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國的人民大家都很尊重他們,越前一族的人還是那樣有威望,梅雪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失去自己最愛的家人的,只要有自己最愛的家人梅雪一定會有信心的克服自己應該要過的難關。

「晚餐的菜色未免也太豐富了吧!」龍馬看見晚餐的菜色有些皺眉。

「老媽真的下功夫了。」龍牙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

「呵呵!難得小雪回家嘛!」菜菜子微笑的告訴他們。

「說的也是,大家都難得可以聚在一起。」龍牙恍然大悟這件事情。

「是呢!姊姊回家了。」龍馬很高興有這樣開心的夜晚。

「好啦!不來幫忙的人就趕快去洗手準備吃飯。」瞳子下達這樣的命令。

「馬上去!!」龍馬和龍牙馬上就去。

越前家一家人和樂融融的開心吃著晚餐,梅雪很高興總算可以在家裡吃晚餐,冥戶開心可以看見梅雪的笑容,自從自己被神指定為是在梅雪身邊保護梅雪的騎士, 這點讓冥戶高興不已。

冥戶最想要保護的人就是梅雪,以前自己第一眼見到梅雪的時候就決定要一輩子好好的保護梅雪,冥戶最喜歡看的就是梅雪的笑容,只可惜他們兩人並不是命定之人,神刻意的把他們兩人錯開。

冥戶和梅雪雖然對這件事情很無奈可是卻沒有打算違抗神的命令,或許自己到最後會慢慢的接受自己的命定之人,冥戶相信梅雪和他的感情會跟以前一樣好,很多事情是不需要刻意去擔心。

「小雪!」隔天早上手塚看見梅雪要去找人。

「皇太子殿下,您好。」梅雪刻意保持距離。

「我不是說過叫我國光就好嗎?我們的距離一定要這樣遠嗎?」手塚對於這件事情有些皺眉頭。

「對不起,因為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必須要成為未來的皇后這件事。」梅雪苦笑的說出這件事情。

「對不起,因為我的身分。」手塚知道梅雪的意思。

「不用對我道歉,我的身分也是一國之主。」梅雪不想要對方跟自己道歉。

「我陪妳去找龍崎教練。」手塚決定轉移話題。

「謝謝你,國光。」梅雪很感謝手塚這樣體貼自己。

平常梅雪的身邊一定會跟著冥戶的,但是因為今天龍牙有事情找冥戶的關係,冥戶才沒有陪梅雪來找人,梅雪一點也不介意這種事情,而且有冥戶在梅雪的身邊的話,手塚一定不會去找梅雪說話。

手塚很努力的想要改變他們兩人的關係,有的時候手塚很羨慕不二可以和龍馬關係那樣的要好,大石和菊丸更是好到不行,乾和海堂兩人的相處也不錯,河村和自己的女友有書信往來,手塚看見自己隊員的感情真的很羨慕。

龍牙偶爾也會和自己的女友通信,反觀自己和梅雪的關係卻沒有進一步的了解,兩人總是躊躇在那個門檻前面,到現在都還沒有跨過去,手塚知道其實自己對感情是很膽小,害怕梅雪拒絕自己。

「梅雪…」手塚有話想要對梅雪說。

「有什麼事情嗎?」梅雪微笑的問手塚。

「不…沒事。」手塚說不出來。

『到最後我還是說不出來嗎?我真的好想對小雪說我很喜歡她。』手塚知道自己面對梅雪真的說不出來。

「是嗎?有事情要說喔!」梅雪微笑的對手塚說,其實她知道手塚想要說什麼。

『真的很可惜呢!要是手塚說出來的話,我或許會死心踏地的跟他在一起。』梅雪內心有這樣的想法。

「走吧!我們去找教練吧!」手塚決定不去想那麼多。

「也好。」梅雪笑笑的說。

梅雪和手塚去找龍崎教練商量事情後就離開,梅雪因為有事情的關係所以婉拒手塚的邀約,手塚看見這樣的情況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梅雪其實不是不答應手塚的邀約,而是因為真的有事情要去處理。

因此跟手塚說明天一起去遊玩,手塚很高興隔天可以和梅雪一起出去遊玩,不知怎麼的手塚對於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 有很大的進步感到很開心,梅雪怎麼說也是手塚的命定之人。

手塚第一次見到梅雪的時候就很喜歡梅雪,希望可以好好的和梅雪在一起,只是木訥的手塚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表達,總是會不小心糟蹋大家給予的機會和心意,久了梅雪也盡量不去和手塚說話,造成手塚有些失望。

