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跟大家猜想的一樣,蟲骨承受不了壓力套出許多的話來,甚至也說出瀨淋和耶呂的聯絡方式,當然還不忘出賣自家老闆景羅天,這下子讓人得到許多資訊,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開心。

有了決定性的證據後可以推敲瀨淋那傢伙藏身在什麼地方,同時賽塔和安因也回報說耶呂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上出沒,不過礙於耶呂過於狡猾的緣故,所以還沒有查到確切的地點。

似乎有消息指出景羅天也跟在耶呂的身邊,這下子要滅掉他們兩個是有可能的,但是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耶呂身邊的得力助手給一一剷除,一一的抓起來才可以,讓耶呂孤立無援才好抓人。

「果然要抓到耶呂一定要先解決他身邊的手下。」亞那覺得這個方法非常有效。

「如果不這麼做,會讓耶呂有機會翻盤。」凡斯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說。

「誰叫耶呂那家或是那樣奸詐,如果不注意就會讓他翻盤。」安地爾對於耶呂有一定的了解。

他們三個追捕耶呂多年,多少了解耶呂的習性在哪裡,甚至很清楚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抓到耶呂,一定要一個、一個剷除耶呂身邊的得力助手,不然耶呂一定會靠著他們而東山再起。

當初所犯下的錯誤如今他們不想繼續重蹈覆轍,不希望又犧牲很多探員,畢竟當年犧牲的人數實在是很可觀,就只為了抓住耶呂而犧牲不下十人,那些探員有些是他們的好友,這樣痛苦的事情他們不想再次經歷。

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沒用,已經犧牲的人早已經喚不回來,他們在只能避免重蹈覆轍,其他的事情就等真的抓到耶呂之後再說,畢竟他們不想要被過往給束縛,對他們而言那是久遠的惡夢。

「亞,夏碎學長審問犯人的進度怎樣了?」漾漾來到冰炎所在的地方問。

「已經差不多了,該套出來的話都已經套出來了。」冰炎覺得自家搭檔是一個不能惹得傢伙。

「這樣呀!瀨淋所留下的證物已經分析完畢,只要找到她就可以順利逮捕她了。」漾漾只能祈禱可以快點發現他的蹤跡。

「我知道了,今天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冰炎評估自己的身體狀況後說。

「也好。」漾漾經聽見這句話點頭。

「嗯。」冰炎決定把東西收拾好後離開。

夜晚,亞那、凡斯、安地爾執勤,今晚剛好輪到他們值夜班,凡斯只是把所有的資料都看過後才做自己的事情,亞那則是盯著某個螢幕在看,似乎想在夜晚的車流量中找到瀨淋的身影。

安地爾泡了一些咖啡給兩位友人提神,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資歷增長後,就很少會值夜班,現在正逢緊要時刻,他們沒有選擇,CSI的探員們大多都是早班、午班、夜班輪流,甚至有時候有人一待就是一整天。

其他隊伍的人也是一樣,他們都沒有任何的抱怨,只要不逮捕耶呂他們就沒有時間可以好好休息,當初耶呂沉寂一段時間讓他們可以休生養息,偏偏現在耶呂卻老是挑起某些讓人火大的事情,讓他們不得不緊急待命。

「肚子有點餓了,想要買點宵夜,你們要吃什麼?」亞那感受到飢餓後問著兩位友人。

「我隨便,都可以。」安地爾一向是不挑。

「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凡斯揮揮手表示亞那快點出去買。

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自然而然的離開辦公室,然後下午總部樓下的餐廳買宵夜去,行動中心的人員輪流替換,要撐過一個晚上是很累人的事情,所以大家都會輪流休息。

輪流休息養足精神才有力氣繼續做事情,每個人都盡量不要趴在電腦前面睡覺,都會到休息室小瞇一下,為了能夠幫上忙大家都加緊努力趕工,亞那看見大家這樣努力的樣子微笑。

「為了犒賞大家,所以我買了一些宵夜,大家自己過來吃吧!」亞那開心的把剛剛買的宵夜貢獻出來。

小菜鳥們看見前輩這樣大方馬上開心的過去吃宵夜,亞那的人緣很好就是他很會做人的關係,總是會在這樣艱難的時刻請這些小探員吃東西,偶爾也會對小探員們噓寒問暖一下,讓小探員們高興不已。

凡斯和安地爾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亞那每次都會做這樣的事情,他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剛好這樣的動作可以給大家提神一下,讓大家保持開心的心情去做事情,這可讓凡斯放心許多。

「來,這是凡斯和安地爾的宵夜。」亞那把好友們的宵夜拿給他們。

「嗯!」凡斯接過手後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謝啦!」安地爾一邊享受美食一邊喝咖啡。

亞那一邊啃著宵夜一邊盯著螢幕,用萬花筒來搜尋瀨淋的蹤跡,凡斯把證據分析完畢後把報告都處理好之後稍微瞇一下,亞那和安地爾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打算吵醒凡斯,讓凡斯好好的休息。

