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9新刊宣傳:

《特傳》&《盜墓筆記》一年之中最值得慶祝的十二個節日預購表單(2015/01/31截止)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eSuXSFbz6LSRv0WlGEREECHTq4w5emU_lW_A2ZQtoTw/viewform

【請自行複製或是找按鍵戳】

土方發現到銀時因為在戰場上待久的關係,所以每次幫自己療傷的時候,總是會把手放在胸前感受到心跳聲,或許是擔心自己會突然沒有心跳,然後白忙一場,最後迎接的是心痛、分離。

銀時也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養成這樣的習慣,或許是因為實在是太多朋友在自己的眼前生命就這樣流逝,讓自己無法認同,那種痛苦他不想要再次品嚐到,所以每次 在幫土方療傷的時候會不自覺的摸摸他的胸部感受心跳。

「我出門囉!」銀時聽見妹妹大聲的告訴自己說要出門這件事。

「好,不要太晚回來。」銀時只是簡單的交代。

聽見妹妹已經離開家裡後,銀時決定小睡一下,新八和神樂也因為有委託不在家,自己可以稍微清閒一點,今天一早被委託的電話給吵醒,讓銀時沒有睡好,結果才知道是小小的委託,讓神樂他們去處理就可以。

銀時很清楚妹妹今天有事情要去處理,為了某些事情他們已經開始在檯面下運作,至於未來會怎樣他們都不清楚,這樣的運籌帷幄不是他們可以決定的,這些銀時都很清楚。

「多串君,進來這也請敲門好嗎?」銀時光是聽腳步聲就知道是誰來了。

「我有需要敲門嗎?天然捲。」土方故意這樣問。

「嘛…阿銀我不知道啊!」銀時故意裝傻。

「嘖。」土方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今天是給阿銀來換藥還是又要包紮什麼樣的傷口?」銀時隱隱約約還是聞到他最討厭的血腥味。

「只是單純的換藥而已,已經被總長夫人警告過了,要是有新傷口她會給我好看的。」土方想起來某位女性生氣起來很恐怖。

「姊姊她還是老樣子。」銀時聽見這句話只是微笑。

銀時關關的幫土方換藥,然後輕輕的靠在他的胸前聽著心跳聲,感受對方還活著的訊息,土方抱著銀時沒有說什麼,他知道這是銀時想要確認自己還活著的事實,畢竟自己的工作會讓自己的生命有危險。

當然銀時曾經在戰場上生活過,知道地獄大概是什麼樣子,偶爾會出手幫幫他們真選組的人,不會輕易的讓任何人傷害他們,銀時想要守護的人都會一一的守護好,不僅僅只有銀時一個人在守護他們,還有其他的人在幫銀時一起守護。

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聲,表示說對方還活著,失去對方的話他們的世界會崩潰,就像是少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家人一樣,那樣痛苦的一切他們早已經不想要再次體會,自然會想要守護他們身邊的一切。

「看樣子傷口已經好了很多。」銀時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

「這下子我就不能來保健室看護士小姐了。」土方故意開玩笑的說著。

「保健室只有大嬸,沒有漂亮又可愛的護士小姐。」銀時當然聽的出來土方是在虧自己。

「這裡就有一位,而且還是我喜歡的型。」土方把銀時拉到自己的懷裡,然後調戲銀時。

銀時很想要推開土方,卻沒有辦法推開,因為對方有傷口在身,所以銀時也不好痛打對方一頓,不然的話每次土方調戲自己,銀時一定會好好的教訓對方一頓,但不見得一定會成功就是。

雖然銀時很想要在土方的身上多製造一個傷口,可是後來想想會又讓土方挨罵只好作罷,如果不是土方有傷在身,銀時一定會好好的痛打他一頓,讓他知道自己是不可以調戲的,當然這樣的方法老是沒效就是。

「多串君,你確定沒有搞錯阿銀我的性別嗎?阿銀我不是可愛的護士小妹妹喔!」銀時微笑的捏著土方的臉。

「我很清楚你的性別,就算不是護士小妹妹,我還是很喜歡你。」土方扯掉銀時的手然後親吻銀時。

銀時想要掙扎卻沒有辦法掙脫,他沒想到土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動作,讓自己無法掙脫,其實銀時也不想要掙脫土方,反而放心下來享受土方的吻,儘管土方的手不知道放在哪裡,似乎等下就會擦槍走火。

不過銀時也不介意他們兩人擦槍走火,難得土方可以待在這裡那麼多時間,而且他們兩人也好久沒有碰觸對方,當然會渴求碰觸對方,土方知道銀時的意圖,當然會回應對方的意願。

「難得會看你這樣主動,天然捲。」土方一邊親吻銀時一邊說。

「囉唆!」銀時已經開始嬌喘,理智已經慢慢的分離。

「銀時,你的身體很誠實。」土方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銀時很想要痛打對方可是自己已經陷入情慾當中。

土方很願意和銀時一起翻雲覆雨,這樣他們兩人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聲,他們兩人很喜歡在發生關係過後聽著對方的心跳聲,表示說對方還活著,畢竟他們兩人的生活不像是外人想像的那樣簡單。

土方是真選組的人,打打殺殺的任務很多,銀時的話,委託可不會少到哪裡去,偶爾還會碰上某些麻煩的事情,然後就被捲入那些事情當中,打打殺殺自然就無法避免。

因此他們總是很珍惜可以在一起的時間,土方要是有困難銀時也一定會去幫忙他們,真選組有很多事情都是靠萬事屋在幫忙的,甚至有時候還幫忙處理幕府的事情,這一點也不符合銀時的身分。

「吶!十四,現在可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你可要小心些。」銀時突然說出這句話,好好的提醒土方。

「我知道,你也是,銀時,我可不希望你受傷。」土方怎麼也不希望銀時受傷,因為他是他最愛的人。

土方和銀時都很清楚現在的局勢到底是什麼樣的情形,自從營救德川茂茂之後,德川喜喜已經開始在剷除某些人,近藤也差點進入牢獄當中,當然這些事情都是春雨的高層在主導的,而銀時的老師和師父刻意攪動這一池春水。

土方親吻銀時,感受對方的心跳聲,他們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樣的身分,未來到底會怎麼過他們都很清楚,現在很多事情都地下化,至於未來到底會發生 什麼事情他們都不清楚,現在只要好好的守護和對方在一起就行。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