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恩拿點心進來給他們吃,可以吃到自己喜歡吃的點心冰炎很開心,雖然剛剛兩個小時被其他人給轟炸,可是現在吃到自己喜歡吃的點心,以及受到長輩的鼓舞,冰炎當然會很開心。

看見兩個小傢伙吃的很開心的樣子凡斯什麼話都沒有說,哈維恩的手藝真的很好,會讓大家很喜歡吃,主要是因為漾漾很喜歡吃甜點的關係才會讓哈維恩有所進步,雖然冰炎不愛吃甜的東西,但是哈維恩和漾漾親手做的點心他會吃。

夏碎對於甜點這種東西沒有太大的感覺,畢竟他是從東方來的魔女,東方的日本有許多的甜點,千冬歲喜歡和夏碎一起分享,他自然對於甜點類的東西就沒有那樣大的排斥。

「哈維恩的手藝又進步了,真好吃。」漾漾開心的把所有的點心給吃光。

「為了你哈維恩可是研究很久。」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搖頭。

「嘛……」聽見凡斯說的話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褚真的很愛吃甜點,每天都要吃下午茶。」冰炎總是會不小心爆料漾漾的習慣。

「小亞!」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馬上大叫。

「呵呵。」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笑了出來。

看見凡斯的笑容冰炎和漾漾鬆了一口氣,夏碎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覺得凡斯笑起來真的很好看,認識凡斯的人都知道他很少把喜怒哀樂表現在臉上,因此要看到他的笑容幾乎是很難的。

偶爾會看見他淡淡的笑容,今天難得看見他開懷大笑的樣子冰炎和漾漾當然會很開心,打從和亞那分手之後凡斯就很少有笑容,偶爾看見他們這些後輩會微笑,其他時候大多都很嚴肅。

冰炎看見凡斯的笑容覺得自己大概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親生父親會喜歡上他,本家裡面有亞那的照片,親生母親的相片反而沒有,畢竟沒有人知道冰炎的親生母親到底是誰。

「凡斯大人,午餐已經準備好了,請大家過去餐廳用餐。」哈維恩拉開門後說出這句話。

「走吧!我們去用餐,今天家裡有客人,哈維恩肯定準備很多好吃的餐點。」漾漾告訴冰炎和夏碎。

「是的,漾漾少爺,今天有準備冰炎少爺和夏碎少爺喜歡吃的食物。」哈維恩聽見漾漾說的話露出笑容。

凡斯聽見他們說的話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對於他來說看見孩子們開心的樣子才是最重要的,雪野家的事情他已經聽千冬歲說過,看樣子不是一兩天就可以處理好的,畢竟當初找亞那的時候也有倚仗雪野家的能力。

亞那的確是十年前離開魔女之森,他告知凡斯說自己要去旅行,很快就會回來,似乎不是很在意當年大吵過一架,至於為什麼會帶那個女人回來凡斯也不是很清楚,只有等到失蹤的人出現才能知曉。

只有進入魔女之森才可以看到魔女,當然也有流浪在外的魔女,例如安地爾那傢伙,而魔女也分屬許多聚落,加上魔女之森很大,每個聚落都有一段距離,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冰炎的母親可以找到漾漾家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

很久以前凡斯有聽過魔女之森的傳說,這個森林有靈性,聽說傷重的人或是魔女進入森林會被森林的精靈救治,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冰炎的母親才可以找到漾漾的家,只是亞那到底失蹤到哪裡去沒人知道。

『會是那個傳說的關係嗎?』凡斯來到餐廳用餐的時候內心想著。

「凡斯伯父,您在想什麼?」然看見凡斯的表情關心的問。

「我們的森林有一個傳說,只是突然想起這件事。」凡斯沒有多說什麼。

聽見森林的傳說其他人不語,這個傳說是否和亞那失蹤有關係沒人知曉,漾漾是這個傳說的見證者之一,但是他也不是很確定冰炎出現在自己家門前和亞那的失蹤跟這有關係。

當年自己只是不小心迷路有幸見到這個傳說罷了,而他從未告訴其他人說自己有見過傳說中的精靈,畢竟當年的事情他答應過那些人不可以說出去,偶爾在冰炎回本家讓冥玥他們教導時,漾漾有去拜訪那些人。

這麼多年的時間漾漾也有陸續去拜訪過他們,可是沒有聽見亞那的消息,或許冥冥中會有指引,還不到時候對方不打算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漾漾會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時候就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褚有聽過那個傳說?」回家的路上冰炎問出這句話。

「我有聽過,而且我是見證者。」漾漾微笑的看著兩個孩子。

「冰炎的姊姊也有見過吧?」夏碎觀察到大家的表情後推敲出來。

「嗯!她跟我一起見過,只是我們不能說,我們答應過的。」漾漾摸摸夏碎的頭。

回程是坐馬車回去,漾漾要順便是市集買個東西,自然就借用本家的馬車帶他們回去,在車上的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在魔女之森生活的人大多都聽過這個傳說。

