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孩子的父母親有消息嗎?」米納斯突然問出這句話。

「暫時沒有,連舅舅都沒有舅父的消息,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漾漾口中說的舅父就是亞那。

「真是奇怪,那孩子的母親把他拋在這裡,屍體卻留在樹林外。」米納斯變回原本人身蛇尾的樣子。

「那個女人和舅父有什麼關係誰都不知道,但是冰炎卻是他們兩人的血緣孩子。」漾漾不太想往壞處想。

「血緣魔法製造出來的孩子嗎?還是她親生的孩子?」米納斯用環繞的方式擁抱自己的主人。

「不知道,和舅父一起回來魔女之森後沒多久就死亡,舅父失蹤,肯定有什麼問題在。」漾漾可不想要亞那出事情。

「就算是人類踏入魔女之森也應該不會有問題。」米納斯對此也感到很疑惑。

「有可能那個女人不知道舅父是魔女,不知道什麼原因和舅父一起回來,卻發生這樣的事情。」漾漾知道凡斯很擔心亞那。

米納斯什麼話都沒有說,的確魔女的本質也是人類,只是壽命的長短不一樣,畢竟人類還是有些人會用魔法,亞那到底是被那女子迷惑或是只是單純失憶誰都不知道,現在下落不明大家會擔心。

現在凡斯為了找回自己的好友用盡自己的心力,冰牙那邊當然也是一樣跟著一起找,占卜說的話他們也會遵守,只是現在希望可以找到線索,冰炎到底為什麼會出生,為什麼又會拋棄在漾漾所住的森林裡。

米納斯在漾漾身邊很久的時間,也跟著漾漾看著冰炎那個孩子長大,也知道冰炎和漾漾兩人對於對方的情感是什麼,只是兩方都不想要說出口,看見這樣的情形米納斯也不會多說什麼。

冰炎和漾漾要不要把自己的感情說出來,那是他們兩人的決定,身為使役獸的她自然不會多說什麼,更何況他們的主人漾漾什麼話都沒有多說,他們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看樣子還是沒有消息。」在本家的凡斯看見自己的使役獸回到自己的身邊後說出這句話。

「舅父還是沒消息?」然聽見凡斯說的話後苦笑。

「是啊!看樣子真的要等到時間到人才會出現,真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凡斯覺得不管冰炎怎樣出生他都是亞那的孩子。

「我想冰牙那邊沒多說什麼,暫時不需要太過擔心。」然倒了一杯茶給凡斯。

「也只能這樣想了。」凡斯想到自己的好友就想要嘆氣。

十年的時間可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凡斯也不清楚,連冰牙那邊也不是很清楚,亞那的兄弟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也不清楚,這樣凡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畢竟連長期在情報界打聽的安地爾也不清楚。

一切是老天爺的安排,看樣子這樣的情況只有老天爺知道,沒想到身為魔女的亞那竟然會遇到這樣的劫數,冰炎的出生肯定是個意外,到底是血緣魔法還是被那個女人算計,沒有人知道。

死者是最好的保密人,已經過世的女性無法告訴任何人為什麼冰炎會出生,解剖只能告訴大家她是怎樣過世的,其他的什麼也無法告訴其他人,凡斯只希望冰炎的出生是一個意外而不是一個陰謀。

凡斯情願是亞那笨到不小心失憶而意外和那位女性在一起,然後才會擁有冰炎這個孩子,後來亞那想起來之後走回魔女森林,中途到底遇上什麼事情沒人知道,那位人類女性死亡,亞那失蹤。

「十年了,他們到底在魔女森林遇到什麼事情?」冥玥對此感到很好奇。

「是啊!到底是遇到什麼事情?」辛西亞實在不懂為什麼以亞那的實力還是會遇到這樣的情形。

「我們在這裡猜測都沒用,時間到了自然會知道。」然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們總會知道,只能慢慢等待,連安地爾也不清楚我們也無法去探討。」凡私起身回屋子裡休息。

凡斯看了桌上的相片後什麼話都沒有說,看見女兒站在房門口也只是抱抱她,最後親親她的臉頰微笑,寶貝女兒什麼話都沒有說,自從亞那失蹤後就很擔心自己,凡斯當然會堅強起來,會想辦法找到自己最愛的人。

如果這個謎底沒有解除凡斯覺得漾漾是不會接受冰炎的感情,當然他也希望亞那可以早點出現,告訴自己冰炎到底是不是他的小孩,要真的是意外他會接受,要是亞那真的移情別戀,自己可真的會受到打擊。

現在會用魔法的人很多,不僅僅只是魔女會用,有時候連一般的人類也會用,只是那些人無法擁有幾乎是永生的壽命,所以也有可能亞那天真的被控制或是喝下愛情魔藥都有可能。

愛情魔藥很容易解除,只是現在冰炎的生母已經過世,亞那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沒人知道,這讓他們這些人不知道要說什麼,失蹤那麼多年讓凡斯的內心有點亂掉,本以為是出去走走,可冰炎出現差點讓凡斯崩潰。

