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地爾確認好瀨淋的位址後,馬上告訴冰炎和夏碎,他們兩人準備好之後就去抓人,同時也讓幾位探員跟著他們一起過去,以免到時候失手,畢竟瀨淋這個傢伙有時候也是挺狡猾的。

冥玥、然、辛西亞跟在他們身邊支援,漾漾和亞那、凡斯、安地爾也一起過去支援,最重要的就是他們想要親手逮捕瀨淋這個傢伙,基本上為了瀨淋把能夠支援的探員都叫過去幫忙。

甚至還從法醫室那裡叫了九瀾一起過來支援,西瑞、雷多、伊多、雅多更是不用說了,當然醫療班的人會隨時待命,畢竟這個案子有可能會演變成槍擊案,瀨淋可是會動手反擊殺人的。

「瀨淋,你給我站住!」冰炎抄起自己的武器對準瀨淋。

「老娘幹嘛要聽你的話,你這討厭的條子。」瀨淋看情勢不對想要走人。

「夏,我們追上去。」冰炎看見瀨淋想跑馬上追上去。

「知道了。」夏碎躲避瀨淋剛剛開槍射出來的子彈。

「嘖!該死的傢伙。」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火大。

看見瀨淋死活都不肯停下來,冰炎和夏碎只好追著她跑,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利用自己的特長開槍,漾漾開槍技術很厲害,不管什麼目標他都可以命中,有什麼障礙都不是阻礙。

冰炎知道自己看見當初漾漾訓練的成績非常訝異,沒想到漾漾竟然可以百發百中,而且面對敵人沒有任何的猶豫,或許是因為漾漾的老師是黎沚和凡斯的關係,冰炎知道黎沚是個瘋瘋癲癲的人,可是卻不得不說他的教法真的很好。

漾漾開槍的技術完全是黎沚的教導,但是由於不殺人的關係只會打其他要害讓人動彈不得,因此在圍捕瀨淋的時候是個很大的幫手,隨後而來的阿利和休狄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訝異。

「嘖!那傢伙真會跑。」冰炎看見瀨淋已經不曉得跑到哪裡實在很火大。

「呵呵!別太擔心,我想褚已經追蹤到她了。」夏碎對於漾漾可是有很大的信心。

「要是那傢伙沒有給我追到,就別想回來見我。」冰炎惡狠狠的說著。

「冰炎,太兇小心會把人給嚇跑。」夏碎笑笑的說著。

漾漾的確是追蹤到瀨淋,甚至開槍打到瀨淋的要害,讓瀨淋只好氣喘吁吁的倒在一旁,漾漾小心的接近瀨淋,手上的槍沒有離開過,難保瀨臨沒有死透,到最後還會開槍。

瀨淋剛剛中槍,現在處於失血過多的情形,她沒想到探員中還有這樣強的狙擊手,這樣的神槍手第一發子彈就打到自己的身上,傷到自己的要害,讓自己無法順利脫身。

漾漾出任務的時候那種認真的神情和在實驗室當中是截然不同的樣貌,不熟悉的人真的會被嚇到,和漾漾熟悉的人都很清楚這是漾漾的另外一種面貌,而現在漾漾就是用這種面貌在面對瀨淋。

漾漾走到瀨淋的身邊,瀨淋已經昏迷沒有發現到漾漾,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利用手機把大家叫過來,順便要他們派醫療班的人員過來,他們可不能讓抓到手的犯人死亡,不然很難抓到耶呂。

「哎呀呀!漾漾小朋友的技術還是那樣好。」提爾看見瀨淋身上的槍傷後說。

「提爾,有辦法搶救嗎?」凡斯直接問出重點。

「當然是有辦法,可不要小看我醫療班的左右手提爾。」提爾指揮人把瀨淋搬上救護車,先進行緊急搶救。

「漾漾,你表現的很好。」亞那拍拍漾漾的肩膀。

「哪裡,亞那叔叔你過獎了,我的技術還不是很純熟。」漾漾聽見亞那稱讚自己馬上謙虛的說。

「表現算是不錯了。」冰炎對於自家戀人的表現感到很驕傲。

「亞,謝謝你。」漾漾覺得沒有什麼人的肯定比冰炎來的好。

休狄沒想到漾漾竟然可以表現的那麼好,阿利看見這樣的情況只是微笑,這下子休狄不會批評漾漾了,這樣的震撼教育休狄已經體會到了,果然漾漾是個隱藏在人群中的高手。

冰炎看見休狄訝異的眼神在偷笑,身為漾漾的伴侶怎麼會不知道漾漾有多強,自己就曾經見識過幾次漾漾發威的樣子,而且看見漾漾這樣出色的表現休狄不會在歧視漾漾,想到這裡冰炎就感到很開心。

休狄知道能夠拿到雙袍級的人員非常少,只是沒想到自己認識的那個人竟然可以出外勤,而且是少見的雙袍級人員,也沒想到他在應付任務的時候可以這樣冷靜,讓休狄訝異不少。

「好啦!已經逮捕瀨淋了,可以收工回去啦!剩下的就是耶呂和景羅天了。」亞那很開心他們的計畫奏效了。

「我想比申組長要是聽見這個消息一定很高興。」凡斯相信組長大概會高興的跳起來。

回到總部後安地爾把事情告訴比申,聽見消息後比申真的很開心,看樣子他們實施的計畫開始奏效了,剩下景羅天和耶呂兩個人,他們一定有辦法逮捕這兩個傢伙,比申臉上浮現一抹微笑讓人不寒而慄。

