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子生下昌浩後,晴明和神武就馬上決定好要照顧昌浩的神將,他們決定由紅蓮來照顧昌浩,擁有和神武一樣毀滅世間萬物的火焰,地獄的業火是足以毀滅世間萬物 的火焰,而騰蛇紅蓮就是擁有這火焰的神將,所有人都害怕的神將,只是安倍家的小孩完全不怕紅蓮,反而很喜歡接近紅蓮,對他們來說地獄的業火是溫柔的火焰, 他們的叔叔神武非常的溫柔,神武總是會溫柔的照顧小孩子,獲得小孩子們的歡心。

「紅蓮又不可怕,就跟叔叔一樣溫柔。」成親對自己的照顧者太裳說。

「成親為什麼這樣說呢?」太裳不解的問。

「感覺就是這樣,而且爹也曾經這樣說過。」七歲的成親告訴太裳。

「太裳,不要懷疑小孩子的感覺。」琥珀告訴太裳。

「我知道了,琥珀少爺。」太裳微笑的說。

「紅蓮,爹叫你過去。」琥珀對不遠處的紅蓮說。

「晴明那傢伙叫我一定沒好事。」紅蓮碎碎念後還是過去。

「晴明大人找騰蛇有事?」太裳有些不解。

「小潤生了一男一女,是要叫紅蓮照顧那女娃。」琥珀告訴太裳。

「爹,我可以去看嬸嬸和弟弟妹妹嗎?」成親有些迫不及待。

「好,但是不可以吵嬸嬸,你娘應該在幫忙。」琥珀摸摸自己兒子的頭。

琥珀覺得成親的個性有點像自己,雙胞胎的個性有兩極的反應,昌親的個性就比較像露樹和神武,比較不會急躁,只是沒有像神武一樣過於老成,反而跟一般的小孩 子差不多,跟一般七歲的小孩子一樣愛玩、愛鬧,是外頭小孩子的好玩伴,連純的小孩子誠也是一樣,總是會玩到瘋才會回家的小孩子,孩子的天性顯露無疑。

「紅蓮,這個孩子叫昌浩,從今天起由你照顧。」晴明告訴紅蓮。

紅蓮從晴明懷中抱起昌浩,昌浩明亮的大眼看著紅蓮,沒有大哭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微笑的看著紅蓮,這個反應讓晴明和神武知道紅蓮找到屬於自己的陽光了,昌浩 果然是紅蓮的陽光,晴明放心的把自己的孫女昌浩交給紅蓮,神武知道有昌浩在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擔心了,至少紅蓮得到救贖,不需要把自己埋沒在黑暗當中,這樣 子雪姬也會放心的,雪姬可是很擔心紅蓮的,就是希望紅蓮可以幸福,不要把自己封閉起來。

「我回來了。」雪姬告訴大家。

「妳回來啦!宮裡的情況怎樣了?」神武問雪姬。

「還能怎樣,你的學生真的很麻煩,我討厭藤原道長那傢伙。」雪姬不高興的說。

「我已經跟他說好不要為難妳了,回去上課後我一定會好好的修理他的。」神武回去一定要讓皇子好看。

那個皇子就是將來的天皇,現任的天皇拜託有血緣關係的神武教導自己的兒子,神武礙於是自己的堂兄只好答應下來,非常的嚴格教導皇子,皇子非常的懼怕神武, 可是卻又非常的依賴神武,偶爾會吵著要神武教導他陰陽術,神武把皇子當成自己的孩子般疼愛,只因為那孩子信任自己和依賴自己,只要信任和依賴神武就會這樣 做,神武在皇子的心中是嚴師慈父,甚至是朋友和玩伴。

「藤原道長那傢伙又做了什麼好事?」神武很不喜歡藤原道長。

「求婚,又求婚了。」雪姬快要被氣死了。

「喔!老天啊!」神武有些無力。

「我已經跟他說過多少遍了,我已經嫁給神將了,他還是不相信。」雪姬對此很生氣。

「自從姬子嫁到藤原行成家後,藤原道長就一直對妳示愛,他到底有完沒完?!」神武不是很高興藤原道長的作為。

「現在是藤原家當道,我們又不能說什麼,他也沒膽得罪陰陽世家的人。」雪姬很不高興。

「我看你們詛咒他算了。」晴明涼涼的說。

「爹~」「舅舅~」「詛咒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還沒蠢到這種地步。」神武和雪姬異口同聲的說。

