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每個人來說幸福的定義都不一樣,即使是情侶也對幸福的定義有些不一樣,海馬和城之內對於幸福的定義就不一樣,不過把吵架代替溝通的兩人從沒有去吵過這個 問題,他們就算對於幸福的定義不一樣,可卻從不影響他們之間的生活,海馬總是很嚴格的控管城之內,同時也會適度的給城之內自由,平衡他們兩人之間的一切, 避免到最後走上分手一途,他們誰都失去不了對方。

「你這海底生物,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老是辭掉我的打工。」城之內對於這點很不滿,他討厭海馬自作主張幫他決定一切。

「笨犬,我跟你說過了,我會養你,不要給我去打工。」海馬說出會讓城之內氣死的話。

「我會讓你養,但是你也給我一些事情做!!」城之內表明自己的立場。

「笨犬乖乖待在家裡就好。」海馬對於城之內的立場不予回應。

海馬和城之內就是會為了這樣的事情而吵架,到最後一定是城之內妥協的,城之內畢竟是說不過海馬的,海馬總是會用商人的本事來對付城之內,自然城之內會說不 過海馬的,海馬可是在商場上打滾很久,會有辦法對付各式各樣的人,城之內這個人海馬自然有辦法對付,城之內常常會被海馬氣死的原因在這裡,到頭來城之內還 是要屈服在海馬的腳下。

「沒有打工的生活真讓人不習慣。」城之內對於海馬的作法無法苟同。

「哼!反正你給我乖乖待在家裡就是,少在那裡亂吠。」海馬直接要城之內安靜下來。

「你這海底生物!!」城之內非常的火大。

「吵死了,笨犬!給我回家去。」海馬直接命令下去。

「磯野,帶城之內回去。」海馬不想見到城之內在辦公室吵他。

「是!瀨人少爺。」磯野聽從命令把城之內帶回家。

「那個混蛋!!」城之內非常的不爽。

城之內非常的不高興的回到海馬府,今天海馬所說的話讓城之內很不爽,城之內實在不解自己為什麼一定要聽海馬的話,城之內不是那種喜歡乖乖待在家裡的人,城 之內不認為自己可以幫海馬什麼忙,如果成為海馬的秘書一定又會被海馬吃乾淨的,海馬的藉口可是很多的,城之內不想要讓海馬得逞的,但又很想做些什麼事情, 城之內不知道要怎麼和海馬溝通,現在的生活的確很幸福,可是沒事做的話城之內還真不習慣。

「笨犬,我回來了。」海馬來到自己的房間。

「喔!歡迎回來。」城之內只是很簡單的回答海馬的話。

「笨犬,你怎麼了?」海馬覺得很不對勁。

「沒事,我去弄晚餐了。」城之內說完話叫離開房間。

城之內盡量找事情做,要不然的話城之內一定會崩潰的,就算現在妹妹靜香和母親跟他一起同住在海馬府,海馬養活他們一家人,可是城之內還是希望有事情可以 做,打工是城之內的消遣,偏偏海馬就是喜歡阻止他,往往氣的城之內不知道要如何才好,靜香看見城之內生氣的樣子也不好說什麼,三天兩頭城之內就會和海馬吵 架,但每個人都知道海馬和城之內的感情很好,根本拆散不了他們。

「哥哥,你又和瀨人哥哥吵架了?」靜香不喜歡城之內和海馬吵架。

「嗯!一些小事而已。」城之內沒有多說什麼。

「這樣啊!」靜香看城之內不想說也不打算問。

「過來幫我吧!靜香。」城之內直接叫自己的妹妹進入廚房幫忙。

「好的!」靜香很高興可以幫忙城之內。

「真是的,這有什麼好高興的。」城之內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海馬在廚房外面看見他們兄妹的互動不知道要說什麼,城之內的一切非常的吸引海馬,只是海馬不知道要怎麼跟城之內表達自己的愛意,反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在關心 城之內,兩人又總是把吵架當作是溝通,到最後不是其中一方妥協就是兩人開始冷戰,海馬有時候會發現到自己不知道要如何去應付城之內這個人,城之內或許很好 懂但有時候並不好應付。

