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是沒辦法的,剛好是命定之人。」幸村知道他們的難處。

所謂的命定之人就是註定要在一起的情侶或是夫妻,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都一樣,真田和幸村就是命定之人,他們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一點也不需要煩惱或是擔心有人會把對方搶走,只是上天註定好的姻緣是跑不掉的。

所以梅雪才會煩惱這件事情,不是說手塚不好,而是手塚太過於優秀,優秀到梅雪覺得自己配不起他,偏偏她和小亮是互相喜歡的人,兩人卻不是命定之人,只能說神就是愛這樣惡作劇,讓他們感到很無奈。

「那麼你們今晚就留下來吧!」梅雪笑笑的對他們說。

「不好意思,要打擾一晚。」幸村笑笑的說。

「我先失陪,有事情吩咐他們就可以,反正你們也來了很多次。」梅雪笑笑的說。

「去忙吧!不要讓自己太勞累,已經出現黑眼圈。」真田疼惜的摸摸梅雪的臉。

「我知道了,哥哥。」梅雪淡淡的微笑。

梅雪回到房間換下一身祭司的衣物,穿上輕便的衣物好練練自己的功夫,她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拿起劍這麼東西,都已經是那麼久的事情,碰到劍的那一刻梅 雪想起父親教導她的功夫。

想起那總是嬉皮笑臉的父親一副很嚴肅的看著她,然後教導她聖騎士的武功,那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梅雪早已記不清楚,依稀只記 得南次郎告訴她說她是很難得一見的長才,希望她即使當上女祭司也不要忘記這些功夫。

『已經是那麼久的事情,以為那些事情想不起來,沒想到現在卻想起來。』梅雪拿起劍準備去教龍馬。

『不知道萩之介和亮亮他們過的好嗎?千里和藏之介他們呢?』梅雪想起一些朋友。

人在諾恩的梅雪總是會想念那些以往的好朋友,聖騎士的任命幾乎都要到諾恩來,以及祭司、女祭司的訓練等等,聖騎士是一定要受到諾恩女神的祝福,除了冰國、 海國、青國以外,他們三國是供奉命運三女神,可以不用到諾恩來加冕。

但是其他的小國家的人就要這樣做,小國家的祭司和女祭司幾乎都是遵從諾恩女神的,以及他們國家所侍奉的神祇,聖騎士的任命就要到諾恩來加冕,所以梅雪會認識各國的好朋友的原因就在這裡。

梅雪到訓練室去看大家的成果,龍馬也早已在那裡等待梅雪,由希子和亞矢去做自己的事情,她們可不想要打擾真田和幸村的相處,俗話說擋人戀愛會被馬踢,她們兩人才不要被馬踢。

她們才會趕緊離開他們在的地方,由希子和亞矢決定去訓練室看他們練習,順便等下可以把自己的好友給搶過來好好的嚴刑逼供說有沒有喜歡的女生,或是說龍牙有沒有外遇的對象。

真田和幸村決定到花園裡好好的走走,諾恩的花園是全世界最漂亮的花園之一,神的國度,在神的庇蔭下這裡的萬物都是欣欣向榮的生長,美麗的樣子令人賞心悅目。

而且這裡有許多梅雪刻意栽培的梅花和櫻花,還有許多美麗的植物,因此在這裡四季都可以看見許多不同種類的植物,喜歡園藝的幸村就非常的喜歡這裡的一 切,感覺這裡就像是美麗的仙境一樣。

「這裡好像是仙境,感覺讓人有種似幻似真的感覺。」幸村說出這句話。

「這裡就是仙境,是神的國度,人類無法踏進的仙境。」真田說出這句話。

「呵呵!說的也是,因為這裡是神的國度。」幸村覺得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感覺上像是自由的國度,但是卻跟我們一樣受到神的束縛。」真田看見花海有感而發。

「因為我們人是無法違抗神的,即使是祭司或是女祭司也一樣。」幸村知道真田在說什麼。

「是啊!我很慶幸我們是命定之人。」真田把幸村緊緊的抱在懷裡。

訓練室裡面梅雪正在訓練龍馬,龍馬使盡全力對自己的姊姊攻擊,可是卻一一的被梅雪給化掉,龍馬看見這樣的情形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姊姊是那樣的強,可是輕易的就把自己的攻擊給解除,他的哥哥龍牙也是這樣的人。

龍馬知道自己的資質即使贏過培訓所的所有人,但是都還比不上自己的哥哥姊姊,每次聽見自己的朋友說好羨 慕他的家庭環境的時候,龍馬都不覺得有什麼好羨慕。

龍馬覺得自己的家庭和一般人的家庭沒有什麼兩樣,就算家裡的人身分都很特殊,可是他們也是平凡人,除去他們尊貴的身分以外,他們就跟一般的平凡人沒有什麼兩樣。

龍馬不喜歡自己的朋友羨慕他的家庭,他的家庭跟一般人的家庭沒有什麼兩樣,差別只是在於他們家的男性都是聖騎士出身的人,祖母和姊姊是諾恩的女祭司,也是諾恩的主人諾恩公主。

可是和自己家人聚少離多的感覺讓龍馬不是很喜歡,他討厭自己的姊姊必須要長年在諾恩不能回家,可是別人卻可以和自己的兄弟姊妹在一起,這樣的感覺當然讓龍馬不是很高興。

所以一點也不希望有人羨慕他的家庭生活,自己的父親在戰場上的確是很風光,可是在家裡卻老是不正經,大家認識的父親 是在戰場上的那位,不是在他們家的那位父親,那樣的父親不是他們所認識的南次郎。

