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那些長老不會囉嗦了。」總算甩掉發情期史庫瓦羅總算輕鬆一點。

「我和喬不打算告訴長老們,總覺得家族裡面有內鬼。」XANXUS拿了一杯水給史庫瓦羅喝。

「你認為是長老們幹的好事?」坐在床上的史庫瓦羅開始喝起水來。

「對,這件事不要讓小綱知道。」XANXUS打算讓瓦利亞去處理這件事。

「我知道了。」史庫瓦羅不會把這件事告訴綱吉。

XANXUS打從那件事情過後就覺得家族中有內鬼,前陣子九代首領突然受傷,對於養父受傷這件事讓XANXUS更是疑惑,陪在養父身邊多年XANXUS很清楚九代首領的身子有多好。

九代首領的守護者們對自己的首領可是很忠心,甚至有個很親密的友人陪在身邊,不至於出什麼太大的問題,沒想到當初會遇到敵襲讓九代首領受傷,最近在德國養病中。

幾位九代守護者馬上告訴XANXUS這件事,不過也交代他要好好沉住氣,XANXUS這才知道養父受傷前有和長老們爭執過,這讓他不得不懷疑那群長老已經背叛家族。

加上之後大大小小的事情讓XANXUS覺得事情不單純,決定自己好好去查不要告訴九代首領和綱吉,他可不想要讓養父和妹妹擔心,那群長老大概忘記彭哥列中最恐怖的人到底是誰。

「老頭上次受傷的時候,守護者有告訴我,他有和長老吵架。」XANXUS把衣服拿給史庫瓦羅。

「看樣子那群長老太閒沒事做,想要興風作浪。」史庫瓦羅真不懂那些人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哼!傷害老頭和小綱可是要付出代價。」XANXUS不會容許有人傷害自己身邊的人。

「看那些人應該是沒什麼本事,完全忘記你才是真正的彭哥列的首領。」史庫瓦羅動了動自己的身體後才起身。

「忘了最好,這樣才能一網打盡。」XANXUS把愛人抱在自己的懷裡。

「小心點別讓人聽到,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窗。」史庫瓦羅親吻XANXUS。

XANXUS當然知道史庫瓦羅說的意思,彭哥列的首領有兩個人,是綱吉也是XANXUS,但是真正在處理事情的人是XANXUS,綱吉處理一些比較雜的事情,當然也會派任務給自己的守護者。

彭哥列是共治的家族這點沒有人有意見,XANXUS和綱吉互相牽制、互相制衡,不過這是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實際上大多數的事情全部會經過XANXUS的手,即使已經經過綱吉的手也是一樣。

綱吉可是很依賴自己的兄長XANXUS,這也是自己讓他成為地下首領的原因,加上他們兄妹兩人感情很好,一切事情他們兩人會一起處理,家族是他們兩人的家族。

長老們看見他們兄妹兩人感情很好的樣子一直想要分話XANXUS和綱吉,只是從沒有分化成功,這也會讓XANXUS和綱吉更是團結,更想要找到長老們的把柄。

「小乖,懷孕就給我好好在家族裡面待著,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XANXUS親吻綱吉的額頭。

「好,哥哥打算怎麼處理?」綱吉蹭蹭自己最愛的兄長。

「很快的妳就會知道,好好的待在骸的身邊。」XANXUS會保全自己最愛的妹妹。

「遵命!」綱吉會乖乖地聽話。

既然XANXUS想要處理那些瑣碎的事情,綱吉會當成不知道,反正彭哥列家族的一切不是自己說了算,所有的事情都要和自己最愛的兄長商量過才可以執行。

骸深深的覺得綱吉是最美麗的女人,就像是天空耀眼般的太陽,會照耀其他人,照耀他們這些在黑手黨世界的人,後來自己才知道她也是在黑手黨世界中長大的孩子。

綱吉懷孕的事情只有幾個人知道,守護者們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為了配合XANXUS的計畫綱吉乖乖休產假,骸會陪在她的身邊,守護者們會做自己的事情,一如往常一樣。

除非雲雀和獄寺真的有孩子才可能有變動,不然其他人跟以往一樣做自己的事情,XANXUS坐在首領的位子上接見所有來訪的人,里包恩悠閒地當自己的門外顧問。

「喬做的點心依舊是那樣好吃。」綱吉喜歡吃喬親自做的點心。

「我很開心妳喜歡吃我親手做的點心。」喬微笑的看著綱吉。

「我去和庫洛姆說一些事情,妳自己待在這裡沒問題吧?」骸想起有些事情要和庫洛姆說。

「好,有喬在身邊不需要擔心啦!何況我在大宅裡呢!」綱吉笑笑地告訴骸。

聽見愛妻說的話骸親吻她的臉頰,然後才去找庫洛姆處理事情,有些事情他不親自和庫洛姆說有點不放心,骸當然知道大宅裡面不會有人想要傷害綱吉,也沒有人有膽傷害她。

庫洛姆看見骸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兩人有很多事情要商量,綱吉懷孕中骸是不會被派出去出任務,庫洛姆偶爾會支援大家的任務,不過她主要的工作還是維持大宅中的幻術。

