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藤遊戲是個很溫柔的人,非常溫柔的人,當然也是非常內向的人,在亞圖姆還沒有出現的時候遊戲是沒有朋友的,亞圖姆出現後遊戲多了許多好朋友,因此遊戲非 常的感謝亞圖姆,現在亞圖姆擁有一切待在遊戲的身邊,亞圖姆是會一直保護遊戲的,保護最溫柔的遊戲,他們兩人的感情可說是非常的好,總是形影不離的在一 起。

「夥伴,你在做什麼?」亞圖姆抱自己最愛的人。

「另一個我,等一下啦!我正在弄晚餐。」遊戲對於亞圖姆做出的動作有些不適應。

「那我等你用好。」亞圖姆親吻遊戲的臉頰。

「嗯!」遊戲臉紅的點頭。

亞圖姆喜歡看遊戲臉紅的樣子,對亞圖姆來說那樣子的遊戲可說是非常的可愛,遊戲可愛的樣子可以迷倒眾人,連高高在上的海馬瀨人都有被迷倒過,海馬就是曾經 喜歡過遊戲的關係,所以被亞圖姆視為最大的情敵,就算海馬現在有了城之內還是一樣,亞圖姆還是不放心遊戲和海馬在一起,畢竟遊戲是那樣的搶手,不注意的話 就會被人搶走,讓亞圖姆感到很頭痛。

「晚餐好了,另一個我。」遊戲輕輕的拍亞圖姆的背部。

「夥伴。」亞圖姆多少有些嚇到。

「另一個我?」遊戲有些不解。

「沒事,只是遊戲是我專屬的妃子。」亞圖姆親吻遊戲。

遊戲一瞬間馬上變成臉紅的蝦子,亞圖姆滿意的看著這樣的情形,亞圖姆最喜歡看的就是遊戲臉紅的樣子,遊戲並不知道自己臉紅的樣子很吸引人,誰叫遊戲是這麼 可愛的孩子,亞圖姆差點沒吃了遊戲,畢竟現在的遊戲在亞圖姆的眼中是那樣的誘惑,亞圖姆差點把持不住,只能說亞圖姆的定力真好,沒有一下子就撲到遊戲的身 上。

「我的王妃真是太可愛了。」亞圖姆笑笑的看著遊戲。

「另一個我…」遊戲聽見這句話非常的害羞。

遊戲知道亞圖姆很喜歡逗弄自己,這是增加他們之間的生活情趣,亞圖姆真的很疼愛遊戲,亞圖姆早已經把遊戲疼入心坎裡,而且是非常的疼愛的那一種,所有人都 知道亞圖姆是那樣的疼愛遊戲,遊戲和亞圖姆的感情非常的好,可是讓所有人都羨慕不已,兩人也非常的受到女性歡迎,儘管他們兩人的外表很相似,可是氣質就完 全的不一樣,很多不認識他們的人都是這樣分辨他們的,才不會完全搞錯他們兩人,認識他們的人就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

「亞圖姆,海馬要我問你,那時候請你開發的東西,你開發完成了嗎?」城之內擋在亞圖姆的面前問。

「快弄好了,跟那個傢伙說不用擔心。」亞圖姆只是這樣告訴城之內。

『賽特那傢伙又不信任我了,真是令人火大。』亞圖姆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亞圖姆把自己關在實驗室當中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好,亞圖姆很習慣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然後空出一些時間陪伴自己的愛人,亞圖姆總是會空出許多閒暇的時間來 陪伴遊戲,亞圖姆不是那種會把工作當作是自己人生最必要的東西,情願把時間空出來陪伴遊戲都不會拿去工作,和海馬是不一樣類型的人,有時候城之內會很羨慕 遊戲有那麼好總是會陪伴他的情人,不像是海馬就是工作狂一位。

