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不要~」安倍家傳來一陣恐怖的叫喊聲。

「母親,您在搞什麼?」神武抓著快要瀕臨崩潰的女兒。

「沒辦法,最近有妖怪想要對那男人不利,所以只好把小浩送進宮去鎮壓一陣子。」晴明無奈的說。

以上對話出自於安倍家祖孫三人,最近晴明收到不行的訊息說有人要陷害當今的天皇,沒有人知道是哪來的妖怪,所以晴明只好決定派自己最可愛的孫女去探查這件 事情,查清楚到底是誰想要陷害天皇,可是昌浩並不願意做這件事情,只要想要自己要被關在皇宮中昌浩就非常的不願意,而且家裡又不只有她一個女孩,她還有一 位姊姊若菜。

「不是還有姊姊,為什麼不派姊姊去?」昌浩大吼。

「妳姊姊過幾天就要出嫁了,到時候藤原敏次就要住進我們家,所以妳姊姊並不適合。」晴明跟孫女解釋。

「但是我也有婚約在身啊!」昌浩快要哭了。

「紅蓮會跟妳一起去的,所以不需要擔心。」晴明已經決定好了。

「我會去告知一下那傢伙別對妳動手動腳的。」神武無奈的說。

「爹,人家不要啦!」昌浩在神武的懷裡大哭。

當天晚上昌浩死都不離開神武的身邊,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無奈的苦笑,看樣子這次的計畫受盡委屈的人就是昌浩,大家最疼愛的小女孩,由於昌浩黏的死緊 不願意放開手,神武根本沒辦法做自己的事情,只好努力安慰懷中的女兒,努力哄女兒高興,不過也很氣自己的母親為什麼要這樣做,害女兒哭成這樣讓大家心疼不 已,也害的他無法做自己的事情。

「小浩,放手好嗎?我要去洗澡了。」神武勸自己懷中的小女兒。

「不要,我要和爹在一起。」昌浩任性的說。

「紅蓮,麻煩一下。」神武很乾脆的叫紅蓮出來。

「小浩,不要黏著神武了。」紅蓮把昌浩抱起來。

神武趁這段時間趕快去洗澡,從小照顧昌浩的紅蓮自然知道昌浩受到很多委屈,這次真的是不得已必須要這樣做,如果晴明沒有猜錯的話一定是跟彰子的妹妹章子有 關係,女人的心是最難以捉摸的,女人的怨恨就可以害死一個人,神武存留在心中的陰影到現在都還揮之不去,那種痛苦不是隨著時間就可以消逝的。

「這次為了皇上您,所以昌浩姬要暫時住在皇宮當中。」藤原道長告訴天皇。

「我知道了。」天皇從簾子中看去就知道是誰了。

「不要對我女兒有非份之想,怎麼說她也是你妹妹,我可不會把她送進皇宮中給你作伴的。」神武冷冷的說。

「我知道了,老師。」天皇哪敢動她更不敢對她有非份之想。

『小浩越來越可愛了,可惜註定好的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天皇看見昌浩和紅蓮開心的有說有笑。

「老師,如果事情解決完了的話,我可以讓小浩多留幾天在皇宮嗎?」天皇開心的問。

「你還是來家裡算了,小浩不會喜歡待在皇宮的。」神武告訴天皇。

「老師,您今天晚上住下來好不好?我想跟你聊聊天。」天皇懇求。

「真拿你沒辦法,都已經是一國之君和為人父了,還是那麼愛撒嬌。」神武對此投降。

「因為老師對我最好了。」天皇最喜歡和神武撒嬌。

「又不是小孩子了。」神武彈了一下天皇的額頭。

還好沒幾個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有神武有這樣的權力對待天皇,藤原道長和藤原行成看見後有些楞住,全國上下都知道天皇的家庭教師是安倍神武,可是他們不曾 見過天皇對神武撒嬌的樣子,在天皇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很愛和神武撒嬌,只要是宮裡老一輩的人都知道,在天皇的心中神武是嚴師是慈父,有神武可以彌補跟父皇很 少相處的時間,天皇從神武身上得到父愛,得到家庭的溫暖。

