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再回來,所以才顯得生命的可貴,活著是一種幸福。

前世來不及的選擇,今生會如何抉擇........

如果今世不再選擇......未來......只會更難過罷了......

遺愛彼時,相戀此時,終老一輩子。

遺愛方知相戀苦,拾愛才知逢多好。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害紅蓮失去記憶是我的錯。」昌浩在神武的懷裡大哭。

「傻孩子,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妳付出的代價是陰陽眼,紅蓮付出的代價是記憶。」神武摸摸女兒的頭。

「對不起,都是我的愚知害昌浩失去陰陽眼,騰蛇失去記憶。」風音道歉。

「妳不需要道歉,我剛說了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前世的因今生的果。」神武不要任何道歉。

「前世的因今生的果,今生的一切不過是反映前世的我們。」雪姬無奈的說。

「避不掉的災禍成為我們輪迴的理由。」琥珀知道這一切的因果是他們輪迴的理由。

「小武,把小浩抱回房間吧!」潤子止不住擔心。

「娘,小浩不會有事吧!她最像爹了。」昌平也很擔心。

「爹,爺爺找你。」若菜大聲的告訴神武。

「好,我這就過去。」神武把昌浩安頓好。

「不會有事的,昌平,這次一定會平安過去的,你也失去太多力量了,去休息吧!」雪姬摸摸昌平的頭。

「遺愛方知相戀苦,拾愛才知逢多好。」若菜摸摸昌浩的臉頰。

「遺愛彼時,相戀此時,終老一輩子。」姬子給予祝福。

發生事情後安倍家的人都回家了,大家全部聚在一起,連藤原行成也陪同姬子一起回安倍家,若菜和敏次訂親後,敏次就住進安倍家,大家聚在一起處理事情,風音 因為自責的關係登門拜訪道歉,道返巫女和道返大神很放心的把女兒送入安倍家,都是神族的人無需太擔心,他們曾全被天照大神召回天界高原去,應該恢復的記憶 大家都恢復了,但是天照大神說紅蓮的記憶必須要靠人引導才能恢復,昌浩的陰陽眼則是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就可恢復,昌浩封印紅蓮的瘋狂動作耗盡昌浩的力量,只 有修養恢復才有可能恢復到之前的力量。

「當初天照大神就說過他們的情況了,現在我們什麼忙都幫不上。」晴明對神武說。

「我知道,所以我並不打算幫忙。」神武冷靜的說。

「你真狠心吶!」晴明微笑的說。

「彼此!彼此!」神武反擊回去。

「爹,你為什麼不幫小浩?」若菜激動的大吼。

「若菜,端莊些!」神武嚴肅的說。

「是的,爹。」若菜被嚇到了。

「這件事誰都不能插手,我們無權干預。」神武委婉的告訴若菜。

「爹,我們都不能幫忙嗎?」若菜快要哭了。

「是的!無法幫忙。」神武很嚴肅的告訴若菜。

「怎麼這樣!」若菜開始掉眼淚。

「因為這是小浩的命運,我無法決定。」神武擦乾若菜的眼淚。

若菜抱著神武哭泣,因為無法幫到自己的妹妹讓自己很自責,畢竟昌浩是家裡的寶貝,大家都疼愛的小寶貝遭遇到這種困難誰都想要去幫忙昌浩,可惜命運之神卻不 同意他們幫忙,若菜知道連自己的祖父和父親都無法幫忙的話,這樣其他人也無法幫忙,連家中最強的兩人都無法插手幫忙的話,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去插手的,決定 好的命運就是如此,但是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沒有任何人可以插手管別人的命運,最多只能安靜的等待結果,誰都不可去刻意扭轉他人的命運,現實就是 這樣殘酷。

「若菜,別哭了,回房休息去吧!」神武摸摸大女兒的頭。

「好的,爹。」若菜擦乾眼淚停止哭泣。

「我該說神不公平嗎?或者應該說世界上沒有公平這件事。」神武無奈的吐出這句話。

「不知道,因為我們是神族的投胎,不能怨神不公平。」晴明很無奈的說。

「我們沒有權利這樣說吧!畢竟怎麼說我們都是神祇的後代。」博雅溫柔的說出這句話。

「爹爹。」神武不知道要怎樣說了。

失去記憶的紅蓮誰都記得可是就偏偏忘記昌浩一人,這樣的情況讓大家擔心不已,明明是相愛的兩人卻因為一場災禍而失去對方,萬物的母親對此沒有說話,即使紅 蓮有機會恢復記憶他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十二神將也不知道要怎樣去幫助他們,有幾人看見這樣的情況非常的心疼,看樣子紅蓮和昌浩步入和青龍與雪姬同樣的命 運,這樣分分合合的宿命非常的痛苦,記憶的裂痕是不容易出現的,除非有人刻意的引導才有可能出現,只是這樣子的情形不免讓人有些擔心,現在紅蓮的一切都很 令人擔憂的。

