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在草藥田裡面採藥和澆水,他知道漾漾對自己有其他的心思,可是對方就是不承認,似乎認定他以後長大會找其他人,可是漾漾並不知道冰炎早已經認定自己的監護人是自己這輩子的愛。

這份愛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可能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濃厚,既然對方想要裝死,冰炎打算先按兵不動,等時機到了再來和漾漾表白,要是對方還是不承認就用激烈手段來讓他知道。

現在自己還小只能把對方交代的事情做好,等到自己成年之後再來好好地和漾漾算帳,這是現在冰炎的想法,他是不會告訴自己最愛的人,要是告訴對方的話肯定會被他丟出家門。

「冰炎,漾漾在家嗎?」千冬歲和夏碎出現在冰炎的面前。

「褚在裡面,雪野先生要找他嗎?」冰炎看見來人很有禮貌地問著。

「嗯,可以麻煩你嗎?」千冬歲微笑的和冰炎說。

「好的。」冰炎打開門讓千冬歲和夏碎進入屋子裡。

千冬歲和夏碎踏入屋子裡後冰炎馬上去找漾漾,正在書房裡面忙碌的漾漾看見冰炎匆忙來找自己的樣子很疑惑,跟著冰炎出去後才知道千冬歲來到家裡拜訪,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摸摸冰炎的頭讚賞。

當他們坐下來之後桌上就冒出熱茶享用,冰炎對此早已經司空見慣,千冬歲也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夏碎也不太訝異這種事情,漾漾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事情在這麼一早來拜訪自己。

雖然漾漾在大家的眼中一向很迷糊,可是該做的事情他都會做得很好,有時候又精明的讓人傻眼,當漾漾一臉微笑的看著千冬歲,對方也是微笑的看著自己,似乎有什麼話想要說的樣子。

「千冬歲,怎麼了?一早就來拜訪我。」漾漾喝了一口熱茶後說出這句話。

「我這幾天本家有事情要處理,我可以把夏碎寄放在你這邊嗎?」千冬歲一臉無奈的看著漾漾。

「可以啊!你家發生什麼事情了?」漾漾很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好友。

「沒什麼事情,就是那些長老需要處理一下,只好拜託你幫我看著夏碎幾天。」千冬歲想到本家傳來的消息就嘆氣。

「辛苦你了,千冬歲。」漾漾丟了一個安撫的眼神給自己的好友。

夏碎對於自己被放在漾漾這邊沒有太大的意見,冰炎反而不太高興夏碎過來他們家,打破自己和漾漾單獨相處的時間,送別千冬歲後漾漾給對方一個擁抱,他希望千冬歲可以安好。

千冬歲當然懂好友的意思,自己去處理這些事情很傷腦筋,魔女之間的糾紛很難處理,加上又是大家族的關係更是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雪野家有太多、太多讓人無法跟外人說的一切。

送千冬歲離開後漾漾走入屋子裡,看著冰炎和夏碎想著自己到底要他們去幹嘛,終究沒想到要讓他們去做什麼的漾漾還是走回書房裡去處理事情,讓冰炎帶著夏碎去熟悉環境。

「冰炎,你帶夏碎去孰悉環境,該做的事情和他一起做。」漾漾只是這樣告訴冰炎。

「好。」冰炎乖乖點頭後就拉著夏碎去外頭的院子。

對於千冬歲的事情漾漾愛莫能助,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夏碎可以過得快樂一點,其他的事情自己就真的不能想太多,他相信千冬歲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的很好,這時候自己就慶幸本家還有舅舅凡斯可以處理一切,不需要自己出馬。

漾漾是家族裡面最小的孩子,本家所有的事情他不需要去過去,即使是選出族長已是一樣,真正的家族是他的舅舅凡斯,他小時候喜歡陪在凡斯的身邊,和他在一起做很多事情。

現在鮮少回本家去的漾漾偶爾也是會想念他們,只要有想念的跡象自己就會回去本家看看其他人,凡斯的女兒可是很出色的魔女,漾漾頗為喜歡這位表姊,偶爾也會回去和他們請教一些事情。

『找時間回去本家看看,有點想念舅舅他們。』正在書房裡面看書的漾漾內心這樣想。

冰炎帶著夏碎把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全部做完,這些瑣碎的事情冰炎很喜歡幫漾漾做,現在了有一個幫手更是開心不已,兩人之間有很多共通的話題可以聊,畢竟他們都對自己的監護人有不一樣的意思。

兩人都有這樣的想法自然有很多話題可以聊,他們會想盡辦法攻略自己的監護人,可惜他們的監護人到現在還沒察覺到自己的感情,這點就讓他們兩人感到很不爽,總是希望他們可以快點察覺到。

只是他們都有種感覺,千冬歲和漾漾肯定察覺到自己的心意,但是會把自己給推出去,夏碎和冰炎不懂為什麼他們兩人會有這樣的想法,或許是因為在千冬歲和漾漾的內心中總是把他們當小孩子。

「夏碎,你拐到雪野先生了嗎?」冰炎一邊整理草藥一邊問。

「沒有,歲回答我的問題很模稜兩可,你呢?」夏碎幫忙的手沒有停下來過。

「鴕鳥心態,不太願意答覆我。」冰炎討厭被漾漾排除在外的感覺。

「不太懂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夏碎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入籃子後說。

