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光陰一下子就這樣過去,承諾過的時間也慢慢到頭,漾漾看見已經抽高的孩子什麼話都沒有說,冰炎還是和以前一樣很黏自己,在亞那的教導之下冰炎已經是個很出色的魔女,這點漾漾一點也不擔心。

帥氣的外表總是把許多小女生給迷住,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只能苦笑,不過他還是覺得以前那個小小隻的冰炎比較可愛,現在這個冰炎總是會吃自己的豆腐,以前的惡作劇對他也沒用。

「褚,我去弄晚餐?」冰炎掀開門簾後看見漾漾正在忙碌的樣子說。

「啊!好。」聽見冰炎的聲音漾漾轉頭和他說話。

「你可不要忙到忘記要吃飯。」想起前幾天的情形冰炎很不爽。

「是、是、是,小亞真的越來越像老媽子了。」漾漾很無奈的說著。

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只是搖頭,現在的他跟自己以前小時候的他沒有任何的改變,早在自己成年的那一刻,對方就告訴自己他的答案,可以和漾漾在一起冰炎真的很開心,盼了那麼久總算可以在一起當然很開心。

亞那和凡斯的感情越來越好,冰炎知道姊姊早已經嫁出去,異母姊姊一直對他很好,從沒有排斥他的情形,更不用說父親的族人也是一樣,儘管他是混血他們還是接納他。

這段時間自己也有和夏碎書信往來,千冬歲來到漾漾家時也會帶著夏碎一起過來,四個人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可以說,偶爾喵喵和那位隱形魔女萊恩也會跟著一起來串門子。

長大後冰炎更是和哈維恩學習怎樣做甜點,就是希望漾漾可以吃得很開心,所以現在每次輪到自己做飯,他一定會準備飯後甜點給漾漾吃,今天當然也不例外要準備飯後甜點。

「小亞長大後更是迷倒許多女性。」漾漾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好後說出這句話。

「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冰炎本來就很帥氣。」烏鷲不否認冰炎長得很好看。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小亞想要和我在一起。」漾漾對於這個疑問一直沒有勇氣去詢問。

「我想冰炎大概是很喜歡主人你的關係才會這樣,對他來說這是一份很重要的感情。」米納斯微笑地告訴漾漾。

米納斯和烏鷲這樣說漾漾也沒多說什麼,或許就是在這樣朝夕相處之下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感,冰炎才會很喜歡自己,而自己當然是很喜歡他,內心當中希望他可以永遠的陪在自己的身邊。

現在這個願望實現漾漾當然很開心,他們倆人是真的很幸福,比起千冬歲和夏碎來說是真的很幸福,畢竟他們倆人沒有什麼人阻止他們相愛,亞那和凡斯樂見其成,甚至還希望他們兩人在一起。

冰炎實現多年的願望之後開始努力地照顧自己,以前無法做的事情他現在會做,然後用自己的方式來守護最愛的人,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當然會很開心,怎麼說他都是自己最愛的人。

「褚,吃飯了!」冰炎的聲音傳入漾漾的耳中。

「好。」漾漾用魔法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之後就去吃飯。

「今天吃咖哩。」冰炎把餐具拿給漾漾。

「看起來真好吃。」看見桌上的餐點漾漾很開心。

冰炎和漾漾坐下來開始享用餐點,漾漾開心地把所有的餐點給吃完,冰炎果然知道自己喜歡的口味,讓自己可以好好地把這些東西給吃完,甚至還有自己最喜歡的飯後甜點。

每次看見漾漾吃到甜點的時候是那樣的幸福,冰炎真的很有成就感,很樂意繼續去和哈維恩請教,光是在這裡可以找到成就感,冰炎也絕這也是很不錯的事情,漾漾真的很好伺候。

漾漾把所有的餐點都吃光後,正在考慮今天是否泡澡,可是又想到冰炎已經這麼大了,要是一起洗澡的話肯定會變成兒童不宜的畫面,偏偏他今天需要好好的泡澡一下。

「剩下的我收拾,你先去洗澡。」漾漾不容拒絕的語氣讓冰炎不知道多說什麼。

把東西收拾好之後漾漾就去洗澡,冰炎本來想要和自己最愛的人一起洗澡,可惜對方一點也不想理他,畢竟現在他不能像小時候一樣跟對方撒嬌,這點冰炎很清楚。

有時候漾漾很不喜歡自己動手動腳的樣子,感受到漾漾不舒服冰炎會馬上住手,以前沒有常常黏在一起,現在冰炎當然也不會這樣做,總是需要給對方一些空間才可以。

從浴室出來的漾漾正在擦頭髮,看見冰炎已經在床上看書也沒多說什麼,把頭髮擦乾之後漾漾躺上床準備睡覺,冰炎這才放下書本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他們才好入睡。

「褚,晚安。」冰炎親親漾漾的額頭。

「晚安,冰炎。」漾漾親親冰炎的臉頰。

即使長大成人冰炎和漾漾的相處方式也沒任何的改變,冰炎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和漾漾相處,除非自己想要做某些兒童不宜的事情,不然他們兩人的相處方還是和十年前一樣。

