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鼠耳草

花語:純真

花占卜:您個性純真,不識世途險惡,容易愛上不該愛的人。您有很好的條件質素,但不會運用,令情緒陷入困境,一厥不振。您應睜開眼睛,選擇良師益友,那些活潑開朗的朋友,才是您的良伴。

花箴言:最不在乎愛情的浪子原來就是您自己。


海馬瀨人所經營的KC集團就像是一個王國一般,海馬就像是這個王國當中的王一般,而城之內身為海馬的秘書、情人、戀人、妻子就像是這個王國當中的王后一般,很多事情的決策權就在他們兩人的手上。

很多時候海馬不在公司內的時候都是城之內去做決策,海馬很信任城之內做的那些決策,百分之百的信任城之內,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百分之百的信任,圭平也知道自己的哥哥很信任城之內。

「城之內,哥哥說公司暫時交給你管一下,他要出差一陣子。」圭平告訴城之內這件事。

「我知道了。」城之內點頭沒說什麼。

圭平知道城之內並不怎麼喜歡做這件事,但是海馬交代下來的事情城之內都會去做,因此儘管城之內不是那樣很願意卻還是會去做,當然有些事情自己還是可以幫忙城之內。

回家後城之內回到房間休息,今天他已經懶得動手去做飯,洗澡過後就倒在床上休息,連晚餐都懶得去吃,當孩子蹦跳的打開主臥室的房門看見城之內倒在床上睡覺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琉希想要和自己的母親撒嬌,但是看見母親已經睡在床上的樣子有些掃興,心血來潮的想要去叫醒自己的母親,這樣自己就可以和母親撒嬌,而且今天自己有好多事情想要和母親說,琉希決定去做這件事。

「媽媽、媽媽,醒醒、醒醒。」琉希用自己的小手推推城之內。

「海馬?嗯?」城之內在迷濛當中把琉希認成自家老公。

「媽媽,我不是爸爸。」琉希聽見這句話就知道母親認錯人了。

「是琉希呀!對不起,媽媽太累了,怎麼了嗎?」城之內起床摸摸兒子的頭。

「我今天有好多事情想要和媽媽說。」琉希撲到城之內的懷裡。

城之內安靜的聽著自家兒子說的話,微笑的看著自家兒子,他們還有一個寶貝女兒奇莎拉,城之內這才想到今天都還沒有和兒子、女兒說話,抱起兒子去找女兒的途中聽著兒子開心訴說城之內微笑,親吻自家寶貝兒子的額頭。

城之內把小嬰兒的奇莎拉抱了起來,琉希看見母親抱妹妹的樣子跑過去撒嬌,早上因為要去公司的關係,孩子們都交給保母來帶,晚上回到家城之內一定會去陪兩個孩子,但是今天因為太累差點忘記這件事。

「媽媽,妹妹什麼時候才會長大跟我玩?」琉希很希望奇莎拉快點長大。

「還要一陣子,琉希要有耐心等。」城之內摸摸兒子的頭微笑。

哄過兩個孩子後城之內思索明天要做的事情,然後用筆記給記下,確定自己沒有遺忘任何事情後就去睡覺,公司方面還有一堆事情等著他去處理,城之內這時候超級討厭海馬不在的事實。

以前很多主管以為城之內那關很好通過,可是沒有想到城之內不會輕易的讓所有主管的方案通過,都會再三討論確定之後才會通過,而且圭平一定會先看企劃案再來決定要不要送到城之內的面前審核。

「我已經把要修改的地方圈出來了,回去修改過後再來拿給我。」城之內告訴來審核的主管。

「是。」主管聽見後馬上離開。

公司當中的王和后處理事情的態度是一樣,他們對於所有事情都很鉅細靡遺,不容一絲絲的差錯,儘管如此大家卻還是比較喜歡給城之內審核,畢竟城之內很多事情都很好溝通,不像是他們的總裁是那樣難以溝通。

總裁夫人雖然很好溝通,但是有些事情堅持不讓就是不讓,只要是損失公司利益的事情城之內就不會通過,那些事情城之內大多都會交給海馬去處理,讓海馬好好的去責備那些人。

海馬回到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自己的秘書城之內,圭平和城之內得知海馬回來後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們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海馬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圭平看見海馬回來馬上離開,他才不要看他們兩人恩愛的樣子。

「回來啦!」城之內只是看了一眼海馬後就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凡骨,我不在的期間有發生什麼事情嗎?」海馬吐出的話跟公事有關。

「什麼事情也沒有,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城之內早已經習慣海馬的語氣和問題。

「是嗎?沒想到凡骨的能力有進步,我不在的時候可以當家。」海馬說出來的話滿是嘲諷的意味。

「既然你覺得我無法勝任,那麼下次請不要把公司交給我管理,今天把事情處理好後我會遞出辭呈,請放心,海馬總裁。」相處那麼多年城之內早已經知道要如何應付海馬。

「我有說過你可以辭職嗎?」聽見這句話海馬感到不悅。

城之內聽見海馬說的話沒有任何的回應,海馬知道他的王國還是要有城之內在,沒有城之內這個王國不能算是完整的王國,聽見城之內這一席話海馬內心當中有非常不滿的感覺,海馬甚至懷疑自己為什麼會對城之內產生感情。

如果說是前世影響的話,海馬叱之以鼻,海馬不相信這樣的論調,但是整個王國當中城之內是屬於他的王后並沒有錯,看樣子剛剛自己所說的話已經惹火城之內,現在城之內不會跟自己大吼大叫,只是會冷靜的回答反駁自己的話語。

「生氣了?」海馬試探性的問。

「沒有。」城之內不打算理會海馬。

海馬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把城之內拉到自己的懷裡,他承認自己真的只是想要試探一下城之內,沒想到竟然會引起這麼大的反效果,海馬用動作去安撫城之內,自然城之內也接受海馬對自己的安撫。

兩人在一起鬥嘴的情形很常發生,反諷來反諷去也不是第一次,惹火對方也不是第一次,海馬自然知道城之內的個性,城之內早已經不是以前的城之內,還是不要玩的太過分的好。

「謝謝,辛苦你了。」海馬在城之內的耳邊說。

「哼!原來你也會說『謝謝』兩個字。」城之內不是很高興的說出這句話。

「只有對你而已。」海馬很清楚自己的個性。

「回家好好陪孩子,我就原諒你今天說的話。」城之內只是這樣告訴海馬。

「好。」海馬親吻城之內。

「大爛人…」城之內小小聲的說出這句話。

出差這幾天自己可想懷裡的人兒,如果不是因為匆忙的關係海馬早就把城之內一起帶去,兩個孩子放在家裡是有人可以照顧,加上兒子已經懂事知道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忙,根本不會吵鬧。

海馬覺得自己該找個時間放鬆一下身心,帶著老婆和孩子去旅行,不然自己一定會有城之內缺乏症,看不見城之內,海馬是會很焦慮,回到城之內身邊這樣的感覺才解除。

「不要毛手毛腳的,還有很多事情還沒處理好。」城之內發現到海馬已經把手伸進自己的衣服當中。

「囉嗦!我餓了。」海馬直接說出這句話。

「喂!大爛人,看一下場合好不好?這裡是辦公室。」城之內想要掙脫海馬的懷抱。

「不會有人進來。」海馬繼續自己的動作。

城之內聽見這句話只好認命,看樣子海馬一時半刻是不會停止,自己只能任由海馬予取予求,辦公室春光旖旎讓人不敢靠近。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