「步上我們的後塵嗎?這是命運嗎?」雪姬無言的望著天。

「人總要等到失去後才會珍惜,那現在呢?他們失去什麼?」青龍把妻子抱入懷中。

「有時候覺得母上也是很殘忍的。」雪姬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神和神族的一切只能任其發展。」青龍摟緊雪姬。

他們經過這麼久才好不容易相遇了,但是現在卻換人面對這樣殘忍的命運,到頭來他們不知道要怎樣去幫昌浩和紅蓮,而且這件事情誰都不容許幫忙的,這是他們之 間的事情誰都不可以插手的,畢竟只要他們插手的話有很多事情都會被打亂的,命運之神也不准任何人去幫他們,因為這一切是要靠他們自己去解決的,昌浩的命運 將來會怎麼樣沒有人會知道,昌浩自己掌握了命運,掌握了她自己的一切,紅蓮也是這樣,他的記憶會在大家的引導下恢復的,他的陽光會回到他的身邊的。

「爹。」昌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神武。

「怎麼了?」神武問昌浩。

「我要怎麼才能幫紅蓮恢復記憶?」昌浩問神武。

「小浩,只有這件事我不能幫妳。」神武摸摸昌浩的頭。

「為什麼?」昌浩大叫。

「因為我是掌管神將的神,不對!應該說我是煉獄之子。」神武解釋。

「為什麼是這樣?!不管爹還是爺爺都不能幫我!」昌浩有些歇斯底里的。

「因為我們都是神族的轉生,無法幫忙的。」神武努力的安慰女兒。

「爹~」昌浩大哭。

「對不起,小浩。」神武道歉。

神武抱著自己的女兒,因為他真的沒有辦法幫她,只要是屬於神族的人都無法幫忙的,這是天照大神所下的命令,不許他們幫忙紅蓮和昌浩,命令下達後讓他們這些 人無法說什麼,畢竟只要下達命令就不能動手幫忙的,大家都很無奈的接受這個命令,委屈的看著紅蓮和昌浩這樣下去,昌浩知道大家無法幫忙她,她只能自己想法 子讓紅蓮的記憶恢復,重新回到他們以前的生活,以前感情好到不行的生活,大家擔心和期望昌浩都要安撫和達到,昌浩決心要讓他們放心,昌浩相信只要有決心就 可以解決的。

「我吃飽了。」昌浩放下碗筷。

「嗯!」大家稍為抬頭看了一下昌浩。

「小浩沒有吃完飯,食慾真不好。」潤子有些擔心。

「我們擔心也沒用,快點吃飯吧!」神武看了一下雪姬。

『果然遭遇同樣的命運嗎?』雪姬放下自己的碗筷。

『看樣子這種情況會持續一陣子的。』神武在心裡嘆氣。

大家各有心事的在想昌浩的事情,潤子知道神武一點都不擔心這樣的狀況,作為父親的確是狠心了些,可是作為神祇這是不得已要做的事情,一個無法令人知道的事 情,潤子知道這很殘忍可是卻不得已要這麼做,無法擺脫的命運讓他們必須要狠下心來,即使無奈還是必須要狠下心來,不然會被天照大神下達消滅的命運,掌管眾 神的天照大神是不許任何人違抗命運之神的,連自己的子孫和同族的人都一樣。

『我要怎樣才可以幫紅蓮恢復記憶?』昌浩整個人縮成一團。

「紅蓮…」昌浩小聲的叫。

「小浩,沒事吧!」昌平打開昌浩房間的門。

「哥哥。」昌浩抬起頭來。

「娘說妳都沒吃什麼,她很擔心。」昌平告訴昌浩。

「我吃不下。」昌浩輕聲的說。

「好吧!那算了!昌浩妳知道妳的名字的由來嗎?」昌平突然提起這件事。

「我不知道。」昌浩開始有興趣。

「妳的名字剛好是博雅爺爺的名字倒過來念。」昌平告訴昌浩。

「まさひろ(昌浩),ひろまさ(博雅),我的名字是從爺爺那裡衍伸出來的?」昌浩知道意思。

「我相信妳和紅蓮一定會像爺爺他們一樣,所有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昌平告訴妹妹。