「另一個我最近時間真多。」遊戲靠在亞圖姆的懷裡說。

「最近我想空出多點時間陪你。」亞圖姆笑笑的說。

「另一個我最好了,謝謝你。」遊戲感到很高興、很貼心。

「呵呵!這是我應該做的。」亞圖姆才不會像海馬那樣。

遊戲聽見這句話只是微笑,亞圖姆的好可是讓身邊的人羨慕不已,往往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都希望自己的伴侶可以跟亞圖姆一樣,可以空出許多時間陪伴自己的情人 以及可以體貼自己最愛的人,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城之內希望海馬是這樣的人,不過城之內希望海馬是這樣的人,不過城之內也不奢望海馬會改變,要是改變的話就 不是海馬了,城之內自然也清楚。

「另一個我,怎麼了?」遊戲不解的看著亞圖姆。

「夥伴,願意給我嗎?」亞圖姆難得有勇氣問出這句話。

「是另一個我的話,我願意。」遊戲臉紅的點頭答應。

「夥伴…」亞圖姆覺得不可思議。

亞圖姆很輕的把遊戲放在床上,開始慢慢的脫遊戲的衣服,遊戲自然也幫亞圖姆脫衣服,亞圖姆慢慢的引導遊戲,漸漸的情慾染上遊戲的臉上,亞圖姆故意在遊戲的 身上留下記號,屬於自己的記號,兩人就這樣開始翻雲覆雨起來,亞圖姆會盡量不弄傷遊戲的,怎麼說亞圖姆都不捨遊戲受到任何的傷害,遊戲可是亞圖姆的寶貝, 是很親密的寶貝愛人。

『夥伴的一切我都不捨傷害,只希望夥伴可以永遠的在我身邊。』亞圖姆在內心當中想。

「另一個我…」遊戲夢囈。

「傻瓜。」亞圖姆摸摸遊戲的頭。

亞圖姆知道是遊戲的笑容拯救了自己,遊戲的笑容才會讓亞圖姆那樣的珍視和寶貝,亞圖姆發誓過只要遊戲開心他就會很高興,如此的幸福生活讓亞圖姆非常的珍 惜,只要自己最愛的人會盪漾出幸福的笑容,亞圖姆的臉上也會展開幸福的笑容,這一切是他們如此的重視,讓一位三千年前的法老王如此珍惜的一切只有那位溫柔 過頭的孩子,他們會一直信任對方,會和對方永遠的在一起。

「早安,另一個我。」遊戲揉揉自己的眼睛。

「早安,夥伴。」亞圖姆輕輕拉開遊戲的手親吻遊戲。

「嗯…」遊戲有些不好意思。

「別揉眼睛,夥伴的眼睛很漂亮。」亞圖姆喜歡遊戲的眼睛。

亞圖姆一直覺得遊戲的眼睛非常的漂亮,那雙明亮的紫眸是那樣的美麗,如同承載許多溫柔一般,遊戲本身就是很溫柔的人,遊戲的溫柔不只對亞圖姆也對所有的 人,只是有的人覺得是過分溫柔的笨蛋,所以他們都很擔心遊戲受到任何的傷害,亞圖姆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最寶貝的情人,亞圖姆一定會給那些人最嚴重、最恐 怖的罰責,想要和他成為敵人的人,就要有絕對的心理準備,因為會不得好死的。

「今天真是好天氣,所以我們去約會吧!」亞圖姆微笑的對遊戲說。

「好啊!另一個我。」遊戲聽見這句話馬上微笑。

遊戲很開心可以和亞圖姆一起出去玩,他們兩人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約會,畢竟在假日的時候海馬總是會故意叫他們去自己的公司,對此亞圖姆總是會很生氣,海馬 刻意剝奪他們的休息時間,亞圖姆才會那麼想要去和海馬決鬥,亞圖姆實在受不了海馬的個性,唯一想要殺了海馬的人大概就只有亞圖姆一個人而已,海馬底下的員 工也是很氣海馬的,沒有人能夠了解工作狂的心思,同時也不想了解。

「海馬瀨人,你夠了!!」亞圖姆在電話中發出怒吼。

「另一個我…」遊戲很擔心到底是怎麼回事。

「別想叫我過去公司,我今天要好好的約會。」亞圖姆不會輕易妥協的。

「啊!海馬又來了。」遊戲知道原因後只是笑笑的。

遊戲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海馬肯定是找不到城之內所以和亞圖姆發脾氣,只要出現海馬找不到城之內就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久了遊戲也習慣他們兩人吵架的 樣子,不知道這兩人的感情到底算好還是不好,似乎從前世就有這樣的情形產生,遊戲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有無奈,也懶得去阻止他們,吵完他們自然就會停止的。

