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臉

難以開口道再見 就讓一切走遠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們卻都沒有哭泣

讓它淡淡的來 讓它好好的去

到如今年復一年 我不能停止懷念 懷念你懷念從前

但願那海風再起 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溫柔』

對安倍晴明來說源博雅是很溫柔的人,溫柔到晴明總是愛窩在他的懷裡,小孩子們以及家裡的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了,晴明這一生只愛博雅一人,所以對他來說博雅的 溫柔是很重要,如此重要的一切是他們感情的基礎,博雅的溫柔是晴明最需要的東西,只要有博雅的溫柔晴明就有很大的勇氣去面對很多事情,兩人都是愛到心坎裡 去的人,直到死亡才可以將他們分開,只要擁有對方的愛他們就可以走到世界的盡頭。

「博雅,我要抱抱。」晴明撒嬌。

「好,乖。」博雅把晴明抱在懷裡後繼續看書。

「博雅好溫柔。」晴明撒嬌窩在博雅的懷裡。

「是、是、是。」博雅繼續看書。

晴明窩在博雅的懷裡,博雅已經習慣這樣的晴明,晴明有任何奇怪的動作都是博雅寵出來的,大家都不覺得有什麼樣的奇怪,晴明沉穩的呼吸聲讓博雅很安心,他可 以很安心的看書也會注意晴明有沒有著涼的情況,會替晴明蓋上一件衣服保暖,博雅放下書拿起另外一本書看,當中有摸摸晴明的頭,稍微看看晴明的睡臉,博雅覺 得這就是幸福,這是他們所追求的幸福。

「爹,你有沒有看見山海經那些書在哪裡?」神武和琥珀打開房門問。

「噓~安靜!」博雅要他們安靜。

「呃…呃…」兩人有些楞住。

「來,你們要的書。」博雅把他們要的書給他們。

「那我們先告退了。」琥珀和神武拿到書後就回房間去。

「嗯…寶寶他們來拿書嗎?」晴明有些被吵醒。

「孩子們剛剛來拿過山海經,快睡吧!」博雅拍拍晴明的背部。

「好。」晴明又繼續睡下去。

琥珀和神武在房間裡看書,剛剛他們看見他們的母親窩在父親的懷裡,不過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的情況了,他們的母親晴明很喜歡窩在父親博雅的懷裡,晴 明說這樣可以感覺到博雅的溫柔,他們的父親是很溫柔的人,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博雅的溫柔只有晴明才可以獨享,大家也很早就知道了,兩個小孩子對此也沒有 說什麼,潤子和露樹也不介意這樣的事情,大家都受到博雅溫柔的照顧。

「小武,你不覺得爹真的很疼娘嗎?」琥珀告訴神武。

「琥珀,你剛剛是不是用錯了?」神武問琥珀。

「有嗎?」琥珀摸不著頭緒。

「你剛剛用娘稱呼爹,用爹稱呼爹爹。」神武告訴琥珀。

「正常來說不是應該這樣稱呼的嗎?」琥珀不解。

「是沒錯!只是剛好我們的父母親都是男人。」神武告知琥珀一個重點。

「管他的!」琥珀不管繼續看書。

「嗯!」神武也繼續看書。

『但是要是這樣在爹的面前說可會被罵吧!』神武在心裡補上這句話。

神武記得以前有不小心這樣叫晴明,結果晴明是苦笑的糾正他,希望他不要在外人面前這樣叫他,神武也只好不說話也不開口亂叫,畢竟晴明會有為難的情況和現 象,之後神武也就習慣叫晴明父親而不是叫母親,雖然在家裡的時候偶爾會改口叫母親,只是大家也沒注意到這件事情,任由小孩子這樣叫下去,反正沒有人去介意 這種稱呼的問題,只要大家都習慣就好,當事人也不介意就好了。

「該起床了,晴明。」博雅輕聲的把妻子叫醒。

「嗯…好。」晴明清醒了。

「我去弄晚飯了。」博雅摸摸晴明的頭。

「好。」晴明稍微撒嬌。

博雅進入廚房用晚餐,晴明則是看著外頭的風景,他看見對在身邊的書籍,他發現博雅看了許多書,博雅不僅是精通音樂也精通古典書籍之類的東西,除了和歌之 外,琴棋書畫幾乎都樣樣精通,而且也是一位溫柔體貼的好丈夫,對所有人都好的好好先生,孩子們最敬愛的父親,天皇陛下非常相信的臣子,博雅可是深受天皇陛 下的信任,職位已經是非常的高,由於行事風格低調,所以幾乎沒有樹立政敵,除了一些藤原家的人看不爽之外就沒有任何的是非,而藤原家的人也不敢去動博雅, 只要動了博雅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博雅好用功喔!」晴明把書整理好。