每天早上的早安吻當然會有,睡前的晚安吻自然也不例外,光是這樣已經讓冰炎感到很滿足,他不會多要求對方要做什麼事情,至少漾漾不再把他當成小孩子一樣來看待。

就算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漾漾在和他交往之後也會把他當成大人,正式的親密動作絕對不會少到哪裡去,以前面對冰炎做那些動作會覺得自己是戀童癖,現在他長大了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

「早安,冰炎。」漾漾把早餐用好之後看見冰炎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早安,褚。」冰炎還是習慣和漾漾撒嬌。

對於愛人的撒嬌漾漾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出手摸摸他的頭,似乎是把他當成小孩子一般的在看待,雖然冰炎想要抗議卻不知道要怎樣抗議,或許是因為他真的很喜歡漾漾的關係。

一如以往吃過早餐後漾漾會去把所有的事情給做完,以前冰炎會在一旁幫忙他,可是現在他已經是獨立的魔女,有些事情他需要自己去處理,今天有接委託的冰炎只好離家去把委託給處理好。

早上的事情按照計劃做完之後漾漾簡單的吃過午餐,然後躺在沙發上看書,已經好久沒有這麼一個人悠閒過,自從冰炎闖入他的生活之後,有很多事情在改變,讓漾漾一時之間不太能適應。

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享受一下獨自一人的時間,漾漾當然會好好的把握,米納斯和烏鷲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會去吵他,有時候一個人安靜地待在某個空間中是很重要的事情。

「漾漾。」千冬歲出現在漾漾的面前。

「啊!千冬歲,怎麼了嗎?」漾漾看見好友難得直接闖入自己的家中。

「沒事,想出來透透氣,雪野家總是讓人無法透氣。」千冬歲很無奈地說出這句話。

「你已經接任家主,有很多事情是你的責任。」漾漾當然知道好友為什麼會透不過氣來。

「就是因為這樣,家裡已經開始在逼婚。」千冬歲想到自己和夏碎的感情就想要嘆氣。

「如果你認為是對的事情,就去做吧!千冬歲。」漾漾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好友。

「好。」聽見好友說的話千冬歲點頭。

漾漾知道千冬歲不會那樣猶豫不決,當年他可是雷厲風行的把所有長老手中的權力給搶過來,除了是因為夏碎血統的關係以外,就是千冬歲知道自己愛上了他的寶貝弟弟。

由於妖師本家的家主不會落在漾漾的頭上,他可以好好的和冰炎相處,每個人認為他們兩人是注定在一起的人,自然不會對他們多說什麼,古老東方的家族難免會有意見是很正常的。

雪野家是東方古老的魔女家族,不喜歡混血也不喜歡人類,因此當上一任家主帶回一個混血的孩子,族裡面幾乎要大暴動, 要是知道千冬歲愛上夏碎大概又要經歷一番折騰。

「這下子雪野家的長老們又要傷腦筋了。」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搖頭。

「所以我才說他們是蠢蛋,無法阻止的事情還拼命要阻止。」冰炎踏入家門後聽見漾漾說的話這樣說。

「老古板就是老古板,這我能怎麼說。」漾漾對此不想要表達任何意見。

「夏碎只能去爭取自己的權力,不然他是沒辦法和千冬歲在一起。」冰炎只能給好友這樣的建議。

當年冰炎就對這件事如此的憤恨不平,現在當然也是一樣,所以漾漾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這些事情千冬歲和夏碎他們兩人會想辦法解決,只能求老天爺可以幫忙他們兩人。

漾漾不想要看到相愛的兩人被迫分開,那樣可不是什麼好結果,真要受不了他們可以逃出雪野家,妖師本家的人可是會很歡迎他們的到來,凡斯會很歡迎他們來到妖師本家。

只要讓那些長老知道,千冬歲是有人支持的,那些蠢蛋長老才不會想盡辦法都要千冬歲去娶妻生子,夏碎這輩子只想要和千冬歲在一起,他不想要和其他人在一起,說什麼他都會幫助千冬歲。

「不用太擔心他們,千冬歲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漾漾笑笑地看著冰炎。

「嗯!我知道。」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漾漾。

他們倆人互相看了許久之後就去做自己的事情,漾漾也讓烏鷲送信回本家告訴凡斯一些事情,對於這些事情總是會不小心傳得沸沸揚揚,這樣就要看雪野家是否可以撐得下去。

千冬歲和夏碎當然會趁此機會好好地和那些長老談判,買賣不成仁義在,要是真的無法這樣做的話,千冬歲和夏碎也有備用的計畫,千冬歲是不會任人擺布,看見父親的悲劇後更是不會。

因此漾漾一點也不擔心千冬歲和夏碎的安危,他們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雪野家的那些長老可對付不了已經發狠的千冬歲,該付出的代價一定要他們付出,絕對不會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