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楓樹(Aceracede)

花語:拘謹

花占卜:您是小心謹慎的踏實派,自制能力強,過著樸實無華的生活。對於流行玩意,似乎不感興趣,對於儲蓄,您倒有先見之明,懂得積穀防饑、未雨綢繆是您做人的基本原則。

花箴言:華麗的婚禮隨處可見,美麗的愛情卻很少見。


城之內有的時候很想問問自己的戀人,自己到底在他身邊是伴侶還是床伴,每次、每次自己總是會被海馬拐到床上去,城之內反抗到最後已經懶得去反抗,似乎已經默認這樣的關係。

城之內知道海馬是個佔有慾很重的人,自己跟其他人很親密的話,當天晚上自己一定會被拉到床上去發生親密關係,對此城之內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說海馬也是個行動力很強的男人。

「凡骨,你在想什麼?」海馬很少會看見城之內坐在窗邊想事情。

「沒什麼,你這個大爛人怎麼這時間出現?」城之內疑惑的看了一下海馬。

「想回來看看你,我的秘書今天請假,我這個做上司的不能看一下嗎?」海馬看了一眼城之內。

「哼!你這個傢伙什麼時候那麼好心了?」城之內是絕對不會相信這樣的說詞。

海馬在城之內的旁邊坐下,把城之內抱在懷裡,他家可愛的金毛狗兒生氣起來可是很可愛,海馬的認知當中城之內只有對自己的事情會跳腳,而自己也會用幼稚的方式惹他生氣。

不否認當初把城之內拐到身邊是花了一段時間,他大少爺了解到喜歡城之內的時候已經是他們兩人爭鋒相對好一段時間的時候,當他對城之內說出當自己床伴這件事的時候,毫不意外的被城之內打了一拳。

之後城之內死活都不理會自己,海馬是個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定會弄到手的傢伙,對於身邊的伴侶和愛情觀的價值也是這樣,城之內會這樣受不了也是一個原因,兩個人交往起來磨合的時間比一般情侶還要長久。

「我說,海馬大爛人,你當我是你的床伴還是伴侶?」城之內還是決定問出來。

「這兩個有什麼差嗎?凡骨。」海馬實在不認為這兩個有什麼差別。

「差別很大,你這個大爛人。」城之內差點想要動手打人。

「對我而言沒有差。」海馬很冷靜的說完這句話。

城之內聽見這句話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海馬這個傢伙就是這樣我行我素,城之內覺得與其讓自己去傷腦筋這個問題,不如不要去糾結那麼多,依照海馬這樣討厭的個性,怎麼糾結都會讓自己氣死。

海馬看見懷裡的人不想理會自己也沒多說什麼,城之內是自己的伴侶也是自己的床伴,這個根本就不是什麼大是,城之內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而已,海馬也懶得跟城之內說。

「凡骨,吃飯時間到了。」海馬要城之內一起和自己去餐廳。

「知道了。」城之內的語氣多少有些不耐煩。

海馬聽見城之內不耐煩的語氣大概也知曉城之內到底是在氣什麼,海馬和城之內交往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城之內的想法,海馬清楚城之內只是想要清楚他到底在自己內心佔有多大的份量。

城之內想要區分自己真的不是床伴這件事,海馬是不可能輕易讓城之內知道自己的感想,海馬知道要是這樣繼續下去,城之內可能會真的不理自己,到時候又會很麻煩。

「對我而言,你是我的伴侶,也是我的床伴。」海馬輕輕的在城之內的耳邊說。

「哼!」城之內聽見這句話不否認自己真的很開心。

海馬可是非常滿意現在的情況,城之內的反應永遠都跟自己想的一樣,城之內的表情永遠都很好懂,他的伴侶心思就是這麼簡單,城之內會永遠是專屬他一個人的床伴,這是絕對的事情,海馬不會讓這件事有所改變。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