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千冬歲真的要發起革命,這下子雪野家不得安寧。」冥玥看見弟弟傳來的訊息後說出這句話。

「這樣也好,總該讓那些上了年紀的長老得到一次教訓。」然對於那些人總是沒好臉色看。

「也是呢!似乎不得到教訓是學不乖的。」辛西亞很認同丈夫說的話。

「妖師本家的長老們也很囉唆,如果不是當初發生那件事,我可掌控不了妖師本家。」凡斯對於弟弟過世這件事很受傷。

「不過也是因為有舅舅您的關係,那些長老才會安靜下來。」冥玥已經不想要去回憶當年的事情。

「那只是個大屠殺罷了。」凡斯一點也不想要多說什麼。

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把凡斯抱在自己的懷裡安慰他,感受到愛人的安慰凡斯沒有多說什麼,當年一些長老為了奪權而陷害然的父親,造成然的父親死於意外,知道這件事後凡斯幾乎可以說是大開殺戒。

這些人膽敢這樣做表示沒有把自己看在眼裡,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開始執行清除行動,讓這些長老知道自己是不可以惹的人,誰要是惹火他下場肯定是很慘,凡斯不會讓那些人有機會。

一直以來然都很感謝凡斯,不然的話自己的父親當年根本無法洗刷冤屈,人心就是這樣恐怖,想要奪權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這也是凡斯為什麼會這樣生氣的原因,自然是動用自己的能力好好教訓他們。

「人的心果然是無法預測的,誰都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這樣說。

「如果是可以預測的話,小亞就不會出生。」亞那想到自己的事情就感到很無奈。

「那只是你太蠢被騙了而已,不要輕易地相信人的外表。」凡斯知道很多人會拿著自己的外表來騙人。

「凡斯怎麼這樣,老是欺負我。」亞那悶悶的抱怨。

「我不是欺負你,我只是在告訴你一個事實。」凡斯簡單明瞭地告訴亞那。

「我以後會小心。」亞那乖乖地說出這句話。

聽見亞那的保證凡斯很滿意,如果不是這個傢伙蠢到自己連靈魂都受到重傷,凡斯才不想管這傢伙到底跑哪裡去,現在他可是會時時刻刻地盯著自己最愛的人,他們經不起再一次的嚴重打擊。

要是真的失去亞那的話,凡斯大概也活不了多久,當初會堅持下去是還沒找到亞那的身體,加上冰炎出現才會讓凡斯有種希望在,自己不放棄希望發現亞那真的還活著,這可讓凡斯鬆了一口氣。

冰炎靠在漾漾的身邊陪著他一起看書,相信本家肯定會為了千冬歲的事情而商討起來,這些事情千冬歲他們自己去解決,其他的事情妖師也無法插手,這是雪野家內部的事情,不是他們的事情。

「夏碎現在有能力幫千冬歲處理事情,真的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想起自己的好友在這十年間成長很多。

「所以就讓千冬歲他們自己搞定,我們不需要擔心他們。」漾漾把心思放在書本上。

「褚,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冰炎故意問著自己最愛的人。

「你要是對我求婚,我就和你結婚。」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

冰炎沒想到漾漾會這樣說,自己是真的需要好好的去想想,他要怎樣去跟自己最愛的人求婚,亞那已經在催促他快點把人給娶回家,凡斯對於這點沒有太大的感覺,家裡的孩子大多都有自己的伴侶。

連妖師家族中最強悍的冥玥也早早就嫁人,然和辛西亞結婚後感情更是好,剩下漾漾和冰炎還沒結婚,所以亞那會催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凡斯對此反而比較淡定,也沒有催促他們。

第二天冰炎真的去找工匠幫忙做戒指,漾漾裝作不知道對方的心思,冰炎想要做什麼他一點也不想管那麼多,如果對方真的和自己求婚,他也會答應冰炎,這樣的話自己就真的會跟他結婚。

「真的不打算管冰炎去做什麼?」烏鷲正在幫忙漾漾處理一些藥材。

「嘛!要是他真的這樣做,我會很樂意和他在一起。」漾漾像是無所謂的樣子。

「我很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在一起,冰炎是個好孩子,可以照顧主人您。」米納斯真的很喜歡冰炎。

「米納斯,妳真的很喜歡冰炎呢!」漾漾知道米納斯真的很喜歡冰炎這個孩子。

拿到自己想要的戒指之後冰炎開心的回家,看見漾漾他很緊張,他不知道對方是否會和自己結婚,握住戒指的手是那樣的緊張,深呼吸過後冰炎踏入家裡,漾漾看見冰炎微笑沒有多說什麼。

冰炎很認真的把東西拿給漾漾,希望對方可以答應自己的求婚,看見冰炎認真的眼神漾漾也會很認真的回答他,不會讓他感到很不舒服還是什麼,他也想要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

拿到冰炎給的戒指後漾漾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親吻冰炎的臉頰,他很想要聽聽對方會怎樣和自己求婚,這些儀式做過之後他們兩人會正式結婚在一起,未來當然就是一起渡過。

