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竟然在煮早餐!」魁登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

「魁登斯,去坐好,等下就吃飯。」葛雷夫看見魁登斯醒來的樣子微笑。

「好。」魁登斯乖乖的去坐好。

「你最乖了。」葛雷夫親吻魁登斯的臉頰。

梳洗好之後的紐特下樓看見魁登斯訝異的樣子微笑,走到葛雷夫的身邊親吻他的臉頰,他們兩人甜蜜的親吻對方,這是每天早上都會見到的情形,魁登斯早已經不在意那麼多。

羅伯管家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葛雷夫和紐特的感情很好這件事大家都很清楚,自然不會去在意他們早上會有這樣的情形,難得葛雷夫今天會做早餐當然會很高興。

紐特很開心可以吃到葛雷夫親自做的早餐,對他來說葛雷夫親手做的早餐真的很好吃,同時他也想起今天是皮奎里女士提醒葛雷夫的日子,只是不知道葛雷夫是否可以解答出自己的意思。

「好好吃。」魁登斯吃下第一口後開心的說著。

「真的很好吃,帕西的手藝真好。」紐特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我只是略懂而已,紐特你的手藝比我好。」葛雷夫很喜歡吃紐特親手做的餐點。

「少爺的手藝進步很多。」羅伯管家給予很好的評價。

吃過早餐之後大家各自出門去上班、上課,今天是輪到葛雷夫送魁登斯上課,魁登斯開心的牽起葛雷夫的手去上課,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親吻他們兩人的臉頰。

正確來說紐特今天沒有課,自然不需要去大學處理事情,反而是到雅各的店裡商量自己請他做的結婚紀念日的餐點,有些餐點他想要和好友一起商量,這是要給葛雷夫的一個驚喜。

雅各看見紐特過來自己的店裡一點也不訝異,昨天他們兩人早已經通過電話,說要商量餐點,紐特結婚的時候,雅各可是親自做餐點招呼大家,大家對於雅各的手藝真的很喜歡。

這次結婚紀念日的餐點他當然也要幫忙紐特,對於這點紐特真的很開心,有這樣好的朋友紐特覺得自己很幸運,來到美國遇到這樣好的朋友自己真的很幸運,而且也認識金坦姐妹。

「紐特,有想好要我做什麼菜色了嗎?」雅各笑笑的問著自己的好友。

「我也不知道,用當年結婚的菜色嗎?」紐特對於菜單總是沒有把握。

「用那些菜色也可以,最近我有研發不錯的菜色,要嚐嚐看嗎?」雅各笑笑的問著紐特。

「好啊!雅各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讓我很想要試試看。」紐特知道雅各的手藝真的很好。

「奎妮說不錯吃,你可以試試看。」雅各笑笑的把菜色端出來。

「連奎妮都這樣說。」紐特慢慢的吃起雅各設計的新菜色。

「怎樣?」雅各很想要知道紐特的意見。

「很好吃,這道菜可以放入菜單中。」紐特馬上告訴雅各自己的想法。

「沒問題。」雅各當然很樂意。

「謝謝。」紐特有些不好意思。

紐特開始慢慢的手寫自己想要的菜單,和雅各商量總是會有許多靈感,新菜單有什麼的料理只要和雅各商量就會有靈感,只要自己有靈感紐特就可以給雅各,對於這樣的情形雅各沒有多說什麼。

畢竟是葛雷夫和紐特的結婚紀念日,菜單當然要自己好好想想,所以雅各就放任紐特在旁邊想,餐廳開始營業的時候紐特也還是在一邊寫,這時候紐特絕對不會去吵雅各。

好在雅各店裡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還有其他的人可以幫忙,紐特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自己只需要好好想想就可以,客人也不會注意到紐特這個人,除非是常客,不然大多人都不認識紐特。

在警局當中的葛雷夫很傷腦筋,已經不知道這件案子到底要怎樣處理,追出來的線索有指向一個人,可是查出來卻發現那個人早已經人間蒸發,既然已經人間蒸發怎麼會犯案。

所以對於這點葛雷夫想不透,但是又覺得最近這件事又好像很久以前自己接觸過的案子,葛雷夫想起這件事情後進入保存證據的證據室找證據,順便請別人把案子的卷宗調出來。

「金坦小姐,把十年前我們辦過的那件案子的卷宗調出來。」葛雷夫馬上告訴蒂娜。

「您是說那件從未抓到兇手的那件案子嗎?」蒂娜聽見葛雷夫說的話馬上回想。

「沒錯!就是那件。」葛雷夫點頭表示正確。

「我知道了。」蒂娜馬上去調那些卷宗。

「等下招集小組到會議室,我要開會!」葛雷夫有了想法之後一定會把大家給招集過來。

「是!」蒂娜馬上去把該做的事情給做好。

葛雷夫把所有的證據拿到會議室去,蒂娜也把所有的卷宗給調出來,然後集合大家準備開會,看見大家集合之後葛雷夫馬上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們,表示說這次的案件有可能和十年前的案件有關係。