「哎呀~!你們很清楚嘛!」晴明笑笑的說。

「好歹我們也是陰陽世家的小孩。」雪姬和神武小聲的說。

他們三個人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在說話的時候紅蓮已經把昌浩帶到外頭去了,看樣子紅蓮非常的喜歡昌浩,昌浩可愛的樣子讓紅蓮非常的寵愛,對此他們放 心許多,他們相信紅蓮已經找到他需要的陽光了,那份屬於他的陽光已經出生在這世上了,只要紅蓮好好的疼愛那小陽光就讓他們放心許多,其實他們都希望紅蓮不 要再繼續自責下去,事情沒有任何的對錯,真的要說的話,錯的人是智司宮輔這個人,以人類的姿態想要奪取神的力量,即使是神的轉生也不容許,人類是無法駕馭 神祇的,除非本身擁有奇特力量的人,不過即使是那種人也是不可以的,神是可以殺人的,包含他們在地上界的孩子。

三年後的紅蓮已經是全職的保父,昌浩除了自己的父親神武之外,另外很黏的人就是紅蓮,畢竟紅蓮是照顧她的神將,而且總是防止昌浩出意外,安倍家開始設下結 界的時候也是在昌平和昌浩三歲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昌浩差點掉入池子當中,紅蓮直接把昌浩抓起來,只是撿到一張式紙,看樣子是有人想要陷害昌浩的樣 子,安倍家的小孩每個力量都非常的強大,因此想要陷害的話就要趁著孩提時代。

「看樣子又有事情在醞釀當中,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情才好。」神武有些擔心。

「嗯…」晴明開始沈思。

「力量太強大了嗎?我們還是逃不過宿命嗎?」忍子不知道要怎麼說什麼。

「外婆給的宿命嗎?」雪姬拍拍睡在自己懷裡的昌浩。

「我想你們就暫時不要想太多,有些事情在沒有查清楚之前先不要下斷定。」博雅告訴他們。

「博雅說的對,如果這件事情是針對我們來的話,我們才必須要好好的擬定對策才可以。」保憲告訴他們。

「只有這樣了,當初沒見到那傢伙的屍體,不能排除。」琥珀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這件事情不過就是未來要發生事情的開端,一個可以掀起驚濤駭浪的事件,所有人都陷入空前的危機,只因為那個人想要謀奪他不應該得到的東西,讓安倍家最小的 孩子安倍昌浩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與考驗,紅蓮被逼到陷入瘋狂的狀態,其他人好不容易阻止紅蓮,但是也身受重傷,不過這是將來發生的事情,對安倍家有一定的 衝擊,沒有人想要失去對自己最重要的親人,以及對自己最重要的人,那是誰都不願意去面對的。

「紅蓮蓮,我要抱抱。」昌浩伸出雙手。

「抱~」紅蓮抱起昌浩。

「紅蓮蓮,我最喜歡了。」昌浩開心的說。

「妳最乖了。」紅蓮摸摸昌浩的頭。

「啵!啾!」昌浩連續親了紅蓮兩下。

旁邊看見的人有些傻到,以蜜蟲為首的女性式神只差沒尖叫,神武只是稍微抬頭看了一下又繼續看書,琥珀不以為意的把神武摟在懷中,又可以聽見女性式神身吸一口氣的聲音,昌浩做出來的動作足以讓她們那些女性式神瘋狂。

「你覺得那到底有什麼足以讓她們瘋狂?」琥珀在神武的耳邊吹氣。

「我怎麼知道,不要在我耳邊吹氣。」神武推開琥珀。

「我很想知道我們到底是誰壓誰?」琥珀故意把神武壓在身下。

「神經病,起來啦!」神武有些臉紅。

「啊~琥珀少爺總算有動作了~」蜜夜大叫。

「等下一定會被神武少爺揍的。」桔梗料事如神的說。

「昌浩小姐又有動作了,親了!親了!」蜜蟲大叫。

「我說妳們,不要鬧了,大人要回來了。」宮毘羅好心的提醒。

「博雅大人和晴明大人回來了。」吞天告知。

瞬間大家很快的就去做自己的事情,沒有人繼續看好戲,不過她們心裡都在嘔氣,不能把事情看到最後,不愧是安倍家的女性式神,她們已經陷入瘋狂的地步了,看 了太多的賞心悅目的美景,自然會變成這樣,男性式神多少會受不了這樣的情況,因為女性式神都變得很奇怪,跟平常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又過了一年,時光匆匆飛逝過去,昌浩已經是四歲的女娃了,可愛的樣子讓人想要抱回家去養,可惜昌浩除了神武和紅蓮之外其他人都不碰,連天皇和皇子想要抱昌 浩都被拒絕,看樣子昌浩真的是不給這兩個人以外的人碰,晴冥想要抱昌浩都要耍心機才抱的到昌浩,自家人都難如登天了,何況是外人呢?帶大她的紅蓮和神武可 不是好惹的對象,想碰昌浩,門都沒有想都別想。

