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博雅有一把笛子,一把朱雀門妖怪所送的笛子,那把笛子只有博雅才可以吹它,其他人吹它的話根本沒有任何反應,但是自從他和晴明的寶貝兒子出生後,那把笛 子就願意給神武使用,神武最喜歡跟自己的父親借葉二來吹,直到他有一把專用的笛子之前他都喜歡和博雅借那把妖怪送他的葉二來吹,神武喜歡那把笛子吹出來的 笛聲,他非常喜歡葉二的笛聲。

「爹、爹,要吹、吹、葉二、葉、二。」小小年紀的神武揮著小手說。
「好,乖。」博雅把兒子抱入懷中。

博雅把笛子拿到兒子的面前,神武高興的抓著葉二玩耍,博雅知道神武有多喜歡葉二,從出生起就非常的喜歡葉二的笛聲,現在的神武還不會吹笛子,可是很喜歡把 玩葉二,博雅看見這種情形也只是摸摸神武的頭,神武似乎完全遺傳到自己的個性,甚至很喜歡琴棋書畫這些東西,琥珀在這方面就還好,不過看見弟弟喜歡這些東 西也會接觸一些,兩人的命運交織在一起,這兩個雙胞胎兄弟可是博雅和晴明最疼愛的寶貝。

「你在這啊!剛剛回來沒有看見你。」晴明牽著琥珀的手來到博雅的身邊。

「回來啦!我以為你沒有那麼快回來。」博雅微笑的說。

「娘,抱抱。」神武伸出雙手要晴明抱。

「好,抱抱。」晴明把神武抱起來。

「爹,親親。」琥珀衝進博雅的懷裡。

「好,親親。」博雅親吻琥珀的臉頰。

「我是不是要叫這兩個小傢伙改口叫我爹啊!」晴明有很大的疑問。

「還是不要好了,這樣叫沒什麼不好。」博雅微笑的說。

只是這樣的稱呼後來小孩子們會改掉,只限於在家裡叫,不過後來連在家也很少這樣叫,除非遇到那種很緊急的事情才會脫口而出,實際上他們也很少這樣叫,很少 開口叫晴明母親,改過來的習慣要改回來也很懶,隨著時間流逝讓他們不自覺的養成習慣,當然偶爾也可以聽見他們叫晴明母親,只是機率很小就是了。

「明天去一趟船岡山吧!」博雅提議。

「為什麼?」晴明有些不懂。

「我想教武兒吹笛子。」博雅告訴晴明。

「武兒?」晴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晴明知道神武很喜歡鬼(龍)笛葉二,但是晴明也知道葉二除了博雅以外的任何人都無法吹,當年善女龍神把葉二借去後就發生這樣的情況,晴明不知道要怎樣去解 釋他的不可思議,畢竟孩子還小,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的,博雅對這點卻沒有說話,照理來說博雅比晴明還要清楚才對,神武雖然有博雅的血統,可是不一定可以吹 葉二才對,那個朱雀門的妖怪並沒有說明這件事情才對,但是博雅卻毫無感覺。

「不要擔心,武兒曾經有拿起來吹過。」博雅告訴晴明。

「能夠發出聲音嗎?」晴明好奇的問。

「有,能夠聽見聲音,我聽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博雅告訴晴明。

「看樣子武兒的內心跟你一樣的清澈。」晴明摸摸懷裡的寶貝。

「不管怎麼說琥珀和武兒都是你和我的孩子。」博雅微笑的說。

「是啊!我們的寶貝孩子。」晴明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博雅說的話。

兩個小孩安穩的睡在父母親的懷抱中,博雅和晴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會心一笑,看樣子他們今天玩到累壞了,琥珀和自己出去處理事情,神武跟著博雅在家裡或是 去克明王府陪伴父母親,琥珀抓著博雅的衣服不放,可愛的樣子收進博雅的眼裡,不久家裡又會出現一幅畫,博雅總是會把小孩子的一舉一動畫下來,而且畫的非常 逼真,有模有樣的讓大家覺得不可思議。

「武兒真的很喜歡音樂呢!」晴明感嘆。

「將來長大也會喜歡陰陽術的,不要太擔心啦!」博雅告訴自己最愛的人。

「是啊!將來的一切說都說不清楚。」晴明知道未來是多變的。

「這兩個孩子的未來真叫人期待。」博雅拍拍琥珀的背部。

「娘…」神武夢囈。

「爹…」琥珀抓緊博雅的衣服。

清風徐徐的吹過,涼爽的秋天就要來到了,溫暖的春天、炎熱的夏天就這樣過去了,一年又要進入尾端了,到時候又有許多事情要忙了,不知不覺的時間就這樣流 逝,一年又要過去了,難得悠閒的下午他們坐在長廊上享受這樣休閒的時光,懷念一下孩子們還沒有出生的時光,回味一下童年在一起的美好時光,現在的時間是屬 於他們一家休息的時光,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擾他們的,讓他們好好的休息吧!