聽見葛雷夫說的話蒂娜以及其他人馬上記錄起來,然後開始思考這件案子到底和十年前的案子有什麼相似點,這次的線索指向的人早已經人間蒸發,卻是當年被指認的兇手。

這位兇手在發生案件過後就消失,警局的人想要逮捕他的時候人已經不見,沒想到這個人在發出通緝的時候就已經不見,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內心當中有個底,他總是有個靈感這個人會是這次案件的兇手。

「葛雷夫先生,這個人不是十年前的兇手嗎?」小組當中的伊凡問出這句話。

「沒錯!我只是有個直覺認為這個人會是這次案件的關係人。」葛雷夫把自己想到的事情告訴所有的成員。

「我記得十年前的案件和這次的案件很相似,可是偏偏這個人卻已經人間蒸發。」蒂娜想起那件事情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次可能會請英國那邊的人幫忙,會請我的好友西瑟斯以及伊萊幫忙。」葛雷夫決定去請求自己的好友幫忙。

「要找國際刑警嗎?」克里斯是這次的小組成員,也是十年前的辦案警員之一。

葛雷夫馬上和小組成員開始討論起來,是否要去找國際刑警當然是由葛雷夫自己去決定,這次小組當中有三個人是十年前辦案的警員,葛雷夫、蒂娜、克里斯有經歷過十年前的案件,知道當年的案件有多麼的轟動。

但是想到那件事情他們實在是很不願意去回想那些事情,沒想到這次的案件竟然會和十年前的案件有關,畢竟小組當中沒有人想到線索竟然會指向十年前的兇手,這個兇手可是非常的狡猾。

狡猾到大家都拿他沒有辦法,聽說各國都有這個傢伙出沒,只是後來這個傢伙人間蒸發,不僅僅是葛雷夫他們沒有抓到,連國際刑警也沒有抓到過這個傢伙,因此這次的案件發生才會讓他們有這個想法。

「如果可以我還真不想要回想十年前的案件。」克里斯和蒂娜在整理卷宗的時候說出這句話。

「我也不想,當初那件案件真的很慘,跟這次一樣。」蒂娜想起那件事情就快要反胃。

「請問,那件案件到底是?」伊凡緩緩的提起這個問題。

「那次的案件和這次案件一樣,不僅僅只有拐賣人口這個問題而已,還有許多案發現場,那些現場有點……」蒂娜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自己看現場的照片,有問題我們再和你說。」克里斯反正就是不打算告訴伊凡。

「好……」伊凡乖乖的看起案件的卷宗。

葛雷夫在辦公室當中除了想這件案子以外,就是想著紐特給自己的提示,到現在他還是想不起來紐特告訴自己的提示的答案是什麼,這件事情自己已經忘記很久,好像從前幾天就認為自己忘記某件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件事情一定很重要,絕對是和紐特以及自己有關,既然和自己有關到底又是什麼事情,這點葛雷夫還是想不起來,篇篇紐特又不告訴自己,肯定是想要給自己一個驚喜。

這個驚喜到底是什麼樣的驚喜,過幾天是不是有什麼日子要慶祝,最近忙到昏天黑地,這點讓葛雷夫的腦袋很難記住所有的事情,這點讓他感到很沮喪,畢竟是自己最愛的人。

有關自己最愛的人的事情他應該不會忘記,本來不該忘記的事情卻因為這個案子的關係而讓他忘記,所以葛雷夫很洩氣,自己已經把所有的線索給留下來,可是自己還是想不到。

「真累……」葛雷夫閉上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葛雷夫先生,您需要咖啡嗎?」蒂娜從卷宗當中抽身想要去買杯咖啡和午餐。

「午餐時間已經到了?」葛雷夫聽見蒂娜的聲音開始回神。

「是的,我記得今天紐特沒空,葛雷夫先生要找他一起用餐嗎?」蒂娜看見葛雷夫忙成這樣多少有些不捨。

「也好,謝謝提醒。」葛雷夫很感謝蒂娜這樣貼心。

「不會,祝您用餐於快。」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覺得沒有自己的事情後就去用餐。

葛雷夫打電話給紐特,想要和他一起用餐,紐特聽見葛雷夫疲憊的聲音感到很心疼,決定讓他過來雅各的店,打算在這裡和他一起用餐,聽見紐特在雅各的店裡葛雷夫微笑。

既然對方願意和自己一起享用午餐,葛雷夫當然很樂意和他一起用餐,因此馬上起身去雅各的店找紐特,看見紐特已經在店裡等自己的樣子微笑,他們兩人坐下來準備一起用餐。

文章標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