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幾天千冬歲果然來接夏碎回去,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拿了幾樣東西給千冬歲,收到朋友的禮物千冬歲很開心,夏碎覺得可以回家當然會很開心,漾漾也拿了幾樣東西給他當作禮物。

冰炎和夏碎只是單獨說一下話後才和千冬歲一起離開,看見冰炎和夏碎的動作漾漾和千冬歲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兩個孩子是那樣的可愛,這也是為什麼漾漾和千冬歲會這麼喜歡他們。

「冰炎的身世快要解開了?」千冬歲問著漾漾。

「嗯,收到訊息了,很快就會真相大白。」漾漾把東西拿給千冬歲。

「這樣就不需要擔心,凡斯叔叔的心情肯定不會這樣憂鬱。」千冬歲多少還是會擔心凡斯。

「是啊!就是希望舅舅之後的心情會好一點,不然真的會傷腦筋。」漾漾看了一下冰炎後說出這句話。

「相信我,會沒事的,雪野家的預言不會出錯。」千冬歲拍拍漾漾的肩膀。

「我知道。」漾漾微笑的看著千冬歲。

冰炎和夏碎正在說話,他們兩人總是有很多話可以說,但是現在說的話一點也不想要告訴千冬歲和漾漾,冰炎和夏碎看見千冬歲和漾漾已經說的差不多後就不說話,決定各自用信件聯絡。

千冬歲牽起夏碎的手一起離開,漾漾目送他們兩人離開後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抱著自己的最愛的孩子,冰炎感受到漾漾的體溫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和自己的監護人開始撒嬌。

冰炎和夏碎聊了很多話題,幾乎都是有關自己的監護人的事情,冰炎從不關心自己的身世,就算自己的身世解開不解開都無所謂,如果可以解開的話自己或許可以和漾漾在一起。

「看樣子夏碎可以正式在雪野家生活。」冰炎抬頭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是啊!千冬歲在這裡花了很多的心力。」漾漾摸摸冰炎的頭微笑。

「他們家太過囉嗦,老是要血統正式什麼的,真是無聊的老人。」冰炎聽過夏碎說過這些事情。

「沒辦法,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作法,雪野家本來就比較重視血統,夏碎是混血難免會被排斥。」漾漾知道雪野家的想法。

冰炎對此不想多說什麼,他覺得那些老人根本就是太過古板,因為這樣而排斥夏碎讓他覺得很好笑,不過冰炎很慶幸妖師並沒有排斥自己的情形出現,甚至連回到親生父親的族群冰牙也對自己沒有多說什麼。

亞那的大哥和二哥很喜歡漾漾也很喜歡冰炎,不管冰炎是否是亞那的親生孩子,他們還是接納他為冰牙的一份子,自然對他沒有排斥感,甚至會教導冰炎屬於冰牙的魔法。

曾經去過雪野家的漾漾和冰炎的確很不喜歡裡面的長老,看見夏碎過的不是很愉快的樣子自然會很擔心,他們不懂為什麼那些人會這樣討厭夏碎,他明明就是一個乖孩子。

「不需要擔心千冬歲和夏碎他們,他們自己會處理好自己的感情。」漾漾拍拍冰炎的肩膀。

「如果到時候我跟你告白,你會回答我嗎?」冰炎故意問漾漾。

「等時間到了我就會回應你,不需要太過擔心。」漾漾知道冰炎對這件事很執著。

「你可不能反悔喔!褚。」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一定會回應你,不管我的答案是什麼。」漾漾摸摸冰炎的頭表示自己會遵守承諾。

聽見漾漾的保證冰炎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乖乖的點頭去做自己的事情,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儘管他早已經在森林裡面那些魔女們的線索下推敲出來冰炎的身世,但是他沒有十足的把握。

現在就好好的耐心等待,總有一天這個問題會揭曉,當初占卜的日子即將到來,不管有無十年之約,他們兩人注定是要在一起,冰炎尚未出現在自己家門前時,千冬歲就有幫自己預言過,看樣子自己真的要栽在他的手裡。

當然這件事漾漾不打算跟冰炎說,他還想要多隱藏一些驚喜,要是讓冰炎知道,對方肯定會很開心,這樣的話自己就不能給他驚喜,這對漾漾來說一點也不好玩,說什麼他都要給冰炎一個驚喜。

「漾漾,你打算給冰炎一個驚喜?」烏鷲正在幫漾漾處理草藥。

「是啊!只是不知道以後他知道會有什麼感想。」漾漾精準的把草藥放入魔藥裡面。

「不知道呢!米納斯現在正在旁邊幫他,等到他長大後漾漾你肯定會被吃得死死的。」烏鷲對於自己的主人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你這樣說好像我無法擺脫他似的。」聽見烏鷲說的話漾漾苦笑。

「反正那小子不會甩開你,你這輩子就乖乖跟在他身邊吧!」烏鷲露出調皮的笑容看著漾漾。

「臭小子!」漾漾攪動大釜裡面的魔藥後不想理烏鷲。

看見烏鷲跳開後漾漾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把做好的魔藥一一放入瓶子中,明天歐蘿妲會過來拿這些魔藥,自己的使役獸對自己這樣說,有時候漾漾覺得要反省一下自己才可以,實在是太寵他們。