「等下最好跟你師母說一聲,叔公嬸婆那裡也要傳式神給他們。」神武交代天皇。

「我知道了,老師,我現在就去做。」天皇馬上遵照神武的話去做。

皇宮的總管宮女馬上安排好昌浩的寢宮,昌浩身邊的宮女都是家中的式神,天皇對此完全沒有意見,神武看過昌浩的寢宮後就到太后住的地方去,只要神武進入宮中 一定會來見這位宮裡的大家長,昌浩也跟著一起去,在陌生的環境中昌浩很喜歡跟在神武的身邊,這樣她才比較有安全感,不會感到莫名的害怕。

「好久不見了,嫂嫂。」神武開口說。

「啊!是小武啊!的確很久不見了,最近都沒進宮裡來看我呢!害我好寂寞的說。」太后看見神武的時候說出這句話。

「抱歉啊!抱歉,最近有些忙。」神武道歉。

「妳們都下去吧!」太后要所以的宮女離開。

「是,太后。」大家馬上退下。

「過的好嗎?嫂嫂。」神武坐下來問。

「還可以過得去,是小浩嗎?」太后眼尖的發現昌浩的存在。

「來,小浩,跟伯母打招呼。」神武摸摸女兒的頭。

「您好,太后,我是安倍昌浩。」昌浩抓著神武的衣服不放。

「小浩還是跟以前一樣黏你呢!對了,若菜要嫁了是嗎?」太后馬上追問。

「是的!父親和母親他們已經選好吉日了。」神武把女兒抱到懷裡。

「那我要快點叫宮女們趕工了,下次帶昌平和彰子來,我要親自叫人弄他們的結婚禮服。」太后高興的說。

「好,我明天就叫小潤帶他們來。」神武告訴太后。

「小浩和雪姬一樣是嫁給神將是吧!」太后看著昌浩。

「嗯…沒錯!」神武點頭。

「那個叫章子的女娃……」太后有些擔心。

「別擔心,我把小浩送入宮中就是要解決這件事。」神武要太后放心。

「你會打算讓她們兩姊妹見面嗎?」太后大概知道神武的用意。

「時候到了就會見面的。」神武微笑的說。

兩人稍微聊了一會後神武和昌浩就告退,他們到後面聊的內容已經到某些程度的禁忌了,左大臣藤原道長到現在還以為自己把女兒換下來的事情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情天皇和太后很早就知道了,神武早在自己的母親要做這件事情前就和太后與天皇商量,一切事情敲定後就照著晴明的劇本去做,解決了這件事情後,大家也都相安 無事的,天皇也沒有不滿一自己的妃子,只是因為髮妻定子生下敦康親王後就一直陪在身邊,冷落所有的妃子,天皇一直遵照神武的話對待自己的髮妻。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要好好的對待定子,不可辜負她,兩人要一起成長才可以。』神武曾經這樣對還是皇子的天皇說。

夜晚昌浩好不容易在紅蓮的聲音下被哄睡了,天皇繼續和神武聊天,雖然很想私下把昌浩留下來,但是天皇知道昌浩會不願意的,章子聽見有新來的妃子就很想要去 看看,自從進宮後要見到和自己同齡的根本不可能,同時也恨自己的命運為什麼這麼淒慘,到現在只見過皇上一次,接下來就一直被冷落在一邊,現在的她很想要見 見那位新來的妃子。

