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紐特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差點沒腳軟,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直接抱起他回去房間,紐特只能害羞的把手環繞在葛雷夫的脖子上以免自己掉下來,每次只要自己腳軟對方就會這樣做。

葛雷夫把紐特抱進浴室當中,在浴缸裡面放入熱水,但是他們兩人先在浴缸外面淋浴洗澡,性愛過後身體總是會黏答答,這會讓他們兩人很不舒服,因此一定會先清洗過後才會進入浴缸裡面泡澡。

「好舒服。」有人服侍自己紐特當然很高興。

「腰不痠了?」葛雷夫可是會細心的按摩紐特的腰部。

「痠痛已經減輕很多,帕西的按摩技巧真好。」紐特喜歡給葛雷夫按摩。

「這可是為了你而親自去學的。」葛雷夫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

「帕西對我真好。」紐特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你是我愛的人,不對你好要對誰好。」葛雷夫摸著紐特的手說著。

看著葛雷夫摸著自己的手,聽著對方說的情話讓他臉紅,打從交往到結婚,這段時間紐特都覺得自己被葛雷夫捧在手心上,而且是把他放在內心當中,有這樣好的伴侶讓紐特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幸福。

葛雷夫已經記不起來前一次和紐特一起泡澡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今天可以和他一起泡澡是很幸福的事情,他知道紐特肯定因為剛剛自己的話而害羞的說不出話來,他很清楚紐特的個性,所以沒有多說什麼。

他只是把紐特抱緊一點,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體溫,相信這樣的動作會讓紐特知道自己有多愛他,這份愛早在當初自己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開始滋長起來,即使時間經過那麼久,這份愛也從沒有改變。

「帕西,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幸福。」紐特突然說出這句話。

「我也是,能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葛雷夫親親紐特的耳朵。

「我想,是該和魁登斯討論要不要有弟弟妹妹的事情。」紐特知道葛雷夫還是想要和他們有血緣關係的孩子。

「我想他會很樂意,但是我還是很願意和他談談。」葛雷夫故意在紐特的耳邊說。

怎麼說魁登斯都是他們的寶貝孩子,如果他們想要孩子的話,一定要和他商量過才會決定,就算之前魁登斯有告訴他們說想要弟弟妹妹,他們還是願意和他商量,就是希望得到他的同意。

舒爽的泡過澡之後,葛雷夫和紐特在書房裡看書,這幾天忙來忙去讓他們無法好好靜下心來看書,趁著今天假日他們要來好好的把自己想要看的書看完,中午的話就叫外賣。

晚上就等著羅伯管家和魁登斯回來,好好的吃一頓不錯的餐點,睡前和魁登斯商量要不要孩子這件事,在這之前他們就好好的享受一下兩人獨處時間,好久沒有兩人單獨相處,當然要好好的把握。

「用這樣的姿勢看書眼睛會壞掉。」紐特看見葛雷夫就是要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很無奈。

「不會有問題,有你在呢!」葛雷夫笑笑的看著紐特。

「少來,你要躺在我的大腿上就不要看書。」紐特乾脆把葛雷夫的書抽起來。

「喔!好吧!親愛的,你真的好嚴格。」葛雷夫的語氣是那樣的委屈,但是紐特就是不妥協。

對於葛雷夫的健康紐特是很堅持,絕對不會妥協,就是這樣不會妥協葛雷夫的健康反而比以前還要好,畢竟還沒有在一起的時候葛雷夫對於羅伯管家的提醒老是愛聽不聽的,往往會不小心把自己的身體弄得很不好。

交往之後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下定決心開心管理葛雷夫的健康,就是不希望他老是這樣損害自己的健康,在紐特的堅持之下葛雷夫把很多不好的習慣都改掉,羅伯管家看見這樣的情況很開心。

看見紐特不讓自己看書葛雷夫只好乖乖閉上眼睛休息,紐特摸摸葛雷夫的頭沒多說什麼,其實他最希望的就是葛雷夫好好閉上眼睛休息,就是不希望他又出現黑眼圈的情形出現。

每次看見葛雷夫出現黑眼圈的時候總是會讓他很心疼,今天難得可以好好的休息當然要他好好的休息,所以不想要他陪著自己看書,而是躺在的大腿上好好的休息。

「媽咪,我回來了。」魁登斯打開書房的門說出這句話。

「噓!」紐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表示說要安靜一點。

魁登斯看見葛雷夫躺在紐特的大腿上睡覺馬上安靜下來,然後乖乖的跑到紐特的身邊坐下來,靠在紐特的身邊撒嬌,紐特把他摟在懷裡什麼話都沒說,這樣安靜的情形他很喜歡。

紐特親親寶貝養子的頭,看了一下時間發現今天他回家的時間有點早,不過他沒有刻意去多問,羅伯管家看見他們這樣緩緩的關上門,然後去廚房煮今天的晚餐,他知道中午時間葛雷夫和紐特已經自己叫外賣解決。

在客廳當中的性愛痕跡早在他們兩人洗澡過後就清理乾淨,就是不希望造成其他人的困擾,而且他們也不想要被魁登斯問起,要是被自家養子問起的話他們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雖然他們偶爾會跟魁登斯教育一下性方面的知識,可是要是把兩人的性愛痕跡給孩子看到反而會感到很不好意思,畢竟這對他們來說這是難以啟齒的事情,儘管這也是教育知識的一部份。

