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誰都不喜歡自己喜歡的人有很多人喜歡,這樣就代表自己要過五關斬六將,而且能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都不清楚,魯夫又是一個很遲鈍的傢伙,想要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要多花一些心思。

艾斯當然清楚魯夫是多麼遲鈍的傢伙,自然會想辦法讓魯夫了解到自己的感情,要讓他知道自己是很喜歡他,打算要把他當成自己未來的媳婦,而且艾斯有把握可以讓魯夫愛上自己。

自己看上的獵物艾斯絕對不會讓他輕易的就逃掉,而且魯夫想要逃出艾斯的手掌心也沒那麼簡單,誰叫艾斯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來捕捉魯夫,一定會把魯夫拐到手,這是艾斯自己對自己所立下的誓言。

「可惡,看見那傢伙竟然無法抓他。」魯夫在警局中大叫。

「下次記得就好,聽薩波說,你那時候已經喝醉了,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香吉士知道魯夫對這件事很憤慨。

「我不管啦!我下次一定要抓到那傢伙。」魯夫不高興大喊。

「你這傢伙,每次都不認真,抓不到人也是應該的。」索隆是個對自己很嚴格的傢伙。

魯夫聽見索隆說的話嘟著嘴沒說話,魯夫就是很不甘心,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那個傢伙,然後自己還在他面前出糗,這點才是魯夫最嘔氣的地方,當然嘔氣沒多久後魯夫又開始振作起來,決定開始想辦法來抓人。

魯夫發誓自己一定要逮到艾斯,絕對不要讓艾斯小看自己,自己一定會想辦法破解艾斯的手法,一定會抓到艾斯那個傢伙,魯夫才不要其他人來笑話自己,尤其是被自己的下屬給笑話。

「那傢伙竟然調查到魯夫常去的酒吧,看樣子那傢伙是真心的想要追魯夫。」娜美小小聲的說出這句話。

「有誠意的傢伙總是不錯,不是嗎?」羅賓笑笑的説著。

「到時候那些傢伙就不要哭,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最強的情敵已經出現了。」娜美對這件事只能搖頭。

『看樣子神偷艾斯對魯夫很有興趣,哎呀呀!我可愛的孩子怎麼受到這麼多人的歡迎,這下子我又要擔心了。』傑克看著報告後想著。

傑克算是魯夫的教父,一手帶大魯夫這個孩子,卡普總是很信任傑克,因此才把魯夫寄養在他的身邊,誰叫魯夫的家人總是長時間的不在家,一個小鬼頭放在家裡他們很不安心,才把魯夫交給傑克照顧。

薩波本來就是傑克的養子,自然和魯夫很熟,他們之間可以用兄弟的稱呼在稱呼對方,艾斯看上魯夫這件事薩波也很清楚,當然也有告訴自家老爸傑克,對此傑克不以為意。

警局的大家都知道傑克疼寵魯夫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寵溺的樣子讓大家羨慕不已,甚至有人傳言說他們兩人是戀人,傑克聽見後只是苦笑,薩波更是狂笑不已,魯夫聽見後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我還以為那個上司也是我的情敵之一,看樣子不是這樣。」艾斯看著自己得到的資料說著。

「警局當中傳言甚囂,我一開始也以為是這樣,沒想到打聽過後才發現不是事實。」馬可慵懶的躺在沙發上說著。

「我一定會把那孩子給拐到手,既然沒有人跟他獻殷勤,我當然要努力讓他知道我的存在囉!」艾斯笑笑的說著。

「你確定不是那孩子太過遲鈍的關係嗎?」馬可對於好友異常的自信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樣遲鈍好,我才好拐人。」艾斯對這件事非常有自信。

「…」聽見這句話馬可很無言。

艾斯的自信到底是哪裡來的馬可真的不知道,大概是因為戀愛中的人都會變成笨蛋,馬可對於艾斯只有這樣的感覺,看著艾斯精心策劃要拐人的計畫,馬可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馬可很清楚魯夫的身世,艾斯想要拐人可真的就要過五關斬六將,畢竟魯夫的後台很硬,要是沒注意的話艾斯可就會淪為階下囚,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怎麼說魯夫的爺爺一定會對這件事大力反對。

『那個孩子是羅傑的孩子吧!不然怎麼會有那樣出神入化的偷竊技術,看樣子和媳婦師出同門。』卡普看著艾斯的檔案想。

「爺爺,我到底要怎樣破那傢伙的手法?」魯夫不高興的在地上滾動。

「自己好好想想,那傢伙可是你的獵物,你問老夫做什麼。」卡普對於孫子的撒嬌方式實屬無奈。

「啊啊!討厭啦!要是老媽在就好。」魯夫不滿的開始大叫起來。

「臭小子,就知道依賴你母親,想要依賴你母親,還不如自己動動腦袋想想要怎麼抓人。」卡普給了魯夫一拳。

「人家真的想不出來嘛…是爺爺你太嚴格了。」魯夫摸摸自己被打的地方。

卡普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有嘆氣,畢竟自己真的太寵魯夫了,孫子做了什麼事情都是自己的驕傲,讓自己無法說什麼,小小年紀就已經立下許多大功勞,其他的警察還沒有魯夫這樣的能耐。