「凡斯大人,您該休息了,小姐很擔心你。」哈維恩看見凡斯的表情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沒事,哈維恩,等那傢伙回來,我會好好痛揍他的。」凡斯露出一抹微笑後就去休息。

哈維恩看見凡斯去休息後沒多說什麼,轉頭剛好看見是自己服侍大小姐用一種不知道要怎麼說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主人,哈維恩知道他們父女在亞那失蹤後內心很痛苦。

冰炎被拋棄在漾漾的家門前,之後完全沒有任何亞那的消息,這十年凡斯不知道怎麼撐過去,以前還有亞那的消息現在沒有了,更是會擔心他到底怎麼了,而冰炎到底又是怎樣出生的沒人知道。

冥玥拉著自己的表妹回去休息,每個人都希望事情快點有轉機,誰都不希望這種事情繼續下去,相信漾漾也是這樣,冰炎那小子可是很喜歡自己的弟弟,這點冥玥很清楚。

「冰炎、夏碎,該睡覺了。」漾漾看見吃過晚餐後兩個孩子正在客廳看書的樣子微笑。

「好。」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馬上跳下來和自家監護人一起去休息。

「見色忘友。」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這樣說。

「呵呵。」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睡覺前冰炎想要是自己的父親出現回到大家身邊,希望他可以和凡斯和好,自己是真的很喜歡凡斯這位長輩,看見凡斯身邊的女孩,也是亞那和凡斯的女兒,冰炎知道亞那對凡斯肯定有感情,不然不可能會擁有一個女兒。

夏碎不需要人哄睡,漾漾送他到房間後告訴他說如果有事情可以找烏鷲,烏鷲飛到夏碎的房間窗戶邊的角落休息,看見這樣的情形夏碎乖乖的點頭,表示說自己會沒問題。

這時候漾漾牽著冰炎回房間睡覺,兩人換上睡衣之後躺在床上睡覺,漾漾親親冰炎的額頭給他一個晚安吻,決定明天找個時間回去本家看看凡斯和親姐姐以及表哥、表姐,當然還要表嫂。

只是漾漾可能要帶冰炎和夏碎一起回去,希望本家的人不要介意,凡斯對於冰炎和夏碎很歡迎,似乎是很喜歡他們兩人一起過來,這時候凡斯總是會親自教導他們一些魔法。

「早餐吃一吃,晚點回去本家,夏碎要跟我們一起去。」漾漾微笑的告訴他們兩人。

「好。」冰炎沒有太大的意見。

「好。」夏碎乖乖的點頭答應。

吃完早餐後漾漾用傳送陣帶冰炎和夏碎一起回去本家,然看見自己的寶貝表弟回來很開心,擁抱自己最喜歡的小表弟,冥玥看見冰炎和夏碎一起回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好看的笑容就把兩人給抓走。

辛西亞看見這樣的情形跟著自己的好友一起過去,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也不好多說什麼,先去找凡斯再說,然也不多說什麼只是跟著冥玥一起去訓練那兩個孩子。

漾漾踏入凡斯的領域中看見哈維恩正在收拾凡斯和表姐吃過的餐點,哈維恩看見漾漾後點頭離開,凡斯微笑的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孩子,看見自己要和凡斯說話表姐也跟著哈維恩一起離開。

「小亞跟我表達自己的感情,我跟他說,要是過了十年還是一樣的話,我就答應他。」漾漾把自己和冰炎的事情告訴凡斯。

「這樣也好,十年的時間肯定會找回亞那。」凡斯聽見漾漾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

「舅父回來的話,舅舅會和他和好如初嗎?」漾漾微笑的問著眼前的長唄。

「會吧!沒跟那傢伙和好如初的話,你們肯定會生氣的。」凡斯很清楚自己身邊的孩子們會有什麼想法。

「我相信姐姐也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和好。」漾漾怎麼會不知道表姐的想法。

「也是呢!那孩子在知道我們分手後哭的很難過。」凡斯對於女兒感到很抱歉。

漾漾和凡斯聊了很久之後才看見冰炎和夏碎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看樣子被其他人訓練的很慘,難得看見冰炎和夏碎身上有些小傷口,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然後幫兩個孩子醫治傷口。

冰炎覺得冥玥真的不手軟,不是因為自己對漾漾的感情,而是希望自己可以早點保護他,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會拼命學習的關係,夏碎當然也是這樣,漾漾摸摸冰炎的頭安撫他。

醫治好傷口後冰炎難得和漾漾撒嬌,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露出微笑,夏碎感受到凡斯正在摸自己的頭,他轉頭看見凡斯微笑的臉龐,他知道自己會沒事,不需要去擔心太多。

「你們進步很多呢!」凡斯微笑的說著。

「謝謝您,凡斯大人。」夏碎聽見凡斯說的話開心的說著。

「你做的很好,小亞。」漾漾捏捏冰炎的臉頰。

「我會變得很厲害,然後保護你。」冰炎有這樣的決心。

「好。」漾漾很樂意冰炎有成長。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