『笨犬這次不好應付,要想一個辦法對付才行。』海馬開始想法子。

被海馬束縛的城之內真的感到很不高興,而且沒有事情做的城之內只有乖乖的待在家裡,偶爾活動一下做家事之外就沒有做什麼,拾起自己放棄很久的課本靜下心來 念書,這樣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好,城之內有些不習慣,但城之內並沒有表現在臉上,有時候城之內會有些沒精神,海馬看見精神的城之內不知道要說什麼,海馬實 際上不喜歡看沒有精神的城之內,感覺起來非常的不適應,他的笨犬應該要很有精神才對。

「笨犬,這些事情那些僕人會做,你別親自動手做。」海馬不太高興的看著城之內。

「你管我,又不讓我出去打工,我只好做家事了。」城之內看了海馬一眼。

「笨犬,難道和我在一起不幸福嗎?」海馬皺眉頭。

「很幸福,只是我希望可以出去做我自己的事情。」海馬看見城之內堅定的眼神。

「好吧!但我有一個條件,不可以太晚回來。」海馬還是決定放人。

「瀨人,謝謝你。」城之內開心的笑了。

「笨犬就是笨犬。」海馬對這件事有些無奈。

他們對於這件事的處理方式跟以前一樣,吵架過後到最後其中一方逼不得已妥協,海馬對於這次的處理方式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沒想到自己會跟城之內妥協,放任 城之內到外頭去打工,海馬並不想失去自己最愛的人,所以想盡量把城之內留在自己的身邊,海馬現在知道原來狗不能關在家裡,因為到最後狗會反咬主人一口的, 城之內就是這樣個性的人。

「這次果然是我妥協。」海馬對此有些無奈。

海馬其實有辦法掌控城之內,只是海馬一點也不想這樣做,如果被城之內知道的話,城之內一定會跳腳的,三天兩頭總是吵架的他們早已經把吵架當作是溝通的管 道,只是有時候會搞的很糟就是,到最後他們總是會差一點搞糟的,海馬不想要讓兩人的關係變成這麼糟,海馬真的很希望他們的關係可以好一點,溝通不再是用吵 架的。

「瀨人,你很討厭我去打工,是嗎?」城之內輕輕的靠在海馬的懷裡。

「我的確是很討厭,只是我不想要束縛你。」海馬把自己最愛的情人抱在懷裡。

「謝謝!還有,對不起,我太過自私了。」城之內聽見海馬的話感到抱歉。

「不,我很希望你可以一直待在我身邊。」海馬很怕失去自己最愛的人。

海馬的坦白讓城之內知道海馬是很怕自己突然有一天會離開他,城之內會盡量給海馬安定的感覺,就是不希望海馬有任何的不安存在,怎麼說海馬雖然是那樣堅強的 人,可是終究是一位沒有安全感的人,因此才會那樣怕失去城之內,城之內和海馬在一起後就一直有這樣的感覺,那個不容許自己失敗的男人是絕對不容許失去自己 的,對於海馬來說這樣的幸福真的得來不易,所以海馬才會用自己的方式守護。

「你會陪我到永遠嗎?笨犬。」海馬有些不確定的問。

「會,我會一直待在你的身邊的。」城之內保證。

「謝謝你,克也。」海馬很高興聽見城之內的答案。

「不刻意,這也是我唯一能給你的。」城之內知道自己只能給這麼多而已。

「不,你給我很多的東西。」海馬只是笑笑的。

海馬和城之內能夠給予對方的東西並不多,可是他們能夠給予對方的東西就是幸福,只要在對方的身邊他們就會感到很幸福,這樣的幸福是他們一直想要得到的幸 福,海馬從看不起城之內到和城之內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不算是很順利,海馬花了很多的心思才順利的把城之內拐到手,當初城之內是很不情願的和海馬在一起,後來 才慢慢的心甘情願的接受海馬的一切。