「嗯!哥哥謝謝你。」昌浩微笑。

「妳想通就好了。」昌平離開昌浩的房間。

「哥,謝謝你。」昌浩微笑的說。

『其實我早就知道應該怎麼做了。』昌浩知道要怎麼做了。

隔天昌浩動不動就出現在紅蓮的面前引導紅蓮恢復記憶,這些動作大家都看在眼裡,大家都希望紅蓮因為昌浩的動作恢復一點記憶,只是紅蓮對昌浩的印象還是很 淺,總是想不起來昌浩的一切,只要遇到一些關鍵就會頭痛,但是有想起一些被遺忘的記憶,昌浩知道紅蓮已經慢慢想起自己了,這些是好的開始也是新的希望,神 武看見這一切的情形不知道該說好還是壞,神武在房間裡看著自己的神器,說要嘆氣也不對說要高興也不對,註定好的事情是不會變的,即使相信女兒會解決這件 事,可是神武還是會擔心。

『昌浩的名字是由爹爹的名字衍伸過來的,是因為爹發現到昌浩有和爹爹一樣乾淨的心靈嗎?』神武在心裡想。

『算了,那孩子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解決的。』神武收起神器。

「小武,我進來了。」潤子打開門。

「嗯!進來吧!」神武放開結界。

「會擔心那孩子嗎?」潤子問神武。

「也許吧!」神武沒多說什麼。

「其實你壓力很大吧!我們無法出手幫忙,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這樣。」潤子知道神武的心思。

「是啊!只是命令無法違抗。」神武笑了笑。

「勾,我是不是喜歡昌浩那孩子?」紅蓮問勾陣。

「你很喜歡她的。」勾陣告訴紅蓮。

「是嗎?那女孩的影響力還真大。」紅蓮有些訝異。

「你知道就好。」勾陣微笑的說。

紅蓮發現到自己已經喜歡上昌浩了,勾陣微笑的看著眼前的紅蓮,因為紅蓮又再次愛上昌浩了,陽光又照進紅蓮的人生中,那個屬於他一個人的陽光,一個專屬紅蓮 的陽光,至少他們現在的感情又可以繼續下去,只是面對這樣的選擇昌浩和紅蓮會怎樣去選擇,神武只是擔心這個問題,將來的事情他無法去掌握,只能眼睜睜的看 著一切任其發展,神武只能把一切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實際上無法出手幫忙的,只要有那命令在就不許幫忙,所有主神都害怕的命令是不可違抗的,必須要狠下心來 才可以。

「爹,紅蓮跟我說他想起一些些我們的事情。」昌浩高興的說。

「那很好啊!」神武告訴昌浩。

「爹,您在擔心嗎?」昌浩看著自己的父親。

「擔心又怎樣,不擔心又怎樣。」神武反問。

「爹,我會努力不讓您擔心的。」昌浩堅決的說。

「我知道了。」神武只是說了這句話。

昌浩知道父親神武不得不狠下心來,只是父親冷淡的反應讓她很受傷,畢竟自己有許多事情都和神武分享,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對於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反應,昌浩雙眼 開始聚集淚水,開始啜泣起來,神武聽見啜泣的聲音馬上回頭看女兒,昌浩已經開始流下淚來了,對此神武不得不嘆氣,女兒愛哭的個性還是沒有改變,只要自己的 反應冷淡些女兒就會開始哭泣,神武把女兒抱在懷裡安慰她,昌浩這才開始停止啜泣不再繼續哭泣下去,神武這才放心下來,神武最怕妻子與女兒們哭泣的樣子,女 孩哭泣的樣子足以讓神武起雞皮疙瘩的。

「對不起,小浩,是爹錯了。」神武道歉。

「爹,我拜託你不要不理我。」昌浩淚眼汪汪的說。

「好,我不會不理妳的。」神武投降。

「爹最好了。」昌浩高興的說。

『我這輩子果然要栽在女人的手裡,怕女人的陰影還一直存在啊!』神武在內心吶喊。

「爹最好了,我最喜歡爹了。」昌浩開心的說。

「是、是、是。」神武有些無奈。

之後出雲因為發生一些事情必須要有人去處理,晴明只好派昌平和昌浩兄妹兩去處理事情,神武和雪姬不放心也一起跟過去,畢竟有很多事情他們不一定會處理的, 紅蓮的記憶也隨著時間有恢復的跡象,但是感覺上還是很陌生,昌浩見到這樣的情形多少有些傷心,昌浩的靈視力依舊是沒有恢復的跡象,雪姬和神武研判是因為昌 浩消耗太大的力量的關係,神武小時候也有這樣的現象,也是修養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眼睛才恢復到可以看見神將他們,那時候的神武很痛苦,飽受瘴氣的侵蝕,好不 容易恢復後大家才放心下來。

