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炎以及其他三位長輩(亞那、凡斯、安地爾)的堅持之下,漾漾即使考到外勤人員也沒出過什麼任務,偶爾會跟之前抓瀨淋一樣支援大家,其他時候根本就是待在實驗室當中分析證物。

這次被分派要出外勤冰炎才會那樣擔心,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受到任何的傷害,漾漾看見冰炎擔心的樣子很高興,同時也告訴自己要好好執行任務不要受傷,不然到時候冰炎一定會很生氣。

「漾漾,你這次有說少把握?」千冬歲一來到美國分部第一句話就是問自己的好友。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能猶豫。」漾漾知道面對耶呂是絕對不可以猶豫。

「那你加油了,我和萊恩要支援景羅天那邊。」千冬歲聽見漾漾說的話後拍拍漾漾的肩膀。

「嗯!你也是。」漾漾很感謝好友這樣鼓勵自己。

漾漾始終記得黎沚跟自己說過的話,那就是相信自己的訓練,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達成目標,面對任何事情都不要猶豫,不管怎樣都放手去做就好,只要相信自己所接受的訓練,就不害怕也不畏懼任何的事情。

如果要問漾漾什麼時候不再害怕槍林彈雨這件事,漾漾會告訴你『從相信你所接受的訓練開始』,因為堅信自己所受過的訓練,漾漾在面對事情的時候沒有一分一毫的害怕,這就是為什麼出任務的時候,漾漾會給人感覺不一樣。

兩組小隊已經準備好要去攻堅耶呂和景羅天,這兩個傢伙分別待在美國和墨西哥的交界處,外勤人員接到命令馬上武裝自己,然後在他們的住處附近待命,就是要突擊他們,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就跟我交代的一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猶豫,全部給我活著回來。」凡斯對所有人精神訓話。

「「「Yes Sir!」」」大家聽見凡斯的話馬上敬禮。

「準備開始攻堅行動。」亞那讓大家開始準備好應該做的事情。

攻堅小組的人員穿上防彈衣,然後穿上屬於自己身分的袍級制服,拿出自己慣用的武器來對付敵人,狙擊槍、自動手槍、左輪手槍等等大家都帶在身上,他們絕對會把敵人給打的落花流水。

狙擊人員也在一旁待命,由於下達的是格殺勿論的命令,所以只要看見敵人有動作就開槍擊殺,不需要對他們手下留情,因為一旦自己手下留情,死的人就是自己,這是他們被貫徹的信念。

指揮人員用手勢指揮著他們進入屋內,這時候他們先在前面的樹叢當中埋伏,耶呂的手下有兩位出來打屁聊天,看準這個情形他們趁其不注意先處理掉他們,然後再進入屋內。

當他們進入屋內查詢的時候看見床上有動靜,沒想到竟然是個陷阱,他們沒有猶豫的對那些人開槍,然後開始尋找耶呂的蹤跡,還好指揮人員反應夠快才沒有造成傷亡。

狙擊手們也把要偷襲自己的人給解決,指揮人員把一部分的人留在屋子裡做搜尋,另外一部分的人馬上去外頭追趕,看看耶呂是否在外頭,狙擊人員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一起幫忙搜尋。

「亞那,屋子裡的情況怎樣?」凡斯指揮大家在外面搜尋耶呂。

「沒有看見耶呂的蹤跡,死的全部都是他的手下。」亞那甚至連床上的兩人都看過,就是沒有耶呂的蹤影。

「該死的,難道說那傢伙知道我們要來抓他的關係而逃走了嗎?」凡斯一整個火氣很大。

「不,我看見外頭有黑頭車往這裡開,看樣子是耶呂回來了。」冰炎看見車子緩緩的往這裡開來。

「先躲藏好,然後準備行動。」聽見冰炎說的話凡斯馬上反應過來。

「舅舅,我已經瞄準好了。」漾漾是其中一名狙擊人員。

「耶呂一下車你就給我開槍,我要那傢伙動彈不得。」凡斯惡狠狠的說出這句話。

「是!」漾漾仔細的注意耶呂的行動。

「凡斯,你這是惡意報復…」亞那聽見凡斯說的話實在是哭笑不得。

「凡斯,做的好。」傘的聲音傳入大家的耳中。

亞那聽見傘的話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看樣子這是傘故意給凡斯的特權,就是要好好的報復耶呂,其他人聽見前輩們的對話就當成沒有聽見,太過深入了解的話會死無葬深之地。

而且那不是他們可以了解的世界,耶呂像是不知道發現什麼把車轉頭開了就跑,大家看見這樣的情況馬上開車去追,漾漾對耶呂的車子開了一槍,是否有打到耶呂就不得而知,因此大家馬上追上去。

冰炎的開車技術實在是有夠恐怖,夏碎抓緊自己身邊可以抓住的東西,當冰炎開快車去追耶呂的車子的時候,夏碎就知道冰炎是有多麼的憤怒,十之八九是出門前和漾漾鬧彆扭了。

「冰炎,你給我穩住。」夏碎把頭探出來然後對準耶呂的車子開槍。

「夏,想辦法上他停下來。」冰炎一邊開車一邊說。

「我知道。」夏碎看見對方開槍馬上閃過,然後用自己的愛槍回擊回去。

「嘖!惱人的傢伙。」冰炎看見對方開槍的樣子說。

「的確是很惱人。」夏碎不否認冰炎說的話,然後仔細瞄準車子的輪胎後開槍。

果不其然對方因為爆胎的關係而打滑,冰炎和夏碎趁此機會下車逮捕他們,只是耶呂的手下下車之後還是對他們開槍,這對惡鬼搭檔看見這樣的情形火氣馬上上來,然後狠狠的開搶打死他們。

