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會很期待你給我的禮物。」紐特笑笑的告訴葛雷夫。

「呵呵,請期待。」葛雷夫很樂意送紐特一些禮物。

對他們來說每天都是結婚紀念日,每天都有辦法去慶祝,所以即使不是在結婚紀念日當天解開謎底,紐特也不是那樣的介意,他很樂意等到葛雷夫解開謎底後再把東西送給他。

況且他也很期待對方會送自己什麼禮物,其實對紐特來說他真的什麼都不缺,只要有葛雷夫和魁登斯在自己的身邊就好,結婚紀念日不過就只是個找藉口可以吃大餐的日子罷了。

只要相愛感情好每天都是結婚紀念日,葛雷夫和紐特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打從交往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當然相處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小摩擦,自然會有吵架的情形產生,不過就像人家說的,床頭吵床尾和。

他們是絕對不會把情緒帶到第二天,一定會在當天晚上就解決,雖然偶爾還是會有冷戰的時候,可是不會太常出現,葛雷夫和紐特很清楚吵架可是會傷感情,因此會盡量早點把這些事情給解決。

「阿緹米絲越來越厲害,會把謎底藏在答案中。」葛雷夫解開一些謎底後說出這句話。

「少爺,您可不要太晚休息,這樣紐特先生會擔心的。」羅伯管家看見葛雷夫又在奮鬥的樣子說著。

「我會的,羅伯,你說說,阿緹米絲是不是越來越厲害,他可是把第二個謎底藏在答案當中。」葛雷夫總是有種說不出來的驕傲感。

「呵呵!那是因為少爺您太聰明,紐特先生不得不這樣做。」羅伯管家可是很清楚葛雷夫的能力。

「或許在某些方面來說,阿緹米絲有個很好的老師。」葛雷夫知道在潛移默化中紐特學到很多。

「呵呵!我想肯定是這樣。」羅伯管家沒有多說什麼。

回到房間的葛雷夫看見紐特把東西收拾好的樣子微笑,然後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今天可以一整天待在家裡陪伴自己最愛的人,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幸福感,這幾天疲累的感覺就這樣不見了。

而且也是因為今天有好好休息,葛雷夫覺得他明天可以去面對那些討人厭的事情,畢竟有些事情他還是希望可以親自處理,對他來說那個案件沒有好好處理他就不是那樣的放心。

第二天葛雷夫神采奕奕的出現在警局的時候,皮奎里女士知道昨天放那傢伙假果然是很好的選擇,看樣子葛雷夫今天一定會精神很好的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畢,蒂娜看見上司精神這麼好也不多說什麼。

「葛雷夫先生,這是昨天我們審問的成果,局長和大斯卡曼德先生以及布萊克先生都有幫忙。」蒂娜把昨天的成果交給葛雷夫。

「犯人有吐出什麼實情或是動機嗎?」葛雷夫反而比較想要知道這兩件事情。

「不,基本上都是故左右而言他,對此我們感到很傷腦筋。」蒂娜差點沒想要上前痛打那傢伙。

「西瑟斯那傢伙肯定很生氣。」葛雷夫怎麼會不了解自己好友的個性。

「是的,連一向比較冷靜的布萊克先生也差點忍不住,雖然有想過要不要請奎妮幫忙,但是考量到犯人太過危險,所以作罷。」蒂娜可不希望自家妹妹身陷險境。

「我會想辦法看看,真的不行下午看看是否需要請人來幫忙。」葛雷夫聽著蒂娜的報告頭很痛。

「是。」蒂娜先行離開葛雷夫的辦公室。

葛雷夫打開文件看了裡面的內容真的很頭痛,看樣子放假回來後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能夠惹火西瑟斯和伊萊的人真的不多,這傢伙肯定是一個例子,看樣子等下西瑟斯一定會跟自己來抱怨。

連一向冷靜的伊萊都可以被惹火,這個傢伙肯定不是什麼好處理的角色,辦案這麼多年哪些角色沒看過,這個傢伙肯定是自己碰過最傷腦筋的一個犯人,畢竟這個人讓他們頭痛那麼多年。

西瑟斯和伊萊風火火的進入葛雷夫的辦公室,葛雷夫看見好友們出現沒有多說什麼,只看到眼前的傢伙一屁股的坐在沙發上,似乎打算準備抱怨什麼話,他也只有洗耳恭聽。

「帕西,你知道嗎?那傢伙有多難纏嗎?竟然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伊萊還差點沒把那傢伙給掐死。」西瑟斯一連串的抱怨讓葛雷夫不知道要說什麼。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葛雷夫馬上切入重點。

「那傢伙不打算談條件,所以看你打算怎麼處置。」伊萊握著西瑟私的手讓他冷靜一點。

「我知道了。」葛雷夫打算等下親自去審問犯人。

葛雷夫和西瑟斯以及伊萊打算再去審問那位犯人,鬼魂看見葛雷夫的到來沒有多說什麼,見到對方沒有什麼表情葛雷夫心裡已經有底,看樣子要怎樣審問可是需要多花一點時間。

當葛雷夫開始和犯人交談的時候,就知道眼前的傢伙對自己有很大的戒心,看樣子想要讓他打開心扉,讓他如實的交代所有的事情肯定是需要一點時間,雖然自己不是心理醫生之類的人,但是成為警察那麼久,多少也學到一點東西。

