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啦!!為什麼就是看不透那傢伙的手法??」魯夫在自己的房間中大喊著。

「魯夫,你怎麼了?遇到瓶頸了?」薩波聽見魯夫大叫的聲音來到魯夫的房間當中。

「薩波…」魯夫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家兄長。

「好啦!好啦!我幫你瞞著爺爺打電話給阿姨就是了。」薩波看見魯夫淚眼汪汪的樣子馬上心軟。

「YA!薩波你最好了,我最喜歡薩波了。」魯夫開心的大叫。

「真是的,一個令人不能省心的笨蛋。」薩波聽見魯夫孩子氣的話實在很無奈。

薩波知道魯夫最近因為艾斯的關係感到很頭痛,所以才會想要求助自家母親,可偏偏卡普不准許魯夫做這件事,似乎是因為卡普希望魯夫可以靠自己的方式想通,不要一直依賴自己的家人。

年紀輕輕的就立下許多功勞,在某些案件上魯夫可以說是功不可沒,他逮捕黑幫中最有名氣的惡龍以及砂鱷魚克洛克達爾,當然還有狡猾的小偷小丑巴其,聽說月光摩利亞也是魯夫親自逮捕的傢伙。

現在魯夫栽在艾斯的手上當然會很不高興,魯夫沒想到自己看不破艾斯的手法,這點讓他非常的鬱悶,哀怨自己老是被艾斯耍的團團轉,而且艾斯的手法他都沒有看過,讓他覺得很新奇。

「叔叔,阿姨有在你身邊嗎?」薩波好不容易聯絡上多拉格。

「嗯?薩波,怎麼了?」對於乾兒子會打電話來這件事多拉格感到很訝異。

「魯夫著手的案件遇到困難了,希望可以求助阿姨。」薩波老老實實的告知這件事。

「這樣啊…」多拉格聽見後只是把電話拿給妻子。

「薩波,怎麼了嗎?」女人像是銀鈴般好聽的聲音傳入薩波的耳中。

「阿姨,魯夫需要妳的幫忙。」薩波簡單的說明過後,對方表示知道了。

「我知道了,我會親自打電話給魯夫的。」薩波可以想見另外一頭的女人揚起多麼溫柔的微笑。

魯夫在床上滾來滾去不知道要怎樣才好,他還記得小時候母親會展現一些魔術手法給自己看,只是沒想到艾斯用的手法是那樣奇特,雖然有魔術的基礎在,但是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的以為是什麼神奇的東西。

這樣猖狂的小偷在卡普的年代有一個,叫作哥爾.D.羅傑,傑克那個年代就是自家母親,不過後來自家母親金盆洗手很久了,偶爾還是會接接一些國際上的案件,偷取一些國際政府需要的情報。

因此才會跟著自家父親跑來跑去,現在母親的工作就是幫人家竊取情報、情資這種東西,有助於打擊一些犯罪,運用自己的長才在幫人家做事,畢竟上癮的習慣很難戒掉。

「不知道薩波有沒有跟老媽說了。」魯夫在床上滾來滾去。

「被爺爺知道一定會被罵的。」魯夫突然坐起來。

沒多久魯夫的手機響了,魯夫接起來聽見是自家母親的聲音感到很高興,母子兩人聊的很愉快,魯夫也把自己遇到的瓶頸對自家母親說,當然自家母親也毫不猶豫的告訴魯夫怎樣破解。

魯夫相信自家母親一定知道自己說的神偷到底是誰,只是沒有戳破自己現在所處的尷尬情況,好久沒有聽見母親的聲音,魯夫多多少少有些想念家人,自然就會聊的比較久。

在魯夫的認知中父母親是很忙碌的人,偶爾爺爺會來照看他一下,自己大多的時間都和薩波在一起,隔壁鄰居大嬸達坦以及鄰居姊姊瑪姬會照顧他們兩人外,就屬傑克常常過來照顧他們。

當然逢年過節父母親總是會抽出時間回來看看魯夫,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當然會很想念他,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寶貝他,寵愛的現象不言而喻,讓魯夫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老媽,謝謝了,我有想法了。」魯夫開心的說著。

「呵呵,是嗎?有想法就好,祝你早日抓到犯人。」母親的祝福對魯夫來說是一大鼓勵。

魯夫有了母親的支持後,更會想辦法逮捕艾斯,魯夫開始細細思考母親曾經在自己面前展示的手法,據母親的話說,魔術的手法都有一定的基礎在,所有的魔術都建立在那些基礎之下,只要搞清楚了自然就有解答。

第二天魯夫神清氣爽的去上班,大家看見魯夫的笑容每個人都臉紅,不同單位的托拉法爾加.羅看見魯夫的笑容馬上被迷上,似乎有追求魯夫的跡象,娜美看見這樣的情形就頭痛。

他們家的上司的確是很可愛,不小心就會招蜂引蝶,曾經就有好幾個單位的人被迷住,而且他們隊裡的索隆以及香吉士都很喜歡魯夫,常常會因為魯夫的關係而爭風吃醋。

「又一個倒楣鬼。」娜美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呵呵,誰叫我們家的隊長是那樣的可愛。」羅賓只是笑笑的說。