「神武叔公,父皇,我今天可以和昌浩姊姊睡嗎?」脩子問正在聊天的人。

「當然可以了,不過小浩應該睡了。」神武摸摸脩子的頭。

「那就小小聲的去,不要吵醒小浩。」天皇對自己的女兒說。

「好,那我先告退了,父皇、神武叔公。」脩子馬上跑去昌浩的房間。

脩子跑到昌浩的房間,偷偷地溜進去,沒有吵醒昌浩,只是窩在昌浩的旁邊睡覺,紅蓮看見這樣子的情況後只是拿起棉被幫忙蓋在脩子的身上,兩個小孩就這樣睡在一起,紅蓮看見後也變成小怪和她們睡在一起。

『好可愛的女孩,她就是新來的妃子嗎?那她身邊的紅髮男人是護衛嗎?』章子不經意的看見昌浩和脩子一起完的情形。

「父皇。」脩子看見自己的父親走過來。

「您好,天皇哥哥。」昌浩稍微打招呼。

「幾年沒見小浩長大了,已經是個少女了。」天皇摸摸昌浩的頭。

『她叫皇上叫哥哥,她到底是誰?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嗎?』章子冒出許多疑問。

「對了,若菜、昌平和彰子都進宮了,在母后和定子那,要一起去嗎?」天皇問昌浩。

「好啊!脩子也一起去吧!說不定姑姑和小光也來了,我們走吧!紅蓮。」昌浩開心的說。

『姊姊進宮了?可是姊姊不是因為有特殊的原因不能成為皇上的妃子,為什麼現在又進宮了?』章子很不能理解。

章子也跟上他們的腳步到太后的寢宮去,她很想要見見自己的姊姊,更想要弄清楚為什麼姊姊又可以進入宮中而不被懷疑,她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爹~」昌浩高興的去抱神武。

「小浩,妳要抱去抱紅蓮,不要抱我。」神武有些無奈的說。

「小氣鬼!」昌浩任性的說出這句話。

「紅蓮,我女兒麻煩你了。」神武微笑的說。

「小浩乖,別這樣,妳已經是大人了,還愛撒嬌。」紅蓮把昌浩抱起來。

「好了,你們看看衣服合身不合身?有沒有需要改的地方?」太后告訴若菜、昌平和彰子。

他們稍微試了一下衣服後發現到衣服沒有需要改的地方,完全就是照他們的大小去做的,潤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家裡有喜事要辦理的關係已經讓大家忙的暈 頭轉向的,還好衣服方面有太后在幫他們打點,不然家裡真的就要忙翻天了,太后滿意的看著眼前的情形,彰子和昌平微微的臉紅,好似他們就要結婚似的,潤子看 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那種感覺就好像他們小時候一樣,她跟神武要結為連理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情形。

「小武,要不要直接幫昌平和彰子一起辦理?跟若菜一起比較省事。」潤子突然提議這件事情。

「可以啊!妳今天回家的時候和母親提議一下好了。」神武也很贊同這件事情。

「那我以後不是要叫彰子嫂嫂了?」昌浩有些小抱怨的說。

「不用這樣叫也沒關係,我也沒叫妳露樹伯母嫂嫂,我還是叫她姊姊。」神武告訴女兒。

「是啊!不用刻意改變稱呼的。」潤子微笑的說。

「神武叔公,父皇的妃子一直在看著我們耶!」脩子拉拉神武的衣袖。

神武看了一下外面後就知道是誰站在那裡了,神武只是到外面去把她帶進來,他這次要自己的小女兒進入宮中就是要安排她們兩姊妹見面,不然她們沒有理由可以見 面的,至於說有妖怪要害天皇的傳言,神武大概知道是為什麼了,章子的心中多少有些不平衡,通天能力不小於彰子,自然而然會不小心製造出鬼來,大家看見後會 把想法往天皇那方面想也是正常的。

「章子,妳還記得我嗎?」神武微笑的問章子。

「您是那時候的那個大人。」章子記得自己要進入宮中的前一天有位大人給予她一個紅色的勾玉。

「我叫做安倍神武,是天皇的家庭教師,至於妳和妳姊姊彰子調換過來的事情,是我跟太后他們說的,因此他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神武摸摸像彰子的臉頰。

