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了是嗎?」洛維看見九瀾手上拿著某些東西,而DNA報告這時候也送到他們手中。

「順便看看這傢伙,我派人繼續去搜。」賽塔踹了踹剛剛抓過來的人。

「當然沒問題。」九瀾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賽塔聯絡安地爾和安因後,他們聽見這句話沒說什麼,畢竟他們知道這麼容易攻堅進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有可能是陷阱,現在他們的猜測並沒有錯,相信只要仔細搜尋就可以找到景羅天。

「呵呵!這幾個傢伙還真有意思。」九瀾像是找到許多玩具一般的說。

「BOSS說過,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盡情拿走。」洛維想起傘交代的話,然後轉告給九瀾聽。

「BOSS人真好。」九瀾很高興的繼續收集東西。

「本大爺看見這個傢伙鬼鬼祟祟的樣子,所以把這個傢伙給痛打一頓抓來了。」西瑞不費吹飛之力就把一個人丟到他們的面前。

「喔?這傢伙看起來真像景羅天,難道說是真的景羅天嗎?」雷多看見西瑞把人給丟到大家的面前後仔細觀察。

「誰知道,本大爺還打不過癮的說。」西瑞覺得剛剛的活動只是小菜一碟。

九瀾看見又有一個實驗體非常的高興,開始動手動腳的檢查,西瑞看見自家三哥的笑容不寒而慄,覺得自家三哥根本就是變態一個,每次都喜歡收集那些噁心的器官。

而且組織的人都對九瀾收集東西的癖好避之惟恐不及,連上司對於九瀾在現場收集東西也當作沒看見,反正叫九瀾把那些東西吐出來是不可能的,與其這樣不如讓九瀾開心的收集那些東西。

「狡兔三窟,景羅天找了兩個人當自己的替身。」九瀾把檢查的結果對大家說。

「果然是這樣。」安地爾聽見九瀾說的話覺得自己一點也沒猜錯。

「證據已經收集的差不多了,亞那他們那邊來了聯絡,說已經抓到耶呂了,身分確定不是替身。」安因剛剛接到消息轉告安地爾。

「嗯!大家,收工啦!死屍都要記得帶回去分部,九瀾你搜刮的東西分析後記得寫成報告給凡斯。」安地爾說出讓大家鬆了一口氣的話。

兩隊人馬收拾過後就啟程回去在美國的分部,打算過幾天回去總部處理事情,之後就可以好好的休息,審訊犯人的事情交給傘、鏡、扇三位BOSS以及比申、萊斯利亞、殊那律恩這三位組長去處理。

至於他們會怎樣被審問就不是他們可以知道的事情,完成任務後大家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儲備自己的體力,到時候又要應付世界各國的委託,各式各樣的任務又要滿天飛。

夏卡斯看見各式各樣的委託一定會很高興,他們會計部門的主任錢鬼夏卡斯可是非常喜歡有各式各樣的委託,他和式青看見有委託可是會非常高興,式青是夏卡斯的戀人,但是喜歡看美女。

「呼!好累喔!輔長要我們幾個過去支援真討厭。」喵喵好不容易處理好事情後跟好朋友們抱怨。

「這也沒辦法,兩位主謀都被打成重傷,雖然很想讓他們死就是。」千冬歲聽見喵喵的抱怨安慰著。

「哼哼!要不是要從他們口中問出一些事情,喵喵還真想要直接放給他們死。」喵喵想到他們的所作所為就很生氣。

「這也沒辦法,上級交代的事情我們不能不做。」千冬歲對此也感到很無奈。

「打氣飯糰。」萊恩送上兩個飯糰給他們。

「萊恩,謝謝。」喵喵有些被萊恩給嚇到。

「萊恩.史凱爾,給我把頭髮綁起來!」千冬歲被嚇到後大吼。

「你們在這裡呀!」漾漾找到好友們後高興的說。

「漾漾。」喵喵很高興可以看見漾漾。

「事情忙完了?」千冬歲看見漾漾後有些訝異。

「嗯!報告寫完了,舅舅說要我先過來休息,等等亞和夏碎學長也會過來。」漾漾知道千冬歲想要知道夏碎什麼時候過來。

千冬歲聽見漾漾說的話後鬆了一口氣,表示自家兄長很快就會忙完,等下一定會跟自己一起吃飯,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和夏碎要寫一些報告才可以,畢竟這次的任務是那樣的重要,沒寫報告是不可以休息的。

好不容易忙完任務,大家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除了要寫報告的探員外,其他人大多都窩在家裡休息,會有一陣子沒有任務要處理,大家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只是之後他們又有得忙了。

冰炎和夏碎寫完報告後來到他們聚會的地方,回到總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寫報告,好不容易把冗長的報告給解決,他們現在最想要見到的就是自家的小情人,自然會來到他們的身邊。