在米納斯的指導之下冰炎順利採集到入藥的水果,乖乖地把東西拿到屋子裡面去,看見漾漾剛好把藥水做好趕忙去幫忙,漾漾揮揮手要他不要這麼急,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把手中的水果放入洗手槽裡面,洗過手後去幫忙漾漾。

把東西全部用好之後漾漾開始處理那些水果,這些水果必須快點處理,不然的話放太久會變成不好入藥,有這個經驗的漾漾自然很習慣的先處理這些水果,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則是先去煮晚餐。

中午因為太過忙碌的關係只是簡單吃了幾樣東西,晚餐就不能這樣簡單,畢竟今天可是連下午茶都省略,所以負責做晚餐的冰炎打算弄一些飯後甜點給漾漾吃,雖然冰炎只有十歲,可是他的家事魔法很厲害。

『幫褚弄飯後甜點好了,今天可是連下午茶都沒吃。』冰炎想了想之後開始動手做了起來。

米納斯沒有在漾漾的身邊,烏鷲乖乖地待在漾漾的身邊幫忙他,所以米納斯可以過來陪陪冰炎,順便看看他的晚餐是否已經用的差不多,看見有米納斯的陪伴冰炎很高興。

等到漾漾把東西給處理好之後,香噴噴的晚餐已經在桌上等待他們享用,漾漾很識相的去洗手等待冰炎,等到兩人都坐下來後才開始一起吃飯,能夠吃到冰炎親手做的飯菜漾漾覺得自己很幸福。

「褚,這是飯後甜點。」冰炎把飯後甜點拿出來給漾漾吃。

「好吃!」沒想到可以吃到飯後甜點的漾漾超級開心。

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冰炎知道不枉費今天辛苦一點做飯後甜點,他希望漾漾可以吃得很開心,這樣不枉費自己和哈維恩學了很久,他請教很久哈維恩才願意教導他,這可是讓他非常有成就感。

原來做飯給自己喜愛的人吃是這樣美好的事情,這讓冰炎覺得下次自己可以再做飯給漾漾吃,重點還要做甜點給他吃,自家監護人真的很喜歡吃甜點,這點讓人不感意外。

晚餐過後漾漾在書房裡面看書,冰炎跟著他一起過去看書,不管漾漾做什麼冰炎都會跟著他一起過去,看見冰炎趴在自己的懷裡看書的樣子,漾漾只是摸摸他的頭髮,這樣輕柔的動作讓冰炎覺得很舒服。

「褚,我的身世真的牽扯很多事情嗎?」冰炎坐起來然後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這個嘛!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許等你長大後就會清楚。」漾漾用手指梳理冰炎的頭髮。

「十年真的不長也不短。」冰炎很認真的看著漾漾。

「對魔女來說的確是不長也不短,時間的流逝總是很快就過去。」漾漾捧起冰炎的臉細細的親吻。

「褚,現在的你很像戀童癖。」冰炎故意這樣對漾漾說。

「你也知道啊!小亞,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等到你成年。」漾漾的吻落在冰炎的額頭上。

冰炎用力的擁抱自己最愛的人,就算現在只有十歲,他也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最愛的人,這點永遠不會改變,老是冒冒失失的監護人很可愛,有時候精明到不行又讓人傷腦筋,這些面向只有自己可以看到。

偶爾漾漾會露出腹黑的樣子,這時候他就會捉弄冰炎,有時候會讓冰炎措手不及,看見冰炎吃鱉的樣子漾漾會很開心,他很喜歡這樣捉弄自己所收養的孩子,常常會讓冰炎不知道要怎樣生氣。

看著冰炎的睡臉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這個孩子他真的很喜歡,只是有沒有特殊情愫自己不是很清楚,但是漾漾知道自己肯定是離不開冰炎,他就是一個很好的小幫手。

「漾漾,森林裡傳來訊息。」烏鷲闖入主臥室說出這句話。

「噓!」漾漾比出安靜的手勢。

「對不起。」烏鷲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冰炎已經睡著。

「我等下過去看。」漾漾小小聲的說著。

聽見漾漾說的話烏鷲馬上離開,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親吻冰炎的額頭,然後悄悄的走出房間,米納斯和烏鷲已經在客廳當中等待他,米納斯和烏鷲靠在漾漾的身邊就是要看訊息到底是什麼。

漾漾打開信件看著裡面的內容沒有多說什麼,看樣子明天是要回去本家一趟,冰炎的身世準備要揭曉,想到此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是簡單寫了一封信請烏鷲拿回去本家。

看見烏鷲離開後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是安靜的坐在客廳沙發上,似乎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米納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恢復原本的樣子擁抱他,輕輕的安慰他。

「舅父要回來了,不知道舅舅會有什麼想法?」漾漾撫摸信件後說出這句話。

「黑山君和白川主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米納斯摸摸漾漾的頭。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