安地爾不發一語的把自己收集到的情報整理好,瀨淋最近很像是被神隱一般,整個人不見蹤跡,由於瀨淋都是在網路上接任務的,安地爾有想要利用網路把瀨淋給釣出來。

安地爾想到這個點子後馬上開始動手,著手把一些資訊發送在網路上,利用那些無法追蹤的IP發送訊息,就是想要利用這種方式來釣大魚,希望瀨淋會吃這套,安地爾也清楚瀨淋一定會很快就上鉤。

「想要用釣魚的方式讓瀨淋上鉤?」亞那看見安地爾操縱電腦的樣子問。

「嗯!那女人是從網路上接工作,既然這樣我就有辦法釣到她。」安地爾對於這件事非常有自信。

「果然還是要早點處理才好,解決蟲骨和瀨淋後,就剩下景羅天,到時候耶呂就很好解決。」亞那細數一下要怎樣解決事情。

「這倒是。」安地爾怎麼會不知道要怎樣剷除耶呂。

「好吵…」凡斯聽見他們兩人的談話聲醒了過來。

亞那看見凡斯醒過來覺得不好意思,安地爾則是沒有任何感覺,凡斯看見他們兩人的表情就大概知道他們兩人在想什麼,剛剛又在討論什麼事情,甩甩自己的腦袋後打起精神又繼續去做事。

「凡斯,對不起,吵醒你了。」亞那乖乖的道歉。

「沒關係,快去做事吧!」凡斯實在不想多說什麼。

「我找到用什麼方法來釣魚了。」安地爾幽幽地說出這句話。

「嗯!找到通知小亞他們。」凡斯繼續埋首在報告當中。

安地爾聽見好友說的話只是微笑,看樣子自家好友對於自己要怎要釣魚都一清二楚,果然剛剛的事情都有傳到他的耳中,或者是說他們之間的默契就是這樣好,不需要用什麼言語就知道對方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亞那看見安地爾用一種不知名的眼神看著凡斯的時候,有種吃醋的現象,亞那不高興的把凡斯往自己懷裡抱,凡斯被亞那這個動作給嚇到,感受到亞那傳來的體溫猜測亞那是吃醋了。

凡斯猜想大概是安地爾又用了什麼眼神看著自己才讓亞那吃醋了,對此凡斯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是輕輕的拍拍亞那的手,要他不要去想太多,亞那這才乖乖的放手。

「沒事放閃光給我看幹嘛。」安地爾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誰叫安地爾你要用別有深意的眼神看著我的凡斯。」亞那不高興的抱怨。

「好了啦!你們兩個,少吵了。」凡斯適時的阻止他們兩人吵架。

亞那和安地爾聽見凡斯發話後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不然等下凡斯發火起來肯定會痛打他們兩人,不要小看凡斯是實驗室的人員,打起人來也是非常恐怖的,一定會把人痛打到父母親都認不出來。

每次看見凡斯痛揍嫌犯的樣子讓他們兩人心有餘悸,凡斯手下從沒有留情過,一定會把人打成豬頭,管他是男還是女,只要踩到凡斯的地雷就會死的很慘,這點亞那和安地爾都領教過。

「喔喔!看樣子瀨淋上鉤了。」安地爾發現到自己放出去的魚餌有消息了。

「這麼快!!」亞那聽見後馬上反應過來。

「看樣子瀨淋非常的缺錢,不然怎麼會這麼快就上鉤。」凡斯對此很不以為意。

「有上鉤就好,我會處理好的,明天可以叫小亞抓她了。」安地爾開始布局。

「嗯!」凡斯點頭沒說什麼。

「看樣子一個晚上的努力沒有白費。」亞那很高興大魚已經上鉤。

在瀨淋回覆自己的時候,安地爾還課一直入木馬程式,打算一舉逮捕瀨淋以及她所使喚的手下,這樣的手法可以更快找到瀨淋,不需要真正等到要和瀨淋見面的時候才能抓到她。

安地爾可是電腦高手,可以輕易的破解所有的程式,更可以利用程式來抓壞人,這些對安地爾而言可以說是輕而易舉,有時候大家還需要利用安地爾的技術來抓犯人,千冬歲也跟安地爾學習很多。

組織裡的電腦技術人員都和安地爾學習許多,安地爾從沒有留一手,反而傾囊相授,對他們這些後輩來說真的是受益良多,只是有時候安地爾的教學方式是變態了一點就是。

不過大家對於亞那、凡斯、安地爾、賽塔、安因他們非常的敬重,這幾位可以說是很資深的前輩,有時候因為他們的關係破了許多大案子,這是他們這些後輩之所以這樣景仰的原因。

「瀨淋已經掌握到了嗎?」冰炎一早聽見消息非常震驚。

「沒錯,安地爾那傢伙已經釣到她了。」亞那笑笑的對自己的兒子說。

「這樣真是太好了,安地爾叔叔真厲害。」漾漾聽見這個消息非常高興。

「之後就等安地爾通知,找到目標後直接去逮捕她。」凡斯下達這樣的命令。

「「是!」」冰炎和夏碎點頭馬上做好準備。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