把所有的事情交代給庫洛姆之後骸馬上回到愛妻的身邊,綱吉看見心愛的人回來露出好看的笑容,最近骸有些心神不寧的,哨兵的五感全部放大讓他聽到一些事情,讓自己有種不安的感覺。

「親愛的,你怎麼了?」綱吉用嚮導的能力安撫自己心愛的人。

「沒事,我只是有點不安而已。」骸不反抗對方幫自己梳理情緒。

「有什麼事情要說喔!」綱吉梳理骸的情緒後讓他可以舒服許多。

「我會的。」骸決定晚點告訴XANXUS一些事情。

懷孕的綱吉很容易疲累,往往不小心就這樣睡下去,看見這樣的情形骸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和喬交換一個眼神後就去找XANXUS,他知道XANXUS的計畫,自己也很樂意把這些討人厭的人給剷除。

只是要查出內鬼需要一些時間,平時他們會把自己哨兵嚮導的能力收好,幾乎跟一般人無異,剛剛在和庫洛姆說話的時候,骸展開自己的能力不小心聽到一些人說話的聲音,讓他有點心生不寧。

XANXUS看見骸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沒有多說什麼,這傢伙肯定是有話要自己說才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不然肯定是陪在綱吉的身邊,XANXUS很清楚骸會和綱吉寸步不離。

「你聽到什麼事情?」XANXUS大概猜得出來骸為什麼站在自己的面前。

「長老派的內鬼出現了,我只希望我聽到的事情是錯的。」骸可不想要自己心愛的妻子出事。

「他們早就沉不住氣來,會聽到他們的對話也是很正常的。」XANXUS低頭批改公文。

「也是呢!」骸把自己聽到的話報告給XANXUS知道。

面對妻子的安危骸總是會把冷靜放到一邊去,綱吉是他這一生最重要的人,所以只要危及到心愛的人的安危,骸總是會把自己的冷靜拋棄,會像個正常人一樣崩潰,不管怎樣他都不希望綱吉出事。

骸回到綱吉的身邊不多說什麼,他摸摸愛妻的臉頰,眼前的天使把自己變成跟正常人一樣,有時候自己會被里包恩和喬嘲笑,嘲笑自己在面對心愛的人會變成正常人。

就算被嘲笑骸也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在心愛的人面前自己就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只有綱吉把自己當成一般人看待,其他人根本就把自己當成惡魔、死神的存在。

「我真不知道這樣的改變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骸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語。

「好與不好只有你自己知道,跟正常人一樣也沒什麼不好。」喬泡了一杯安神茶給骸。

「說的也是,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骸當然知道眼前的女殺手也是這樣。

「你知道就好,少爺是不會讓人傷到老爺和小姐,他會把傷到老爺和小姐的仇會好好的讓他們加倍奉還。」喬很清楚XANXUS的個性。

「沒想到連九代首領都被牽扯到。」骸對此感到很無奈。

「人心是不可預測的,這點你很清楚。」喬幫綱吉蓋好被子後說著。

長年待在黑手黨世界的骸怎麼會不知道人心是不可預測的,彭哥列的長老們貪心的想要得到他們不需要的權力,XANXUS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自己和綱吉的孩子不會被他們挾持。

看樣子長老們本來打算綱吉懷孕後,想要拿孩子挾持威脅他們,XANXUS和史庫瓦羅的孩子曾經差點經歷過這樣的情形,如果不是瓦利亞的人很早就發現到才沒事。

現在他們又想要做這樣的事情來,骸和綱吉是不會把消息告訴那些人,只是對外告知說綱吉有恙需要好好休息,讓XANXUS管理家族的一切,骸自然是陪在愛妻的身邊。

「骸?」綱吉看見骸正在看書的樣子叫人。

「怎麼了?親愛的。」骸看見綱吉醒來的樣子有些擔心。

「我想吃東西。」綱吉只是這樣說。

「我讓喬去準備,先起來喝杯茶。」骸扶著綱吉走過來坐下來。

「好。」綱吉乖乖地喝安神的花茶。

喬得到指示後準備一些餐點給綱吉吃,懷孕的人容易想吃東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會攝取太超過基本上會沒有什麼問題,這點喬和骸會好好注意綱吉。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