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神話中──

諾恩的意思是「主掌天地萬物的命運女神」

烏爾達是命運女神之中,掌管「過去」和「死亡」的女神

薇兒丹蒂掌管「現在」,絲寇蒂則掌管「未來」

在這個大陸上充滿了神祕的氣氛,主掌這個世界的是四個平衡的中心,三國鼎立烏爾達(冰國)、薇兒丹蒂(青國)、絲寇蒂(海國)和中立地帶的諾恩以及一些小國家的林立,諾恩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是由女祭司諾恩公主職掌的地方。

即使三國交兵也不會波及到這個地方,是充滿神的旨意的國度,只要是諾恩發佈下來的旨意,所有國家都要去遵守,同時也沒有人敢攻打諾恩這個神的國度,畢竟那是神的國度,人不可以隨意踐踏。

「菜菜子小姐、菜菜子小姐…」一名僕人匆匆來找菜菜子。

「怎麼了嗎?」菜菜子有些不解的問。

「二少爺他、他、他…」僕人已經話都說不清楚了。

「是不是二少爺又翹家、蹺課了?!」菜菜子大概知道龍馬又溜到哪裡去了。

「是…是的…但是這次連凱賓少爺也一起跟去。」僕人點點頭。

「唉…又去找小雪了,龍馬也真是的,哎呀!凱賓也一起去了呀!真糟糕。」菜菜子無奈的去跟家裡的人報備。

他們家的人已經對龍馬這樣子的情況感到不稀奇了,龍馬很黏梅雪,從小就很黏梅雪,每次梅雪要回去諾恩,龍馬就會大哭特哭,長大後就會開始翹家去找梅雪,南次郎和倫子早已不擔心龍馬。

慎太聽見後只是微微皺眉頭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反正過沒有幾天龍馬就會被梅雪送回家,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僕人老是大驚小怪,明明事情已經發生過這麼多次,僕人還是會大驚小怪。

「哎呀!真是的,明明過幾天小雪就會回來了,幹嘛小不點一定要現在這時候去呀!」龍牙對此有很大的不解。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總是耐不住性子。」南次郎看見這樣的情況說出這句話。

「呵呵!小龍真的很黏小雪呢!」瞳子笑嘻嘻的說。

「明天要記得和培訓所請假了,看樣子這一兩天是不會回家的。」倫子看見這樣的情況說。

「的確是這樣呢!我明天去看小堇的時候順便說好了,一年一度的聖騎士大賽又要舉行了。」慎太想到這點就頭痛。

「啊!要發通知函給他們。」菜菜子聽見爺爺說的話就知道要去準備什麼事情了。

人在諾恩的梅雪正在整理一些東西,畢竟一年一度的聖騎士大賽他們諾恩的聖騎士也要參加,想到這裡梅雪就皺眉頭,她討厭參加那個大賽,更討厭見到青國皇室的人。

她不喜歡跟那些人有關係,她只想要當個平凡的女祭司,想要做自己的事情,想要看見大家過的很好就好,她的心願就只有這麼簡單,可是天總是不從她的願 望,老是要她忙東忙西,她是人不是神。

「嘿咻!啊…啊…啊…」梅雪快要站不穩。

「公主,妳在做什麼?」比利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叫。

「去叫波比來幫我啦!」梅雪已經快要不行了。

「波比,公主需要幫忙。」比利大喊。

「公主,這件事情交給我做就可以,不需要您親自動手。」波比幫忙梅雪把重物拿下來。

「我以為很輕的嘛!」梅雪哀怨的說。

「公主,這不是聖騎士的衣服嗎?您要做什麼呢?」比利有些不解的問。

「聖騎士大賽要到了,想說該練練拳腳功夫。」梅雪擦擦額頭的汗水。

「公主,凱賓和龍馬回來了。」泰利微笑的說。

「嗄?那兩個小傢伙又蹺課和翹家。」梅雪沒好氣的說。

「您就不要這樣說,您明明就很寵愛他們。」泰利依舊微笑的說。

「好了,各自歸位去,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就可以。」梅雪告訴她的聖騎士們。

聖騎士們各自離開他們的公主身邊,梅雪站起身來拍拍自己的裙子上的灰塵,然後進去房間換好一件新衣出來見龍馬和凱賓,那兩個小傢伙儘是做這些好事情,給她翹家和蹺課回來,她這個姊姊不教訓他們可會失去做為姊姊的尊嚴。

龍馬也真的像是小孩子,總是說自己已經長大,可是做事情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不會去計較後果,梅雪有些懷疑自己的弟弟到底有沒有長大,哥哥也不好好的管一下龍馬。

「哥哥也真是的,幹嘛不管一下小龍。」梅雪無奈的走出去找他們。

花園裡龍馬和凱賓正在玩耍,他們可是很小心翼翼的在練功夫,要是把花園裡的花給弄死的話,梅雪一定會殺了他們,花園裡面的花可是梅雪的寶貝,龍馬和凱賓 練的很起勁,連有人來打擾他們都不知道。

海國的幸村和真田來到諾恩想要拜訪一下梅雪,沒想到卻看見兩位小傢伙在這裡練功夫,幸村笑笑的看著他們,其實這次來也是想要順道看看自己的妹妹過的好不好?