「小浩要抱抱。」昌浩直接鑽進神武的懷中。

「小浩不去找紅蓮嗎?」神武摸摸昌浩的頭。

「爺爺借走紅蓮蓮了。」昌浩水汪汪的大眼看著神武。

「好吧!乖~~」神武摸摸女兒的頭。

「爹,我跟你說喔!」若菜一臉興奮的拉著神武的衣服。

「怎麼了?若菜。」神武不解的問大女兒。

「我買了一隻小狗狗,雪桃正在陪牠玩耍。」若菜一臉高興的說。

神武抱起女兒和大女兒一起去看剛買回來的小狗,看見那隻小狗時候神武發現到是一隻犬妖,照理來說應該不會有人販賣犬妖的,不過既然被若菜買回家就表示和若菜有緣,神武就不去計較那麼多了,只要女兒開心就好,那隻小狗將來會屬於若菜的式神。

「若菜要小狗叫什麼名字?」神武問女兒。

「不知道,取名之後小狗就是我的嗎?」若菜問自己的父親。

「當然了,名字是世界上最短的咒。」神武解釋。

「那我叫牠寶寶,好不好?爹。」若菜問神武。

「當然可以了,要好好的照顧寶寶喔!」神武拍拍女兒的頭。

「爹,小浩有式神嗎?」昌浩問神武。

「有啊!紅蓮就是了,而且小浩長大後一定會收服任何東西做妳的式神的。」神武告訴昌浩。

「真的嗎?」昌浩不解的問。

「真的!」神武點頭。

『紅蓮不只是妳的式神,也是妳的丈夫,小浩。』神武心想。

三年過去了,昌浩已經七歲了,正是這個時候是天照大神要接見的時候,安倍家的小孩都是這個年紀被天照大神接見的,表示這個時候他們就要恢復自己應有的記 憶,果然昌浩和昌平滿七歲不久後就被接見,神武一點也不擔心這件事情,紅蓮和勾陣則是回到異界也就是他們所屬的天界去,他們一定會待在那裡陪伴他們的保護 者,天照大神也看見紅蓮與昌浩的戀情,看樣子又是一場註定好的戀情,前世的因今生的果,相約的一切將是命運的輪迴。

「你們是神武的孩子?」天照大神問他們。

「是的,我是哥哥昌平,她是妹妹昌浩。」昌平沒有任何畏懼的回答。

「果然啊!前世註定好的事情就會發生的。」天照大神意有所指。

許多年過去了,紅蓮依舊是在昌浩的身邊照顧昌浩,安倍家最好的孩子,也是大家都疼愛的寶貝小孩,隨著年紀的增長昌浩已經了解到自己是喜歡紅蓮的,只要在紅 蓮的身邊就會有種像是戀愛的感覺,家裡的人對於這樣的情況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只要昌浩和紅蓮可以開心就好了,其餘的事情就不需要太擔心,只是可愛的昌浩總 是很容易讓人家看上,連他們最討厭的人,也就是彰子的父親藤原道長也很喜歡昌浩,這點做哥哥的昌平就會好好的保護昌浩,藤原敏次只是覺得昌浩很可愛,但是 真正喜歡的人是昌浩的姊姊若菜。

「紅蓮,怎麼了?」昌浩抬起頭來問紅蓮。

「沒有什麼,只是覺得怪怪的。」紅蓮摸摸昌浩的頭。

紅蓮和昌浩走在街上卻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紅蓮覺得好像有人在監視他們的行動似的,但是仔細一看卻沒有怎樣的可疑之處,因此繼續和昌浩採買東西,神武今 天難得放昌浩出門採買東西,平常是神武帶昌浩一起出門採買的,其他的昌浩就很少自己出門買東西過,但是對於市集有一定的熟稔,至少父親可以很常帶她出門買 東西的,市集裡的攤販也都認識她,總是會很熱情的和她打招呼。