「抱歉,我等下還有事情,明天我們可以單獨兩人一起出去。」梅雪笑笑的對手塚說。

「嗯!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一起出去遊玩,我不會帶貼身侍衛。」手塚點頭答應。

「如果有事情還請說出來,兩人猜測對方的心意一點也不好玩。」梅雪苦笑的說。

「也是,我想我應該要好好把握和妳在一起的時間。」手塚真的覺得應該要好好把握的。

梅雪很高興手塚明天不會把貼身侍衛帶在身邊,不然的話梅雪一定會抗議,梅雪最不喜歡手塚出去玩的時候會把貼身侍衛帶在身邊,那樣子的話真的感覺很麻煩,梅雪很不喜歡那樣的感覺。

手塚知道這件事情後就會盡量不帶自己的貼身侍衛出門,怎麼說手塚都不會希望看見梅雪不高興的樣子,梅雪是很善解人意的女孩,但手塚也很清楚他們自己早已經有自保的能力,不需要太過擔心。

卻因為自己總是會帶著貼身侍衛出門的關係,讓梅雪有極度厭惡和自己出門的情形,自然這次手塚就不會犯下這個錯誤,手塚還是希望自己喜歡的女孩在自己身邊可以自在一點。

「亮亮,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梅雪招手對自己的青梅竹馬的好夥伴說。

「沒關係的,這次的大會有把握嗎?」冥戶多少也是諾恩的祭司。

「還好耶!輸贏我是無所謂。」梅雪對於輸贏不是有那樣的在乎。

「也是,不需要去在乎那麼多。」冥戶自然懂梅雪的意思。

諾恩的聖騎士根本不需要擔心輸贏的問題,梅雪本身就不是那種很計較輸贏方面的問題,所以不管怎麼說她都不希望自己的騎士們太過去計較輸贏,有的時候太過去計較輸贏根本不是什麼好事情。

諾恩本身就是在祝福別人的國家,就算贏得大賽的優勝也並不是什麼很好的事情,因此梅雪不想要管那些事情,只是想要看看到最後會是哪個國家贏得這次的勝利,看看哪個國家的聖騎士團比較出色。

每個國家的聖騎士都是不可小看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定的專長,果真到最後一定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看見大家一起切磋武藝真的很不錯,梅雪純粹只喜歡這樣的感覺。

「好久沒有看見妳高興的樣子。」冥戶開心的看著梅雪。

「我也很久沒有見到你了。」梅雪很高興可以看見冥戶。

「只要妳願意,我都會陪在妳身邊的。」冥戶許下這個承諾。

「謝謝你,亮亮。」梅雪很高興自己可以得到這個承諾。

冥戶是屬於諾恩的祭司,所以梅雪一點也不訝異冥戶會許下這樣的承諾,雖然說他們雙方的命定之人不是對方,但是對他們來說可以在一起就已經是很好的機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好好的待在對方的身邊他們就會很高興。

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好好的待在對方的身邊就一定會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發生,冥戶知道明天梅雪會和手塚一起出去玩,冥戶並不會刻意去打擾他們,只會安靜的等待他們回來。

梅雪很清楚其實冥戶喜歡的人是鳳,只是冥戶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現到而已,他們兩人的感情太過要好,直到命定之人的出現都還沒發現自己對於命定之人的感情是怎樣,不過梅雪相信冥戶多多少少有察覺到自己的感情,所以不會擔心冥戶。

「那我出門囉!」梅雪穿著一身簡便的衣物出門。

「路上小心。」倫子看著女兒出門的樣子大喊。

「你不跟去嗎?」龍牙很好奇冥戶為什麼不跟去。

「今天她是要去約會,我跟去幹嘛。」冥戶無奈的回答龍牙。

梅雪來到指定的地點發現手塚已經在等待她,手塚看見她來後就命令自己的貼身侍衛離開,梅雪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沒有說什麼,三天後就是大賽要開始,青國陸陸續續已經有外來的人士進入。

防衛的事情也越來越重要,就是不希望有不良企圖的人進入這個國家當中,到時候發現到諾恩的女祭司被人家綁走或是重要的人士不見的話,那就會非常的麻煩和頭痛。

不管怎樣大家都會小心不讓自己身邊的小孩或是重要的人發生事情,士兵們也很努力的在巡邏,聖騎士們也會到處去看看避免發生任何的事情,畢竟國與國之間的糾紛不是那樣好解決。

「三天後就要舉行大賽了,戒備開始森嚴。」梅雪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因為妳很重要,以及有很多的重要人士都會來參加。」手塚說出這句話來。

「我也派我的聖騎士到處去巡邏一下。」梅雪當然也會派自己的騎士去巡邏。

「很感謝妳的協助。」手塚很感謝梅雪的協助。

「不必感謝我,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青國是我的家鄉。」梅雪笑笑的說。

「嗯!」手塚懂梅雪的意思。

梅雪和手塚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到處亂晃,手塚看見梅雪開心的樣子只是微笑,手塚很久沒有看見梅雪開心的笑容,以前就是因為看見梅雪開心的笑容才會希望可以和梅雪在一起。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