「龍馬,你還要在加強些,不然聖騎士大賽是無法出賽的。」梅雪告訴自己的弟弟。

「嗯!那我可不可以多留幾天,這樣姊姊就可以教我很多東西。」龍馬問自己的姊姊。

「好吧!」梅雪知道龍馬的意思。

「YA!太棒了。」龍馬非常的高興。

梅雪看見龍馬這個樣子只好用水鏡去告訴自己的家人說龍馬要在這裡多留幾天,平常龍馬來到諾恩梅雪一定會在一兩天之內就把自己的弟弟送回青國去,除非龍馬有要緊的事情或是不想要離開諾恩梅雪才會讓龍馬留下來。

梅雪是不會輕易的讓龍馬留下來,怎麼說龍馬都還是在學習階段的孩子,所以梅雪是不會輕易的讓自己的弟弟留下來,培訓所的東西並不是全部梅雪都可以教導龍馬,有些部分龍馬還是要自己去學習。

因此龍馬總是會乖乖的在培訓所上課,偶爾會翹家和蹺課到諾恩 來找自己的姊姊,對此大家感到很無奈,南次郎和妻子以及組父母都不知道要怎樣才好,連梅雪也不知道要怎樣才好。

龍馬每次翹家和蹺課的時候幾乎都會把凱賓也一起帶上,他們兩人是共同的好友,加上凱賓是諾恩的聖騎士,更有資格回到諾恩,往往這件事情讓梅雪特別的頭痛。

龍馬和凱賓的個性很像,所以要做什麼樣的壞事兩人都一起做,一點也不會顧慮到別人的心情,凱賓一直被梅雪視為弟弟看待,知道凱賓和龍馬很要好的時候高興很久。

沒想到他們卻總是做出令人擔心的事情出來,梅雪也知道自己的父母親並不會很擔心龍馬,龍馬的實力是不可以小看的,可是見到龍馬這樣頻繁的來到諾恩,總 是會讓梅雪小小的擔心一下。

諾恩距離三國的路程幾乎是差不多,騎馬往返大約只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跟鄰近的小國家騎馬往返最遠也不過只要兩到三天的時間,所以各國的人民都可以到諾恩來祈求事情,也可以到各個國家去做生意,交通情況良好。

偶爾有些人民喜歡用走路的悠閒到另外一個國家去,各地都會有山賊或是盜賊的出現,只是他們受到地方的約束,每個國家多少會接濟他們,避免他們出來作亂,有時還會雇用他們成為情報人員,但是天然的災害和戰爭就是避免不了的東西。

為了要避免戰爭的緣故,所以每年都會舉辦聖騎士的格鬥大賽,每個國家的聖騎士都可以參加這場大賽,而且每個國家都會拿出一些豐厚的獎金或是糧食等東西來當做獎品,獎品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有。

有時候還是當地國家的特產,反正特別的吸引許多國家的聖騎士來參加,最主要的原因是贏的國家可以受到諾恩女神和命運三女神的祝福,這是一項很大的殊榮。

而舉行的場地分別由青國、海國、冰國、諾恩這四個國家輪流舉辦,只因為他們在這個大陸上特別的有地位,而諾恩是中立國家,舉辦這個大賽是不會偏袒任何的國家。

今年的聖騎士大賽是在青國舉行,每年越前一族都會發放邀請函給個個國家的首領和聖騎士們,告訴他們今年是在那裡舉行大賽,這個工作從有聖騎士大賽開始後就由越前一族的人在做。

提出聖騎士大賽的也是他們,他們只是單純的想要避開戰爭,又可以做武藝的切磋,所以大家欣然同意有這項運動的舉行,可以切磋武藝又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犧牲,和樂而不為呢!更何況又有許多精美的獎品等著他們去拿。

「小龍,下手那一瞬間不要猶豫,不然會有死角出現。」梅雪告訴龍馬。

「喔!」龍馬點點頭。

「有些事情不要只用眼睛去看,那樣會被侷限的,要用心去看,也就是用自己的心眼去看。」梅雪告訴龍馬這個觀點。

「用心去看,用心去體會,用心去感覺,是這樣嗎?姊姊。」龍馬懂梅雪的意思。

「沒有錯,就是這樣。」梅雪微笑的說。

梅雪總是會刻意的教導龍馬那些技巧,龍馬很高興可以看見自己的姊姊這樣教導自己,畢竟自己真的很嚮往和梅雪一樣那樣的強大,既是女祭司也是聖騎士,梅雪在青國是非常受到大家的重視的女祭司,諾恩的女祭司可是不同凡響。

龍馬知道梅雪因為清楚自己和青國的皇太子是命定之人的關係而感到厭惡,梅雪不是不喜歡手塚,是因為手塚太過於優秀的關係才會感到不自在,龍馬的命定之人就是聖騎士當中的不二周助,只是兩人到現在還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

「真是的,因為小龍你的關係讓我必須要把行程提前。」梅雪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對不起嘛!姊姊,人家就很想妳。」龍馬撒嬌的對自己的姊姊說。

「好吧!我拿你沒辦法。」梅雪總是沒有法子對付龍馬。

「呵呵!姊姊最好了。」龍馬最喜歡的人還是自己的姊姊。

隔天真田和幸村先回去自己的國家,因為他們也要帶領隊伍過去青國比賽,梅雪必須要帶領自己的騎士們到青國去,順便要去晉見青國的皇帝,梅雪只要回到青國就會去皇宮晉見皇帝,身為青國的人民又是南次郎的女兒,這是她該做的事情。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