「魯夫一大早就神清氣爽的,會不會是找到方法可以破案了?」喬巴看見魯夫開心的樣子說。

「誰知道,或許有可能。」騙人布看著自己的上司那樣高興多少有些猜疑,畢竟前一天魯夫還頹廢不已。

「不過那個神偷的手法還真是難以破解。」佛朗基已經盯著螢幕好幾天,到現在都沒有一個結果。

「說不定魯夫昨天晚上是和誰談了這個案件,所以才找到方法。」傑克看見魯夫的神情大概就知道魯夫昨天晚上和誰說過話了。

傑克很有把握魯夫昨天晚上一定是和他的母親說過話,那位漂亮的女性神偷可是當年自己追捕的對象,卻沒想到那位女性會嫁給警察,不過也是多虧了她的關係讓自己追捕犯人的手法也增進很多。

魯夫回到位子上開始仔細思考艾斯在自己面前用過的手法,那些手法的基礎又是什麼,自己下次遇到他到底要怎樣逮捕他,魯夫開始在紙上亂畫亂寫,似乎想要釐清所有的資訊。

在母親的教導下魯夫會用幾個魔術手法,那些手法有助於自己逮捕犯人,沒想到自己卻會栽在艾斯的手上,那個人的手法比自己的還要厲害,如果自己有辦法逮捕他,或是和他見面,說不定可以得到許多資訊。

『嗯…真想跟那傢伙見個面,說不定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魯夫看著艾斯的檔案想。

『不過要是和他見面,被爺爺知道的話,肯定會被打吧!』魯夫想起自家爺爺恐怖的拳頭就打了冷顫。

「魯夫,你已經想到要怎樣抓那個人了嗎?」索隆突然問起這句話。

「已經想好了,我已經知道要怎樣破解他的手法了。」魯夫露出大大的笑容閃死所有人。

「有想法就好,我們都會幫你的。」香吉士點了一根菸說著。

魯夫知道大家都會幫忙自己,畢竟大家都是跟在他身邊多年的好友,為了這些好友魯夫一定會想辦法逮捕那傢伙,有了大家的支持魯夫自然會很高興,傑克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

當然魯夫會先用自己的方式來和艾斯見面,艾斯可是迫不及待想要拐魯夫回家當老婆,除了自己犯案以外的時間,自然會想要怎樣去和魯夫見面,沒想到魯夫也想跟自己見面。

魯夫利用自己所建立起來的情報網來探查艾斯出沒的地點,馬可知道這件事後當然故意放出一些情報給魯夫知道,同時也告訴艾斯說魯夫正在找他的消息,這下子他們兩人要碰面也說是很簡單。

「薩波!!」魯夫進入酒吧後大聲喊叫。

「還沒開店你就過來了,發生什麼事了嗎?」薩波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疑惑。

「艾斯那個臭小偷有來嗎?」魯夫馬上說出自己想要問的問題。

「你耐心等等,說不定等下就會出現。」薩波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薩波知道魯夫一定是得到情報知道艾斯會出現在這裡,看樣子他們兩個是真的想要見上一面,魯夫有決心想要和艾斯見面,只不過魯夫到底想要做什麼事情薩波並不清楚。

艾斯照個酒吧開店的時間來到薩波所經營的酒吧當中,當他看見可愛的小魯夫的時候,差點把持不住想要撲上去,如果不是理智在阻止自己撲倒魯夫的話,艾斯可能接下來的動作就是撲倒魯夫。

「啊!!你這傢伙,害我抓的好辛苦!!」魯夫看見艾斯馬上大叫。

「有嗎?你這位可愛的小警探。」艾斯看見這樣的情形露出迷人的微笑。

「有!!你的手法很奇特,讓我念念不忘。」魯夫說出來的答案讓大家很傻眼。

「哈哈!沒想到你對我的手法這麼有興趣。」艾斯聽見後哈哈大笑。

「我已經想到辦法破解你的手法了,我一定會抓到你的。」魯夫大聲的宣示,表示說自己一定會抓到他。

「那我等你來抓我,我期待你看破我的手法。」艾斯很有把握自己可以收網了。

薩波聽見他們的對話只是微笑,看樣子艾斯已經準備好要把自己疼寵、心愛的弟弟給拐回家當老婆去,這下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跳腳,薩波想到就想笑,畢竟那些追求者他也看在眼裡,就是沒一個比艾斯還要上心。

看樣子魯夫遲早有一天會被艾斯給拐回家去,魯夫已經正式和艾斯宣戰,看起來艾斯也準備要收網,魯夫一定逃不過艾斯的手掌心,至於最後會怎樣薩波就不知道了。

只是薩波覺得自己到最後一定會被長輩們罵死,怎麼不好好的阻止魯夫跳進陷阱當中,想到這裡薩波有些苦惱,不過想想還是很高興有人要把自家可愛的弟弟給拐回家當老婆。

『要是被爺爺和爸爸知道我有參予,肯定會被罵死的。』薩波一邊擦酒杯一邊想。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