是否可以回到海國擔任女祭司,只要通過測驗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國家去,不知道亞矢是否有這個能力,畢竟家裡的父母親也開始想念女兒,知道自己要過來還親自交代自己要問問亞矢是否已經學成可以歸國。

「小龍、凱賓,我不是說過不要在花園裡練功夫的嗎?傷了這些花的話,我可是要你們去罰禁足的喔!」梅雪站在樓梯上對他們說。

「姊姊…」龍馬高興的丟下自己的武器跑到梅雪的懷裡。

「真是的,都說自己長大了,卻還是像小孩子一樣撒嬌。」梅雪無奈的說。

「因為只有姊姊不會欺負我,老哥他總是會欺負我。」龍馬悶悶的說。

「你們也進來吧!海國的聖騎士統領和皇太子。」梅雪看著他們微笑的說。

「啊!是精市哥哥和小哥哥。」龍馬看見他們兩人很開心。

「凱賓,叫阿諾得給你訓練一下,一年一度的聖騎士大賽要到了,你的防禦和攻擊還要在加強。」梅雪告訴凱賓。

「知道了,公主。」凱賓知道自己的弱點。

「姊姊,妳怎麼知道剛剛是我佔上風?」龍馬有些不解。

「去拿你的武器進來,我等下在和你說,而且你的招式也有一些缺點。」梅雪摸摸龍馬的頭。

「喔!」龍馬乖乖的去做這件事情。

梅雪帶他們到大廳去,讓四個人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聊天,同時梅雪也知道幸村此次來的目的是想要見見自己的妹妹,所以吩咐由希子去把亞矢叫過來,讓他們兄妹見面好好的說說話,梅雪自己是過來人,知道這種感受。

和自己家人相處的時間有多麼的需要好好的珍惜,由希子把茶點端過來給他們,也順便把自己的好友給叫過來,龍馬很高興可以見到自己的表哥,開心的對真田撒嬌,梅雪看見這種情況只是無奈的笑了笑,龍馬果然還是小孩子。

「哥哥…」亞矢開心的叫自己的哥哥。

「亞矢,學的怎樣?爸媽很想要妳回去喔!」幸村摸摸自己妹妹的頭。

「可是我還想在這裡耶!如果我和小希回去了就剩下小雪姊姊一個女生而已。」亞矢想到這裡就不想要和梅雪分開了。

「亞矢,我已經習慣了,看見大家都學成歸國就是好事情,況且明年也會有新的人進來諾恩學習。」梅雪摸摸亞矢的頭。

「而且沒有人規定諾恩公主一定要在諾恩,可以在別的國家生活,姊姊應該很快就可以回到青國了吧!」龍馬不確定的問。

「呵呵!的確是這樣呢!」梅雪笑笑的說。

其實龍馬的話並沒有說錯,但是他卻忘記一點,那就是諾恩公主如果要到別的地方去的話,諾恩就沒有主人守護在這裡,諾恩公主可以擁有比別人長的壽命,但是他們守護的事情也比別人還要來的多。

要繼承諾恩公主這個稱號並不容易,但是要成為諾恩的祭司和女祭司卻是很容易的事情,雖然說女祭司是有限制不可以成為別的國家的女祭司,諾恩的女祭司大部分都是諾恩的人民。

諾恩公主就是他們所服侍的主,如果主離開的話,就要等待下個主的誕生,這又會是漫長的等待時間,這樣漫長的時間讓這些女祭司不知道要怎樣才好,後來學習幫忙管理諾恩的一切。

諾恩公主也許百年或是千年才誕生出一個來,時間會是很久、很久,梅雪是例外的孩子,瞳子結婚後一般來說會由在位的女祭司長老負責掌管諾恩的一切事物,梅雪的誕生讓諾恩擁有一個新的主。

等到梅雪可以自己打理事務的時候,女祭司長老就功成身退,隱身鄉野間,在等待諾恩公主的誕生的時間都是由女祭司長老們所負責主持事務,聖騎士的管理也是,全部都在等待諾恩女神選出諾恩公主給他們,諾恩公主是神選出來的孩子。

「我們都是受到神祝福的孩子,所以亞矢不需要擔心太多。」梅雪微笑的對亞矢說。

「其實姊姊妳不想要回去青國,對吧!」由希子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對,如果回去的話,一定會見到皇室的人,到時候就逃不過嫁入皇室的命運,我不想要受到束縛。」梅雪苦笑的說。

「手塚還在追妳?」真田大概知道原因了。

「嗯!小時候第一次見面就被訂下來,因為長年在諾恩的關係,所以可以好好的逃避他,但是回到青國就……」梅雪笑的有些無奈。

「都是那個人的關係害姊姊不能回國。」想到這裡龍馬就很討厭手塚。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