儘管不是專業的心理專家,但是葛雷夫還是有從奎妮的身上學到一點技巧,所以在審問犯人上面他總是會用這些技巧,然後讓他們乖乖的和自己交代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相。

「雖然比我想像的難纏一些,但是還是不至於問不出我想要知道的事情。」葛雷夫知道西瑟斯和伊萊有盯著自己看。

「帕西,你什麼時候會這些技巧的?」西瑟斯看見葛雷夫審問犯人的樣子感到很訝異。

「和金坦的妹妹學的,之前請她幫忙的時候看見犯人都乖乖開口,後來就學了一點起來。」葛雷夫揉揉自己已經發疼的太陽穴。

「看樣子我們真的需要去進修才可以,這個技巧真的需要學起來。」伊萊拍拍西瑟斯的肩膀。

「不管那麼多,反正我們要的資訊已經出爐了,現在就要考慮把鬼魂送到哪裡去審判。」葛雷夫只想把那傢伙送入監獄當中。

聽見葛雷夫說的話西瑟斯和伊萊也清楚這位國際刑警追捕的犯人到底要送到哪裡才可以,基本上是要送到荷蘭的海牙法庭去,畢竟是國際事件,可是這次是在美國的境內犯案,果然又是需要傷腦筋的地方。

不過他們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保存好證據,把犯人給關押好,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想太多,管他是要移送國際法庭還是要在美國接受審判,這些事情不是葛雷夫要管的。

西瑟斯和伊萊會想辦法處理,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那麼多,況且他實在是不想要和其他人打交道,和那些人打交到葛雷夫想到就會頭痛,就某些方面來說葛雷夫一點也不想要和那些目中無人的傢伙打交道。

「所以說現在要把鬼魂移送到哪裡去?」葛雷夫很認真的看著皮奎里女士。

「國際法庭,荷蘭海牙。」皮奎里女士不太喜歡這樣的燙手山芋在自己的地盤裡。

「嗯。」葛雷夫沒有多說什麼。

「大斯卡曼德先生會請其他人來押送,我們不需要擔心。」皮奎里女士知道大家都不想要去管這位犯人。

葛雷夫是覺得那傢伙不管送到哪裡都好,自己只想要好好的休息陪在紐特的身邊,每次看見案件這麼多讓自己一刻不得閒的樣子有點煩躁,既然已經處理好最主要的犯人,自己就不需要擔心那麼多。

西瑟斯和伊萊決定把人送走後要去好好的渡假,這樣的決定葛雷夫也不打算多說什麼,雖然自己還是會一如以往的上班,找個時間也會和紐特以及魁登斯去渡假,不過他們要先處理代理孕母的事情就是。

紐特和他都很期待家裡有新成員出現,當然魁登斯也很期待這件事,因此忙完自己手頭上的事情,葛雷夫要處理的事情就是這些,當然還有紐特給予他的謎底,那個謎底沒解開對方可不會給自己禮物。

「所以你們想好要去哪裡度假了?」葛雷夫看見西瑟斯正在翻旅遊雜誌的樣子問。

「不知道,還沒想好,總覺得去哪裡都很不錯的樣子。」西瑟斯看了看旅遊雜誌裡面的內容後說。

「我想去大峽谷。」伊萊只是這樣告訴西瑟斯。

「好啊!」西瑟斯把大峽谷列入旅遊清單當中。

「是說,帕西,阿緹米絲告訴我說,你們兩人打算去找代理孕母?」伊萊想起萊自己收到的訊息。

「對,魁登斯說他想要弟弟妹妹,所以我們決定去找代理孕母生孩子。」葛雷夫把所有的文件給整理好。

「咦?魁登斯答應了?怪不得紐特今天這麼興奮的告訴我們這個消息。」西瑟斯聽見葛雷夫說的話馬上跳起來。

「魁登斯說他的朋友有兄弟姐妹,讓他很羨慕,所以希望我們快點給他。」葛雷夫想起兒子說的話。

「那樣很好。」伊萊笑笑的沒多說什麼。

葛雷夫當然很開心自己和紐特可以去找代理孕母生孩子,擁有他們兩人一半血緣關係的孩子,因此他們兩人真的很期待有新的成員來到他們家,西瑟斯和伊萊當然很開心葛雷夫和紐特他們這樣做。

雖然他們不是那樣在意血緣關係,而是覺得只要有他們姓氏的孩子就是他們的寶貝,葛雷夫和紐特才會要和魁登斯商量這件事,西瑟斯和伊萊當初沒有這個問題,所以就直接找代理孕母生孩子。

不過西瑟斯和伊萊也很寵魁登斯這個姪子,或許是因為這個孩子真的很討他們的歡心,只要有機會來到美國他們都會準備禮物給他,收到禮物的魁登斯總是會很開心的道謝。

葛雷夫和紐特很清楚自家寶貝養子有很多人疼愛,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當然也很高興,雖然未來會有屬於他們的孩子,但是給魁登斯的疼愛絕對不會少,他們可是很愛魁登斯這個孩子。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