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到底舅父當年是發生什麼事情,我推敲的不一定是正確。」漾漾把身體往後仰。

「先回去陪那孩子睡覺,不管怎樣你都答應過他。」米納斯撫摸漾漾的臉用安心的聲音告訴他。

聽著米納斯讓人安心的聲音,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和冰炎朝夕相處讓自己知道他是無法離開那個孩子,要是那個孩子以後找到自己喜歡的人,自己內心當中肯定會很痛。

所以現在好好睡覺等到明天早上和冰炎一起回本家,黑山君和白川主會出現在她們的面前,亞那也會回到凡斯的身邊,其他的事情就會迎刃而解,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

睡醒之後漾漾換上妖師族群的衣服,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好奇,只是漾漾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蹲下來幫他換上好看的衣服,吃過早餐後搭馬車去妖師本家,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想要問,可是漾漾沒有給他一個解答。

「為什麼要回本家?」冰炎看著漾漾問。

「這個嘛!等到了本家你就知道。」漾漾伸出手摸摸冰炎的頭。

冰炎點點頭安靜的坐在馬車上,等到妖師本家後下車進入屋子裡面,這時候冰炎突然被人家抱住,看見和自己相似的臉他有點訝異,凡斯走在後面把人給拉開,臉上的表情似乎是很想要痛揍亞那。

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拍拍冰炎的頭,愣住的冰炎這才轉頭看向漾漾,似乎是等待對方告訴自己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屋子裡面還有自己不認識的兩個人,漾漾只是和他們打招呼。

白川主看見漾漾很開心,黑山君只是冷眼的看著這樣的情形,似乎是不打算多說什麼,凡斯把亞那拖回去房間等待白川主和黑山君解釋,這十年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小亞,你長大了。」亞那開心的揉捏自己兒子的臉。

「不要鬧了!給我乖乖坐好。」凡斯痛打一頓亞那。

「好痛!凡斯,你怎麼可以打我?」亞那淚眼婆娑的樣子讓人很無奈。

「坐下來,讓白川主和黑山君解釋你的狀況。」凡斯忍住衝動沒有痛打對方。

「好吧……」亞那乖乖的坐下來安靜不說話。

「誰知道這十年間你死到哪裡去,總要給我們一個解釋。」凡斯的聲音很有威嚴。

白川主和黑山君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苦笑,冰炎乖乖的坐下來安靜的看著,漾漾什麼話也沒有說,當然是安靜的坐下來等著兩位長輩解釋,想要確定是否自己推敲的事情是對的。

畢竟這十年間沒有人有亞那的消息,現在連亞那的大哥和二哥也一起過來,他們想要知道自家小弟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畢竟十年的時間有點長,連他的寶貝兒子已經從小嬰兒變成小孩子。

冰炎乖乖的坐在漾漾的旁邊,他有些緊張的抓著監護人的衣服,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拍拍冰炎的頭,現在他的內心也很緊張,很想要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大家屏息等待黑山君和白川主解釋。

「亞那當初是受到重傷傷害到靈魂,所以我和小黑才救治他,至於跟著他的那個女人,就不再我們的範圍內。」白川主喝了一口茶後說出這句話。

「小亞的母親是人類,對於魔法有些偏執,我不小心被她知道身份後就被陷害。」亞那總算想起之前的事情。

「接下來呢?」凡斯不爽的看著亞那。

「她陷害我後懷孕,生下小亞,我一直被黑魔法侵襲身體,很不舒服,十年前某天找到空隙我帶著小亞離開……」亞那伸出手抓住凡斯的手。

「之後你把小亞放在漾漾的家門前,人就已經受不了倒下去,後來被黑山君撿回去?」凡斯大概可以猜到是什麼原因。

「對……」亞那很怕凡斯不要自己。

「撿回去後才發現亞那一直被黑魔法侵襲,所以醫治很久才讓他出現在你們的面前。」黑山君看著大家後說出這句話。

「這也是為什麼小亞的母親會死在樹林外面的原因吧?」漾漾摸摸冰炎的頭。

「是的,黑魔法最後會反噬回去,我想她肯定不知道。」白川主不會憐惜那樣的人。

「謝謝你們前來,也謝謝你們幫我們照顧亞那。」凡斯和黑山君以及白川主道謝。

「沒事、沒事,順手而已,那傢伙身體和靈魂已經完全痊癒,不需要擔心太多,我和小黑先走了。」白川主笑笑的揮手。

「別再出事,我們不一定可以及時救助。」黑山君只是這樣說就和白川主離開。

凡斯很認真的看著亞那,最後還是痛打他一頓後就回房間,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看樣子凡斯需要一段時間接受這樣的情形,這十年間凡斯的心境肯定很複雜,現在亞那回來當然會鬆了一口氣。

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決定把亞那留在妖師本家,看他怎麼挽回自己最重要的人,冰炎也需要好好的和自家父親陪養感情,漾漾送走兩位冰牙的長輩後摸摸冰炎的頭,亞那和凡斯的事情要他們兩人自己去處理。