「誰知道,但是我不會讓褚逃避。」冰炎會有辦法讓漾漾面對自己的感情。

「哼哼!我也是。」夏碎自然也不會讓他的異母兄長離開他身邊。

進入屋子裡面漾漾看見冰炎和夏碎已經把院子裡的花花草草給整理好,看見這樣的情形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摸摸兩個孩子的頭表示讚賞,然後把藥草拿到地下室去處理。

看見漾漾要調製藥品的樣子馬上跟著過去,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疑惑,似乎是因為漾漾會調製出什麼不好的東西似的,冰炎會跟過去只是擔心漾漾不小心炸掉大釜。

對於冰炎總是會監督自己的樣子漾漾沒有太大的意見,這樣也可以讓他在自己旁邊學習,夏碎也剛好可以在一旁學習調製藥水,有兩個小孩子在身邊漾漾是不會炸掉大釜。

「你就這麼擔心我炸掉大釜?」漾漾很認真的看著冰炎。

「上次你就差一點炸掉,所以我不放心。」冰炎一樣用很認真的眼神回答漾漾。

「好吧!今天就麻煩你們兩個當小助手囉!」漾漾眨眨眼微笑的說。

「好。」冰炎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確定漾漾要調製什麼藥水,冰炎馬上就準備材料給他,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慢慢的記錄下來,忙碌到中午的時候烏鷲飛進來提醒他們該吃飯,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只是微笑。

把手上的藥水處理完畢後就帶著冰炎和夏碎一起去餐廳吃飯,米納斯也飛到主人的身邊看著自家主人弄今天的中餐,沒多久米納斯和烏鷲變成小孩子的樣子來幫忙,冰炎跟著他們一起幫忙。

夏碎當然也是會跟著一起幫忙,對他們來說這是中午該進食的餐點,而且夏碎知道自己住在別人家也該好好的幫忙,有了這些幫手的幫忙漾漾很快就把餐點給弄好,不需要擔心太多。

「夏碎,千冬歲有跟你說要什麼時候來接你嗎?」漾漾對此感到很好奇。

「歲沒跟我說要什麼時候來接我,他說把事情給處理好就會來接我。」夏碎乖乖的坐下來跟著大家一起吃飯。

「好吧!我該弄個房間給你。」漾漾聽見夏碎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

「夏碎可以先睡我房間,反正我都和褚你一起睡。」冰炎把東西放好之後告訴漾漾。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整理一個房間也沒關係,這樣夏碎有屬於他的隱私權。」漾漾拍拍冰炎的頭。

「我都可以,先謝謝你,褚。」夏碎對此沒有太大的意見。

用餐過後漾漾把一間客房給整理出來讓夏碎入住,看見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夏碎很開心,冰炎什麼話都沒有說,至少這傢伙不會來打擾自己和漾漾,他可是很喜歡每天晚上和自己最喜歡的人一起睡覺。

漾漾也把該用的日常用品放在夏碎的房間,讓他可以自行取用,不需要擔心太多,夏碎很感謝漾漾這樣對待自己,冰炎偶爾可以過來和他串門子,不過他不會耽誤自己的睡覺時間。

下午時間漾漾讓烏鷲送東西給其他人,自己安靜的在書房裡面看書,米納斯趴在他的懷裡沒有動作,冰炎和夏碎自己找事情去做,有基礎魔法的他們自然會有辦法找到樂趣。

冰炎和夏碎也喜歡看書,會跟著漾漾一起在書房裡面看書,等到烏鷲回來之後漾漾什麼話都沒有說,看見凡斯給自己的清單後開始去處理一些東西,打算明天再把這些東西寄給凡斯。

「冰炎,你不好奇你的父母是誰嗎?」夏碎突然說出這句話。

「還好,凡斯大人說可能認識我的父親,但是他現在失蹤,不知道去哪裡。」冰炎想起凡斯說的話。

「那位大人曾經和你的父親有關係?」夏碎對於這個話題感到很疑惑。

「好像以前是情人關係的樣子,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而分手,實際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冰炎很難去探討自己身世的事情。

「這樣還挺可惜的說。」夏碎翻了一頁書後說出這句話。

「誰知道,有可能我父母親分開後,我母親把我丟下,我父親失蹤,我倒是希望以後見到他,他可以和凡斯大人和好。」冰炎總覺得凡斯的女兒跟自己很像。

或許他和凡斯的女兒是異母姐弟,只是現在找不到亞那誰都不知道情況是什麼,即使和冰牙聯姻的妖師族人也沒有亞那的消息,更不用說亞那的兄弟們也是一樣,凡斯擔心亞那也無法多說什麼。

冰炎記得凡斯曾經占卜過,顯示的是事情緣份到了自然就會出現,現在不需要過於擔心,魔女各有不同的族群,凡斯還問過血統複雜的安地爾,也是他和亞那的好朋友,連他都沒有消息就沒人有消息。

所以現在冰炎想要探討自己的身世也沒辦法,漾漾知道這樣的情形他也不會多說什麼,反正時間到了事情就會有轉機,到那時候亞那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不過冰炎的母親已經過世是真的。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