「爹,吃飯了。」神武撲進晴明的懷抱中。

「好。」晴明摸摸神武的頭。

博雅很快的把大家要吃的晚餐準備好,大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吃飯,好吃的飯在眼前大家迫不及待的開始吃飯,每個人都開開心心的把晚飯給吃乾淨,月亮也開 始悄悄的露臉了,夜晚大人們習慣坐在長廊上小酌一杯,小孩子們就各自回房間去,他們認真學習陰陽術,就是希望總有一天可以超越自己的父母親,能夠成為一名 出色的陰陽師,這是他們單純的願望,一個存在他們心中小小的心願,也是所有人對他們的期許。

「爹,你們要的點心拿來了。」露樹把小魚乾拿給他們。

「謝謝妳,露樹。」博雅摸摸露樹的頭。

「回房去唸書吧!」晴明微笑的說。

「好的,爹。」露樹聽話的回房去。

在月下聊天的大人們正在談論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有一些事情讓晴明很不安,總感覺有事情要發生了一樣,晴明知道自己的預感很強,不好的事情總是會實現,就 是因為有這種強烈的感覺,讓晴明不得不擔心自己家人的安危,晴明不能保證博雅真的可以無事,有許多嫉妒他的陰陽師會利用那些看不慣博雅高官的傢伙來和他鬥 法,那時候都必須以博雅的性命作為賭注,足以讓晴明提心吊膽的去擔心博雅的性命。

「真希望不會有太糟糕的事情發生。」晴明有些擔心。

「別擔心了,一定不會有事情的。」博雅把晴明擁入懷中。

「嗯…」晴明就是不放心。

「哥哥,別去想太多了,一切會沒事的。」忍子不忍心看自己的哥哥晴明沒精神。

「很多事情我們不見得料的到,世事無常。」保憲開始擔心起來。

「老公…」忍子有些無奈。

很多事情不一定是想要料中就一定會料中的,陰陽師沒有料事如神的本領,只是大部分的事情是依照他們所希望的發展,不過不好的事情就不一定了,有可能往最壞 的地方發展,那時候事情往往都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那時候才叫人擔心不已,畢竟很多事情都是人心所創造出來的,那些無窮盡的慾望是會害死許多人的, 人心的險惡是世界上最恐怖的鬼。

「無止盡的慾望是會害死人的。」忍子忍不住說出這句話。

「沒辦法啊!清心寡欲的人很少。」保憲拍拍忍子的頭。

「說真的,這麼多年來,我所遇過最乾淨的人就是博雅了。」晴明說出這句話。

「吾人同意你說的話,晴明。」道滿法師出現在安倍家的院子裡,也就是他們的面前。

「哇~哇~哇~」雪姬的哭聲傳遍家裡的每一個角落。

「啊~」神武發出慘叫聲。

「看樣子他們感受到道滿法師您的力量了。」晴明聽見這種聲音馬上明白。

「爹,小武吐血了。」琥珀跑來告訴他們。

忍子起身去安慰女兒,博雅和琥珀去看神武的情形,只有保憲和晴明留下來和道滿法師聊天,與天地萬物同息的法師,與生命萬物同生長,本身強大的力量讓雪姬和 神武感到不舒服,過於乾淨又強大的孩子是不太適應道滿法師的力量的,加上神武之前身上的瘴氣並沒有清除乾淨,接觸到強大力量的時候會有吐血的情況,之後晴 明強迫神武去淨身,要玄武和天后幫忙。