「博雅大人、晴明大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蜜蟲告訴博雅和晴明。

「嗯…晚餐時間也到了呢!」晴明睜開眼睛。

「是啊!要叫醒孩子們了。」博雅微笑的說。

「要讓小少爺們多睡一下嗎?他們的樣子還不想起床呢!」蜜蟲貼心的說。

「看樣子是這樣呢!」博雅看見懷裡的小傢伙沒有鬆手的意思。

「等一下下吧!我現在還沒有什麼感覺想要吃飯。」晴明告訴自己的式神。

「蜜蟲,妳和蜜魚把飯菜端出來好了,我們在這裡吃。」博雅發現抱著孩子哪裡也不能去。


「是的!博雅大人。」蜜蟲遵照博雅的話去做。

「如果要去船岡山的話,渾沌之神要小心才可以,不然又像上次那樣。」晴明告訴博雅。

「我知道,所以這次我會小心些。」博雅要晴明別擔心。

「博雅的特質總是可以吸引眾神呢!」晴明摸摸懷裡孩子的頭。

「怎麼大家都這麼說!」博雅很清楚是自己太過乾淨的關係。

「娘,我餓了,要吃東西。」琥珀醒來爬到晴明的身邊。

「等等蜜蟲和蜜魚就拿來了。」晴明摸摸琥珀的頭。

神武也慢慢醒來,蜜蟲和蜜魚把飯菜拿過來到他們的面前,琥珀馬上把自己的份拿起來吃,博雅和晴明看見馬上失笑,看來琥珀已經餓壞了,神武慢慢的吃著自己的 晚餐,兩位大人也開始動手吃自己的晚餐,夜晚微微的月光充滿神祕的感覺,照在長廊上的感覺給大家有溫暖的感覺,月讀天尊守護著夜晚,天照大神守護著白晝, 給大家和平的生活,人類在這樣的生活下生存,與自然一起生活和妖怪共存在一起,平穩的生活是大家所嚮往的。

「我吃飽了。」琥珀放下筷子。

「我吃飽了。」神武也放下筷子。

「蜜蟲,收拾一下吧!」晴明拜託蜜蟲。

「好的,晴明大人。」蜜蟲開始收拾。

「吹笛子,爹。」神武拉拉博雅的衣服。

「好,等下好不好?」博雅摸摸兒子的頭。

「小武,玩、玩。」琥珀把弟弟拉到身邊。

「琥珀,小心,不要這樣拉弟弟。」晴明摸摸琥珀的頭。

隔天晚上博雅和晴明帶琥珀和神武去船岡山吹笛子,坐在博雅懷裡的神武很高興可以聽見葉二的笛聲,伸出雙手要博雅借葉二給他吹,博雅有耐心的教導神武吹笛 子,晴明訝異兒子竟然可以吹葉二,而且吹出來的聲音和博雅所吹的一樣好聽,琥珀也在一旁開心的拍手,兩個小孩子開心的樣子映入晴明的眼裡,這次出來可以看 見孩子們開心的樣子是很大的收穫,博雅也很高興可以看見小孩子開心的樣子,畢竟孩子們是他們的寶貝。

「好難得可以看見琥珀和武兒開心的樣子。」晴明微笑的說。

「是啊!」博雅摸摸孩子們的頭。

「渾沌之神又被吸引過來了。」晴明發現到某些氣息。

「好像是這樣。」博雅也發現到氣息。

「爹、娘,好漂亮。」琥珀開心的說。

「嗯!嗯!漂亮。」神武也很開心的說。

他們一家四口開開心心的一起回家,兩個小孩子在博雅和晴明的懷裡笑的很開心,小孩子就是容易滿足,葉二的音樂聲可是會讓人身心都安定下來的,而且神武對音 樂又特別的有興趣,任何樂器都想要博雅教導他,博雅也很樂意教導神武怎麼樣使用那些樂器,琥珀也會在一旁學習使用這些樂器,就是為了想要和弟弟有共同的興 趣。

「你們今天好乖喔!」晴明摸摸他們兩人的頭。

「這兩個小傢伙累了呢!」博雅看見他們兩人快要睡著了。

琥珀和神武碰到床墊就睡著了,晴明幫他們蓋好棉被就離開他們的房間,博雅也回到房間把床墊和棉被拿出來,他們也準備要休息了,今天帶孩子去船岡山練習吹笛子,看見孩子們開心的樣子博雅也很高興,晴明也慢步走回房間去準備休息睡覺了,博雅也差不多把房間整理好了。