「那麼…皇上又為什麼?」章子想要開口問說為什麼天皇只有見過她一次。

「因為定子的關係,定子才剛生下敦康,所以不小心冷落妳了,藤原中宮。」神武告訴章子。

「我…我…」章子想要開口說自己的命運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妳的命運沒有不公平喔!妳的本命星本來就是會被送入宮中的,而妳的姊姊彰子會嫁給我的孩子。」神武老早就算出她們兩姊妹的命運。

「神武大人,您是否在我小的時候有見過我?為什麼算的出來?」章子不解的問。

「應該說妳還沒有出生的時候我見過妳的母親,她是我一個朋友的姊妹,後來跟著妳的父親,結果沒命享清福。」神武告訴章子。

「母親她臨終前有交代我說可以去找安倍家的人,但是我並不知道母親說的人是誰?」章子現在才恍然大悟。

章子看見昌平後就知道上次幫忙她的人是誰了,那個人是昌浩的哥哥昌平,自己也表示對昌平的愛意,可是昌平卻溫柔的拒絕她,告訴她說她喜歡的其實不是他,只 是感謝他可以幫忙除掉那些不祥的東西,而且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怎麼樣都不可以背叛自己心愛的人,現在章子知道昌平喜歡的人就是自己的姊姊彰子,現在的 章子不會去怨恨任何的人事物,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命運是很早就註定好的,根本無從恨起。

「對任何事情不要有恨,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在宮中過得很好的。」昌浩伸出手告訴章子。

「謝謝妳。」章子道謝。

「那我可以回家了嗎?爹。」昌浩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

「可以了,這件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了。」神武告訴女兒。

「太好了,紅蓮,我們總算可以回家了。」昌浩高興的說。

「若菜!」神武叫自己的大女兒。

「什麼事?爹。」若菜有些不解。

「結婚後趕快生孩子給小浩帶,讓她不要煩我。」神武小聲的跟若菜說。

「爹,你這是什麼鬼主意?」若菜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快掉瘋了。

潤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她突然想起今天出門的時候博雅教給她的東西,潤子把小盒子打開來看後發現到是幅畫,看樣子博雅是要把這幅圖畫交給章子的,博 雅之前進入宮中的時候有見過章子一次,知道章子很委屈自己,所以決定給章子一幅圖畫,博雅很多事情都非常的精通,是文人雅士的典範,也是著名的樂師和雅樂 之人。

「章子,這東西給妳。」潤子把東西交給章子。

「這個東西是…」章子把畫拿出來看。

章子看見後發現到是一幅好美的畫,那幅畫裡面畫的是正在彈古箏的女孩,也就是自己的畫,那出自一筆一畫的繪圖是那樣的漂亮,章子看見後非常的喜愛,只是章 子並不知道這幅畫是出自誰手,因為宮中的畫師是不可以看見她的真面目的,最多只是屬於皇宮裡的人才可以見到,要不然就是皇親國戚才可以見到。

「那幅畫是出自源博雅之手,他是醍醐天皇的孫子,也是小武和小潤的父親。」太后告訴章子。

「是博雅大人?那位著名的樂師?」章子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那位大人畫的,要好好的珍惜喔!」太后微笑的說。

「是的,我會好好珍惜的。」章子非常開心的說。

大家看見章子開心的樣子就知道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了,紅蓮和昌浩的手一直都是處於握緊的狀態,他們並沒有把他們的手分開,紅蓮相信自己會一直永遠的和昌浩在 一起,這次因為不得已的關係才把昌浩送入宮中,現在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了他們就可以回去過他們的生活,這樣難忘的夜晚昌浩一定不會忘記的,昌浩發誓自己下次 一定不要遵照晴明的話,否則又要做這種讓她恐懼的蠢事情,還好這次有紅蓮在身邊,昌浩才沒有崩潰,不然後果一定不堪設想的。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