瞭的說出這句話。

「好。」漾漾馬上用手機簡訊通知大家。

承辦這次所有案件的探員們看見凡斯要開會的簡訊馬上來到行動中心,漾漾和千冬歲會在一旁跟他們分析證據,凡斯也會講解自己發現到什麼事情,只要是不尋常的事情凡斯總是可以很快就發現到。

安地爾看見凡斯發現到的事情後皺眉,他曾經到耶呂的身邊臥底過一段時間,知道耶呂大概是用什麼方式在處理死敵,耶呂不是那種會容易留下證據的傢伙,雖然CSI的探員們總是可以分析到微量的證據,卻依舊無法拿下耶呂。

凡斯發現到的破綻讓安地爾疑惑,耶呂不可能留下這麼大的破綻讓人抓,更不可能會讓手下犯下這麼致命的錯誤,安地爾沒法子理解的事情其他人也無法理解,畢竟耶呂在他們的印象中不是會犯下致命錯誤的人。

「如果我說這是模仿犯案,你們會相信嗎?」凡斯一臉嚴肅的對大家說。

「真要這麼說,我們不太能夠相信。」安因代表大家回答問題。

「嗯…以我之前在耶呂手下埋伏多年的經驗,他是不會犯下這樣致命的過錯,只是…」安地爾不知道要怎麼說。

「耶呂是個很有頭腦又殘暴血腥的傢伙,連跟他合作的軍火商都要小心翼翼,很難想像他會犯下這樣的錯誤。」洛維用自己的觀察說出這句話。

「如果耶呂真要重出江湖,我會聽見風聲,耶呂一向對我很信任。」安地爾是用殺手的身分埋伏在耶呂的身邊。

「最近道上一直謠傳耶呂要重出江湖,這件事是真是假沒人清楚,假使是真的,那這些案件有可能是他做的。」夏碎分析所有的情勢後說。

「瀨琳會不顧耶呂的命令而殺人嗎?」阿利突然說出這句話。

「據我了解是不會,瀨琳對我很有敵意,但是不會違反耶呂的命令。」安地爾想起賴琳的眼神就感到很頭痛。

「耶?安地爾竟然會被女性給敵視,好難得喔!」亞那突然說出這句話緩和嚴肅的氣氛。

大家聽見亞那說的話馬上鬆了一口氣,然後又開始繼續討論到底是要怎樣處理,洛維和衛禹負責的任務是盯上景羅天這個人,這個老是神出鬼沒和耶呂有所接觸的軍火商。

聽說景羅天對於死敵的作法和耶呂很像,所以他們兩人才會合拍,有時候他們合作無間賺取大把的利益,非法的事情他們都有涉及,賭博、賣淫、毒品、販賣軍火等等他們都有涉及,所得的龐大利益無人能及。

由於耶呂的野心不只有這樣,可能會想要竊取機密販賣給其他敵對國家,供應軍火給恐怖份子,很多事端都是他挑起的,景羅天也在一旁附和,賺取大把的利益,很多國家為此傷腦筋,才會委託Atlantis特殊機動組幫忙處理。

「我分析過之前的證據,每樣證據都顯示耶呂有參與,舅舅你說是模仿犯案我有點不認同。」漾漾告訴凡斯。

「嗯…難道說耶呂是想要開始試水溫。」安因聽見這句話皺眉頭。

「我想不是,或許是改變方式也不一定,但是會犯下那樣致命的錯誤就讓人不解。」凡斯對於這件事還是沒有眉目。

「景羅天和耶呂鬧翻了嗎?如果是就有可能。」洛維做出大膽的推測。

「景羅天的手下蟲骨擅長模仿別人犯案,有沒有可能是蟲骨做的。」衛禹說出自己的見解。

「或許有可能,蟲骨模仿的不好所以才犯下致命的錯誤。」夏碎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事情。

「的確,但是瀨琳會動手就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安地爾對於這件事感到很意外。

「這倒是,那些人對耶呂來說還有既得利益存在,殺了豈不是很可惜。」亞那知道耶呂的個性。

「我之前有調查過一些事情,包含死者們的事情…」阿利突然說出這句話,讓大家馬上轉頭看向他。

大家聽見阿利說出這句話後馬上專心聽阿利說什麼,身為阿利的搭檔休狄知道阿利到底是調查了什麼事情,因此也會把不足的份解說給大家聽,非常的有默契,聽見阿利說的話大家更是苦惱。

冰炎聽見阿利說的話後,覺得似乎這個可能性很大,表面上耶呂跟他們合作,私底下可能和景羅天一起私吞那些人的產業,因此會讓瀨琳下手並無不可能,那些人背後所隱藏的龐大利益很吸引耶呂和景羅天。