「夥伴,對不起,忽略你了。」亞圖姆笑笑的道歉。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遊戲並不介意這種事情。

亞圖姆又繼續戴遊戲逛下去,看見遊戲開心的笑容,亞圖姆真的覺得今天出來對了,遊戲可愛的臉上出現美麗的笑容是亞圖姆最高興的事情,遊戲是亞圖姆最重要的 寶貝情人,就如同城之內是海馬的寶貝是同樣的道理,亞圖姆真的很高興自己可以遇到遊戲,遊戲教會亞圖姆太多的東西,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替代的,對此亞圖姆才 會那樣珍惜一切好好的對待遊戲,寶貝遊戲這個人,用所有的心力對他好。

『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訓賽特那傢伙。』亞圖姆在內心當中憤恨不平的想。

遊戲看見亞圖姆的樣子就大概知道亞圖姆在想什麼,每次海馬只要跟亞圖姆說過話,亞圖姆就會想要殺了海馬那個傢伙,怎麼說亞圖姆都非常的討厭海馬打擾他,偏 偏海馬這位宿敵總是會打擾他,氣的亞圖姆總是會火大,差點想要殺了海馬這個傢伙,怎麼說亞圖姆就是會和海馬合不來,常常動不動就會想要一較高下,但是通常 都是亞圖姆贏就是,海馬吃下太多次敗仗,三千前的法老果然不可以小看。

「夥伴,你午餐想要吃什麼?」亞圖姆發現到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我都可以,另一個我想吃什麼?」遊戲比較會尊重亞圖姆的意見。

「這個嘛!去那裡吃好了。」亞圖姆想到一家餐廳。

「嗯!」遊戲很開心的任由亞圖姆帶他過去。

亞圖姆牽起遊戲的手一起去他們要去的餐廳當中,一路上可以看見遊戲開心的笑容,亞圖姆知道遊戲非常的開心,看見遊戲非常的開心亞圖姆只是微笑,他們好久沒 有這麼開心過,假日總是要加班的他們很難得今天放假,能夠悠閒的度過一天,亞圖姆才不會讓自己的假期泡湯的,因此才會刻意的拒絕海馬,休想他們今天會回到 公司去。

「好好吃喔!這家餐廳另一個我什麼時候發現的?」遊戲不解的問亞圖姆。

「呵呵!上次無意間發現到的。」亞圖姆看見遊戲的笑容微笑的說。

「那我們下次再來吧!」遊戲感到很開心。

「當然好囉!夥伴。」亞圖姆沒有任何的意見。

遊戲和亞圖姆逛了一整天的街,就算沒有買東西也逛的很開心,只要他們兩人在一起就可以玩的很開心,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在對方的身邊就可以很高興,亞圖姆和遊 戲就是容易滿足,只要對方在身邊他們就感到很滿足,對他們來說生活就是那麼的簡單,畢竟對方就是他們的真愛,只要能夠和對方在一起他們就會非常的開心,那 種幸福又滿足的感覺充斥在他們的內心當中,填滿他們孤寂的內心。

「今天真的很開心,和另一個我一起出來真好。」遊戲微笑的告訴亞圖姆。

「夥伴你高興就好,我也很高興可以和夥伴一起出來。」亞圖姆也是非常的高興。

「下次我們再一起出來吧!」遊戲很期待下次的約會。

「當然好囉!沒問題!」亞圖姆微笑的看著遊戲。

高傲的亞圖姆配上溫柔的遊戲根本就是絕配,他們兩人天生就該在一起,溫柔的遊戲會包容亞圖姆的一切,亞圖姆會保護遊戲這可愛的孩子,兩人相輔相成的一切讓 所有人非常的羨慕和嫉妒,只能說亞圖姆選擇的人就是遊戲,除了遊戲之外沒有人可以闖到亞圖姆的內心當中,他們的一切是那樣的美好,同時他們也不能失去對方 的,是絕對不能失去的。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