「褚,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冰炎把戒指套上漾漾的無名指上。

「我願意,小亞。」漾漾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孩子。

「我愛你,褚。」冰炎深情的看著漾漾。

「我也愛你,亞。」漾漾主動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聽見對方答應自己冰炎很開心,這個喜訊明天就可以宣布出去,之後他們再找時間舉辦婚禮就可以,看見冰炎這樣開心漾漾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微笑的看著他,這份愛經過這麼久的時間總算修成正果。

誰也沒想到當年的小孩竟然會和自己求婚,這點漾漾當然也沒想到,不過他還是很開心可以和他在一起,身為魔女的孩子總是有這樣大膽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相信他們的未來會過的很好。

冰炎知道自己被魔女撫養長大之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認定漾漾是他一輩子的愛人,不管這個人是人類還是魔女都一樣,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差別,因為他只想要和他在一起,這樣就夠了。

「小亞和漾漾要結婚了呢!這樣我就放心許多。」凡斯收到訊息後很開心自己看著長大的兩個孩子要結婚。

「我很高興漾漾可以成為小亞的伴侶。」亞那開心的告訴凡斯。

「這樣我要去準備婚禮的事宜,不然的話可要傷腦筋了。」然很樂意幫自己的表弟準備婚裡的一切。

「呵呵,還要請哈維恩展現手藝呢!哈維恩的手藝可是很受到大家的歡迎。」辛西亞笑笑的說著。

「那個臭小子總是把褚漾漾拐到身邊啦!這下子我就不需要太擔心了。」冥玥對於他們兩個總是很疼愛。

千冬歲和夏碎收到漾漾的訊息後沒有多說什麼,千冬歲把家族裡面的長老處理掉之後,就認真的和夏碎過一生,聽見好友要結婚當然要準備禮物給他們,而且漾漾真的幫忙他很多。

夏碎知道自己的好友要結婚了,這樣自己的動作也要快一點,不然的話自己肯定會被冰炎給笑話,千冬歲當然知道弟弟的心思,但是他什麼話都沒有說,任由夏碎去準備這些東西。

總算可以在一起這是他們兩兄弟的心願,千冬歲不會管夏碎是不是自己的弟弟,他只想要和他在一起,打從自己的父親把夏碎抱回來之後千冬歲就有這樣的感覺,他不是那樣的在乎血緣關係,就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歲,我們結婚好嗎?」夏碎突然對千冬歲這樣說。

「好啊!」千冬歲點頭答應自己的異母兄弟。

「我愛你,歲。」夏碎主動親吻千冬歲。

「我也愛你,夏。」千冬歲是那樣的喜歡自己的弟弟。

冰炎和漾漾知道千冬歲和夏碎要結婚的消息後,決定他們四個人一起辦婚禮,畢竟千冬歲和夏碎的婚禮可是要低調才可以,冰炎和漾漾也不打算告訴很多人,自然就打算低調一點。

他們在辛西亞家族的支援之下找到一塊很大塊的場地,可以容納很多人的地方舉辦婚禮,認識他們的人幾乎都會到來,冰炎和夏碎開始操辦他們的婚禮,漾漾和千冬歲就安靜的等待。

千冬歲和漾漾很相信夏碎和冰炎,把事情交給他們兩人去操辦就好,他們需要去做其他的事情,畢竟有些事情要處理,他們沒時間去處理婚禮上的任何的事情,而有人會幫忙自然不需要擔心太多。

「漾漾、千冬歲,你們準備好了嗎?」喵喵看見漾漾和千冬歲已經穿好西裝的樣子微笑。

「不先穿好的話肯定會被囉嗦。」漾漾感到很無奈的說著。

「時間也差不多,的確是該換上衣服。」千冬歲微笑的看著喵喵。

時間差不多後漾漾和千冬歲走出去,冰炎和夏碎牽起自己最愛的人的手,兩對新人走入婚禮會場的時候觀眾們鼓掌看著他們,亞那和凡斯看著這樣的情形微笑,二十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冰炎長大成人可以和漾漾在一起。

漾漾很認真的看著冰炎,他沒想到二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眼前的孩子從嬰兒時期長到現在,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很感慨,冰炎一直愛著自己從未改變,自己也被感動到,願意和他在一起。

千冬歲看著自己親自撫養長大的弟弟願意和自己在一起真的很開心,自己這一生會和他在一起,也絕對不會分開,這時候他們才知道相愛是這樣簡單,簡簡單單的一切是那樣幸福。

「褚,我愛你。」冰炎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我也愛你,小亞。」親吻過後漾漾微笑的對他說。

身為魔女的孩子冰炎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他被一個自己所愛的魔女給帶大,而他也愛著自己從未改變,他會讓這樣的幸福延續下去,絕對不會讓自己心愛的人感到難過,保護好他、愛著他,這是冰炎對漾漾的承諾。(全文完)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