「孩子們已經睡了。」晴明告訴博雅。

「我知道了。」博雅微笑。

更衣過後的兩人躺在床上睡覺,博雅把葉二放入袋子中放在旁邊,葉二是不會離開博雅身邊的,就是因為這樣如果葉二被拿走的話博雅一定會緊張的,夜晚的降臨讓 所有人進入夢鄉,晴明很習慣靠在博雅懷裡睡,博雅知道晴明有這個習慣,所以會把床墊靠的很近讓晴明可以安穩的睡在自己的懷裡,在博雅的眼裡晴明就好像小孩 子一樣,晴明喜歡總是疼愛自己的博雅,那種全世界只寵愛他一人。

「早安。」博雅摸摸正在蹭自己懷裡的人。

「早安。」晴明像是個孩子般的撒嬌。

「再睡一下吧!我弄好早餐再叫醒你。」博雅親吻晴明。

「好。」晴明又繼續睡下去。

博雅到廚房弄早餐給大家吃,博雅習慣會弄大家吃的東西,這是博雅會做的事情,偶爾還有僕人會來幫忙,這些僕人是住在安倍家附近,畢竟安倍家有許多非人的生 物會讓人感到害怕,除非膽子大才會住在安倍家,可是安倍家沒有那麼大所以王府派來的僕人都住在安倍家附近,早晨大家會進入安倍家幫忙料理家務事,而且他們 各自有自己正式的工作,博雅會在很需要人手的時候才會叫人幫忙,而有些僕人則是會主動幫忙,他們知道安倍家的禁忌,哪個人的房間是不能進去的,需要主人同 意才能進入房間,這些他們都知道。

「大人,早餐需要的材料都已經準備好了。」僕人告訴博雅。

「我知道了,謝謝妳。」博雅微笑的說。

「我要叫小少爺他們起床嗎?」僕人問博雅。

「不用了,讓他們睡到自然醒就可以了。」博雅告訴僕人。

「我知道了。」僕人點頭。

「把這些東西端到主廳去吧!」博雅交代僕人。

「是的,大人。」僕人很快的就把早餐端到主廳去。

「我去叫醒夫人,今天的家務事就麻煩妳了。」博雅告訴僕人。

「好的,大人,您和夫人不在家的時間我會好好照顧兩位少爺的。」僕人還是跟以往的慣例一樣。

「那就麻煩你了。」博雅微笑的說。

博雅把晴明叫起床,晴明乖乖的起床吃早餐,等下還要去陰陽寮上班,想到這裡晴明就有些不高興,不過還是乖乖的去上班,博雅也要到皇宮裡去聽政,也不知道今 天天皇會交代什麼樣的事情,只能說他們都很想要在家好好的休息,但是應該要做的事情他們還是會去做,每天的例行公事他們都會去做的,至少他們想要樂的清 淨,不想要有人來打擾他們的生活。

「夫人,早安。」僕人微笑的說。

「早安,謝謝妳來幫忙,孩子們今天又要拜託妳了。」晴明微笑的說。

「我知道了,如果我要出去的話,我會請十二神將他們幫我的。」僕人知道要怎樣做。

「好,那就萬事拜託了。」晴明微笑的點頭說。

一樣像是往常的生活,來到府裡的這位僕人天生就有陰陽眼,有通天的能力,所以晴明很放心的把小孩子交給他來照顧,這位僕人的名字叫夏子,是負責照顧琥珀和 神武的年輕女性,直到她嫁人前都一直在安倍家幫忙,嫁人後多少還是會過來看他們,是位非常溫柔嫻淑的女性,她是後來章子中宮的外婆,所以後來章子失去依靠 的時候,才會被交代說要到安倍家找人幫忙,只因為夏子受到博雅很多的恩惠。

「夏子,那我們出門了,家裡的事情一切就拜託了。」博雅牽著晴明的手準備出門。

「好的,大人,您和夫人慢走。」夏子目送他們出門。

「好啦!差不多要幫兩位小少爺弄早餐了。」夏子自言自語的說。

就這樣跟每天早上一樣的早晨,博雅和晴明一起出仕,琥珀和神武乖乖的在家,任何事情就好像以往一樣,不同的只是神武已經會吹奏葉二了,葉二美麗的笛聲他可 以吹奏出來,這點是大家料想不到的事情,博雅和晴明的感情依舊是很好,兩人總是甜蜜的一起出門,然後甜蜜的一起回家,這樣的生活就是他們所嚮往的生活,彷 彿譜奏出一曲美妙的笛聲讓大家羨慕不已。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