「看樣子你們的孩子都擁有強大的力量。」道滿法師跟他們說。

「是啊!強大又乾淨。」保憲有些擔心女兒的情況。

「那幾個孩子的力量強大,果然是繼承母親那裡的力量。」晴明對此有些擔心。

「吾人相信那些孩子會改變未來的。」道滿法師說。

「武兒睡了,這次吐血的情況並不嚴重。」博雅看見晴明眼裡的擔心。

「小雪也睡了,小純剛剛好不容易把小雪哄睡了。」忍子回到大家的身邊。

五個大人就這樣一邊聊天一邊喝酒,在月光下聊天喝酒別有一番風味,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了,只是這次的聚會不知道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 密,一切的事情的開端將會是怎樣的開始,這就不得而知了,危險步步逼近,不安開始顯現出來,隱藏在平安京中最令人費解的謎團即將產生,把所有人都牽扯進去 的危機只是人無盡貪婪的慾望,想要取代皇室成為統治人民的神屬,但不過是被拋棄的神屬化為貪婪之鬼想要奪得寶座而已,被驅逐神屬墮落為貪婪之鬼的人,或許 應該不是說人,而是墮落之神才對。

「如果吾人猜的沒錯的話,墮落之神即將覺醒。」道滿法師告訴他們。

「算算時間也快到了。」晴明不安的說。

「黃泉之國有危險的話,武兒和小純就會………」忍子擔心的說。

「他們那兩個孩子是黃泉之神和煉獄之主的孩子。」保憲也開始擔心起來。

「這將是他們要面對的考驗。」博雅也開始擔心起來了。

「吾人相信這件事不會這麼輕易就解決的。」道滿法師說出這句話。

「只希望不要牽扯太久就好了。」忍子很擔心這一切的發展。

「如果動用到他們的神力的話,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晴明很清楚孩子們的力量。

「不會有事情的,一定會圓滿解決的。」博雅怎會不知道晴明在說什麼。

「墮落之神,不應該存在的神祇,看樣子這場考驗將是對我們最重大的考驗了。」保憲很擔心。

大家沈默不語,被封印在他們體內的力量是不可以隨意動用的,人類的軀體是承受不住那些力量的,就因為這樣晴明多希望他們不要動用到那些力量,怎麼樣都不要 動用到那些力量,不屬於人類軀體可用的力量,怎麼樣也不要動用到琥珀和神武體內的弒神之火,他們兩個擁有的火焰是可以殺戮神明的,他們的前世本身就擁有這 樣的力量,但是肉體是無法承受的,因此怎樣晴明都不希望他們動用到自己的神力,即使無可避免也不要使用到,怎樣都不希望他們的名字出現在生死簿上,然後又 從鬼門關前走回來的生活。

晴明擔憂的孩子們的成長,博雅知道晴明的擔憂,可是博雅卻從沒有說出口來,只是小心翼翼的不要提起這些事情來,身為神祇的後代博雅怎會不知道孩子們被封印 的力量是有多大的,那些力量會侵蝕他們的身體的,晴明一定會擔心的,他們總是希望這一切的事情不要發生才好,原諒他們這些做為父母親的人的自私,可是誰都 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會出事情,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自私的想,情願把這些事情都交給別人去處理,不要讓自己的孩子遇到。

「博雅,他們不會有事情吧!」晴明擔心的問。

「孩子們絕對會解決的,一定不會有事情的。」博雅告訴晴明。

「我好不安吶!」晴明真的很不安。

「相信我,那兩個孩子可是我們的親生骨肉,不會有事情的。」博雅始終這樣相信自己的寶貝一定會解決的。

「是啊!我們的孩子,他們一定會創造奇蹟的。」晴明暫時放下自己的不安。

「他們擁有你的力量我的溫柔的孩子,怎麼樣都會創造出奇蹟給我們看的。」博雅這樣相信自己的孩子。

「博雅真的很溫柔,你的溫柔總是可以化險為夷。」晴明想起過去的事情。

「既然可以化險為夷就好好的相信孩子們,不要去擔心了,我們一定可以見到他們成家立業的。」博雅告訴自己的妻子這件事情。

「嗯!可以的,我想要看見自己的孫子、孫女出生,我想要聽見這裡有孩子們的歡笑聲。」晴明說出自己的願望。

「一定可以聽見的,到時候我們就會像現在父母親一樣含飴弄孫。」博雅微笑的說。

博雅溫柔的把晴明擁入懷中,拍拍晴明的背部,晴明感受到博雅的溫柔,他知道博雅是在安慰他不需要太擔心這些事情,孩子們一定會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這些事情 的,他們可是擁有博雅溫柔的孩子,那些孩子的溫柔可以創造出奇蹟的這點晴明很清楚,擁有自己的力量和博雅的溫柔的孩子絕對可以創造出屬於他們的奇蹟,他們 一定會平安的解決這件事情的,晴明的內心是這樣的相信,博雅也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會解決的,因為他們的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孩子。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