漾漾看見表姐努力的讓兩位父親和好,冥玥和然自然也鬆了一口氣,其他的事情他們就看好戲就好,了卻一樁心事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今晚大家可以好好的休息,相信冰炎也是這樣。

「要寫信給千冬歲他們嗎?」冰炎看見漾漾提起筆的樣子問。

「嗯,還是需要告訴千冬歲一下。」漾漾乖乖開始寫信。

「褚,我還可以和你住在一起嗎?」冰炎突然問出這句話。

「當然可以,只要你想的話,我們就繼續住在一起。」漾漾把信件折好要烏鷲送信給千冬歲。

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抱著他,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只是摸摸冰炎的頭,就算亞那回來自己也還是很樂意待在冰炎的身邊,相信亞那和凡斯和好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讓冰炎自己決定。

千冬歲收到漾漾的信件後沒有多說什麼,占卜總是會很準確,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和漾漾肯定可以在一起,自己和夏碎是否有機會就還要看,這些事情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

這幾天亞那一直跟在凡斯的後面,他想要和對方和好可是對方一點也不想要理會他,漾漾和冰炎則是回去他們兩人的家,表姐因為受不了兩位父親在玩捉迷藏,就直接包袱收拾後去男朋友家住幾天。

冥玥有些事情要處理自然沒待在本家,順便去看看自己的父母親,只剩下然和辛西亞兩人看亞那和凡斯的互動,如果有進展的話然會通知大家,偶爾冰炎也會過來和自家父親相處。

「看樣子他們還是沒進度。」千冬歲看見漾漾的表情後說出這句話。

「我想舅舅不會那麼容易原諒舅父。」漾漾苦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

「畢竟這是難免的,總會有原諒的時候。」千冬歲只是這樣說。

「喵喵和冰炎、夏碎他們弄的很開心。」漾漾看著窗外其他三個人很開心的樣子說。

「你這裡太多草藥,讓喵喵很開心。」千冬歲怎麼會不知道女性好友開心的原因。

「嘛!不小心養成的習慣。」漾漾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趁著外面三個人不注意,千冬歲和漾漾說了一些話,那些話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話,至於他們兩人的感情早已經有定數,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太過擔心,這些事情有關黑山君和白川主的事情。

甚至連無殿的三主人也來通知一些事情,不過這些事情算是雞毛蒜皮小事,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漾漾和千冬歲還是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自然會用比叫小量的聲音交談。

魔女之中只有他們兩人會接一些比較隱密的委託,這些委託他們很快就可以處理好,只是這些事情他們不打算讓冰炎和夏碎知曉,對他們來說這兩個小鬼還小,尚未成年不需要知道。

「一眨眼十年就這樣過去。」漾漾看見冰炎開心的樣子微笑。

「的確是呢!十年前我從未想到老爸會抱夏碎回來,沒想到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千冬歲知道父母親的感情不是很好。

「即使伯父過世你還是願意和夏碎一起生活,這點我倒是很訝異。」漾漾沒想到千冬歲會這樣在意夏碎。

「夏碎是個很可愛的弟弟,我怎麼捨得把他趕出家門。」千冬歲覺得十年來的點點滴滴會讓他想要保存。

看見千冬歲的表情漾漾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把蛋糕拿給他,這時候喵喵也帶著冰炎和夏碎進入屋子裡,冰炎和夏碎去洗手準備吃點心,喵喵當然也是去把手洗乾淨,準備一起來享用餐點。

當他們坐下來後開始吃起今天的點心,喵喵也開始吃起桌上的點心和茶水,千冬歲也恢復平常的表情,漾漾什麼話都沒有說,兩人剛剛交談說的話對誰都沒有說,有些事情不需要說他們也不會告訴其他人。

夏碎沒有發現到異母兄弟剛剛有點感傷,只是開心的吃著今天的點心,漾漾家的點心總是很受到大家的歡迎,哈維恩的手藝可是在他的朋友間很受歡迎,因此每個人都想要來漾漾家吃點心。

「哈維恩的手藝還是那樣好。」喵喵開心的把點心給吃完。

「你這樣說哈維恩肯定會很開心。」漾漾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

「有機會喵喵要和哈維恩學習一下。」喵喵決定下次見到哈維恩要請教他。

「我想他會很樂意教導你的。」漾漾自然知道哈維恩的個性。

千冬歲聽見喵喵說的話笑笑的,看見夏碎把點心吃完的樣子很開心,只要寶貝弟弟開心他就很開心,冰炎吃完之後只是靠在漾漾的身邊,安靜的聽著他們幾個人聊天。

漾漾把人摟在自己的懷裡然後摸摸他的頭,冰炎很喜歡被漾漾這樣撫摸,這樣親密動做他真的很喜歡,這時候他會很希望自己可以快點長大,這樣自己可以對漾漾這樣做。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