沉寂這麼久的兩人要重出江湖,自然就會大手筆做很多的事情,讓他們忙的焦頭爛額,尤其是耶呂更喜歡整人,不把他們這些小輩看在眼裡,連自己從前的搭檔都不看在眼裡的人,更不用說他們了。

漾漾把所有的事件串連起來後,開始分析相關的證據,千冬歲看見漾漾有了動作也馬上一起幫忙,漾漾動員所有CSI鑑識組的人員來分析證據,把之前採集到的證據重新分析一次,看看能不能得出什麼結果。

九瀾在法醫室裡面解剖屍體,最近這些手法奇妙殺死的屍體引起九瀾的興致,總是會非常仔細的解剖,而聽見六羅剛剛通知自己說,大家已經找到突破點的時候更是露出一抹神祕的微笑。

出事現場的屍體都會由他來解剖,對於會不會破案九瀾並不是那樣在意,他唯一在意的就是有沒有好器官可以收集,最近出事現場的屍體有他想要的器官,手法越是奇妙的屍體他越是喜歡。

「真難得會引起我的興趣。」九瀾不斷的觀察後說出這句話。

「三哥…」六羅進入法醫室後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老三,我要來拿報告!」西瑞的聲音傳入他們兩人的耳中。

「要叫三哥,你要的報告叫六羅拿給你。」九瀾繼續沉迷在他的興趣當中,只是簡單的吩咐六羅把報告拿給西瑞。

「老四,老三的報告放在哪裡?」西瑞實在不懂自家老三的興趣。

「小弟你等一下,我去找找看。」六羅開始翻閱九瀾桌子上的東西,找到報告後拿給西瑞。

「謝啦!老四。」西瑞像是一陣風一般的離開。

「三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六羅看見九瀾著迷的樣子不知道要怎麼說。

九瀾比了比其他地方,六羅很有默契的去那些地方整理、收拾,身為九瀾的另外一半以及兄弟,六羅已經習慣九瀾這樣的個性,每次看見自己喜歡的屍體總是會沉迷下去,不管任何人都引不起他的注意。

誰叫屍體對於九瀾有莫大的吸引力,或許是因為他們都出生於殺手家族的關係,又或許是因為九瀾的興趣跟其他人不一樣,自家兄長、姐姐、小弟對於九瀾的個性不知道要說什麼,何況還是自己。

羅耶伊亞家族本來是殺手家族,但是他們這代的小孩全部加入Atlantis特殊機動組,兄長、姐姐、小弟都是外勤人員,小弟西瑞還是一位唯一不需要袍級就可以成為外勤人員的人。

而自己和九瀾屬於內勤人員,外勤人員要是非不得已會要殺人,不喜歡殺人的六羅故意考上藍袍後就不考其他的袍級,就是要為了避免出外勤,兄長和姐姐以及九瀾都有黑袍的身分,九瀾還是雙袍級的身分。

愛屍成痴的九瀾非常適合做法醫,因此才會被調到法醫室去當專屬法醫,讓他可以收集非常多的器官,沉迷在自己的興趣當中,六羅自願進入CSI成為探員,大多藍袍都是CSI的探員,只是他們身兼醫護人員。

「漾漾,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喵喵看見他們開完會後問。

「好啊!等我一下,我把東西放好後就過去。」漾漾開心的回應自家好友。

「好,千冬歲也一起來喔!我約了莉莉亞、萊恩他們。」喵喵轉頭告訴千冬歲。

「嗯!」千冬歲聽見後點頭。

漾漾和千冬歲馬上把東西放好,然後和喵喵一起去餐廳吃飯,冰炎和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一起跟過去,凡斯則是把亞那抓到提爾那裏去,誰叫出任務的過程中亞那有受傷,回來也不先去醫務室就先來開會。

安地爾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然後跟在他們的後面一起過去醫務室,中午休息時間大家放鬆一下開始用餐,值班人員繼續在位子上值班,順便拿出買好的午餐吃了起來。

餐廳裡面可說是鬧烘烘的,冰炎和漾漾、夏碎和千冬歲他們一群人一起用餐,能夠看見帥氣的兩位探員可是讓所有女探員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被人行注目禮的冰炎和夏碎依舊是不動如山,只是散發出來的氣場不可小看。

「亞果然還是老樣子,每次到了公共場合就很受歡迎。」漾漾對於自己的情人是個發電機一點也沒什麼感覺。

「哼!」冰炎聽見這句話不以為然。

「哥果然跟冰炎前輩一樣很受歡迎。」千冬歲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微微的醋味。

「呵呵!我家小歲吃醋了嗎?」夏碎看見千冬歲吃醋的樣子微笑,誰叫千冬歲吃醋起來也很可愛。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