卡普真不知道孫子到底是遺傳他老爸多一點還是他母親多一點,畢竟家族中的結構是那樣的複雜,自家媳婦還是神偷羅傑的嫡系傳人,是羅傑唯一收到門下的徒弟,當然和艾斯師出同門。

不過早在媳婦嫁給自家兒子多拉格後就已經金盆洗手很多年了,除非有必要否則不會重出江湖,卡普還記得多拉格和傑克可是奉命追捕她的人,卻從未成功的抓到她過。

「要是老媽在就好了,老媽一定可以給我很多建議。」魯夫歪著頭看著檔案,想破頭都不知道要怎樣才好。

「呵呵,我們家可愛的隊長大人有什麼煩惱?」羅賓看見魯夫正在思考的樣子問。

「羅賓,妳說,我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抓到那傢伙。」魯夫很嚴肅的看待這件事。

「這個嘛…我相信隊長大人一定有辦法抓到他,只不過需要一點時間罷了。」羅賓總是會想辦法安慰魯夫。

「這樣啊…」魯夫聽見這句話輕輕的點頭。

沒幾天艾斯又犯下案子,他們所有人知道後開始去追捕艾斯,魯夫當然緊緊的盯住艾斯不放,就是想要抓到艾斯,看見這樣的情形艾斯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表示說自己的獵物已經上鉤了。

只要魯夫聚精會神的抓自己,自己就有辦法可以拐到他,而且馬可的調查當中魯夫的背景似乎有些隱瞞的地方,艾斯很好奇魯夫的母親到底是什麼人,因為聽馬可說完全調查不出來。

魯夫一家子都是警探,只是每個人的身分都不一樣,可是惟獨魯夫的母親是個例外,到底是什麼樣的例外讓艾斯很好奇,似乎也是個轟轟烈烈的大人物,自己應該可以從魯夫的口中探到一些訊息才對。

「可惡!你別想逃!!」魯夫看見艾斯後馬上鎖定,然後往艾斯所在的方向衝過去。

「真是糟糕,竟然讓那孩子發現我的存在。」艾斯微笑的樣子讓人知道他對這件事非常的從容不迫。

「這次我一定要抓到你,我非要抓到你不可。」魯夫大聲的宣示自己一定要抓到人。

「呵呵!小警探,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可以抓到我。」艾斯對自己的能力是那樣的有信心。

艾斯在準備使出魔術的時候,魯夫已經到達艾斯的身邊,拿出自己的手銬準備把艾斯給銬上,可惜艾斯早已經知道魯夫的下一個動作是什麼,自然已經有防備,才不會輕易的被魯夫給抓到。

艾斯並沒有任何的預知能力,但是魯夫實在是個很好懂的孩子,自己當然可以輕而易舉的知道魯夫到底想要做什麼,魯夫想要做的事情都寫在臉上,艾斯自然可以很輕易的讀懂魯夫想要做的事情。

因此對於魯夫的動作艾斯可以輕易的應付就是這個原因,魯夫是個單純的孩子,什麼事情都會寫在臉上,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的人很好讀懂,艾斯才會這麼喜歡魯夫。

「抱歉啦!這次就不多陪你玩了。」艾斯利用自己的魔術逃之夭夭。

「可惡!!又被那傢伙給逃走了。」魯夫對於自己差一點就可以把人抓到手,但是對方卻從自己的眼前逃走感到很憤恨不已。

艾斯知道魯夫一定會非常的激動,這樣子魯夫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存在,有了自己的存在想要拐人也方便許多,艾斯怎麼說都是會精打細算,畢竟自己還要剷除那些自己看不慣的傢伙。

聽說道上也有許多人很喜歡魯夫,看見自己喜歡的人很受歡迎,艾斯的內心雖然很高興卻也很傷腦筋,這表示自己要和許多人爭,除非用特殊的手段,不然魯夫是不會對自己上心。

魯夫看見艾斯又從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的樣子非常的跳腳,很生氣自己無法抓到那個傢伙,明明自己就已經有能力可以抓到他,卻還是被他給逃脫了,魯夫當然會很生氣,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苦笑。

「可惡、可惡!又被他逃脫了,每次的手法都不一樣。」魯夫跳腳的說著。

『雖然手法都好新奇…』魯夫在內心當中說出這句話。

魯夫雖然對於魔術的手法多少有些研究,可是卻無法破解艾斯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手法來逃脫,畢竟魯夫的母親是個魔術師,跟自己的父親一樣總是當個空中飛人在國外飛來飛去。

魯夫有想過自己是否要去請教自己的母親,但是卡普對於這件事不是很高興,自己的獵物要怎麼抓到還是要自己想辦法才可以,魯夫是個很依賴家人的孩子,不過這次他打算自己解決這件事。

魯夫開始埋頭苦幹起來,研究艾斯所有的手法,相信自己要是可以破解那些手法的話,一定就可以逮捕艾斯,神偷用的手法都很有趣,讓魯夫產生莫大的興趣,打算好好的解開這個謎底。

艾斯等待魯夫解開自己手法的那一天,畢竟自己看上的獵物艾斯一定會捉到他,他相信魯夫和自己一定是同類人,自己看上的獵物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手,自然就會等待魯夫用什麼手法抓住自己。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