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打死他。」傘默默的吐出這句話。

「就算打死他,過去的事情也無法改變。」安地爾倒是不在意當年的事情。

「嗯…」傘知道安地爾說的是什麼意思。

傘本來是Atlantis特殊機動組中最冷靜的人,唯一的弱點就是遇上安地爾的時候情緒會大亂,只要碰上安地爾的事情傘的冷靜都不復存在,安地爾對於這樣的情形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亞那和凡斯覺得那樣的傘倒是很接近常人,不然每次看見傘冷冰冰的表情以為傘都不會有什麼表情變化,人總是會有弱點存在,傘也是人自然也會有弱點存在,只能說他們看見這樣的情形是覺得很正常。

如果是一般人都會想要守護好自己的情人,看見自己的情人去做那樣危險的工作當然會擔心,同時也會懊惱自己為什麼要派情人去做那件事,更遑論自家情人被別人看上後那種複雜的心情。

「凡斯,我肚子好餓。」亞那在客廳當中大叫。

「吵死了,等一下就好了。」凡斯聽見亞那鬼吼鬼叫的樣子不是很高興。

「可是人家就是很餓嘛…」亞那像是受到委屈一般的說著。

「打電話叫小亞和漾漾過來吃飯。」凡斯不太高興的看著亞那。

亞那聽見凡斯說的話馬上打電話給自己的兒子,要自家兒子快點過來吃飯,冰炎和漾漾聽見亞那的催促馬上從家裡出發,來到他們家跟他們一起吃飯,當他們踏進家門看見的情景就是凡斯正在家暴亞那。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看樣子自家父親又惹火凡斯了,從小他就是看這樣的情形長大,自家父親每次都會讓凡斯很火大,凡斯就會開始教訓亞那,要說他們的感情不好嗎?才怪!感情好的要命,有時候還會讓人羨慕不已。

「來了呀!」凡斯抬起頭來看見他們後說。

「嗯!」冰炎點頭然後把漾漾帶進去裡面。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每次都給我做這件事!」凡斯繼續轉頭教訓亞那。

「凡斯,對不起嘛…」亞那像個小媳婦一般委屈的看著凡斯。

冰炎和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自動自發的把事情給做好,反正等下他們兩人就結束了,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都老神在在的處理事情,漾漾也不會去跟著擔心那麼多。

凡斯教訓亞那過後他們開始吃起今天的中餐,亞那像是討好凡斯一般努力的挾菜給凡斯吃,希望可以感動凡斯,要凡斯不要生氣,餐桌上沒有任何討論的聲音,秉持『食不言,寢不語』的家教,他們吃飯的時候絕不說話。

安安靜靜的把這頓飯給吃完,冰炎和漾漾主動收拾碗筷,讓亞那和凡斯輕鬆一些,此時亞那和凡斯也會順便到客廳交流、交流一下,看到底是要怎樣解決剛才的事情。

不過到最後還是亞那會獲勝,凡斯每次生氣起來亞那總是很容易就可以安撫凡斯,到最後自然就是亞那會勝利,偶爾凡斯還會被亞那拐到床上去滾床單,讓凡斯哭笑不得。

「之後有很長的假期,你們決定好要去哪裡玩了嗎?」凡斯突然問出這句話。

「還沒耶!舅舅有想要去哪裡嗎?」漾漾實在是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好。

「我想去日本,這時候可以看雪。」亞那很歡樂的提出自己的意見。

「這個主意不錯,可以和爸媽商量看看。」冰炎覺得可以告訴褚家夫妻。

「那我會告訴小玥他們。」凡斯決定姪女那裏自己親自去說。

「凡斯最好了。」亞那聽見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很開心。

凡斯看見亞那高興的樣子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去日本可以找千冬歲和夏碎當導遊,他們兩人是正統的日本人,剛好可以順便一起回家度假,冰炎把這件事通知夏碎後,夏碎很樂意成為他們的導遊。

千冬歲聽見放假可以回家很高興,自從成為探員後就很少有回家的機會,不知道父母親過的好還是不好,夏碎也想回去好好的探望自己的父親,畢竟他和千冬歲的確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

遠在日本的雪野當家接到兩個兒子要回來的消息很開心,同時兩個孩子還告知說會有朋友要一起過去旅遊,雪野當家馬上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夏碎把這件事告訴冰炎後,冰炎點頭沒說什麼。

「好久沒來日本了。」踏上日本的土地後亞那說出這句話。

「呵呵!難得漾漾會想邀請我們一起出門旅遊。」白鈴慈對於兒子的孝心真的很高興。

「哼!要是那小子不邀請我們,我可要把他丟去餵魚。」冥玥惡狠狠的說出這句話。

「姐…」漾漾聽見自家姐姐這樣說實在是很無奈。

雪野當家安排的旅遊的確是非常不錯,讓他們可以參觀日本那些有名的景點,甚至還把自己的私房景點告訴他們,跟著他們去旅遊,帶他們日本走透透,夏碎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會這樣安排,自然也是很開心。