「是小浩啊!今天要買什麼東西?」攤販阿姨問昌浩。

「爹說要買三種不同的蔬菜,還有二十五條魚。」昌浩告訴攤販阿姨。

「好,我這就拿給妳。」攤販阿姨馬上把東西給準備好。

「謝謝阿姨。」昌浩付錢後又繼續走下去。

「伯伯,爹說他要新鮮的桃子。」昌浩告訴水果攤老闆。

「喔!好!神武最愛吃桃子了,雪姬也是啊!」水果攤老闆高興的說。

「對啊!爹和姑姑最愛吃了。」昌浩微笑的說。

「來,新鮮的桃子。」水果攤老闆把東西交給昌浩,昌浩順便把錢拿給水果攤老闆。

回家的路上紅蓮顯現出自己高大的身影幫忙昌浩拿東西,兩人就這樣一步一腳印的走回家去,但是這路途上兩人都覺得有種怪異的感覺,總覺得有種不協調的感覺, 可是他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對他們來說整個就是很怪異就是了,那樣的不協調感從剛剛買東西時就有了,應該說從出門後就有那種怪異的感覺,只是他們不知道 這種感覺是從何而來的,不管怎樣看都不覺得有異狀。

「紅蓮,我們快點回家好不好?」昌浩有些不舒服。

「嗯!」紅蓮點頭。

「感覺怪怪的。」昌浩很不舒服。

「抓好我,我直接飛回去好了。」紅蓮決定用最快的方法回家去。

等到他們回到家去後這種怪異的感覺才消失,只是他們還是覺得不對勁,昌浩把東西交到神武的手上,要煮一個大家庭的飯菜還真是辛苦,這是做飯的人最累的地 方,畢竟安倍家是三個家族住在一起的,紗織和詩織都會幫忙神武做飯,畢竟光是神武一個人是很難處理的,神武都會在吃飯前的兩個小時就開始做飯,不然會來不 及端上桌給大家吃,也是這樣的原因,採購人員也是很辛苦的。

「爹,我來幫你吧!」若菜大叫。

「好,快點用吧!我今天有些晚了。」神武告訴她們兩個人。

「好的,叔叔。」紗織微笑的說。

昌浩和紅蓮在院子中等待晚飯開始,可是剛剛的感覺到現在還是沒有消退的跡象,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看著他們,那種感覺對他們來說很不好,但是他們卻又不能說些什麼,至少回到家中後那種怪異的感覺已經少了很多了。

「吃飯了。」神武喊叫大家吃飯。

大家陸陸續續的到主廳吃飯,每天的菜色都不一樣是煮飯人的用心,同時大家也都知道煮飯人的辛苦,每天都會把飯菜吃的乾乾淨淨的,不然就辜負煮飯人的用心, 大家圍在一起高高興興的吃飯,大家都很乖的把飯菜給吃完,他們可不想要被神武給罵,神武最討厭人家把飯菜吃到一半就不吃的,所以不想要吃飯的人一定會告知 說他不想要吃飯,不然可就要挨罵了,神武可是很嚴格的,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的發生,怎麼樣神武都不會漠視家中的規則與自己待人處世的原則的。

「紅蓮,我們今天去買東西的時候到底遇上什麼了?」昌浩不解的問。

「我不知道,我也覺得很奇怪。」紅蓮也有些不解。

「感覺像是神又不是神的東西,說鬼怪或是幽靈也不像。」昌浩分析剛剛的感覺。

「這倒是,要說妳沒去過天界高原也是錯的,妳早在七歲那年就已經踏進天界高原了。」紅蓮也覺得很怪。

「是啊!正確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昌浩眨眨眼睛。

「是啊!」紅蓮不多說什麼。

昌浩其實很好奇當初天照大神對他們說的話,『前世註定好的事情就會發生的。』這個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呢?她和紅蓮的戀情是註定好的嗎?就像是雪姬和青龍一 樣,那真的是這樣的話,她和紅蓮會不會遇到許多的波折呢?還是說一帆風順呢?這是昌浩想要知道的事情,不過昌浩知道紅蓮大概是不會跟她說的,畢竟有些時候 紅蓮實在是不太想要談論到前世的事情,前世的因今生的果,未來一定會找到答案的,現在先不要著急,船到橋頭自然直。

當然怪異的事件就這樣平安的過去,因為後來幾天這種怪異的現象就沒有再發生了,昌浩和紅蓮也就當成一時的錯覺,只是他們的感情日益漸增越來越好,這是大家 所樂見的情形,安倍家的人始終相信昌浩就是紅蓮的陽光,溫暖又和煦的陽光已經照入紅蓮的內心當中,紅蓮是需要昌浩的,只要昌浩在身邊紅蓮就一定會沒有事情 的,現在的紅蓮平易近人,同時也是大家所喜愛的紅蓮,晴明第一次見面時認識的紅蓮,因為昌浩在紅蓮的身邊,陽光不會離開紅蓮了。(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