讓出雲陷入恐慌的妖怪叫做傲狼,是異邦的妖怪之一,雪姬派出九尾狐去消滅傲狼,也是因為傲狼的關係讓紅蓮的記憶完全恢復過來,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非常的高 興,雪姬也把村裡的人都治好,雪姬本身擁有力量可以消除妖怪對人類造成的傷害,彰子也是受到雪姬的照料才把瘴氣完全清除掉的,大家都很感謝京城來的陰陽 師,雪姬知道封印傲狼的妖怪是誰,是他們的祖母葛葉,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狐仙。

『外婆,這是您冥冥之中指引的嗎?就為了小浩?』雪姬看著天空。

「奶奶她說不定在遠方看著我們,所以才會幫小浩和紅蓮一把的吧!」神武摸摸雪姬的頭。

「哥哥,我們還有機會回去嗎?回去屬於我們的地方。」雪姬突然問出這句話。

「不知道呢!也許會吧!」神武不確定的說。

「太好了,紅蓮你回來了。」昌浩高興的撲進紅蓮的懷抱中。

「昌浩,總算想起妳了。」紅蓮努力的把昌浩揉進懷中。

「看樣子可以和爺爺他們報告好消息了。」昌平看見他們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昌平少爺,您對此都不懷疑嗎?封印傲狼的神是哪位神仙?」勾陣有些不解的問。

「爹說是曾奶奶封印的,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爹他們都還沒有出生的事情。」昌平回答勾陣的問題。

「葛葉夫人啊!」勾陣想念起那位夫人了。

「但是大家都說是叫晶霞的神仙啊!」昌浩不解的問。

「晶霞是葛葉奶奶的另外一個名字,奶奶的全名是安倍晶霞葛葉。」神武告訴昌浩。

「好啦!既然紅蓮恢復記憶了,我們就不需要擔心了。」雪姬如釋重負的說。

「也該過去聖域一趟,好久沒有回去了。」神武伸懶腰的說。

「想要回去煉獄啦!」雪姬開玩笑的說。

「廢話!好歹我也是煉獄之主。」神武白了一眼給雪姬。

「哎呀!都忘記了呢!」雪姬笑嘻嘻的說。

「我們…有多久沒有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了?」神武有些哀傷的說。

「不知道,自從恢復神藉後也都沒有回去過,父上和母上也早已不在了,現在的他們早已重生為我現在的父母親。」雪姬不知道要說什麼。

昌浩知道自己的父親和姑姑他們在說什麼話,在自己很小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神等級的人,但是卻跟凡人一樣擁有有限的生命,他們對此沒有說什麼話,因為他們 還是很想要跟凡人一樣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家裡的人早已升格為神藉的人很多,但是他們都有人類有限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輪迴找到自己最心愛的人,等待可以回 到最初的時候,那時候的他們就會回到自己最原始應該要待的地方,只要完成使命的話就會回去屬於他們的地方。

紅蓮牽著昌浩的手永遠不放開,紅蓮知道自己不會失去昌浩的,即使失去記憶還是會愛上昌浩,他們的羈絆就是這麼的強烈,強烈到沒有人可以把他們分開,也就是 因為這樣的關係,大家都很放心的把昌浩交給紅蓮,看樣子註定好的愛情是不會變得,只有擁有強烈的感情就會擁有強烈的羈絆,內心最深處總會記得自己愛的人, 他們不會輕易就這樣分開的,因為他們的羈絆是不會這樣輕易就斷裂的。

『我發誓我一定不會讓昌浩受到傷害的,我也不能輕易的就解開自己的枷鎖。』紅蓮在內心發誓。

『太好了,紅蓮回到我身邊了,紅蓮恢復記憶了,我最愛的紅蓮回到我身邊了。』昌浩很高興紅蓮可以回到身邊。

伸手所及的距離是多遙遠,或多或少是很遙遠的距離,但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這個距離,是另外一種距離,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我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 愛你,這種距離是最難過的距離,也是最遙遠的距離,現在他們不用因為這種距離而哭泣,他們會永遠的在對方的身邊的,那種無力感覺已經消失無蹤了,很多事情 都可以迎刃而解的,他們強烈的羈絆會永遠的存在,直至死亡為止。

紅蓮把昌浩緊緊的抱在懷裡,紅蓮不想失去昌浩,因為自己的不小心差點把昌浩給殺死,如果沒有神武阻止的話,紅蓮現在一定會後悔莫及,昌浩是紅蓮的光,不可 失去的光,照耀著他人生的光,把他從黑暗中拉出來的光,紅蓮絕對不會輕易的就把自己所愛的光讓給別人,昌浩只准留在他身邊,沒有人可以從他騰蛇的身邊搶走 昌浩,他唯一愛的女人,只要有昌浩這個光在,他騰蛇紅蓮就不會走入黑暗中,因為他愛她。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