「啊!瀨人哥哥。」靜香微笑的看著他們。

「靜香,怎麼了嗎?有什麼事情?」城之內擔心的問。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想要找個時間一起去野餐。」靜香開心的說。

「嗯!下次一起去。」海馬點頭答應。

「好,到時候找遊戲他們一起去。」城之內很高興海馬答應下來。

海馬因為城之內的關係很疼愛靜香,靜香對於城之內和海馬在一起的事情並沒有反對,靜香是很喜歡自己的哥哥的一位女孩,所以他們兄妹的感情非常的好,就算海 馬出現在他們之間也影響不了他們兄妹的感情,或許就是這樣的緣故,海馬並不會去介入他們兄妹之間的任何事,只會靜靜的看著城之內和靜香的互動。

「你擁有很好的妹妹。」海馬看見靜香高興的離開他們。

「是嗎?我覺得圭平也是很好的弟弟。」城之內脫口而出。

「嗯!他是我唯一的親人。」海馬很重視自己的弟弟。

「靜香是我最寶貝的妹妹。」城之內微笑的說。

「我知道。」海馬對此不會懷疑。

「呵呵!」城之內牽起海馬的手。

海馬和城之內知道自己有很好的弟弟妹妹,他們會用自己的一切去守護自己最寶貝的弟弟妹妹,也就是這樣相似的兩人才會聚在一起,只要能夠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 起,他們就會非常開心,海馬現在不會徹夜不眠不回家,因為現在家裡有人會等待自己回家,城之內只要下課就會回家,之後就會包辦一切的家務事,會把家裡的事 情打理的非常好,因此海馬會信賴城之內。

「快點吃東西,停止手上的一切。」城之內把午餐端到海馬的面前。

「好。」海馬停止手上的工作。

「真是的,如果不是圭平跟我說的話,我還以為你已經吃了。」城之內不高興的說。

「一忙我就忘了。」海馬知道城之內對此很生氣。

海馬乖乖的把飯菜給吃完,城之內可是很注意自己的健康,城之內自己飲食開始正常後就開始注意海馬的身體健康,海馬自然知道城之內很關心自己的一切,只要自 己忘記時間吃飯,城之內就會親手送飯給海馬,然後盯著海馬把飯吃完,海馬對於這樣的動作感到很幸福,城之內任何一個動作對海馬來說就是幸福,城之內在海馬 的身邊也感到很幸福,他們之間的互動雖然有吵架卻依舊很幸福。

「真是的,下次記得注意一下時間。」城之內有些無奈的說。

「嗯!我會注意的。」海馬乖乖點頭。

「別讓我和圭平擔心。」城之內對於海馬只有嘆氣的份。

「下次我會注意的,不會讓你們擔心的。」海馬保證。

「你的保證已經不值錢了。」城之內冷笑的看著海馬。

「哼!」海馬冷哼。

「早已經不值錢了,少給我用這種態度。」城之內不爽海馬的態度。

海馬聽見城之內的話只是把城之內抱在懷裡,城之內見到海馬這樣的動作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海馬笑笑的看著城之內,海馬喜歡看見城之內這樣窘困的樣子,城之 內只有自己可以欺負的,沒有人可以欺負他最喜歡的笨犬,這隻可愛的笨犬是專屬他一個人的,誰要是想要跟自己搶的話,那個人就會死的很慘的,城之內當然知道 海馬佔有慾望是很重的,不過城之內對於這樣的現象感到很開心,那是海馬關心自己、疼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對於他們來說幸福的定義不過就是這樣簡單,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太多,只要可以待在對方的身邊陪伴對方一輩子的時間就可以,他們要的幸福就是這樣的簡單, 出生破碎家庭的兩人總是會很珍惜和對方在一起的時間,會盡量不讓對方受到任何的傷害,能夠牽起對方的手一起走下去對方來說就是最快樂的事情,也是他們對於 幸福的定義。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