冰炎和漾漾很高興可以出來旅遊,漾漾臉上開心的表情一覽無遺,冰炎覺得可以出來旅遊真的很好,因為可以看見心愛的人的笑容,那麼像是有什麼寶物在他的眼前那樣幸福的笑容。

「好好吃喔!」漾漾品嚐一個和菓子後說出這句話。

「太甜了。」冰炎對此敬謝不敏。

「嗯?會嗎?我覺得很好吃耶!」漾漾露出滿足的笑容。

「你喜歡就好。」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啊啊!漾漾和冰炎學長又在放閃光了。」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頗為無奈。

「那我們也不要輸給他們。」夏碎說完馬上偷香。

大人們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看見自家小孩子開心的樣子他們也很高興,夏碎和千冬歲也注意到自家父親是那樣的開心,漾漾看見父母親開心的樣子很高興,冰炎對於自家兩位父親的互動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一群人開開心心的樣子像是可以感染其他人一般,每個見到他們的人都會心一笑,有些女生被冰炎和夏碎帥氣的外表給吸引到,亞那和凡斯也不用說了,只可惜他們都有另外一半,不然這些女孩子一定會上前來搭訕。

漾漾知道自家情人根本就是發電機,不管走到哪裡都很受歡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漾漾對這種事情已經免疫了,只是偶爾還是會吃醋,冰炎倒是很喜歡看漾漾吃醋的樣子。

千冬歲對於自家兄長吸引女性的目光,從小就知道卻還是無法免疫,臉上總是會出現一些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的眼神,夏碎卻認為這樣的千冬歲真的很可愛,對夏碎來說不管什麼樣的千冬歲都很可愛。

亞那和凡斯早已經練就金剛不壞之身,對於別人行注目禮這件事已經有所免疫,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跟對方吃醋,總覺得沒有什麼好吃醋的,結髮多年的他們早已經習慣,同時也很驕傲自家伴侶是這樣受人歡迎。

「有雪野先生的規劃玩的真開心。」亞那開心的說著。

「這是自然,我們家夏碎和千冬歲受到你們照顧了。」雪野當家很客氣的說著。

「哪裡,那兩個孩子很有禮貌,幫了我們很多。」凡斯很喜歡夏碎和千冬歲。

大人們開始說話就聊不停,看見這樣的情形小孩子都閃邊去,褚家夫妻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決定自己去走走,至於孩子們他們自己想要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出來度假就是要好好的休息,其他事情不要想太多。

冰炎和漾漾決定去別的地方逛逛,夏碎和千冬歲自然當起他們的導遊,冥玥和然自行去逛街,冥玥想要買一些東西,然則是想買禮物給心愛的人,大家不是聊天就是去附近走走,非常的愜意。

漾漾很開心可以和大家一起出來度假,工作完畢後可以出來度假真的很開心,總是可以遇見很多不一樣的東西,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和自己的情人一起出來度假是最美好的事情。

「亞,我真的很高興可以和你一起出來度假。」漾漾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讓冰炎不自覺的看呆了。

「我也是,和你出來真的很好。」冰炎緊握著漾漾的手,他相信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想放開對方的手。

「跟你在一起真好。」漾漾露出一臉滿足的微笑看著冰炎。

「我也是。」冰炎很高興自己選擇的伴侶是漾漾。

夏碎和千冬歲看見他們兩人陷入自己的世界後也不打擾他們,反而在旁邊有說有笑的,他們回到自己所生長的家鄉後感到很開心,而且又走過他們童年時期所瀏覽的地方,讓他們有更多美好的回憶存在。

夏碎牽起千冬歲的手慢慢走,未來依舊會牽著他的手走過每個春夏秋冬,然後創造許多屬於他們之間的回憶,夏碎出任務的時候也會好好的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讓心愛的人擔心自己。

「哥,我很高興可以回來。」夏碎覺得千冬歲笑靨如花,讓自己無法忘懷,而自己真的很喜歡千冬歲的笑容。

「我也是,我也很高興可以和歲一起回來。」夏碎只要跟千冬歲在一起他就很高興,想要一生一世的保護著他。

冰炎和漾漾很開心的在聊天,雖然都是漾漾說話居多,可是可以看見冰炎臉上顯現出溫柔的神情,表示他有認真的在聽漾漾說話,聽自己心愛的人說話是那樣的美好,冰炎真的很喜歡聽漾漾說話。

漾漾的嗓音真的很好聽,冰炎很喜歡聽漾漾說話的聲音,從小到大冰炎對於漾漾的嗓音總是無法拒絕,那樣好聽的聲音用吳儂軟語的方式跟你撒嬌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根本拒絕不了,那樣好聽的嗓音不管聽多少次都不會膩,因為嗓音的主人是自己想要保護的人,也是自己最寶貝的寶物。

或許自己一輩子都逃脫不了,會永遠待在他的身邊,同時也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然後保護好自己的安全,不讓心愛的人擔心自己,他們要一同走過未來的所有日 子,也決定攜手走過每個春夏秋冬,這是他們執著的事情,也是他們共同的願望,而他們會克服所有的困難一直走下去,直到白頭為止。End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