至於傳說是真是假沒有幾個人知道,見證過的人是不會告訴你,或是遺忘了那些事情,因此至今到現在沒有人可以知曉這個傳說是否是真的,而他的監護人也不會告訴他。

當年的事情漾漾當然記得很清楚,可是他不會告訴眼前的孩子們,約定過的事情就不能破壞,他自然也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他們,依照守護者說的話,事情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買幾樣蛋糕回去吧!你們去挑選喜歡吃的蛋糕。」漾漾在一家甜點店前面停了下來。

「好。」夏碎拉著冰炎進入甜點店裡面挑選點心。

冰炎一定是挑選檸檬派回家,夏碎挑了幾樣自己喜歡吃的蛋糕,漾漾也買了許多自己喜歡吃的甜點,各自有收穫結帳後回到馬車上去,讓馬車把他們送回森林附近的家。

回家之後漾漾把甜點放入冰箱當中,之後就準備開始做下午該做的事情,冰炎和夏碎當然會幫忙漾漾,三個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之後已經是傍晚的時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乾脆帶他們出去吃飯。

難得可以出去吃飯冰炎和夏碎很開心,十歲的他們還是跟一般小孩子沒什麼兩樣,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微笑,他希望冰炎可以像個一般小孩子一樣,不要老是那麼老成。

離家裡幾步路的餐廳是漾漾和冰炎很常來的地方,夏碎現在也跟著一起來當然會覺得很好玩,這家餐廳的老闆是安因,和他的伴侶賽塔開的餐廳,生意很好很多人喜歡光顧。

「漾漾,你們還是老樣子嗎?」安因看見冰炎和漾漾進入餐廳的樣子說。

「嗯,不過今天要三個人的位子,我多帶了一個孩子。」漾漾微笑地告訴安因。

「是千冬歲的弟弟夏碎啊!」安因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安排三人座。

「謝謝,安因。」冰炎很有禮貌的道謝。

安因微笑的看著他們,然後把菜單拿給他們看,讓他們自己選擇要點什麼,漾漾快速的在菜單上點了幾樣菜,冰炎和夏碎反而是慢慢看完之後才選擇自己想要吃的東西。

所有東西挑選好後把菜單放在桌上,瞬間菜單馬上就歸位,沒多久菜就放在桌上,漾漾開始動手吃起自己的餐點,冰炎和夏碎當然也是一樣,賽塔親手做的餐點真的很好吃,讓他們很喜歡吃。

把所有的餐點連同點心解決完畢後,漾漾掏錢出來付款,冰炎和夏碎站在他的身後聊一些事情,安因不免會和漾漾寒暄一下,趁著沒什麼人的時候賽塔也跟著出來和漾漾聊天。

「漾漾,最近過得好嗎?」安因總是會問問漾漾這句話。

「還不錯,想要做的事情都進展的很順利。」漾漾笑笑的告訴安因。

「凡斯先生最近好嗎?我有點擔心他。」賽塔和凡斯認識很久,朋友間總是會這樣擔心來擔心去。

「舅舅最近還不錯,指示還是會擔心那件事。」漾漾會和賽塔說本家的近況。

「呵呵!老天的安排誰都不知道,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不用太過擔心。」賽塔微笑的看著他們。

「嗯!」漾漾點點頭表示知曉。

「安因、賽塔,再見!」冰炎很乖的和他們打招呼。

「謝謝,再見!」夏碎也跟著一起打招呼。

回到家後漾漾收到千冬歲的訊息,說過兩天會去把夏碎接回家,雪野本家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可以把夏碎接回家,漾漾看完訊息之後微笑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千冬歲肯定是處理的很好。

夏碎當然也有接到自家兄長給他的訊息,表示說這幾天他就可以回家去,想到可以回家和千冬歲在一起夏碎很開心,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太大的表示,他們兩人已經商量好要怎樣攻略自家監護人。

漾漾先讓冰炎和夏碎去洗澡,他會把其他的事情給處理完,除了千冬歲的訊息之外還有其他人的訊息,那些來自森林的訊息告訴他說冰炎的身世快要解開,不過暫時還不能對外公布。

『看樣子還要一陣子才能真相大白,千冬歲把事情處理好就好。』漾漾把訊息收好之後沒有多說什麼。

梳洗過後的漾漾進入臥室看見冰炎已經躺在床上的樣子微笑,自己養大的孩子知道身世後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但是他還是很喜歡自己的寶貝養子,跟著躺在床上睡覺。

冰炎感受到漾漾的體溫轉身過去抱他,漾漾摸摸他的頭後什麼都沒有說,兩人相依偎在一起睡覺,要是冰炎的身世解開了,他們或許就可以正式在一起,不需要去擔心太多。

「夏碎過幾天要回去,有點寂寞。」冰炎突然這樣告訴漾漾。

「這麼不想要夏碎回去?」漾漾很難得聽見冰炎會這樣說。

「誰理他,他回去不回去不甘我的事情。」冰炎惡狠狠地說著。

「呵呵!好,我知道小亞是乖孩子,晚安。」漾漾親吻冰炎的額頭。

「晚安,褚。」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後閉上眼睛。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