千冬歲看見自家兄長的時候是那樣的開心,冰炎把漾漾抱在自己的懷裡,喵喵看見好友們一臉幸福的樣子也很開心,在任務期間喵喵很少看見好友們的笑容,現在可以看見好友們的笑容她真的很開心。

「今天晚上出去吃?」冰炎問漾漾的意見。

「好啊!好久沒有一起出去吃飯了。」漾漾很開心可以一起出去吃飯。

「歲,今天晚上有什麼活動?」夏碎很好奇自家弟弟會有什麼安排。

「沒有什麼活動,只想好好休息。」千冬歲覺得任務後不要安排任何活動比較好。

「大家都好幸福喔!」喵喵看見他們幸福的樣子微笑。

「萊恩.史凱爾,你這個鄉民!又忘記我們的約定了!」莉莉亞氣沖沖的來逮自家男友。

「莉莉亞,對不起。」萊恩看見自家女友生氣的樣子馬上道歉。

莉莉亞聽見自家男友的道歉實在是不領情,一臉不爽的離開他們所在的位子,萊恩看見後馬上追上去,然後不停的安撫自家女友,就是不希望自家女友生氣,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不禁笑了出來。

萊恩和莉莉亞一點都沒變,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就是這樣,每次萊恩都會忘記自己和莉莉亞有約了,到最後莉莉亞總是要過來逮人,接下來就可以看見萊恩努力安撫莉莉亞的現象。

喵喵深深的覺得萊恩會被莉莉亞吃的死死,不過不否認他們之間的感情真的很好,讓大家羨慕不已,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都會想要祝福他們兩人,休狄多多少少也默認萊恩這個人為自己未來的妹婿。

「萊恩和莉莉亞的感情真好。」喵喵看見他們的相處後說。

「呵呵!萊恩還是老樣子。」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不過還是要勸勸萊恩,不然哪天莉莉亞真的會被他給氣跑。」千冬歲替自己的好友擔心。

「萊恩已經算很不錯了,聽說休狄學長最近鬆口了,承認萊恩和莉莉亞的關係。」夏碎說出自己不知道打哪來的八卦。

「這件事我有聽蘭德爾和尼羅說過,好像是他們不小心聽到的樣子。」冰炎想起來前陣子蘭德爾和尼羅回來後有在說這件事。

「蘭德爾學長和尼羅學長回來了?」漾漾記得他們兩個好像去東歐的國家保加利亞出任務。

「回來了,他們的任務也解決的差不多了,現在已經換人接手。」冰炎把得到的情報和漾漾說。

「是說洛安前輩和黎沚前輩也要從中國回來了,貌似任務要的情報已經收集的差不多了。」夏碎前陣子把探員的名單都瀏覽一下發現到這件事。

「大家的任務都完成的差不多,都一一回到總部了。」千冬歲有所感慨。

漾漾聽見洛安和黎沚要回來的消息很高興,自己好久沒去拜訪黎沚他們,冰炎看見漾漾的表情就知道漾漾在想些什麼,看樣子過幾天自己要和漾漾一起去拜訪洛安和黎沚,相信他們不會拒絕自己和漾漾。

黎沚可是非常的疼愛漾漾,每次有什麼好東西都會和漾漾分享,根本就是把漾漾當成是自己的孩子一般在看待,也不可否認黎沚是位很好的探員,總是喜歡和大家分享東西。

傘、鏡、扇看見探員們一一的回到總部後放心許多,派給他們的任務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甚至沒有損失任何一名兵將,這才是讓他們高興的地方,而現在他們要好好想想要怎樣審問耶呂和景羅天。

「哎呀!要怎樣審問那兩個人呀!」扇看著耶呂和景羅天的資料有些拿不定主意。

「傘說要親自審問耶呂。」鏡喝了一口茶後說出這句話。

「那口子竟然會想要審問耶呂,唔…看樣子耶呂真的得罪他了。」扇像是聽見什麼新鮮事般的說著。

「正常,誰叫那傢伙要看上安地爾,誰都知道傘很疼安地爾。」鏡不以為然的說出這句話。

「傘那傢伙就是這樣,每次遇到安地爾的事情就會這樣。」扇對於同事的性子多少有些清楚。

「嘛…反正傘愛怎樣做就怎樣做囉!」鏡用調皮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扇聽見後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反正傘愛怎樣做就怎樣做她們兩人管不著,既然他們都不受到其他國家的法律約束,根本不需要管那麼多,加上他們的特權真的是大到無法想像的地步,誰敢惹他們。

傘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耶呂,正在想自己要怎樣盤問那傢伙,比申一定會好好的把那傢伙痛打一頓,那自己呢?當年因為耶呂看上安地爾這件事讓傘很火大,現在當然也是這樣的情形,只是傘要思考要怎樣處理這個傢伙。

「你到時候可別像比申一樣把人打死。」安地爾走到傘的身邊說。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