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和夏碎捕捉犯人任務失敗後回到總部,氣沖沖的樣子讓所有人感到不解,但是也沒有敢去接近他們兩人,恐怖的樣子讓人不敢靠近,漾漾和千冬歲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臉上的表情也沒好看到哪裡去。

亞那和凡斯知道是什麼事情後非常的生氣,比申同意他們把所有的人員都叫過來問話,誰都沒想到竟然會有臥底在他們這裡,而且還會通知犯人,極其隱密的行動被人家知道自然會火大。

「歲,電腦那邊應該沒有問題吧?」夏碎有些不確定的問。

「沒有任何的問題,接到你們的消息後我第一時間就檢查過了,沒有任何入侵的跡象。」千冬歲對於這件是非常有把握。

「嘖!到底是哪個傢伙洩漏出去的,我一定要宰了那個傢伙。」冰炎的火氣非常的大,知道是誰後一定會手刃那傢伙。

「我一一檢查過名單,並沒有發現到有什麼問題,只是…總覺得有不對勁。」漾漾說出自己的疑慮。

「有份過於完美的名單是嗎?」凡斯聽見漾漾說的話問,他想起來有個傢伙的履歷過於完美。

「是的,那個人說是研究室裡面的人員,但是我從未看過他。」漾漾說出自己檢查的結果。

「我會叫安地爾把那傢伙抓來問話,安地爾那傢伙審問人很有一套。」凡斯露出一抹讓大家覺得很恐怖的微笑。

安地爾聽見自己有事情可以做只是微笑,凡斯親自請他去做的事情一定要辦的很完美,至於那個人接下來會怎樣可就不干自己的事情了,只要套出話來就可以,問問到底是誰指使他這麼做的。

冰炎和夏碎趁此去研究蟲骨和瀨淋會跑到哪裡去,要到哪裡可以抓到那兩個傢伙,冰炎是個沒有什麼耐性的傢伙,自然一定會想辦法快速解決這件事,夏碎當然知道搭檔的心思,也沒打算要阻止冰炎。

正在氣頭上的兩人是沒有什麼好心情去管其他的事情,千冬歲和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繼續去分析其他的證據,想要抓到耶呂的把柄可是需要很大的心力,已經沒有什麼時間可以休息,他們自然要把握時間去處理。

「漾漾,萬花筒找到蟲骨的車子。」千冬歲尋找所有的交通攝像後說。

「要通知亞他們嗎?」漾漾聽見千冬歲這樣說有點擔心。

「安地爾前輩似乎已經問出話來了,等等告訴他們好了。」千冬歲確定蟲骨進入飯店後粗略估算時間。

「嗯!我去問問安地爾叔叔看是怎麼回事,這次一定要逮捕蟲骨。」漾漾知道時間不可以拖延太久。

「好,那我去通知哥他們。」千冬歲決定去通知夏碎。

「OK!」漾漾馬上去找安地爾問話。

漾漾匆匆忙忙的去找安地爾,千冬歲則是去和夏碎說他找到蟲骨的車子了,兩人分頭進行把事情給做好,安地爾早已經審問完成,那個人害怕的說出是蟲骨安排他進入Atlantis特殊機動組。

打算模仿前陣子很夯的無/間/道系列的啥鬼電影,安地爾聽見的時候差點沒有笑出來,沒想到蟲骨還這麼有頭腦,知道要怎樣做,不過那不干他們的事情,這個小鬼把事情洩漏出去就是不對。

冰炎和夏碎正在氣頭上,安地爾可是很清楚自家後輩是怎樣的孩子,理所當然要把這個傢伙交給他們兩個去處理,看見漾漾來問自己就知道他們一定是找到蟲骨或是瀨淋這兩個其中一個人。

「安地爾叔叔,你盤問的怎樣了?」漾漾問安地爾進度。

「已經套出話來了,正在想打算要怎樣處理他。」安地爾用一貫的笑容說著。

「那我叫和夏碎前輩去抓人了。」漾漾笑笑的對安地爾說。

「沒問題,這個傢伙我會看好的。」安地爾正在思考是否要把人交給九瀾。

漾漾看見安地爾的笑容就知道安地爾想要耍人了,那個倒楣的傢伙肯定會被安地爾玩死,甚至還會交給九瀾法醫,光想到被這兩個變態折磨漾漾就發抖,甩甩自己的腦袋去處理事情,犯人怎樣不是他可以管的事情。

千冬歲告知冰炎和夏碎後馬上準備去抓人,期間遇到漾漾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確定安地爾已經把話套出來後,冰炎一點也不猶豫的就出門抓人,夏碎馬上跟在身後和冰炎一起去抓人。

漾漾和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兩人順便聊了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千冬歲聽見說是模仿電影後有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覺得蟲骨是個白痴、笨蛋,只有笨蛋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漾漾,安地爾前輩套出什麼訊息來?」千冬歲好奇的問漾漾,他有些好奇那個小菜鳥到底說了什麼話。

「安地爾叔叔說,蟲骨看了前陣子最夯的電影,無/間/道後想要模仿犯案,就這樣把那個傢伙安排進來了。」漾漾苦笑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電影是電影,現實是現實,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真好笑。」千冬歲聽見後不免有些無奈。