比申很高興這下子自己對耶呂的報仇就要開始了,他們一一除去耶呂身邊的心腹,讓耶呂斷手斷腳,就是要讓耶呂知道他們不好惹,既然要掀起全世界的大戰,那就要有心理準備被他們逮捕歸案。

而且他們不會輕易的放過耶呂和景羅天這兩個人,有多少無辜的人民就是因為他們的關係而死,所以他們要給這兩個傢伙最嚴厲的懲罰,更要讓耶呂知道背叛他們後會有什麼下場。

私心裡面有著傘和比申想要報仇,公事的話就只是單純想要除掉這個大魔頭罷了,傘和比申跟耶呂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傘是為了安地爾,比申是因為當年的事情,誰叫比申當年和耶呂分手的時候是那樣轟轟烈烈。

「賽塔和安因有傳來什麼消息嗎?」傘突然問出這句話。

「聽說已經找到耶呂住的地方,可以準備攻堅了。」安地爾喝了一口咖啡。

「讓亞那和凡斯主導,那需要的探員都帶過去,我會親自去處理。」傘對於那件事還是耿耿於懷。

「我沒意見,比申那傢伙也說要親自去處理,耶呂跟你們樑子結大了。」安地爾看著眼前的人說。

「你知道就好。」傘對於耶呂那時候對安地爾很興趣很不爽。

「我等下跟凡斯他們說。」安地爾看見傘的表情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安地爾拿起手機通知兩位好友,亞那和凡斯知道後沒有說什麼,只是規劃到底是誰要跟他們一起過去,至於傘和安地爾的心思他們才不願意去管那麼多,反正那是他們兩個自己的事情,他們管不著。

冰炎接到命令說要和夏碎一起過去美國逮捕耶呂,能夠動員的人手挺多的,伊多、雅多、雷多、西瑞會一起跟去,千冬歲這些後勤人員也要跟著去,他們需要後勤人員的幫忙。

在美國的總部已經準備好要逮捕耶呂,就等他們這些探員過去,景羅天那邊也會有另外一隊人馬負責,為了他們兩人基本上已經把總部所有的菁英份子都派出去,誰叫他們兩人是重大通緝犯。

「我怎麼看名單覺得快把總部的所有人都移過去了?」凡斯看著名單後說出這句話。

「嘛…因為大家都是菁英份子嘛!」亞那苦笑的說出這句話。

「真的是這樣嗎?」凡斯一臉懷疑的看著亞那。

「真的是這樣啦!我跟安地爾商量好了。」亞那很想要離開此地,感覺上凡斯隨時會痛打自己。

「凡斯,別想太多了,我需要一群人可以當我的後備人員,要分成兩組人馬的關係人才那麼多。」安地爾決定幫亞那解圍。

「好吧!隨你們怎麼說,明天出發。」凡斯只是下達這個命令。

安地爾和亞那對看一眼後鬆了一口氣,如果不這樣說等下凡斯肯定會殺了他們,依照凡斯的個性絕對是簡潔有力,而不是跟他們一樣弄了這麼多人員,還好這些人員都是訓練有素的孩子,不然凡斯第一個一定反駁回去。

為了解決耶呂和景羅天,他們不得不把菁英全部調出來,最主要的原因是要記取教訓,上次他們派了一群不成熟的孩子,結果損失慘重,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他們可以花了許多心力在挑選人。

攻堅行動一定是讓那些有經驗的人去執行,畢竟不讓那些人去執行的話可是會損失慘重,漾漾也會跟著一起參與攻堅行動,誰叫漾漾真的是神槍手,總部裡面沒有人的槍法可以和漾漾媲美。

「褚,你到時候一定要好好跟著我。」冰炎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表明自己一定會好好保護他。

「嗯!我會好好跟在你身邊。」漾漾知道冰炎是想要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

「這次攻堅行動太危險,真不曉得為什麼父親要你參加?」冰炎對此非常的不滿意。

「可能是因為我的槍法很準的關係,畢竟要狙殺耶呂。」漾漾知道自己被分派為攻堅人員的原因。

「誰叫你當年在學校的時候沒事就練槍法,結果現在搞的我要擔心你。」冰炎想到這件事就很生氣。

「嘛…那是我唯一的長項嘛!除了分析證據外唯一的長處嘛!」漾漾縮縮自己的身體,怕等下冰炎會痛打自己一頓。

冰炎聽見漾漾的回答真的很想痛打那個傢伙一頓,可惜當自己要打他的時候漾漾馬上躲過冰炎的攻擊,氣的冰炎只能在那裡跳腳,然後悻悻然的去收拾自己的行李,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也馬上動手收拾自己的行李。

漾漾知道冰炎會擔心自己,不希望自己出外勤任務,當初就是冰炎的堅持所以漾漾才選擇成為內勤人員,儘管有考上外勤人員的資格,但是出任務的次數還比一般外勤人員要少,就是希望冰炎不要太過擔心。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