「看樣子今天少爺和紐特先生是吃外賣。」羅伯管家在廚房裡面看見外賣的殘骸笑笑的說著。

雖然對於這樣的事情頗有微詞,他知道葛雷夫和紐特不是故意的,畢竟今天難得放假,多多少少也不想要親手自己下廚煮飯,好在外面是叫雅各店裡的外賣,不然的話羅伯管家肯定會念他們一頓。

看見葛雷夫好好的休息羅伯管家也很開心,怎麼說都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是會擔心他,有時候羅伯管家會想著,自己活了那麼久,可以看到葛雷夫成家立業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而且他們收養一位很可愛的小孩,加上他們也似乎打算找代理孕母生孩子,這個家不再是那樣的安靜,反而會變成吵吵鬧鬧的情況,羅伯管家總是有這樣的感覺,這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媽咪,老師今天提早下課,我有打電話給管家爺爺,拜託他來接我。」魁登斯小聲的告訴紐特。

「這樣啊!我很高興你提早回來,爹地和媽咪今天有事情和你商量,可以嗎?」紐特很認真的告訴魁登斯。

「你和爹地打算給我弟弟妹妹了嗎?」魁登斯看著紐特的眼神是那樣的認真。

「寶貝,你怎麼知道我們想要和你商量的事情呢?」聽見魁登斯說的話紐特露出好看的笑容。

「因為我真的很想要弟弟妹妹,每次傑克都和我炫耀他的弟弟妹妹有多好,真討厭。」魁登斯真的很羨慕自己的好友有兄弟姊妹。

「親愛的,兒子這樣說,看樣子我們的進度要快點才可以。」醒來聽見兒子說的話葛雷夫馬上告訴紐特。

「看樣子是這樣呢!」紐特看見葛雷夫醒來微笑。

「爹地最好了,我最愛爹地。」魁登斯馬上跑到葛雷夫的懷裡。

葛雷夫把魁登斯抱在自己的懷裡,然後拿出手機打電話聯絡自己的家庭醫生,告訴他自己和紐特的決定,表示請他可以幫忙找代理孕母,有了兒子的許可他們自然會快速行動。

紐特看見葛雷夫這樣快速行動的樣子苦笑,他們的確是很怕魁登斯不答應他們的要求,現在聽見魁登斯答應自己的要求當然要快速行動,聯絡好之後葛雷夫親親魁登斯的臉頰。

魁登斯開心的看著兩位父親,這樣表示自己可能一年之後會有弟弟妹妹,到時候自己可以和好友炫耀說自己的弟弟妹妹很可愛,不管之後有兩個弟弟或是妹妹他都無所謂,只要可以和好友炫耀就好。

知曉魁登斯的小心思葛雷夫摸摸他的頭,紐特捏捏魁登斯的臉頰沒有多說什麼,未來他們的家肯定會很熱鬧,而且魁登斯也會是好兄長,會幫他們好好的照顧自己的弟弟妹妹。

「少爺、紐特先生、小少爺,可以享用晚餐了,請移駕到餐廳。」羅伯管家敲邀書房的門告訴他們。

「好的,馬上過去。」葛雷夫聽見羅伯管家說的話馬上回應。

「管家爺爺,今天有我喜歡吃的東西嗎?」魁登斯馬上跑過去找羅伯管家。

「當然有囉!小少爺。」羅伯管家一定會弄魁登斯喜歡吃的菜色。

「羅伯管家真的很疼魁登斯。」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對他來說魁登斯就像是他自己的孫子一般,會很寵他是很正常的事情。」葛雷夫一點也不意外。

羅伯管家一定會準備他們所喜愛吃的菜色,尤其是魁登斯喜愛的菜色,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和紐特很清楚他很寵愛魁登斯,基本上只要不要太過分他們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既然魁登斯告訴他們說想要弟弟妹妹,想到這裡葛雷夫和紐特就很高興,他們相信魁登斯一定會成為一位很好的兄長,同時他們也期盼家庭成員可以增加,讓這個家多點人氣。

晚餐過後葛雷夫突然想起自己雖然解開紐特說那天是結婚紀念日要慶祝,可是真正的謎底還是沒有解開,而且對方也沒告訴自己答案,想到這裡葛雷夫還是回去書房,把所有的紙條都拿出來看一遍。

「帕西,怎麼了嗎?」紐特看見葛雷夫很認真的看著自己的謎底很疑惑。

「親愛的,我是不是沒有解開全部的謎底?」葛雷夫很認真的問著紐特。

「的確是還沒有解開,因為你還沒收到我送的結婚紀念日禮物。」紐特聽見葛雷夫說的話微笑的告訴他。

「那麼,請給我一小段時間,我會好好解開,得到你給我的禮物。」葛雷夫很有誠意的告訴紐特。

「當然沒問題。」紐特不擔心葛雷夫解不開謎底。

「這樣我也要回送你一個禮物才可以。」葛雷夫知道自己該去買禮物和花給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