確定自己可以平安走過去後,他們走到耶呂的車子旁邊,打開車門看見耶呂奄奄一息的躺在車子內,看樣子漾漾剛剛的射擊已經打到耶呂的要害,只可惜沒有任耶呂整個死透。

「褚的技術還真不錯,讓這個傢伙生命垂危。」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禁稱讚漾漾。

「嘖!沒打死這傢伙真討厭。」冰炎看見耶呂尚有一口氣在感到很不爽。

亞那和凡斯他們姍姍來遲,看見這樣的情形亞那拍拍漾漾的肩膀,表示漾漾做的太好了,凡斯只是把耶呂拖出來然後要醫療班的人救活他,剩下的審問等回去之後就可以好好處理。

當然在運送期間他們一定會讓耶呂好好的昏睡,死活都不要醒來是最好的方式,不然到時候一定會被耶呂給逃脫,誰叫耶呂逃脫的紀錄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因此才會這樣防範。

賽塔、安因、安地爾正在處理景羅天這裡,景羅天不像耶呂那樣難纏,也沒有耶呂那樣警覺,當他們破門而入的時候,景羅天還在跟女人翻雲覆雨享受雨水之歡,這樣沒有警覺心讓景羅天的手下都輕易的被他們給制伏。

雖然什麼樣的尷尬場面都見過,但是看見這樣的情形還是很討厭,安地爾一把就把景羅天這位討人厭的軍火商給拖下床,利用特殊的藥物迷昏這個傢伙,把他和不知名的女性一起帶回去分部當中。

同時安因他們也有刻意檢查確定景羅天是本人,安地爾利用儀器馬上檢測抓到的那個人的DNA,以免到時候被對方給逃脫,誰叫景羅天也是不輸給耶呂的難纏人物。

「洛維,確定那傢伙是景羅天嗎?」唯一有見過景羅天真面目的探員就是洛維,賽塔才這樣問洛維。

「看起來是他沒錯,面部也沒有人皮面具或是手術的痕跡。」洛維仔細檢查昏迷的傢伙。

「叫九瀾過來看看,那傢伙可是資深的法醫,或許會比我們清楚。」賽塔決定還是請專業人員來鑑定。

「也好,畢竟我們不是專業人員。」洛維對九瀾的能力相信不已,更何況有時候眼見為憑這句話不一定有用。

安地爾和安因正在搜查裡面,安因雖然有幾次任務跟景羅天打過照面,卻並沒有真正見到景羅天本人,反而是跟景羅天的手下接觸比較多,因此對於剛剛抓的人物不是那樣的確定。

他們仔細搜查景羅天所待的地方,把每一個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都整個搜查一遍,就是想要找出所有的蛛絲馬跡,看看景羅天到底有什麼能耐可以和耶呂合作,安地爾是不會放過任何一條線所的,一定會找到相關的東西出來。

九瀾正在檢查他們所逮捕的那個人,確認是否他為景羅天,以免到時候這個傢伙用替身逃跑,到時候就得不償失,在九瀾檢查的時候其他人聽見旁邊有動靜,馬上告訴資深的前輩們。

「大叔、賽塔前輩,那邊好像有什麼動靜?」衛禹告訴洛維和賽塔。

聽見衛禹這樣說他們馬上前去查看,看看到底是誰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安羅格第一個先衝過去看看是有什麼東西,狼族的安羅格是可以嚇跑小動物,如果是人的話還可以先把那個人給咬傷。

洛維看見自家寵物跑過去的樣子一點也不擔心,反而一起跟過去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是否有漏網之魚,畢竟他們並沒有清點是否所有的人都逮捕歸案,甚至也不清楚景羅天到底有幾名手下。

在安羅格撲上去的那一剎那他們聽見搶聲響起,聽見槍聲洛維和賽塔馬上掏出槍來,當他們過去看的時候發現是一名他們不認識的傢伙,幸虧安羅格閃避的快,要不然就中槍倒地。

洛維補上幾槍讓那個傢伙無法動彈,然後再把那個傢伙抓到九瀾的身邊,畢竟他們現在根本不知道景羅天到底是死是活,死活都不是很清楚,加上這個傢伙又想要逃跑的樣子,猜測不是景羅天的手下就是他本人。

「報告!外頭的人已經抓到了。」一名探員來跟賽塔和洛維報告。

「萊恩把那些要逃走的傢伙全部抓到手了。」千冬歲走過來跟他們說。

「萊恩的隱藏技術真的不錯,每次都可以立下功勞。」賽塔對於萊恩的隱藏技術很佩服。

「真是的,本小姐的手都被你們這些傢伙給弄髒了。」遠處可以聽見莉莉亞的抱怨聲。

「這傢伙不是景羅天。」九瀾檢查完畢後說。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