「是呀!希望亞他們去抓人可以順利些。」漾漾只希望冰炎他們可以順利抓到人,這樣他們才可以突破瓶頸。

冰炎和夏碎來到蟲骨的所在位子後,馬上疏散其他的人員,不動聲色的來到蟲骨的房間門口,檢查確定蟲骨並無離開的跡象後決定踹門逮捕那個傢伙,他們兩人決心要把這個傢伙給逮捕到案。

夏碎的怒氣不輸冰炎,感覺的出來一點也不小,惹火夏碎的下場可是會很慘的,冰炎對於蟲骨的下場一點也不關心,只想要逮捕這個傢伙,然後要他供出耶呂和景羅天的下落,讓他們可以把任務解決。

「Atlantis P.D.,開門!」冰炎和夏碎衝入蟲骨的房間大喊。

正在睡覺的蟲骨聽見他們闖進來的聲音連忙逃跑,冰炎和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追過去,死活都要把蟲骨那傢伙給追到手,蟲骨俐落的身手逃的很快,冰炎和夏碎馬上緊追在後,決定死活都要抓到那個傢伙。

蟲骨發現甩不掉他們的時候不知道要怎樣才好,卻被冰炎搶先抓到,一個飛踢就把人給踢倒,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挑眉,然後拿出手銬把這個傢伙給逮捕,押他回去車子上,準備好好審問這傢伙。

「放開我!」蟲骨不甘心的大叫。

「吵死了,乖乖跟我們合作,不然就要你好看!」冰炎一腳踹下去,讓蟲骨痛不欲生。

「少跟我們作對,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夏碎的笑容讓蟲骨看見後覺得毛骨悚然。

冰炎和夏碎把蟲骨帶回總部去,至於會怎樣審問蟲骨那就不是他們的事情,他們審問犯人自有一套方法,探員們不太會去干涉審問犯人的專業人員,安地爾就是審問犯人的專業人員之一。

冰炎是個很沒有耐性的人,所以不太會去審問犯人,夏碎的話有時候會不小心啟動腹黑模式,讓人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非到必要他們才會去審問犯人,沒有必要是絕對不會去審問犯人。

「蟲骨抓回來了,誰要去審問他?」夏碎微笑的看著其他人,讓其他人感到非常有壓力。

「夏你自己去,那傢伙既然得罪你了,你就去處理。」冰炎看見夏碎的笑容很不舒服,只好說出這句話。

夏碎聽見這句話很高興,冒著黑氣進入審問室當中審問蟲骨,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誰要是得罪夏碎誰就倒楣,看樣子蟲骨一定會很慘,自己還是不要看的好。

冰炎看見夏碎進入審問室的樣子頭痛,決定忽略夏碎等下會怎樣審問犯人,打算去問亞那或是凡斯一些事情,想要問一下賽塔和安因他們處理的情況怎樣了,是否有機會可以抓到耶呂。

漾漾埋首在實驗室當中,現在抓到蟲骨後接下來就是瀨淋了,自己當然要找到證據好讓冰炎可以去抓瀨淋,耶呂的這位情婦非常的厲害,隱藏行蹤的高手,偶爾還會幹偷竊的事情,把女人的特質發揮的非常完美。

瀨淋本來是個以偷竊維生的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耶呂看上,被耶呂臨幸後慢慢的成為殺手,至於是怎樣的訓練大家都不曉得,只知道瀨淋成名的時候就已經是美艷的殺手。

「果然是職業殺手,動作乾淨俐落。」漾漾重建現場後開始分析。

「瀨淋是耶呂的情婦也是耶呂專用的殺手,聽說瀨淋這傢伙非常有天份。」凡斯進入實驗室看見漾漾正在重建現場後說。

「耶呂一定沒用很多心思在訓練瀨淋,既然是這樣有天份的人,當殺手真可惜。」漾漾多少有些感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凡斯對於別人的人生不會刻意去評論。

漾漾和凡斯仔細的重建現場,順便把該分析的證據開始分析,希望可以得到一些結論出來,分析證據有利於到時候瀨淋會出沒在哪個地方,畢竟這些證據利用數學的一些估算是可以算出來的。

凡斯和漾漾非常仔細的去處理證據,把瀨淋留下來的證據一一的處理好,剩下的就看蟲骨會不會說出瀨淋的藏身地點,或是會說出什麼樣的驚人秘密,這些夏碎一定會好好的拷問。

在審訊室當中夏碎一臉微笑的看著蟲骨,蟲骨看見夏碎的微笑非常有壓力,內心當中正在盤算自己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擺脫他,可惜夏碎早已知道蟲骨的想法,不會輕易放過蟲骨。

「以夏碎火大的樣子,可能會套出許多好東西出來。」冰炎很了解自家搭檔是什麼樣的人。

「呵呵!夏碎已經算是審訊單位的重要一員,只差沒成為重要的一把交椅罷了。」阿利聽見冰炎說的話心有戚戚焉。

「哥他一定會讓那傢伙套出話來,誰叫他沒事惹火哥。」千冬歲義憤填膺的說著,巴不得夏碎吃了蟲骨。

「呵呵!夏碎果然是第一把交椅,以後這個位子可要交給他了。」安地爾悠閒的喝著咖啡,隔著玻璃看著夏碎怎麼審問蟲骨。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